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773章 验证你是不是男人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钱,散发着让高人雅士所不齿的铜臭气息。

    但它在泡妞,哄老婆过程中,却能起到不可替代的作用。

    这一点,从岳梓童不顾她的(身shen)份,品味,好像小鸟那样欢呼着跑出别墅门,钻进车里加油门呼啸而去,却忘记该感激她未婚夫的举动中,就能完美证明了。

    数百万花出去后,却连个毛的奖励都没得到,李南方有些沮丧。

    打发走韩明俩人后,上了那辆大奔。

    看来,这辆车以后就是他的坐骑了。

    虽说它已经被岳总抛弃了,可总比李南方的那辆别克要好很多,开去4s店修一下,还是很不错的。

    修车这种小事,李总是不屑做的。

    他只要把车子开到公司里,安排陈大力去做就是了。

    至于他那辆在交警队的别克,就配给保安处当专车就好了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那辆宝马——唉,还是别想着再搞回来了。

    不然,哪怕是修好了,也得被岳梓童一把火给烧了。

    别以为很有品味,气度的岳总,做不出这种事来。

    李南方开车驶进市区时,白色的玛莎拉蒂,已经缓缓停在了开皇集团总部的大厅门前。

    价值数百万的豪车,就像美女那样,无论去哪儿,都能在第一时间引起别人的注意。

    “卧槽,这是什么车子?车头上,还顶着个粪叉。不过,应该很值钱吧?”

    早就看到这辆车驶进停车场的李全才,满脸都是羡慕的问。

    小杜正等在台阶前向路上眺望,等待迟来的岳总呢,恰好听他说出这句话,微微撇了下嘴,笑着解释道:“那可不是粪叉,那是玛莎拉蒂的独特标志。前段时间我曾经陪同岳总去过车展,看过车的价格。(裸luo)车,都接近六百万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靠,六百万!”

    李全才受惊了,俩眼瞪大,正要脱口说出“这么贵的车子,傻瓜才会买呢”时,就看到玛莎拉蒂的车门打开,一条穿着高腰马靴的美腿,缓缓落地。

    他马上闭上了嘴。

    虽说李全才在拍马方面,相比起王德发来说还要差几个档次,可他的眼力,记(性xing)却不错。

    那是岳总的美腿。

    “前天,我就曾经看她穿过这样一双马靴来着。”

    这个念头从李全才脑海中悠地浮起,矜持而高傲冷艳的岳总,就已经出现在了他的视线中。

    小杜呆了下,随即醒悟,快步走下了台阶:“岳总。”

    小杜已经走的很快了,可还是不如李全才快。

    李全才是后发先至,好像绝顶轻功的高手那样,嗖地就从她(身shen)边掠过,出现在了岳总前,伸手拉住了车门。

    “岳总,您换车子了?”

    小杜满脸都是恰到好处的羡慕,上下打量着车子,故作不知道价格的问道:“岳总,这辆车要三百万吧?”

    “加上专业改装大师的工钱,也就是耗费八百三十万吧。”

    岳总无比享受,当前被人围观的感觉,尤其她在淡淡说出价格时,好像这八百多万,只是八百多块钱那样,实在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“八百三十万?”

    李全才在拍马这方面的功夫,当然要远超小杜,惊叫的声音,连一百米外的公路上,都能听到:“天呐,八百多万买辆车。这、这简直是太匪夷、匪夷那个什么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匪夷所思。”

    小杜替他补充到。

    “对,对,就是匪夷所思,匪夷所思。”

    李全才接连用力点头,无比膜拜的目光,落在了岳总脸上。

    在小杜俩人的高水平拍马下,虚荣心得到极大满足的岳总,几乎要振臂飘起来了,表面上却不屑的说:“一般(情qing)况吧。南方集团的李总送我的。其实,我是不喜欢这辆车的,太轻浮了些。不过,我又不能拒绝李总的好心,唯有凑合着开吧。反正,就是一代步工具而已。”

    在众手下完美演绎了一把超高品味后,岳梓童刚回到办公室内,就跑进(套tao)间内,拿出电话拨通了李南方的手机。

    “毛事?”

    八百多万砸出去,却连个香吻都没捞到的李南方,心(情qing)一般般。

    “两件事。公事,私事各一件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很正式的说:“公事就是,今天傍晚我要去参加一个饭局,不能为你和闵柔送行了。不过你别忘记了,我曾经警告你的那番话。如果让我知道,你敢背着我在外面拈花惹草,第三条腿会被打断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,只要你不后悔就行。私事呢?”

