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767章 有种别走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老胡实在想不出合适的形容词,来形容杨逍是怎么开车的。

    幸亏那辆白色宝马叉7不是他的,不然他肯定会怒到暴跳如雷,冲出去点着杨逍的鼻子大骂:“你这是在开车吗?你这是在开坦克!”

    开坦克,不就可以横冲直闯了吗?

    短短几分钟内,那辆价值百万以上的宝马,就在路边石头上撞了个面目全非。

    通过高倍红外线夜视仪望远镜,老胡能清楚的看到,上车后就打开所有车灯,搞得驾驶室内都灯火通明的杨逍,死死抓着方向盘,汗水都从额头滚落下来了。

    这是紧张,更是害怕的表现。

    刚才他与老胡拼死对决时,都没现在这样子。

    “你的机械感,得有多么的差劲?”

    胡灭唐笑了下,喃喃地说:“你,还真是个奇怪的敌人。”

    对他这句话,旁边的少校同志很赞成。

    包括埋伏在旁边的四个军中狙击手精锐。

    他们通过望远镜,通过老胡(身shen)上携带的微型窃听器,能清晰看到,听到杨逍刚才做了些什么,又是说了哪些话。

    “要不要,现在开枪?”

    等胡灭唐放下望远镜后,狙击经验相当丰富的少校,轻声问道:“他现在一心想着该怎么开车,没有任何的警惕(性xing)。开枪击毙他的可能(性xing),会高达99%以上。”

    胡灭唐笑了:“我为什么要杀他?”

    少校愕然,嘴巴动了动,不知所对。

    他终于肯相信,传说中的牛人做事,就是与普通人不一样啊。

    在奉命赶来狙击地点时,老胡明明告诉他们,今晚就算都死在这儿,也得把那个人给我留住!

    可现在,他却又这样说。

    少校想不懵圈,都不行啊。

    “你不觉得,他其实很有趣?”

    胡灭唐拍了拍他肩膀,又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,是。”

    少校口是心非的点头,心中却说:“胡二爷,我怎么没觉得他多有趣啊?你又不是没看到那两具尸体,脑袋上那五个窟窿还在呢。这就是现实版的梅超风,绝对的大魔头啊。也就是你老人家敢这样说吧。如果是换成别人,我非得一巴掌把他嘴巴抽歪了。”

    胡灭唐可不管少校心里怎么想,目送车子玩龙般那样远去后,才轻声说:“他不该叫杨逍的。他的名字,该叫秘密。他如果死了,有些秘密就永远无法解开了。”

    这个秘密,也太可怕了些。

    少校心里这样想时,胡灭唐把望远镜随手递给了他,走到旁边拿出了手机。

    斑鸠山这边的手机信号,很弱,时断时续的。

    不过少校很清楚,像老胡这个档次的人,在打电话时所用的频道,绝对是加密的军事卫星频道,就算是在大山内,信号也相当强的。

    很快,胡灭唐就拨通了他要找的人的电话:“老苏,我是胡灭唐。这时候打搅你,我很抱歉啊,哈哈。”

    老胡嘴里说着抱歉,可打电话时的语气里,却没有丁点抱歉的意思。

    因为是顺风,而且军事卫星电话的信号又相当强悍,所以少校不用太费劲,就能听到老胡俩人的谈话内容,心想:“这个老苏,也肯定是了不起的人物。不然,老胡也不会和他说话这样随便。”

    果然,手机那边的人,用事实证明了少校没有说错。

    不过少校却猜错了老苏的(性xing)别。

    老苏不是男人,是个女人。

    而且听声音,应该是那种让人听后,脑海中就会升起一个(身shen)材(性xing)感,相貌妖艳美妇人的样子,带着明显的慵懒:“少说这些废话,有(屁pi)快点放。姑(奶nai)(奶nai)还等着去洗白白呢,衣服都脱了。”

    我靠,这女人是谁啊?

    少校的耳朵,一下子竖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实在想不出,国内有哪个女人,敢对老胡自称姑(奶nai)(奶nai)。

    老胡呢,则尴尬的笑了下,问:“咱们是大伯哥与弟媳的关系。你说的这样露骨,就不怕你老公会吃味儿吗?”

    “他今晚不在这,要不你来?”

    “算了。我在青山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敢。是怕阿莲娜会把你阉割掉。”

    “我会怕她?且,笑话。”

    胡灭唐回头看了眼竖着耳朵听声的少校,接着说:“老苏,有个事想麻烦你。转告你在卫生部打杂的侄子,让他给东省卫生厅挂个电话,就说有人要力保青山中心医院的吕明亮。”

    “放(屁pi),你家的部长助理,是打杂的?”

    “差不多吧。”

    “吕明亮又是谁?你的私生子?”

    “嘿嘿,你快要触到我的痛处了。”

    胡灭唐(阴yin)恻恻的笑了声,缓缓说道。

    “靠了,你家那双胞胎女儿都快结婚了吧?你还在意别人会笑话你生不出孩子来?”

    老苏虽然这样说,不过也意识到真触到老胡的痛处了,马上就岔开话题:“行,小菜一碟。等天亮后,我会给小军打电话,让他安排那个姓吕的——哦,让他顺便在省厅挂个闲职吧。这样,更保险些。不过,你得告诉我,姓吕的和你什么关系。他又得罪了谁。”

    “我和姓吕的没关系。我只和他前妻的(情qing)夫有关系。他前妻现在就住在荆红家里,那个人是谁,相信不用我细说了吧?”

