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774章 吕明亮的惊天逆转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段副院长,你好。”

    在级别上,钱副厅可是比段香凝高一些的。

    可在这个女人面前,钱副厅不好以领导自居,不等她说什么,就主动伸出右手打招呼了。

    “你好,钱厅。”

    真心话,对钱副厅称呼自己为段副院长,段香凝还是很反感的,忍不住地又说:“一路,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其实她也很清楚,在等级森严的官场上,在什么样的场合下,该怎么称呼别人,这都是大有学问,以及规矩的,尽管会议过后,她职务中的“副”字就该去掉了,但钱副厅还是要这样称呼她。

    可她在称呼钱副厅时,却必须把“副”字给去掉,只因她是下属,必须得尊敬领导。

    不过,她对领导的尊敬,却随着她后来这句话,((荡dang)dang)然无存了。

    这句话,活脱脱就是领导勉力下属。

    钱副厅的眉头,明显微微皱了下,随即用很复杂的眼神,看着她点了点头,走向了自己座椅。

    钱副厅对段香凝这句话,不满了。

    段香凝不在乎。

    她牢记大理段氏当前最推崇的那个字——狂。

    狂,虽说会让别人不舒服,但同时也证明了光明磊落。

    人唯有狂妄了,才会心里有什么,就说什么,不用在意别人的感受。

    段香凝嫁到大江以北的这些年内,也始终以这个字来要求自己的,并取得了显著的成效。

    所以,她才不会在意钱副厅对她的不满。

    就算你对我不满,你能把我怎么样?

    你敢在即将开始的重要会议上,当众宣布吕明亮仍然继续担任中心医院院长一职吗?

    段香凝淡淡地笑着,等钱副厅落座后,抢在吕明亮前面,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正如王兴刚才所说的那样,吕明亮与上午时的传言,一点都不一样。

    不但没像传言中所说的那样得了失心疯,而且眉梢眼角,还暗藏喜悦。

    这让段香凝心中有些纳闷。

    接着就释然了:“肯定是钱副厅为了安慰他,说了几句好听的话。或者给他一个虚无缥缈的承诺。呵呵,别小看几句好话,一个不会实现的承诺,这对绝望的人来说,不次于溺水之人,抓住了一把稻草。”

    段香凝心中揣测完,又开始默念她早就背到滚瓜烂熟的发言稿了。

    她的就职院长发言稿,可是高人捉笔的,朴素且又煽(情qing),委婉又激昂——总之,段香凝在背诵这篇就职发言稿时,都能把自己感动的(热re)血沸腾。

    掌声,响起来了。

    吕明亮(身shen)为现任院长,无论他以后的命运是什么,他都会代表中心医院的上千员工,对钱副厅等领导的到来,发自肺腑的欢迎,请领导们指点工作。

    “下面,让我们再次以(热re)烈的掌声,欢迎钱厅为我们讲话。”

    吕明亮说着,率先再次鼓掌。

    领导就在主席台上看着呢,基层员工可以不鸟他,敷衍(性xing)的拍打几下手就好,可坐在前排的王兴等中高层干部,则是尽可能的用力鼓掌,恨不得把手给拍烂了。

    就仿佛,不这样做,就无法抒发他们对钱副厅的敬(爱ai)。

    “各位,首先,我要代表省厅,向常年工作在一线岗上的干部员工,致以亲切的问候。你们,辛苦了!”

    打着官腔说官话这种活,对钱副厅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了。

    根本不用看稿子,甚至不用过脑子,只需张嘴闭嘴,长达十分钟的赞美之词,就变着花的从嘴里冒了出来,当然又赢得各位广大干部员工,阵阵的掌声。

    “现在,我要宣布一项任命。”

    (套tao)话说完后,钱副厅看了眼段香凝,从桌子上拿起了一份红头文件。

    饶是段香凝早就知道,她会在今天下午,成为青山中心医院上千干部职工的带头人了,可在这一刻来临后,还是有些激动。

    区区一个地方医院的院长,权力一般,级别也只是正处,不过它对要决心进军大江以北的大理段氏来说,却有着里程碑式的意义。

    不然,段香凝这个大理段氏的嫡女,也不会在数年前就远嫁京华,屈尊成为三流小世家的儿媳妇了。

    一切的一切,都是为了今天的此时此刻。

    段香凝深吸一口气,腰板(挺ting)直,下巴微微昂起,显得(胸xiong)部更加饱满。

    她已经做好了,等钱副厅当场说出任命她为青山中心医院新一任院长的话后,就会站起来给各位干部职工,鞠躬致谢他们(热re)烈掌声的准备。

    当然了,在此之前,钱副厅要率先免掉吕明亮的院长职务。

    “因工作需要,厅领导慎重考虑过后,特任命青山中心医院院长吕明亮同志,为省厅副厅长。主要负责,全省数万医护人员的精神文明工作。”

    用眼角余光再次看了眼段香凝,钱副厅嘴角微微翘起一抹冷笑,随即语气清晰的,当众宣布出了这段话。

    按说,钱副厅在说出这番话后,现场就该响起掌声的。

    无论吕明亮被打发到哪个旮旯里去,都会得到大家的“(热re)(情qing)的掌声欢送”。

    可现场却没有掌声。

    只有数百道不可思议的目光,愣愣地望着钱副厅。

    段香凝也再发愣,随即醒悟了:“哈,这姓吕的能量还不小嘛。被我从院长宝座上挤下来后,居然在级别上高升,成为我的顶头上司之一了。”

