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761章 打大灰狼的棍子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只是存着恶作剧的心态,一脚把那女人的高跟鞋踢出窗外,却没料到把人脑袋砸破的现实,让李南方还是有些愧疚的。

    王姐刚发出惨呼声时,李南方就听着好像有些耳熟。

    不过他很清楚,这时候最好别露面,在恶作剧时不小心砸了别破别人脑袋,毕竟是很尴尬的事,还是躲在一旁看(热re)闹吧。

    两个黑西装冲上来,去抓段香凝,结果被抽耳光,一个哥们大怒下抬脚就踢这些事,躲在三楼拐角处的李南方,看得是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也很得意。

    恶作剧都能给段香凝惹出这么大麻烦,没有点水平的人,是做不到的。

    不过当满脸是血的王姐冲上来后,李南方就有些心虚了。

    唉,好人都会这样。

    实在不好再看下去,赶紧走人。

    在没什么紧要事时,李南方都会走楼梯。

    不但能为国家节省一点电力,还能健(身shen)强体,可谓是一举两得。

    回国半年后,他比在国外时胖了足足两公斤。

    温柔乡,英雄冢,这句话一点也不假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深陷小姨编织的温柔乡里,李南方怎么可能会每天睡到自然醒呢?

    懒惰的人,体重就会增加,本(身shen)一些技能就会减退。

    就像娶了七八个老婆的秦老七,当年是多么玉树临风啊,现在却成了一个眼睛都睁不开的中年大叔,浑(身shen)都散着颓丧的气息。

    色是刮骨钢刀,相信秦老七在那群如狼似虎的老婆压榨下,能活到六十就不错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觉得,他一定要引以为戒,千万不能娶七八个老婆,最多六七个就好——

    人逢喜事精神爽,也可能是李南方的(身shen)体素质,不同于常人,反正他一口气跑上十六楼后,丝毫没有因为体重增加两公斤,就累得像狗那样,吐舌头。

    他在推开杨逍的房门时,大侄女正坐在落地窗前的藤椅上,左手拖着香腮,眼神痴迷的向南山远眺,也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看到是他进来后,杨逍欢呼着跳起来,小鸟归林那样,纵(身shen)扑进了他怀中。

    有些熟悉的姿势啊,两条腿盘住他的腰,两只手搂住他脖子,(身shen)子却后仰,如云般的黑丝秀发,匹练般的垂下,显得白嫩的脖子更加修长,(胸xiong)前那对36e,更加(挺ting)拔。

    对于杨逍喜欢的这个姿势,李南方暗中表示有些压力,但却有种禽兽般的窃喜。

    杨逍刚才手托香腮,痴痴远眺南山的样子,说她是全世界第一美女,都不带有丁点水分的。

    这也是最让李南方怀疑的地方。

    如此的绝世美女,居然是个原装货,这太不科学了啊。

    幸好李南方在察言观色方面颇有心得,能从杨逍那双清澈的眸子里,笃定她为人处事的智商,不会超过五岁。

    几岁的孩子,是不会骗人的。

    所以无论杨逍是怎么默默无闻到现在,李南方都不会再怀疑那些不科学的疑点,只想尽可能哄她高兴,来弥补把人家撞成小孩子的内疚。

    “小叔叔,你怎么才来看我呀?我这几天想死你了。晚上我一个人睡觉,好害怕的。总怕外面会忽然进来个大灰狼,把我叼走。”

    杨逍在说这些无忌童言时,(身shen)子一个劲的扭来扭去。

    这让李南方痛苦不堪。

    俩人当前这姿势,简直是太暧昧了啊。

    尤其杨逍的(身shen)材这样棒,对他更不设防,在扭来扭去时,病号服衣领敞开了,露出了印有灰太狼卡通图案的小罩。

    杨逍当前的贴(身shen)衣服,都是李南方委托老吕未婚妻给她添置的。

    老吕未婚妻刚买来适合她这个年龄的贴(身shen)衣物时,杨逍却发脾气不肯穿,说她喜欢喜羊羊和灰太狼的——

    小女孩用的小内,怎么能包住杨逍的36e?

    最多,也就是刚把两座雪山的顶端给包住罢了。

    可大部分,却都露在外面,随着她晃来晃去的(身shen)子,颤巍巍的,让李南方好不尴尬,难受。

    哪敢再看。

    可不看,更难受啊。

    唯有一边看,一边在心中暗骂自己是禽兽,给她讲述他为什么没来看她的原因。

    小孩子就是好骗。

    李南方明明已经好几天都没来,可在他的叙说下,这几天他被一件事给耽误了,那就是在来看杨逍的时候,遇到了那天的坏女人,把她高跟鞋踢出了窗外,却不小心砸破了别人的脑袋。

    听李南方说完后,杨逍乐到不行,(身shen)子更是一纵一纵的,嚷着小叔叔,抱着她去看看那两个倒霉女人。

    她可没意识到,她(身shen)子一纵一纵时的样子,与(爱ai)(情qing)片里的男女姿势,是完全相同的,浑圆的双(臀tun)落下来时,恰好会压在小叔叔最敏感的部位。

    无论杨逍的智商有几岁,她都是个活色生香的大美女。

    眼睛总是偷看人领口内的李人渣,本来心神激((荡dang)dang)到不要不要的了,哪还能在她这极度暧昧的动作下,始终保持心静如水?