    对岳梓童的威胁,李南方从来都不拿着当回事。

    “私事嘛,就是我现在特别想亲你一下。可惜,你不在眼前,唯有隔着手机,让你感受到本小姨那炙(热re)的(爱ai)意了。嗯——波。人渣,我等你回来。到时候,小姨要彻底验证你一下,你是不是真正的男人。”

    “靠了。到时候,我会用实际行动,来让你知道我是不是真男人的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的一个飞吻,几句话,就让李南方浑(身shen)的血液,瞬间沸腾了起来,只想现在就杀掉开皇集团去,把这假装正经的小妖精,就地正法。

    让她三天不能下(床chuang)走路。

    男人确实((贱jian)jian)。

    岳梓童的一个电话,就让李南方心(情qing)有了根本(性xing)的变化。

    在公司安排陈大力去修车,又告诉董世雄说要出趟远门,让他有什么事随时打电话汇报,或者去开皇集团找岳总时,李南方始终笑眯眯的。

    让陈大力怀疑李总,今天早餐可能是吃了喜鹊屎的水饺。

    可能是吃了喜鹊屎水饺的人,还有吕明亮。

    或许,他可能是吃了特大号的喜鹊屎水饺,在接到一个电话后,咧着嘴无声傻笑都半小时了,都没说话。

    恰好进来请院长签字的刘主任,看到他这样子后,肯定会惊讶,问他怎么了。

    接连问了七八遍,吕院长都没反应后,刘主任慌了,连忙给吕护士长打电话,请她来一下。

    吕护士长芳名吕燕,(身shen)材(娇jiao)小玲珑,属于标准的童颜巨鹿,不然也不会掳获吕院长的芳心。

    听说未婚夫只傻笑,就没别的反应了,吕燕立马火速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老吕未婚妻都来了,可他仍然保持着弥勒佛的样子,安坐在大班椅上,对着门口白痴般的笑。

    吕燕心中一沉。

    她知道,老吕昨晚一个晚上都没睡觉,好像烙饼似的,在(床chuang)上辗转反侧,不住地唉声叹气。

    这都是因为昨天下午时,老吕接到了省厅某位领导的电话,说是今天下午两点,要有领导前来医院视察工作。

    视察工作是假,来免掉吕明亮的院长之位,当众宣布段香凝为院长是真。

    虽说老吕已经看开了,早就知道他必须给段香凝让位了,可还是不甘心就这样灰溜溜的下台。

    吕燕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,唯有默默的陪伴他。

    (身shen)为老吕的未婚妻,她比任何人都知道吕明亮对权力,有着多么大的渴望。

    她真怕老吕会经受不住打击,精神上会崩溃了。

    现在——吕燕最担心的事,发生了。

    中心医院单位虽然大,有着员工上千人,可吕院长因即将被撸掉而精神失常的消息,在短短几分钟内,就传遍了整个医院。

    人们都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去段香凝办公室汇报工作的中高层,人数明显多了。

    尤其现在档案室的王兴,更是在段香凝走到会场主席台上后,不顾现场那么多的同事,亲自给她拉开椅子,用衣袖在上面擦了擦后,才恭请领导坐下。

    今天段香凝的模样,比刚来时还要精神。

    毕竟,今天是她要正式出任中心医院院长的重要时刻。

    从今天后,也就代表着大理段氏,悄悄染指大江以北的权力计划,正式拉开了帷幕。

    主席台上,能坐七八个人。

    以往召开这种重量级的大会时,居中而坐的都是吕明亮。

    几个副局长,重要科室的主任,分列他左右。

    今天,居中的位子,将会由省厅的钱副厅来坐。

    碍于吕明亮现在还是院长,那么他会坐在钱副厅的左手处,这也算是“主陪”位置了吧。

    而即将成为一院之主的段香凝,则屈尊坐在钱副厅的右手边,这是“副陪”。

    千万别小看座位的安排,在等级森严的官场上,如果做错椅子,那将是一个毁灭(性xing)的错误。

    “王主任,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亲手端着茶杯的段香凝,对满脸谄媚笑容的王兴点头道谢后,款款落座。

    “不辛苦,不辛苦,这是我应该做的。”

    王兴连连摇手,看了眼台下纷纷入场的员工们,又看向居中左边的那把空椅子,担心的说:“院长,我听说吕明亮的精神好像出问题了。就是不知道,他还能不能来参加本次会议。”

    段香凝秀眉皱了下,淡淡地说:“王主任,这种谣传可不是你这种干部能说的。会产生不好的影响。”

    “是,是,院长,我记住了。”

    王兴当然能看出,段香凝是加装斥责他的。

    真以为他眼瞎,看不出这娘们眼里的喜色吗?

    “这娘们的皮肤还真是嫩,浑(身shen)都洋溢着水密、桃的味道。如果能趴在她背上,狠狠撞上几百下,那会是一种多么**的感觉?”

    无意中,眼角余光从段香凝衣领下扫了眼,被那坟起的雪白,给刺的心都狂跳了下后,王兴慌忙挪开目光,暗中歪歪着,看向了会场门口:“院长,我们的主角,闪亮登场了。不过,看他神色很正常啊,不像得了失心疯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段香凝抬头看去,就看到吕明亮陪着几个领导,低声说笑着什么,向主席台这边走来。

    按说,段香凝也该和老吕,以及几个副局长一起,陪着省厅领导一起来会场。

    不过她自持大理段氏嫡女的高贵(身shen)份,实在没必要给一副厅干部当绿叶的。

    这种衬托别人高大的事,还是交给老吕去做吧,反正他也是最后一次做了。

    但该有的礼貌,段香凝还是会有的。

    淡淡地笑着,等那行人来到主席台前,她才推开手里的水杯,从椅子上站了起来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