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769章 幻觉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看到岳梓童关上车门,迅速调头后,杨逍才知道被骗了。

    顿时勃然大怒,也不知道骂了句什么,(身shen)形一展,就像星光下的白色夜鸟那样,居然从排水沟半截处,横掠七八米,径直扑到了车前,一拳打在了后车窗上。

    幸亏德国货的质量比较靠谱,车窗玻璃扛打砸功能很强悍,再加上车子猛地向前提速后,斜斜卸掉了杨逍这一拳的力道,才能力保玻璃没有被他一拳打碎。

    但饶是如此,左侧的后车窗玻璃,还是出现了龟裂痕迹,就像一块石头砸在冬天的湖面上那样。

    “卧槽,真尼玛的变态。”

    百忙中抬头,从后视镜内看了眼后,吓得岳梓童全(身shen)的神经,都骤然猛紧,哪敢再做瞬间的停留?

    油门干脆踩到底,车子呼呼前窜时,已经迅速挂上了四挡。

    也就岳总这种在国安干过六年的特工吧,如果换做是一般女孩子,这会儿能不能找到挡位还是个问题,只会缩成一团,抱着脑袋闭着眼的尖叫。

    仿佛,尖叫就能给她解决问题似的。

    哪像岳总这种巾帼,怕而不乱,沉着挂挡,一心勇往直前?

    杨逍也不是吃素的,一拳没有奏效后,再次起脚,砰地踢在了车后尾上。

    自(身shen)重达接近两吨的车子,居然被他这一脚给踢的晃了下,车尾直接凹进去一大块。

    不过这没什么。

    这辆车虽说不是跑车,但提速(性xing)能还是很快的,时速很快就超过八十,往一百上跑了。

    眼角余光看了眼外面的反光镜,岳梓童又被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一道白影,真像鬼魅那样,紧追不舍,不住地伸手,试图抓住车子。

    可要想在仓促中,徒手抓住整体都是流水线形,在高速狂奔中的车子,哪有这么容易?

    更何况,岳总也不是好惹的。

    看到杨逍总在试图抓住车子,岳梓童冷笑一声,猛地踩了刹车。

    吱嘎!

    此时车速已经超过时速一百的车子,制动系统猛地启动后,高速急转的车轮立即停止,却因强大的惯(性xing),在路面上前拖,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声,有青烟冒起。

    车尾更是猛地向左晃去,狠狠撞向如影随形跟在车后的杨逍。

    岳梓童亲眼看到,车子左后尾,撞在了那道白影上。

    车子也有撞到东西后,才会有的明显大震传来。

    “搞定!”

    来不及看杨逍有没有给车子狠撞出去,岳梓童抬手,啪地打了个响指,立即松开刹车,加油门。

    车子再次呼啸向前驶去。

    她从反光镜内看去——很不错,没看到那个讨厌的白影子。

    看来,刚才那记漂亮的绝杀,已经把杨逍给撞飞到路边排水沟内去了。

    他功夫再高,能高过机械的力量吗?

    “哼,不知死活的鬼东西。不((逼))本小姨放大招,你死着不舒坦啊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还是第一次,在撞人后心(情qing)舒畅,没有丝毫的负罪感呢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环境不(允yun)许,她都真想下车,在车灯前跳一曲脱衣舞了。

    搞定那个该死的妖孽后,岳梓童爽了那么一小会儿,心里有升起了疑虑:“这个鬼杨逍,难道不是要对南方不利的?如果他想杀南方,可是有的是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嗨,我管他怎么没杀南方呢。反正本小姨就是看着他不顺眼。干掉不顺眼的,就是为民除害,我这是做好事呢。”

    有些自欺欺人的安慰了下自己后,岳梓童用力甩了下脑袋,把这些疑虑甩出去,顺手打开了cd。

    岳总的车载cd,音箱质量那当然是相当盖的,彭吃彭吃的激昂舞曲,特适合驱散当前的恐惧,以及某种不安。

    “摇起来,我要摇起来。”

    (身shen)子(性xing)感的扭动着,左手把着方向盘,右手举过头顶,配合着音乐卡点,不住甩着响指的岳梓童,感觉自己特像《生化危机》里的那个女主角,打完丧尸正在营救人类的路上。

    可惜晚上不适合戴墨镜。

    如果再戴上墨镜,样子就更酷了,绝对能迷倒万千粉丝的。

    危险过后,随着舞曲摇摆,可是最佳的放松方式。

    这可是岳梓童在国安受训时,必须被训练的一个科目,又不是她随便发神经。

    再说了,就算她是在发神经,谁管得着,谁又敢管?

    谁敢管,本小姨会大嘴巴抽他!

    当然了,在后车座上昏迷的小外甥,是不在此列的。

    还有一个人,也会被岳总另眼相看——杨逍。

    你能想象,正在极力让自己放松的岳梓童,随着音乐节奏摇头晃脑正嗨时,忽然有张脸,一下子出现在车子前面挡风玻璃外后,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心(情qing)吗?

    傻。

    玩的正嗨的岳梓童,看到杨逍那张比她还要漂亮的脸蛋,就这么出现在挡风玻璃外后,全(身shen)的血液,连同思想一起,瞬间都凝固了。

    幸好,开车的本能还在。

    高速疾奔的车子,只随这个意外的出现,打摆子似的抖了下,就回归了正轨。

    岳梓童的瞳孔,可能是在无限放大。

    能清晰看到杨逍,正对着(阴yin)恻恻的笑着,就像个吊死鬼那样。

    等她的双眸瞳孔,终于恢复正常后,那张脸却不见了。

    尼玛,怎么会不见了呢?

