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766章 奇怪的敌人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无论两个人谁去接电话,都不会担心在弯腰时,对方会趁机出手暗算。

    只因他们很清楚,他们的战意,在手机铃声响起后,就已经消散了。

    至于争着让对方去拿手机,无非是为了颜面而已。

    胡灭唐的理由,让杨逍嗤之以鼻:“呵呵,就因为我比你年轻,你就指使我去干活,好像大爷似的?”

    “尊老(爱ai)幼,你懂不懂?”

    鬼知道,刚才还竭尽全力要把杨逍击毙的胡老二,是怎么有脸说出这句话的。

    杨逍居然愣了下,点头:“我当然懂。”

    “那还不快去,非得惹我老人家生气?”

    “好吧,这次我听你的。希望下次,你还能找出这么冠冕堂皇的理由。不然,你就死定了。哼哼。”

    杨逍冷哼两声,快步走到大石头前,弯腰拣起了手机。

    “这魔头,智商有问题。嗯,这样也好,大有被调教成走上正道的潜力。”

    看到他乖乖照办后,胡灭唐心中一动。

    杨逍拿起手机,看了眼来电显示,转(身shen)对胡灭唐晃了晃,说:“妖女是谁?”

    “什么妖女?”

    “手机上显示,是妖女给他打来的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接了问问不就是吗?你怎么可以这样笨。”

    胡灭唐训斥了一句,左手揉着发酸的右臂,低声骂道:“我老人家真命苦,一个晚上居然遇到了两个笨蛋。”

    被老胡骂为笨蛋,杨逍也没生气。

    反而,他还觉得老胡没说错。

    “看来,我是得抓紧时间,尽可能的来熟悉这个世界了。不然,就会总被人看不起。”

    杨逍心里默默地说着,接通了电话:“喂,妖女,给李南方打电话做什么?”

    在家做了一桌好吃的岳梓童,正叼着烟卷坐在沙发上,翘着二郎腿准备摆出贤妻良母的架子,关心老公怎么还没回家呢。

    忽然听手机对面传来的这句问话后,明显愣怔了下,脱口问道: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“我是杨逍。杨树的杨,逍遥的逍。”

    杨逍特喜欢自己这个名字,认真自我介绍了遍,才说:“我知道你是谁了。你是岳梓童。”

    “杨、杨逍?”

    岳梓童脑海中,攸地浮上在云阁山碰到杨逍的那一幕,(娇jiao)躯一哆嗦,嘴上的烟卷掉在了腿上,慌忙抬手打开,嘎声问道:“你怎么会拿着李南方的手机?他呢?”

    “他啊?”

    杨逍看向了躺在远处的李南方,摇了摇头:“就在那边躺着呢。”

    噌地一声,岳梓童站了起来:“他、他怎么会躺着?你把他怎么着了?”

    想了想,杨逍实话实说:“我想教训他一顿的,没想到他找了个帮手埋伏在暗中。他的帮手很厉害,是我出道以来,见识过的最厉害的一个人。不过李南方不是我们俩的对手,现在已经被我们联手给踢飞了。现在躺在那,也不知道是死是活——”

    杨逍在叙说事(情qing)发生经过时,语无伦次的一塌糊涂。

    岳梓童再怎么聪明,也被他给搞了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不过这没什么。

    她只需知道李南方现在什么处境就好了。

    听说小外甥当前躺在那儿,不知道死活,岳梓童心里就慌了,嘎声叫道:“你们为什么要欺负他?你们究竟想什么?要钱是吧?要多少?开个价!我马上给你们送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要钱。”

    杨逍摇头,刚要再说什么,胡灭唐走了过来,伸手:“把手机给我。听你解释,简直是一种折磨。”

    听他这样说后,杨逍在生气的同时,也有些内疚,乖乖把手机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胡灭唐在叙述事件时的口才,可比杨逍有条有理多了,三言两语就把事(情qing)经过说清楚了,末了才有些生气的说:“丫头,这也不能怪我生气。你说我帮他抗御强敌,他在旁边看(热re)闹就算了。还特么站在旁观者清的立场上,吃里扒外的提醒杨逍,要注意我接下来要放哪些大招。让你自己说,有这样的混蛋吗?”

    听他说完后,岳梓童才吃吃地问:“你、你又是谁?”

    老胡愣住了:“我是谁?你、你居然不知道我是谁?”

    天可怜见,老胡今晚为了救李南方,可是豁出老命来和杨逍死掐了。

    虽说最终结果让他回想起来,着实有些脸红,但这能怪他吗?

    谁让那小崽子吃里扒外来着?

    废了这么大劲,总算有机会向岳梓童显摆下辛苦了,她却听不出他是谁。

    她的记(性xing),怎么可以这样差劲呢?

    老胡亲临岳家别墅,从贺兰狐狸手中拿走龙珠,这才过去几天啊?

