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762章 组织头子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要不是忙,李南方在回到青山后,早就去找展妃,为花夜神讨还公道了。

    当然了,这只是借口。

    假如他真把为花夜神讨还公道,当做头等大事来抓,休说是忙着做生意了,就算有人用绳子捆住他,他也会在处理完与小姨那些草蛋事后,去找展妃了。

    花夜神与展妃,都是来自一个非常神秘的组织。

    这一点,李南方早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至于这个组织是做什么的,他不想去管。

    人活着,最重要的就是,要懂得自己是做什么的。

    该你管的事,你可以管。

    不该你管的事,你却去管,那么结果很可能是费力不讨好。

    至于哪些事该管,哪些事又不该管,对李南方来说,并没有严格的定义。

    就像林晚晴被人打压这种事,明知道只会给自己惹麻烦,他还是会去管。

    而花夜神俩人是什么组织这件事,他觉得最好是别管。

    就算是必须要管,他也只会管展妃能不能解除花夜神的痛苦,却依旧不会理睬她们属于哪个组织。

    毕竟花夜神也算是他的女人了。

    但却是个不怎么听话的女人,那就让她多吃几天的苦头,再去找展妃吧。

    李南方是这样打算的,等去了澳门,把老闵接回来后,再处理这件事,却没想到,今天展妃自己送上门来了。

    这倒是省了他再去找她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你暗算她,很可能是你们组织的内讧。真心话,老子对你们是哪个组织,又是为什么狗咬狗一嘴毛这些鸡毛浪闲的破事,一点兴趣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开门见山表明自己立场后,李南方继续说:“我只想知道,你能不能解除她现在的痛苦。”

    不能。

    因为我没有那种毒药的解药,唯有王后才有。

    展星神心里生起这个念头时,眼角余光再次看到王后,垂在藤椅边的右手,又悄悄打了个手势,马上明白了,抬头说道:“能。”

    “能?”

    李南方有些惊讶:“你真能?”

    在七星会所时,李南方可是亲耳听花夜神说过,展妃只能给她下毒,却没有解毒的本事,唯有遭受毒针的噬咬。

    可现在展妃却说能,李南方当然会感到惊讶了。

    “我真能。”

    展妃抬起头,缓缓点头。

    “别骗我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笑了下,(阴yin)恻恻的:“不然,我会让你生不如死。我相信,你应该能看出,我不是在吓唬你。如果你真以为我是在吓唬你,那你可以想想那天晚上。”

    那天晚上,绝对是展妃最大的噩梦。

    死,都忘不了的。

    想到那天晚上所受的摧残,展妃猛地打了个激灵,脸色刷地苍白。

    对她的这个本能反应,李南方很满意:“想起来了,是吧?”

    展妃用力咬住嘴唇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可花夜神却告诉我说,你是没有解药的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弹了弹烟灰,说道:“你怎么又有解药了呢?”

    “我、我可以去找、找组织里的人去要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的组织头子吗?”

    李南方不屑的撇撇嘴时,当然看不到背对着他的杨逍,秀眉微微皱了下。

    虽说她不谙世事,可还是能分辨出“组织头子”这四个字里,所包含的贬义,哪有王后,或者杨逍好听?

    “是,是的。”

    展妃低低的回答。

    现在她有些琢磨过味儿来了。

    王后忽然与李南方腻在一起,故作呆萌的喊人小叔叔,盘在人家(身shen)上大玩暧昧,这种不正常的现象,有力证明了她已经亲自出马,来对付这个人渣了。

    展妃等人接下来的工作,就是全力配合她。

    “你们组织头子,会把解药给你吗?”

    “应该会的。”

    展妃小心的解释道:“我们王、组织头子,其实只是想警告神姐,不可以对你动(情qing)的。所以,我才会奉命来惩罚她。这段时间,神姐是活的生不如死,是时候解除她的刑罚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,你什么时候给我解药?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也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展妃抬手,拢了下垂在鬓角的发丝,轻声说:“但我会马上禀报王、我们的组织头子。相信,解药很快就会由专人送去京华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,最好是这样。不然,我有可能一气之下,把你们这个劳什子组织给灭了。”

    听李南方这样说后,展妃在心里叹了口气:“唉,你就别在这吹大话了好不好?你已经被我们的组织头子玩弄于股掌之间了。

    无论是她想杀你,还是想给你下毒,让你每天比花夜神更痛苦一万倍,都是易如反掌的。却当着她的面,吹嘘你能灭掉我们。

    呵呵,李南方,当你像猪那样,被捆放在祭台上时,你就会想到你现在这番话,有多么的可笑了。”

    展星神心里这样想,表面上却乖巧的点头:“是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走吧。赶紧通知你的组织头子,让他在三天内,解除花夜神的痛苦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挥挥手:“你这样告诉他,最好是放开花夜神,以后别再来纠缠她了。因为,那可是李南方的女人。你们这些邪魔外道的,躲在暗中蹦达几下,我还是懒得管的。可敢再欺负我的女人,这就是给脸不要脸了。惹毛了我,我会——”

    “你会灭了我们这个劳什子组织的。我会把这句话,转告为我们组织头子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什么,我可不是吹牛。”

    被这女人打断,并说出自己要说的话,李南方稍稍有些尴尬,摆了摆手,示意她赶紧去按他说的这些去做。

    展妃点头,站起来时,飞快的扫了眼窗前,转(身shen)走向门口。

    她刚要顺手带上房门,却听李南方问:“你的个唱会,什么时候开始?”

