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772章 小姨是个有品位的女人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一顿饭,吃了足足四十分钟。

    通过这次吃饭,李南方才知道,他这个在外界以冷艳著称的小姨,本质上其实是个很会撒(娇jiao)的女孩子,最后居然不顾他浑(身shen)酸痛,坐在他怀里要求他喂。

    这让李南方在惊讶之余,也有一些成就感。

    岳梓童撒(娇jiao),只对他一人而已。

    刁蛮任(性xing)不讲理,吹牛皮被戳破后就会羞恼成怒,拧他耳朵,拿小白牙咬他肩膀,疼地他哇哇怪叫后,却又嘟起红红的小嘴,往那圈已经渗出血渍的牙印上吹气,好像哄小孩似的说乖乖不哭——

    这,可能才是真实的她。

    让李南方哭笑不得,却又偏偏很享受。

    饭后,等享受幸福主动去刷锅洗碗的李南方,走出餐厅时,换装后的岳梓童,从楼梯上走了下来。

    浅灰色的普拉达(套tao)裙,黑丝长腿上(套tao)着一双棕色的高腰马靴,白色的竖领衬衣,显得她脖子更加修长,头上戴了一顶藏蓝色的棒球帽。

    不施脂粉,唯有唇儿被涂的艳红,左手扶着楼梯,右手食指挑着白色小包,眼波横流不住给李南方飞着媚眼儿,走下来的风(情qing)万种样子,真想让他抱住好好亲亲。

    每一个女孩子,都是妖精变的。

    因为她有着好多副不同的面孔,外面一副,家里一副,厅堂上一副,(床chuang)上却又是另外一副。

    每一副样子,都能让男人着迷。

    可唯有在她心(爱ai)的男人面前,她才会把所有的面孔,都显露出来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呢,李人渣。这才短短十分钟,就已经不认识本总了么?”

    岳梓童明明狂飞着媚眼儿,却偏偏扳着一张冰箱脸,语气傲慢的样子,让李南方心里更加发痒。

    不顾她的强烈反对,抱住她在脸上重重亲了下,又在她(胸xiong)前用力抓了把,心中(欲yu)、火才小了些。

    不小,不行。

    每个女人在掐人软(肉rou)方面,都是专家。

    那小手与老虎钳子相比起来,毫不逊色,保证能让男人肋下软(肉rou)又青又紫,浑(身shen)打哆嗦。

    剧痛下的男人,那种想法就会淡许多了。

    岳梓童的车子,昨晚在撞断小区护栏时,前车盖蹭掉了老大一块漆,左边的大灯灯罩,也已经碎了,不过这不影响开车。

    反倒是李南方那辆车别克,在撞飞杨逍被拖进交通大队后,就没再管。

    而昨晚他开着去斑鸠山的那辆白色宝马叉7,就算没有被杨逍撞的面目全非,岳梓童也不许他再开回来的,盖因那是贺兰狐狸的车子。

    贺兰狐狸,对李南方俩人来说,都有着不一般的意义。

    不过自从她被带走后,俩人都很默契的没提起她。

    就仿佛,他们的世界里,从来都没有这个人似的。

    但他们都知道,他们俩人一辈子,都无法忘记那个女人。

    无论她是死,还是活。

    “唉,我的孩子啊,你好命苦,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?”

    岳梓童围着她的(爱ai)车,满脸如丧考妣的样子,诉说昨晚她为了救某人,唯有牺牲(爱ai)车。

    看来,要把这个月的零嘴钱节省下来,才能让她孩子恢复原样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当然知道,岳梓童这般矫揉造作,无非是想从他手里抠点“小钱”花罢了。

    她很清楚,小外甥现在可是财大气粗的大老板,金三角那边的生意,能给他带来上亿美金的纯利润,手指头缝里露出来的那一点,就足够她吃很久的了。

    放着个这么有钱的老公,如果不抠点钱花,那又何必任由他轻薄呢?

    当然了,她也知道那些钱有些脏。

    不过这有什么呢?

    反正她又没有去制毒贩毒,就是和老公要点零花钱而已,何必在意钱是怎么挣来的呢。

    在岳梓童边用媚眼儿扫着李老板,边心疼她的(爱ai)车时,李南方却总是装傻卖呆听不懂的样子。

    恨得岳梓童又要施展老虎钳子手,来提醒他是不是送老婆一辆新车时,别墅门外传来两声滴滴的车喇叭声。

    岳梓童下意识的回头看去,就看到一辆(乳ru)白色的跑车,缓缓停在了别墅门口。

    这是一辆玛莎拉蒂,崭新崭新的,车头上那个三叉戟的标志,在晨阳下看上去闪闪生辉,透着穷人勿近的爆发户气质。

    车子停下后,两个(身shen)穿黑色西装的年轻人下车,拿出鹿皮,开始擦车上的细微灰尘。

    这辆车虽说不是限量版的,但价格肯定能甩岳梓童这辆大奔好几条街道。

    前段时间,岳梓童曾经在青山广场举办的车展上,见到过这款车,也很喜欢——宝马香车,不仅仅是男人才喜欢的,女人对它同样有着执着的追求。

    很可惜,喜欢不等于钞票。

    所以最近总是在财务上捉衿见肘的岳梓童,唯有对这款车狂咽口水后,再以不屑的态度,指出它至少十八种不尽人意的缺点,然后在销售人员那眼巴巴的渴望注视下,带着秘书小杜,华丽丽的转(身shen)离去,走出老远都不带回头看一眼的。

    现在,有这么一款与岳总(身shen)份地位,形象气质特匹配的车子,忽然停在了她的家门口,怎么能不吸引她的注意,让她双眸瞬间发亮呢?