    不过段香凝更清楚,吕明亮的级别虽然上去了,也高升为副厅,可他却没有任何的权力。

    没听到钱副厅说了嘛,吕院长、不对,是吕副厅,将负责东省数万医护人员的精神文明工作。

    这特么就是个虚职。

    只能证明吕明亮是个副厅干部,可他的实权,却连中心医院一个科室主任都不如。

    “呵呵,好吧。暂且让姓吕的当几天领导阶级。等我彻底掌控中心医院后,再找机会把他一脚踢角落里好了。”

    段香凝微微冷笑着,率先鼓掌。

    总不能冷了钱副厅的场吧?

    受她影响,这会儿也琢磨个味来的王兴等人,也开始大力鼓掌。

    掌声,再次雷鸣般响起。

    “重头戏,要来了。”

    看到钱副厅抬手,接连下压,示意大家暂停鼓掌后,大家伙心里都这样想到。

    重头戏,当然是钱副厅接下来会宣布,免掉吕明亮的院长,由段副院长接替他的职务了。

    钱副厅看向了吕明亮,在数百道目光密切注视下,问道:“吕明亮同志,你来讲两句吧。”

    “草,一个虚职副厅,有什么好讲的?”

    包括段香凝在内的很多人,心里都这样想。

    不过,既然钱副厅这样说了,那么大家唯有拥护,再次鼓掌!

    掌声落下后,吕明亮也再次发言。

    自然是老生常谈,说要在新的工作岗位上,要兢兢业业的努力工作,绝不会让信任他的人民,各位领导所失望。

    中规中矩的讲话,很快就完事了。

    掌声再起——

    “快点宣布段副院长就任院长吧,在这儿墨迹个毛啊?我那还有病人等着呢。”

    有心急的人,在台下这样小声说道。

    然后,大家就看到吕明亮和钱副厅小声说了句什么。

    钱副厅摇了摇头,坐下了。

    然后,吕明亮就拿起话筒:“下面,让我们再次以(热re)烈的掌声,欢迎钱厅等领导,莅临我院,进行实践指导工作!”

    没有掌声。

    只因大家再次懵((逼))。

    他们都等着钱副厅,现场宣布段香凝就职院长的任命呢。

    可吕明亮却说,让大家欢迎钱副厅去指导工作。

    段院长的任职宣布呢?

    不会——就这样没了吧?

    青山中心医院的院长之位,还是吕明亮的?

    今天钱副厅来宣布任命,只是给他送了个副厅领导的帽子?

    卧槽,真是这样吗?

    懵((逼))的吃瓜群众们,在看到钱副厅等几个省厅领导,从椅子上站起来,在吕明亮的陪同下,走向主席台的台阶那边时,终于醒悟了。

    众人的吃惊,加起来也没段香凝多。

    如果现场的“惊”能化成实体,集合在一起,足够把她给淹死。

    就在钱副厅即将迈步走下台阶时,段香凝蹭地站起来,尖声叫道:“等等!”

    她没说让哪个人等等,钱副厅,吕明亮等人却都停住脚步,转(身shen)回头看来。

    看来,他们早就预料到,段香凝会让他们等等了。

    “钱副厅,你该说的话——不,我是说,钱厅您的宣布任命工作,已经结束了吗?”

    这个一心要走狂妄路线的女人,终于在事(情qing)脱离了她的掌控后,知道该尊敬领导了。

    但问题是,有些事(情qing)并不会因为她态度的转变,就会转变。

    把嘲讽深压在眼底的钱副厅,看着她点了点头,认真地说道:“是的,段副院长,宣布吕明亮同志职务调动的工作,已经结束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没有免掉他的院长职务,把我提拔为院长?”

    段香凝被事实气昏了头脑,尖叫着脱口问道:“你是不是忘记这些事了?”

    听她说出这番话后,钱副厅眼里的嘲讽,再也不加掩饰了。

    还有一些厌恶,大理段氏派来大江以北的权力先锋,就这水平吗?

    其实,导段香凝在脱口问出这些话后,也知道自己丢人了。

    就算再给钱副厅三个胆子,他也不敢私自改变省厅对中心医院院长的职务调动。

    “段副院长,你觉得我会忘记我的工作吗?”

    看在大理段氏的这块金字招牌上,不好再让她难堪,钱副厅淡淡说了句,转(身shen)走了。

    领导都走了,就代表着会议已经结束了。

    迫切需要躲在自己小天地内,以360度全方位无死角的视野,来参悟老吕如何神奇逆袭,怎么把志在必得的段副院长立斩马下的众干部员工们,立即呼啦啦散去了。

    诺大的会场内,只留下了聊聊十数人。

    大部分人,都是等着清扫会场卫生的工作人员。

    主席台上,段香凝就像个望夫石那样,望着台阶方向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台下,则是彻底懵((逼))的王兴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段香凝才看向他,笑了下轻声问:“失望了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