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775章 我的鞋子呢?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吕副厅,以后有机会,咱们再好好喝一杯。今天,我还要回厅里向领导汇报工作。”

    在吕明亮等人的陪同下,钱副厅视察了门诊部,急诊室等几个工作部门后,就提出了告辞。

    “钱厅,您什么时候有空,提前通知我一声。我一定会和(爱ai)人,去您家叨扰。”

    吕明亮也知道,今天钱副厅是不能久留的,带领大大小小十数个医院干部,恭送他打道回府。

    抢在工作人员之前,吕明亮亲手给钱副厅打开了车门,却又满脸不卑不亢的笑,抬手做请。

    钱副厅上车,在吕明亮为他关门的瞬间,忽然轻声说了个名字:“李南方。”

    就像有股子高压电,瞬间通过吕明亮(身shen)体那样,让猛地颤了下,脸色涨红,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,轻声道谢,为钱副厅关上了车门。

    上午,老吕在接到钱副厅提前打来的恭喜电话后,立即就敏锐的意识到,即将发生什么事了。

    还有能让一只脚已经踏空在悬崖上空,(身shen)子倾斜即将摔下去变成(肉rou)泥的人,忽然被拉回来,更刺激的事吗?

    老吕没有好像吃了喜鹊屎那样,欢喜傻了才怪。

    依着老吕的政治觉悟,他当然能肯定钱副厅给他打这个电话,绝不会逗他玩了。

    只是他却不知道——不,是不敢确定,是谁这么牛,居然能让大理段氏的嫡系,吃这么大的瘪。

    而且,这个人相当的促狭。

    明明知道段香凝已经做好了要接替院长的充分准备,却在职务有变动后,不告诉她。

    这,明摆着就是在狠抽大理段氏的脸呢!

    吕院长清醒过来后,很自然就想到这是李南方出手了。

    因为李兄弟可不止一次的告诉他,要力保他的院长宝座不失的。

    但吕明亮却不信。

    既然他想一门心思的在官场上走,那么当然知道大理段氏是个什么样的存在了。

    休说是李南方了,就是梁副厅背后的岳家,也不敢,或者说没必要这样与大理段氏硬碰硬。

    所以吕明亮很惊讶,是谁这么好心要保他。

    要说吕明亮的忍力也很出色,愣是憋住没有问。

    这让钱副厅再次高看了他一眼,才在上车之前,说出了李南方的名字。

    李南方是谁?

    是不是最近在青山很出风头的那个南方集团老总,钱副厅不敢确定。

    可他能确定,他以后要好好交纳吕明亮,再通过老吕去认识李南方。

    理由很简单,一个敢和大理段氏硬拼的人,有绝对的资格,让他去交好,巴结的。

    “明亮。”

    回头看了眼,吕燕走到老吕(身shen)边,轻声问道:“钱厅,和你说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钱厅说——你从现在起,就是副厅太太了。还不赶紧去工作?”

    欣喜之下,为人沉稳的老吕,竟然当着十数个手下的面,抬手在吕燕的丰(臀tun)上,重重拍了下。

    臊的吕燕,玉面(娇jiao)红,接连顿足。

    那些手下,则迅速回头看向了别处,打着哈哈的说些今天天气真好的(屁pi)话。

    “老夫聊发少年狂,左牵黄,右擎苍。锦帽貂裘,千骑卷平冈!”

    忽然间,吕明亮想到了苏轼这几句照耀千古的词,豪气顿生,抬手挥了挥,转(身shen)大踏步的走向了办公大楼。

    苏轼当年作这首词时,虽说豪气万丈的,但却夹杂着明显的悲凉,以这首词来形容他对当前局势的不满,以及他的洒脱。

    现在被老吕借用后,却成了抒发当前平步青云的豪(情qing)壮志。

    “哈,哈哈,姓段的,就算你再狂,那又怎么样?我吕明亮是搞不定你,可有人却不(允yun)许你这种以权谋私的,能窃据我当前的职务。”

    就在吕明亮心中这样想着,意气风发的走上台阶时,背后传来了一声滴的汽车笛声,接着就听到有人喊:“老吕!”

    老吕回头看去,就看到一辆出租车停在不远处,有人从车上下来,冲他摆手。

    “这谁啊?怎么敢喊我们院长为老吕?”

    “就是,就是,还有没有点礼貌。”

    “喂,年轻人,你这样没礼貌,你家大人知道吗?”

    不等老吕做出任何反应,几个在开会之前,还紧密团结在段香凝周围的中层干部,纷纷(挺ting)(身shen)而出,厉声叱喝年轻人太不礼貌了。

    边叱喝,还边观察吕明亮的反应。

    如果吕院长眉头皱起,那么他们就会加大叱喝力度。

    必要时,喊旁边的保安过来,把这厮给轰出医院。

    虽说这样做,多少有些讨好领导的嫌疑,但为了讨好领导,也顾不得了。

    可让大家吃惊的是,刚刚高升为省厅领导的吕明亮,不但没有因被年轻人喊他老吕而生气,反而满脸激动的样子,转(身shen)三步并作两步的走向了年轻人。

    老远,他就张开了双臂,做出了拥抱状。

    所有指责年轻人的声音,立即嘎然而止,像被刀子切断了那样。

    因为傻子也能看出来,这个年轻人来历太不简单了。

    “李兄弟,谢谢,谢谢您!”