    不过在发现小外甥,正一副似笑非笑样子的望着她后,马上就撇撇嘴:“切,这谁啊,把这么一辆特俗气的破车,停在我家门口,来玷污我纯洁的双眼?”

    李南方有些惊讶:“小姨,你不喜欢这款车子吗?我感觉它和你特匹配啊。”

    “喜欢——才怪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傲然说:“哀家是什么样的人物?怎么可能会喜欢这种代表着浅薄的奢侈品呢?那样,会有损哀家整个人的品质。那个什么,(爱ai)卿你为何摇头,(欲yu)言又止好像便秘的样子?”

    “我发现我错了。我再修炼十年,也比不上您超凡脱俗的品味。”

    “哼哼,知道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又恋恋不舍的看了眼那辆玛莎拉蒂,岳梓童牙疼似的轻哼几声,又看向了粗牢笨壮的大奔上,淡淡地说:“以后,要虚心向我学习。你就会发现,你的品味在不知不觉间,就会提高很多了。”

    嘴里说着漂亮话,心中却默默地说:“狗(屁pi)的品味啊。你以为我不想开那种数百万的豪车?我特么是没钱好不好?当初又被车贩子给忽悠傻了,才买了它。唉,我就一表面风光,其实没几两油水的苦命人,恨不得把一分钱,掰开当两瓣花啊。”

    “是,是。我一定牢记小姨您的教诲,要向您学习,做一个有品味的男人,全方位抵抗这种浮夸浅薄的奢侈品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乖乖答应着,抬手对门外那两个擦车的年轻人,打了个响指。

    “你搞什么鬼呢?”

    心里盘算着该找什么理由,才能把这番话圆回来,蛊惑李南方给她也搞一辆浅薄车子的岳梓童,发现了这个动作,就有些纳闷的问。

    不用李南方解释什么,她就看到那两个擦车的年轻人,快步走进了别墅。

    不等她反应过来,稍胖些的年轻人已经走到了李南方面前,微微弯腰客气的问道:“请问,您就是南方集团的老总,李南方李总吧?”

    李南方没说话,只是把(身shen)份证拿出来,递给了他。

    年轻人双手接过来,仔细审视了片刻,确定是资料上的顾客后,这才从同伴手里,拿过了一个文件夹:“李总,您好,我是马雅儿专卖店的外售经理韩明。遵照您在三天前的要求,我们已经把这辆车完美该装完毕。改装费耗费一百七十万,加上车款,总共是——”

    看着打开材料,恭请李南方翻阅的韩明,岳梓童小嘴不知不觉张大,心中狂骂:“我靠,这辆车是李人渣买的?早在三天前就买了?还花那么多钱去改装。他干嘛要买这车?我靠了,不会是要送给哀家吧?可哀家刚才说什么来着?”

    “嗯,是按照我的要求改装的,我很满意你们的服务。”

    粗粗翻阅了遍材料后,李南方满意的点了点头,拿起那串钥匙,用手指挑在空中,遗憾的叹了口气:“唉,很可惜,我现在不想要这辆车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韩明俩人,顿时呆((逼))。

    能够卖出这样一辆车,他和当初接待李南方的手下,都会提取好多提成的。

    这三天内,他们可是加班加点,按照李总的要求把车子搞定了,他现在却说不要了。

    这、这不是在玩儿人吗?

    韩明俩人,不会去管车子改装后,再退车时,得赔偿商家多少钱。

    他们只知道,李总如果不要这辆车了,他们的提成就拿不到手了。

    这几天的忙碌,最多拿点辛苦费罢了。

    眼看十数万的提成,就这样不翼而飞了,韩明俩人骂娘的心都有了。

    但不能骂啊。

    买卖自由,顾客是上帝。

    上帝无论做出什么决断,他们唯有听着的份。

    最多,也就是问问:“李、李总。您能不能告诉我们,您为什么要退车呢?是我们的服务,不让您满意吗?”

    “你们的服务,我很满意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看向岳梓童,说:“本来,我买这辆车是要送给我老婆,给她个惊喜的。可她刚才看到车子后,却说这辆车处处透着浅薄,轻浮,会降低她的气质品味。所以,我唯有——”

    话刚说到这儿,岳梓童飞快的抬手,一把抢过了车钥匙,在他(屁pi)股上踢了一脚,质问道:“你哪只耳朵,听到我说这些话了?既然是你给我买的车子,退不退的,就是我说了算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没说?”

    李南方眨着眼,刚要把她那番话重叙一遍,就看她左肩再次下沉。

    这是要飞起右脚的前兆。

    虽说哄自己老婆玩,是很有品位的事,不过当着外人面,总是被她踢(屁pi)股,那就有失男人的尊严了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等着。”

    瞪了眼兔子般窜到一边的李南方,岳梓童才对韩明说:“没你们的事了,你们可以走了。”

    韩明弱弱地说:“女士,李总还没有付车款呢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