    胡灭唐淡淡地说:“你侄子如果出面力保姓吕的,有可能会与大理段氏发生不愉快的冲突。”

    少校越听,越心惊。

    赶紧转(身shen)走到了别处。

    千万别听到那些不该听的,这样才会麻烦少一些,活的久一些。

    少校不知道姓苏的女人,是什么来头。

    但他却能猜出荆红家的主人是谁——能被胡灭唐记住的复姓荆红的人,唯有最高警卫局的大局长,荆红命罢了!

    至于大理段氏,那更是个他拍马都碰不到的存在。

    少校走的最远,可仍然能隐隐听到胡灭唐说:“我倒是不介意大理段氏预谋权利北移,反正我就一恐怖分子——”

    相信全世界,除了胡灭唐之外,还没哪个恐怖分子,能混得像他这样潇洒,多少年都过去了,在华夏还有着诺大的威信。

    在确定自己居然敢对世界上最大的恐怖分子之一胡灭唐,说有种你等着这样的话后,岳梓童两条腿就开始打软。

    那天老胡当着她的面,是怎么把贺兰狐狸几个保镖给踢出去的,岳梓童到现在都没琢磨过味儿来。

    只觉得,这人太可怕了。

    幸好,是自己人——

    可是今晚,自己人却伙同那个杨逍,把她小外甥给搞了不知死活。

    她又在(情qing)急之下,叫嚣着人家有种就别走。

    越想,她就越后怕。

    真担心,忽然一抬头,老胡就出现在她面前,(阴yin)恻恻的笑着对她说:“我来找你了,我有种吧?”

    “乖乖,李人渣,你到底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,居然让老胡伙同他人,一起对付你?”

    拿着手机在客厅内转了老半天,岳梓童越想,越想——跑进卧室内,全(身shen)脱光光了扑在(床chuang)上,拿被子蒙住头。

    人们总说,自持(身shen)份的人,是不屑欺负光(屁pi)股女人的。

    可她躲了后,李南方怎么办?

    他们可是夫妻,这辈子注定要在一起吃香的,喝辣的,风雨同舟生死与共的。

    总不能真像老话里说的那样,夫妻本是同林鸟,大难来时各自飞吧?

    “不行,我说什么也不能扔下他的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喃喃地说着,转(身shen)快步跑上了楼梯。

    等她再下来时,已经换上了一(身shen)黑色的劲装,手里拿着把手枪。

    这把手枪,还是贺兰小新用来防(身shen)的,现在乖乖地姓岳了,任她驱使。

    沉甸甸的左轮手枪,给了岳梓童很大的信心。

    出门,上车,点火,启动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等她赶去斑鸠山那边后,李南方还在不在那儿。

    她只知道,就算那边是龙潭虎(穴xue),她今晚也得去闯一闯。

    “大不了,陪你一起死就是了。只是有些可惜,我还没机会仔细尝尝当女人的滋味呢。老天爷保佑,今晚如果让我们夫妻平安回来,我立马陪他睡觉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神经质般的喃喃说着,一脚把油门跺到了底。

    粗牢笨壮的黑色大奔,立即发出一声怒吼,猛地向前蹿去。

    寒冬。

    北风吹。

    深夜十点半。

    长夜漫漫,前途未卜。

    孤车。

    美少妇,独自行驶在前往远郊的道路上。

    心(情qing)忐忑,握着方向盘的双手里,有汗水冒出来。

    那把铮亮的左轮手枪,就放在她膝盖上,触手可及。

    啪,啪。

    车子转过一个漫弯后,迎面驶来一辆车,煞白色的疝气灯,照的人看不清,岳梓童本能的点了两下开关,要求对方会灯。

    对方却不理睬。

    不理睬也就罢了,你特么的倒是贴着左边,或者右边走啊,在公路中间好像玩龙龙那样的来回走s路线,又算几个意思?

    根据对方飘忽不定的行车路线,岳梓童基本能确定,对面那辆车子的司机,应该是喝醉了。

    喝醉了还敢在路上开车,简直是活的不耐烦了。

    你活的不耐烦了,没谁管,可你别连累别人啊。

    岳总气不过,也打开了疝气灯,直直的照了过去。

    她车上本来是没有疝气灯的,还是贺兰小新住在她家后,蛊惑她安上的,与那辆白色宝马一起。

    不就是对照吗?

    岳总还不信了,她一个玩车高手,会对付不了一个醉汉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在她打开疝气灯狂照对方后,那辆车的司机立即懵((逼)),赶紧向路边贴,去没控制好油门,车子就像打了鸡血的疯牛那样,忽地压在了马路牙子上,腾空而起,冲进了路边排水沟内。

    “卧槽,这么不堪一击?我还没使出绝招呢,你就先自取灭亡了。”

    岳总被对方司机的精湛车技给吓了一跳,连忙关掉疝气灯,贴边疾驶了过去。

    岳总是个善良的小少妇,把人车子((逼))的自己跳了排水沟后,心中愧疚不已,实在不好就此开车闪人。

    一个急刹车,不等车子停稳,岳梓童就跳下车子,借着车灯往下看去。

    只看了一眼,岳总(娇jiao)躯就猛地一震,哑声叫道:“南方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