    “一周后。”

    “哦,到时候我去捧场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想了想:“如果是有时间的话。”

    “无论你有没有时间,我都会提前把贵宾票给你送去的。”

    “送几张?”

    李南方来兴趣了。

    他可是很清楚,展妃个唱的贵宾票很值钱,能炒到十几万一张。

    如果她能多给三五十张,那就交给陈大力去卖黄牛票。

    虽说李老板现在(身shen)价上亿,实在看不上这点小钱,可蚊子再小也是(肉rou),放着能发财的机会却无动于衷,那就不符合他的价值观了。

    展妃看出他是怎么想的了,嘴角勾了勾,反问:“你想要几张?”

    犹豫了下,李南方试着竖起了一根手指头。

    他是个很容易知足的人,只要一百张好了。

    “我尽量吧。毕竟贵宾票数有限,大部分都是用来打点的,我自己拿太多了,也不好和公司里交代。”

    再次看了杨逍一眼,展妃才关门走了。

    “还真没想到,这么头疼的事,很轻松就办到了。”

    事(情qing)出乎意料的顺利,让李南方很高兴,拿出手机找到花夜神的手机号,拨打了过去。

    才嘟嘟的响了几声,手机就通了。

    看来,花夜神正在(日ri)夜苦盼李南方,能解除她的倒悬之苦呢。

    “现在感觉怎么样?”

    看在这女人确实很可怜的份上,李南方说话时的语气,还算温柔。

    “不好。”

    花夜神的嗓音,有些沙哑,就像小孩子不小心摔一跤,疼的嚎啕大哭一场后,嗓子都哭哑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沉默了片刻:“还是走路就疼吗?”

    “每天都疼。”

    花夜神回答说:“每次疼起来,都想去死。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见过展妃了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低声说:“她已经答应我,她会去找你们的组织头子,给你要解药了。不然,我就灭了你们的组织。”

    那边的花夜神,很久都没说话。

    不过她的呼吸声,却有些急促了。

    又等了片刻,李南方忍不住地问:“怎么,你不相信,我能做到?”

    花夜神说话了,声音更加沙哑:“李南方,你今年贵庚?”

    李南方有些奇怪,她怎么会忽然问自己多大了,还是回答:“二十四,你该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花夜神认真的说:“我刚才算了一卦,你绝对活不过二十六岁。趁着还活着,多享受下当前的幸福生活——到时候,我也许会陪你一起去死。等我们都死了后,你要娶我。我会给你当个好老婆,像疼(爱ai)自己儿子那样,疼(爱ai)你。”

    “卧槽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骂道:“你胡说什么呢?就是你还会算卦。不过昨天我倒是遇到了个老和尚,他说我——那个老秃驴,算得还真准。”

    花夜神的声音,一下子紧张了起来:“那个老和尚,是不是白须白眉,自称空空大师?”

    “你认识他?”

    李南方愣了下,连忙问:“快给我说说,那老贼秃是什么来历。”

    “以后,如果你再见到他,直接痛下杀手,杀了他。”

    花夜神没有给李南方解释老和尚的来历,说完这番话后,就扣掉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还没解释清楚,就敢挂老子电话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骂了句,再重拨花夜神的手机时,却提示她已经关机了。

    花夜神居然知道老和尚,还奉劝李南方再见到他时,最好马上杀了他,却偏偏不肯解释这是为什么。

    她的反常,也让李南方慢慢明白了什么:“难道,那老贼秃和她一样,都是组织里的人?特么的,那个破组织,到底是个什么组织?”

    就在李南方皱着眉头,喃喃自语时,香风扑鼻,温香软玉般的女孩子,依偎在了他怀中:“小叔叔,你终于办完正事了。陪我玩,玩老鹰抓小鸡的游戏,好不好?”

    李南方看着她,认真的摇了摇头:“不好。”

    杨逍问:“为什么不好?”

    我怕忍不住会把你给吃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在心里说着,笑道:“我今天还有工作要忙,等我忙完这阵后,再来陪你。你要乖乖的听话,别到处乱跑,不然我就不和你玩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杨逍满脸都是失望,低声说:“你就要走了吗?我、我晚上很怕的,你能来陪我吗?”

    “现在不行。以后,我会陪你的。”

    看她这样子,李南方有些不忍,抬手在她脑袋上揉了几下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