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765章 因为你比我年轻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谢老四这是收了个什么狗(屁pi)徒弟?

    老子为了救他,把压箱底的不传之秘都使出来了,他却大呼小叫的帮敌人,简直是气死老子了。

    暴怒之下的老胡,实在受不了李南方的吃里扒外,索(性xing)忽然撇下杨逍,电掣般后退,一脚就把这小崽子从石头上踹下来了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,千万别惹怒老胡这种亦正亦邪的主。

    他要看谁不顺眼了,宁可不要自己的老命,也得先教训那厮才行。

    “卧槽!”

    被狠狠踢了个跟头的李南方,后脑重重磕在地上后,才意识他刚才在(情qing)不自(禁jin)下,犯下了多么愚蠢的错误。

    当然了,犯下再大的错误,他也不可能任由满脸狰狞的老胡,狠狠一脚把他(胸xiong)口踩断的,大骂声中一个懒驴打滚,及时躲开了那毁灭(性xing)的一脚。

    砰地一声,尘土飞溅,足可以看出老胡这一脚,貌似没留(情qing)啊。

    意识到自己铸成大错的李南方,实在管不了太多,纵(身shen)跃起后双手抱着脑袋,就要飞逃而去。

    已经被惹怒了老胡,哪肯让他心愿得逞,反手一拳格开杨逍的飞脚,悠忽矮(身shen),一个漂亮的扫堂腿,就把刚跑出一步的李南方,给横趟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来了个漂亮的狗啃、满嘴都是泥。

    人都是有尊严的!

    老胡仗着他是长辈,接连把李南方弄两个跟头,他认了。

    谁让他是儿子辈的呢?

    可让他这样特别在意自己形象的小白脸,像饿狗那样搞了满嘴的泥,又算几个意思?

    真以为喊你个二叔,就得任由你随意非礼?

    那是绝对不可能的!

    返(身shen)跳起的李南方,勃然大怒下虎吼一声,腾(身shen)跳起,转(身shen)挥拳,正要一拳砸向老胡的下巴——其实已经晚了。

    像老胡这样的顶尖高手,在决心收拾一个人时,怎么可能给他反击的机会?

    冷笑声中,右脚已经狠狠踢向李南方左肋。

    这要是踢实在了,估计咱们的男主,在未来半年内都得卧(床chuang)不起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想躲,却已经来不及了,唯有心中哀嚎一声,大骂:“卧槽,惨了!”

    他心中大骂的同时,一声清越的龙吟声,悠忽从丹田气海中响起。

    黑龙,终于腾空而起,张牙舞爪,接连咆哮。

    只是,老黑明显苏醒的慢上了那么一小拍,胡灭唐的右脚脚尖,已经碰触到李南方的衣服了。

    黑龙苏醒后,李南方诚然能在电光火石间躲开要害,可最起码也得给踢成骨折。

    眼看,李南方双眼攸地变红,张嘴发出一声凄厉的长啸,要——被老胡当稻草人那样踢飞出去时,一只脚,却像凭空冒出来那样,替他挡住了老胡这势在必得的一脚。

    却是杨逍。

    杨逍本来就是要弄李南方的,是老胡拼力挡住了他。

    现在老胡被气得火冒三丈,丢掉该有的原则后,发狠要把这厮给打残时,本该趁机与他合力狠搞李南方的杨逍,却及时替他化解了险(情qing)。

    总算躲过这次劫难的李南方,想都没想就是一个虎扑,扑向了——杨逍。

    他被黑龙魔(性xing)所驾驭前的一瞬间,总算明白该干谁了。

    “胡二叔,我们合力搞他!”

    “妖孽,今天不把你搞死,我特么的就随你姓!”

    “我让你吓唬我!我让你让我在女人面前没面子——啊,胡二叔,你别打我呀。”

    嘴里大喝着,化(身shen)狂风暴雨势不可挡的李南方,正把杨逍((逼))的连连后退时,胡灭唐却(阴yin)恻恻的一笑,一拳打向他后脑。

    幸亏李南方躲避及时,霍然一个凤点头,躲开了这一拳。

    “今天不好好教训你个吃里扒外的小崽子,我特么的随你姓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并不知道,他刚才的愚蠢表现,已经把老胡深藏心底二十多年,都没机会彻底释放出来的戾气,激发了。

    一心想好好教训下这厮,不把他虐成臭袜子,誓不罢休。

    至于大敌杨逍——握了个草,胡二爷在发飙时,早就把整个世界都忘了啊,哪还管他!

    “靠,不要这么绝(情qing)好吧?”

    听他这样说后,李南方被吓得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一个杨逍就够他心惊胆战的了,再加上个天下第一高手胡老二,俩人合力收拾他,妥妥就是粉(身shen)碎骨的前奏啊。

    没看到来帮他抵挡胡灭唐,却没料到被他趁机反扑,猝不及防被((逼))的连乱后退的杨逍,也趁机欺(身shen)而上,左拳右肘外加膝撞的,扑进了他怀里?

    别说是李南方了。

    就算是老天爷下凡,也挡不住这两大高手的合力打击啊。

    幸好,黑龙已经兴奋起来,魔(性xing)迅速驾驭了李南方。

    “好,那就让这世界看看,李南方是如果力敌两大高手,凛然不惧的。哈,哈哈!”

    李南方忽然纵声狂笑,就像没有任何知觉的铁石人那样,任由老胡,杨逍的四个拳头两条腿,都重重打在他(身shen)上。

    却依然虎躯一震——真特么的疼啊。

    不过这没什么。

    且看我是如何力敌两大高手的!