    岳梓童用力闭了下眼,再睁开时,还是没看到那张脸。

    挡风玻璃前面空((荡dang)dang)((荡dang)dang)的,能看到东边夜空上的群星。

    “我出现了幻觉?”

    岳梓童喃喃自语,强烈怀疑刚才忽然看到杨逍,是因为她出现了幻觉。

    不然,怎么瞬间后就看不到他了呢?

    搁在以往,出现这种事后,岳梓童就会和绝大多数人那样,第一反应就是停车,开门下去看看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但现在嘛——

    无论刚才那一幕是不是幻觉,她都不会下车,更不会停车,只会再次加快车速,向前疾奔。

    疾奔过程中,她偶尔会猛地打下方向盘,玩个飘逸之类的。

    这样,就算杨逍真趴在她车顶上,也会被强大的惯(性xing),给从车上甩下来的。

    车顶可是光滑的,好像冬天结冰的湖面,没有任何能攀抓的地方。

    没有人被甩下来,连一片衣角都没出现。

    岳梓童相信,她刚才是出现幻觉了。

    原因很简单,刚才随着舞曲摇头时,玩的太嗨了。

    “看来,国安总结出来的那(套tao)减压办法,也不是都管用的。”

    哪敢再嗨的岳梓童,伸手关掉cd,专心开车。

    不时的,看一眼后视镜,再抬头看看车顶。

    一切正常,没发现任何不正常的迹象。

    很快,车子就顺利的驶进了市区内。

    此时已经是零点过后了,大街上没几辆车,唯有各个路口的红绿灯,在忠实执行着它们的使命。

    哪管什么红绿灯!

    不就是闯红灯会被罚款吗?

    那点小钱,岳总根本看不了眼里去,只想快点纵穿半个市区,然后右拐驶上回家的路。

    吱!

    车子在急速拐弯时,又出现了个漂亮的飘逸。

    杨逍仰面躺在车顶上,双手抱着后脑勺,眼睛盯着天上最亮的那颗星,脸上带着邪魅的笑意,翘起的右脚脚尖,一颠一颠的,很舒服,很享受的样子。

    好像冬天湖面那样光滑的车顶,却被杨逍当做了最舒服的(床chuang)。

    无论开车的岳梓童怎么搞怪,他后背就像有吸盘那样,死死吸住车顶,纹丝不动。

    他决定了,等车子停下后,他会在岳梓童刚下车的一瞬间,伸手踩住她的头发,把她提留到车顶上来,二话不说先左右开弓,来上三十个免费大嘴巴后,再仔细的收拾她。

    这蠢女人,简直要把他给气死。

    他明明是送李南方回家的,却被她误会了。

    如果他真要杀李南方,何必等她出现后再动手?

    “真搞不懂,李南方怎么会喜欢这样一个蠢女人。而且,她家里,好像还有一种神奇的力量,让我每次试图接近时,都会有种说不出的毛骨悚然感。”

    杨逍喃喃说出这些话时,那种让他很不舒服的感觉,忽然就从前方夜空下,沉甸甸的压了过来。

    让他心中一惊,猛地翻(身shen)坐起,看向前面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间,车子已经再次右拐,驶上了通往花园别墅区的那条水泥路了。

    从路口到岳梓童的别墅,大约一公里左右的样子。

    五百米左右时,是一个刷着红漆的木头牌坊。

    牌坊中间,写着“花园别墅区”的字样,后边就是别墅物业传达室。

    传达室里,全天候24小时内,都有两个以上的保安值班。

    就算再多上十倍的保安,也休想挡住杨逍前进的道路。

    更何况,他也没必要非得走牌坊,完全可以从南边小丘的草地上走过去。

    但!

    无论他从哪个方向,只要是接近距离岳梓童家五百米的地方,就会有种相当奇怪的毛骨悚然感,从杨逍后背升起,迅速蔓延到四肢百骸中。

    很可怕,更真实的感觉。

    仿佛杨逍向前多走一步,就会有个他做梦都想不到的东西,一下子出现在他面前,掐住他的脖子,张开血盆大口,把他撕成碎片!

    他不知道,他怎么会有这种感觉。

    更不知道,他怎么会如此怕这种感觉!

    好几次了,他都紧咬着牙关,低头闭眼,努力向前走。

    可他越努力,那种感觉就越强烈。

    他每往前走一步,都会清晰感受到,危险更紧的把他笼罩,让他无法呼吸,全(身shen)无力,只想尖声大叫,转(身shen)就跑。

    杨逍以为,他坐在岳梓童的车顶上,只要能全(身shen)放松,不去关注到了哪儿——等车子停住时,他就会发现,已经处在了岳家别墅中。

    事实(情qing)况却不是这样。

    随着牌坊越来越近,那种感觉仿似化成一根绳索,死死(套tao)在他脖子上。

    死亡的恐惧,是那样的清晰。

    让他再也无法忍受。

    就在岳梓童直接撞断门口木栏,电掣而过牌坊的瞬间,一个后翻(身shen),飞向了路北边的绿化带中。

    速度,快的都让他自己惊讶。

    双脚落地后,他才伸手擦了擦额头的汗水,哑声自语:“这,究竟是什么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