    她就忘记他儒雅,从容且带有男(性xing)魅力的男低音了,简直是不能饶恕。

    “你究竟是谁啊?你、你凭什么和人联手,欺负李南方?你们都给我等着,我马上就过去。有种别跑。”

    这也不能怪岳梓童记不得胡灭唐的声音。

    要怪,就只能怪贺兰小新。

    当初胡灭唐亲临岳家别墅时,岳梓童可是被贺兰小新给搞得失魂落魄,芳心大乱的。

    任何人在那种状态下,都别指望她会记住一个陌生人的声音。

    岳梓童的“翻脸不认人”,算是提醒老胡刚才的行为,做的可能有些过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就算是再混蛋,终究是需要他呵护的晚辈。

    这就好比当爹的,哪有因为儿子故意在安全(套tao)上戳上眼,就把他往死里揍得?

    更何况,李南方那时候,明显是被两个人的“精彩表演”给吸引了,忘记了他是谁,才变成了吃里扒外的小崽子。

    “我、我是秦玉——”

    老胡很惭愧,觉得没脸和人家小岳说什么,刚要拉兄弟来背黑锅时,旁边的杨逍却大声说:“他是胡灭唐。我亲耳听到李南方喊他胡二叔,苦苦哀求别再打他。可胡灭唐却不管这些。要不是我拦着,哼哼。”

    是谁,刚才还暗中夸他有走上正道的潜力?

    又是谁,暗笑他的智商有问题的?

    好像是我老人家啊。

    胡灭唐愣愣地看着杨逍,想死的心都有了,只因自己看走了眼。

    “胡灭唐?”

    岳梓童总算想起这个名字,是代表着怎样的光辉了,就像夜晚最亮的那颗星,璀璨而绝世:“你、您真是胡二叔吗?”

    “假的。”

    老脸都开始发烫的胡灭唐,实在没脸和岳梓童说什么了,急匆匆说了句别担心,我很快就会把那小崽子送回去后,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拿着手机,胡灭唐愤怒地问杨逍:“你的道德怎么会如此败坏?挑拨离间这种事,也能干得出来!”

    “切,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。你敢说,实话实说也是道德败坏吗?”

    杨逍不屑的撇撇嘴,还耸耸肩,很有范儿。

    “当然——不是。”

    胡灭唐苦着脸的低头,走向李南方那边。

    忽然间,他发现他方才差点违背了他最重要的一个原则。

    不会撒谎。

    在他年轻时走上邪道的那段(日ri)子里,他都没有撒过谎。

    怎么临老,功成名就后,却因为这点小事,就要撒谎呢?

    幸亏杨逍及时制止住了他这种愚蠢的行为,才算让他避免了晚节不保。

    李南方仰面朝天躺在哪儿的样子,很恬静,就像个熟睡中的孩子,嘴角还带着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。

    他只是在被两大高手合力攻击下,五脏六腑在遭受重创后移位,导致昏迷,并没有受什么重伤。

    这一点,为他稍稍试了下脉搏的杨逍能肯定。

    在他肋下,前行后背处接连拍了几掌,这些都不是事了。

    就是左臂上那五道血(肉rou)模糊的指痕,看上去有些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不过,能让伤口在最短时间内愈合,恢复如初,对精通药理的杨逍来说,更是不要太简单。

    “你撒的什么药?”

    等杨逍撕下衬衣,帮李南方把左臂包扎起来后,胡灭唐才有些好奇的问道:“有薄荷的味道,却又不像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冰薄荷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叫冰薄荷?我怎么没听说过。”

    “你没听说过的东西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杨逍淡淡地说:“冰薄荷,是生长在雪山深处的一种植物。相比起普通薄荷,它在愈合伤口方面,有着让你不敢相信的神奇功效。可惜,它对生长环境的要求太高,我找了十多年的薄荷,才制成这么一小瓶的药粉。”

    胡灭唐双眼一亮,问道:“哪个雪山里有这玩意?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,我会告诉你吗?”

    “不会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,你还问。”

    “你会不会告诉我,与我要不要问,是两码事。不可混为一谈的。”

    胡灭唐想了想,又问:“那个什么,你能把这种粉,送我一点吗?”

    “不能。”

    想都没想,杨逍就一口拒绝。

    胡灭唐又提出了新的要求:“那你总可以告诉我,你为什么要盯着李南方吧?”

    “也不可以。”

    杨逍再次拒绝。

    接连被拒绝后,胡灭唐有些生气:“那你把他抱到车子那边去,总行了吧?”

    这次,杨逍倒没说不行,只反问:“你为什么不抱他?”

    “因为你比我年轻。”

    胡灭唐又拿出了这个理由。

    而而且在说完后,转(身shen)就走,边走还边埋怨:“现在的年轻人,素质简直是太低了,一点都不懂得尊老(爱ai)幼。”

    本来,杨逍是李南方的敌人,胡灭唐是来救他的。

    可现在,在李南方最需要帮助时,来救他的胡灭唐却甩甩袖子走了。

    反而是他的敌人杨逍,在傻楞了片刻后,弯腰把他横抱在了怀里,快步追了上去:“喂,老胡,你等等我。我不会开车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开,那就学。要不,你就打车,或者徒步把他抱回去。”

    老胡说出最后一个字时,(身shen)形一晃,消失在了旁边树荫里。

    斑鸠山距离李南方居住的花园别墅区,至少也得有五十公里。

    就算杨逍在抱着李南方时,状若无物,可真要徒步五十公里,那是很累的。

    “不就是学开车么,也没什么了不起的。”

    望着老胡消失方向,杨逍呆站了片刻,才发出一声嗤笑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