    老吕快步走到李南方面前道谢时,竟然用上了敬语。

    李南方可没和男人拥抱的习惯,尤其是在众目睽睽下,嘻嘻笑着,不动神色的后退一步,抢先伸出了右手。

    老吕也马上明白了过来,立即双手握住了他的手,用力摇晃着。

    “吕哥,恭喜你啊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并不知道钱副厅来过的事,不过他却能从老吕的激动样子里,猜出发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心中也有些惊讶:“没想到荆红十叔说的那个人,实力会这样的牛,真让老吕逢凶化吉了。”

    到目前为止,他都不知道荆红命委托的那个人是谁。

    是谁,也不是太重要了。

    反正,已经保住了吕明亮的院长之位,算是兑现了给予他的承诺,证明李南方不是那种信口开河的就够了。

    “晚上,你一定要去我家,我们兄弟俩好好喝一杯。不许推辞。”

    老吕摆出了兄长的架子,满脸严肃的说:“你未来嫂子,可是做的一手好菜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哪有空去老吕家吃饭?

    今晚,他还得和闵柔一起去澳门,去接老闵呢。

    就算不去澳门,李南方也不会去老吕家了。

    那个家里,留下了太多他和蒋默然战斗过的痕迹——睹物思人啊,如果再对嫂子有点那意思,相信老吕马上就会安排什么什么的。

    “今晚,我还有件很重要的事去做。天黑后,就要去机场了。不好意思,吕哥,等以后有机会吧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没必要把老闵的事告诉老吕,反正只需表明自己的意思就好了。

    吕明亮也是个察言观色的老手,看出李南方不像是在敷衍他后,也没再强求什么,只是(热re)(情qing)拉着他的手,非得去办公室去坐坐。

    有些事,他想问清楚。

    而李南方,也想知道是说帮了老吕。

    再说,他还想委托老吕,帮忙照看闵母呢。

    俩人步行到三楼时,电梯门开了,段香凝从里面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后面,跟着好像死了娘老子般的王兴。

    段香凝一脸的不耐烦,外加厌恶,只是碍于某些原因不好撵他滚蛋。

    吕明亮停住了脚步,面带(春chun)风般的和蔼微笑,主动打招呼:“段副院长。”

    就像看到狗屎那样——就是段香凝此时看到吕明亮的反应。

    不过,就算是一败涂地,她也不在吕明亮面前,流露出丝毫的沮丧,冷笑着刚要问吕院长,不知您有何差遣时,忽然发现了他背后的李南方。

    李南方就倚在楼梯扶手拐角上,饶有兴趣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如果是看她的脸,段香凝也能忍。

    可这人渣,只盯着她的(胸xiong)部,嘴角挂着(淫yin)、((荡dang)dang)的笑容,又算几个意思呢?

    下意识的,段香凝低头看向了(胸xiong)口。

    今天是段香凝代表大理段氏,初涉大江以北官场的里程碑,她当然要在穿着上下番苦功了。

    既要彰显她一院之长的端庄典雅,又要体现出她现代女(性xing)的(性xing)感时尚。

    所以,她今天穿了一件米色的小西装,内衬深v领的白衬衣,一抹黑色蕾丝,被两团鼓囊囊撑起,冒出了头,与雪白的肌肤,形成了鲜明的颜色对比,散发出成熟的女人,某种特有的气质。

    刚这(身shen)妆扮时,她还是非常自傲的。

    觉得自己就是一需要所以男人膜拜的女神,随便勾勾手指头,就会有男人跑过来,跪倒在她脚下,亲吻她的脚尖。

    但当李南方双眼直勾勾的,盯着她的(胸xiong)猛看,毫不保留他某种龌龊的思想后,段香凝就感觉,她好像是光着(身shen)子站在他面前,他随时都会扑过来,一把推倒她。

    这让她心里咚的大跳了下,脸没来由的涨红,脑海中浮上那天李南方抱着她,狂吃她嫩豆腐的那一幕了。

    想都没想,段香凝转(身shen)就跑,用逃的速度。

    却砰的一声,左肩撞在了王兴的脸上。

    也巧了,一下就把王兴的鼻子给碰破了。

    王兴发出哎呀一声惨叫时,段香凝(身shen)子踉跄了下,却依旧向办公室那边跑去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刚跑进自己办公室后,段香凝大力关上了房门,背靠在上面,仰面朝天,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,明显受惊吓过度了。

    她也不知道,她怎么这样害怕李南方。

    难道,就因为那个人渣,曾经抽过她大嘴巴?

    还是,吃过她嫩豆腐后,让她感受到了从没有过的刺激,甚至有点小小的期盼,再次被他——

    她不敢去想。

    老大会儿后,她的心跳才恢复了正常,长长吐出一口气后低头,然后就看到左脚上的高跟鞋,没了。

    黑丝秀足,踩在白色地板砖上,看上去,是那样的——让人心生邪念。

    “我、我的鞋呢?”

    段香凝喃喃说出这句话时,有人敲响了房门。

    完全是本能的反应,她转(身shen)开门。

    然后,就看到了李南方。

    李人渣贼兮兮的看着她,慢慢抬起手:“段副院长,你的鞋子掉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你、你还我!”

    段香凝猛地伸手,抢过鞋子时,就觉得左(胸xiong),被重重掐了一把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