    狂啸声中,李南方左脚飞踹杨逍小腹,右拳轰向胡老二的面门。

    这一瞬间,他居然想到了一句话。

    那是网络上流传甚广的一句话,叫拳打南山敬老院,脚踢北海幼儿园!

    李南方陡然间爆发出的悍不畏死,以及黑龙附体后的凌厉攻势,让胡灭唐,杨逍俩人心中齐刷刷的一凛,格开后向后退却。

    李南方却趁胜追击,在连声狂笑中,只攻不守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黑龙的威力吗?”

    在某个瞬间,杨逍,胡灭唐俩人,脑海中都攸地腾起这个念头。

    当初在金三角时,秦老七与荆红命,俩人就已经见识过被黑龙附体的李南方的厉害了,但仍旧联手把他搞昏了。

    相比起那两个大爷的联手,胡灭唐与杨逍联手后的威力,要比他们大了不止多少。

    所以,按说李南方在他们的联手进攻下,应该不会支持太久,很快就会翻着白眼的被搞翻,任由人收拾了。

    可事实上,在他们俩人的合力攻击下,李南方独自抗衡足足三分钟了,都没显出一点的颓势,依旧高呼酣斗,居然把两个人((逼))的连连后退。

    如果李南方现在还有时间思考,那么他或许会在震惊于自己的武力值,怎么如此牛((逼))之余,联想到金三角之行后,他曾经在灰色谷,让黑龙吸收了大量的玉石灵气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果然不凡!”

    胡灭唐双眼眯起,深吸一口气,也陡然发出一声长啸,攻击速度,一下凌厉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才是我想看到的黑龙,它在成长!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杨逍也哈哈狂笑几声,右手成爪,挥出一片幻影,当头抓向了李南方。

    黑龙吸收的玉石灵气再多,它再能在胡灭唐的刺激下,敢在杨逍面前露头,魔(性xing)大发后,让李南方变得无比牛((逼))——但终究,胳膊拧不过大腿的。

    真以为,胡老二天下第一高手的名头,是他苦苦装((逼))十数年装出来的?

    真以为,在“(阴yin)阳鬼功”上侵(淫yin)二十多年的杨逍,这些年来始终在吃喝睡觉?

    没有哪一个人,能抗得住他们在使出真本事后的联手。

    就算有黑龙附体的李南方也不行。

    很快,李南方就险象环生,一个不慎,右胯就被胡老二狠狠踢了一脚。

    绝对是痛彻骨髓啊。

    “卧槽——”

    一声怒骂还没骂出来,杨逍五爪已经突袭面门,他慌忙抬手去格。

    刺啦声响中,五道血淋淋的伤口,从他左肘到手腕处出现,足足三十厘米场不止。

    痛啊。

    剧痛!

    尤其是与杨逍四目相对的瞬间,从他双眸中燃烧着疯狂的烈焰后,李南方就像高了那样,(身shen)子再次狂震。

    杨逍的双眸目光,就像两支锋利的长箭,狠狠刺进疯狂盘旋的黑龙(身shen)上。

    让它猛地意识到了什么,哀嚎一声,潇洒的调头,一个俯冲,扎进了丹田气海中。

    黑龙的临阵脱逃,对李南方来说,不次于正在高速飞驰的汽车,忽然没油了那样。

    汽车没了油,再怎么高级,也是一堆没用的废铁。

    魔(性xing)尽失后,指望李南方的人(性xing),来力敌两大高手?

    “别闹了。”

    老天爷默默地说。

    然后,无论李南方有多拼死挣扎,都被胡老二、杨逍齐刷刷的一脚,踹在了左右双肩,好像断了线的风筝那样,往斜坡下飞出了至少七八米,才啪哒一声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又是一连串的翻滚,最后撞在一棵树上后,才不动了。

    一起把他踹飞后,胡老二俩人也都停手,保持随时进攻的姿势,定定望着那边。

    很久,他都没有动静。

    “他死了?”

    杨逍慢慢放下高抬的右手,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胡灭唐真心实意的回答。

    杨逍又问:“刚才,你有没有下死手?”

    “下了。”

    胡灭唐也问:“你呢?”

    杨逍看向右手,淡淡地说:“再打下去,我会一爪在他脑袋上,抓五个血窟窿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功夫?”

    胡灭唐好奇的问:“我听叶小刀那兔崽子说起过。是传说中的九(阴yin)白骨爪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是九(阴yin)白骨爪?”

    “梅超风的独门功夫。”

    “谁是梅超风?”

    “金庸小说里的人物。”

    “金庸是谁?”

    “金庸是——你白痴吗?连他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胡灭唐不想和个白痴废话,嗤笑一声走到旁边,弯腰拣起了长袍。

    “不打了吗?”

    杨逍又问:“我们两个。”

    “想打也行,随时奉陪。”

    说实话,胡老二有些忌惮杨逍了。

    不过,他是绝不会在口头上认怂的。

    “你打不过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能打过我?”

    胡灭唐把长袍一抖,缠在了胳膊上,眼神森冷的看着他时,有叮叮咚咚的手机铃声,从大石头旁的荒草丛中传来。

    这是李南方的手机。

    他在被胡灭唐一脚踹下来时,从口袋里顺了出来。

    忽然响起的铃声,暂时打乱了俩人的剑拔弩张,都看向了那边。

    胡灭唐说:“你接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不接?”

    杨逍反问。

    胡灭唐的理由很充分:“因为你比我年轻!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