    他又不是柳下惠,也不是老和尚,更不是太监。

    此时能起反应,纯属正常。

    也不正常。

    被杨逍无意中的下蹲动作,给压骨折了怎么办?

    毕竟还隔着几层衣服呢,他的钢枪再怎么锋利,也不可能破衣而出的。

    握了个草,不能这样玩了!

    明显察觉出自己心跳加速,呼吸加重,开始出现口干舌燥现象,体内黑龙也有苏醒迹象后,李南方暗中连喊三声阿弥陀佛,刚要把杨逍放在沙发上时——

    出意外了。

    杨逍忽然向下伸手,一把抓住那根总是顶着她(臀tun)缝的东西,有些奇怪的问:“小叔叔,你裤子里怎么会藏了根棍子?”

    “啊?啊。那、那不是、那就是棍子,是用来打大灰狼的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真想一头撞死在墙上,为自己没能在侄女的自然亲(热re)中,做到心静如水。

    “是吗?快拿出来看看,我也要,我要拿它打大灰狼。”

    杨逍很欢喜,开始用力拔那根棍子。

    “别,别动,这棍子是长我(身shen)上的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都快哭了,是疼的。

    大侄女往外拔棍子的力气,太大了啊。

    “长你(身shen)上的?那我看看。我(身shen)上怎么没有长棍子呢?”

    杨逍更加好奇了,非得要看看时,就听到房门砰地一声轻响。

    却是在门外的展妃,自门缝中亲眼看到可怕的王后,居然是以这种姿势缠在李南方(身shen)上,懵圈半晌后还怀疑自己是在做梦,就想抬手拧自己胳膊下时,不小心碰到了房门。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响声虽轻,可对李南方来说却犹如洪钟大吕,当头棒喝,所有心猿意马都在瞬间灰飞烟灭了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这响声,谁也不敢保证他接下来,会不会化(身shen)禽兽,顺势让大侄女好好看看他的棍子了。

    猛地回头看向门口的李南方,并没有看到杨逍眼里闪过一抹暴戾的寒光。

    展妃在不小心碰到门后,力气稍大了些,房门被推开巴掌般的一道缝,恰好看到杨逍看向这边的森寒眸光,心中一惊,竟然双膝一屈,就要跪下来,乞求王后的宽恕。

    至于她做了什么冒犯王后的事,她不知道。

    她只知道,去年二月初二,在世界各地的烈焰组织中高层,回烈焰谷祭祖时,王后就曾经用这样的眼神,看过一个犯错的下属。

    那个下属,被当场扔进了蛇窟内,很快就被数以万计的各种毒蛇,给吞噬了。

    就在展妃即将跪下,以额触地,乞求王后宽恕自己时,李南方哈的一声笑:“哈,原来是你。展妃,你来的正好,我正想去找你呢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的这声“展妃”,惊醒了展妃。

    展妃,是她在外界的艺名。

    她在王后与同伴面前,则是叫展星神。

    千万别小看名字的不同。

    不同的名字,代表着不同的意义。

    展妃,就代表着她现在外界,在守着外人时,绝不能暴露出她是烈焰中的神女(身shen)份。

    及时伸手,展妃扶住了门框,不敢看杨逍,只看着李南方,强笑道:“呵、呵呵,是我。李南方,你找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先进来再说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趁机把杨逍放在地上,伸手拍了拍她肩膀,指着落地窗前的藤椅:“过去坐,我和她有话要说,等会再陪你玩。”

    杨逍很乖,眼神好奇的看了眼展妃,走到落地窗前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李南方可不知道,他很随意拍着杨逍肩膀,让她去那边玩的动作,给展妃的震撼,一点都不次于刚看到被他抱在怀里时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王后怎么会和他在一起,还这样听他的话?难道,王后喜欢他了吗?”

    如果杨逍不在场,特别害怕李南方的展妃,说不定转(身shen)就跑。

    可王后在,她不敢跑,唯有乖乖的走进来,坐在了沙发上。

    低着头,弯着腰,双手合十放在并拢的双腿间,眼睛顶着鞋尖,大气也不敢喘一口的样子。

    对她这幅懦弱的害怕样子,李南方倒没半点怀疑。

    当初在三友酒店旁边的山谷内,他可是狠狠摧残过她,让她精神都崩溃了的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会来这儿?”

    李南方坐在展妃对过的沙发上,点上一颗烟,淡淡地问。

    依旧低着头,展妃轻声说:“我、我是来看望病人的。那个人,是我们公司的舞台背景总监,前几天在工作时,不小心从脚手架上摔下来,腿摔断了——就在西边那个病房内。经过这边时,我听到好像是你在说话,就看了看。”

    展妃的反应还是相当快的,马上就解释清楚自己为什么在这儿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当然不会去西边病房内,验证展妃是不是在撒谎。

    他只是淡淡哦了声,又问:“花夜神,是被你搞的死去活来的吧?”

    展妃没说话。

    李南方以为,她这是心虚,不敢说话。

    其实他哪儿知道,展妃不敢说话,是在用眼角余光,偷看王后的反应。

    背对着他们的杨逍,抬手悄悄打了个手势,在秀发上挠了几下。

    李南方就算看到,也以为她在挠痒。

    得到王后的许可后,展妃点头:“是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