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760章 高跟鞋引发的血案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程教授满嘴牙被李南方抽光后,实在没脸回京,唯有先在这边养好伤,镶上牙之后才能回去。

    (身shen)为合作伙伴,段香凝当然得来住院部这边经常探望他。

    有时候是带着一群人,有时候是独自过来。

    带着一群人时算是例行公事的查房,独自过来时,却是商量双方合作的事。

    满嘴牙被抽掉的疼痛,都没阻挡住俩人继续在青山中心医院推销新药的决心,盖因这里面的利润太大了。

    住院部的特护病房有两层,分别是十六层,十七层。

    可这两个楼层里,都住了程教授不愿意看到的人。

    所以段香凝就把他安排在了二楼,特意开辟出一个房间,当做临时特护病房。

    李南方上来时,段香凝刚看完程教授。

    被李南方吓坏后,她本能逃向了程教授的房间。

    刚要推门进去,却从窗帘缝隙中看到那老东西,正在换裤子。

    她只好返(身shen),躲在了走廊中的公共女厕中。

    公共厕所的滋味,真不怎么样,段院长刚进去就受不了了,捂着鼻子退了出来。

    幸好,人渣并没有追过来,要不然她会毫不犹豫的,再钻进厕所里,大喊救命啊了。

    “其实,那人渣刚才抱住我,应该是看我快要摔倒在楼梯上了。他并没有想再次殴打我的意思。不过,他却对我耍流氓,趁机掐我(胸xiong)。好疼,可也很——舒服。”

    段香凝走向楼梯口,眼神警惕的四处搜寻李人渣时,忽然就有人抓住了她手腕。

    段副院长害怕李人渣,一来那就是个不懂惜香怜玉的流氓,二来暂时还惹不起他。

    可除了李人渣之外,青山还有什么人,能让她顾忌的?

    休说是两个黑西装大汉了,就是青山一把手老周亲临,敢对她动手动脚,这耳光也会毫不客气奉送过去的。

    一耳光,就把那哥们抽懵((逼))了,以为是在打雷。

    这是耳膜穿孔的征兆,段香凝不怎么懂医术,却懂得在抽人耳光时,该抽哪个部位,才能给人造成更大的伤害。

    可怜那哥们,空有一(身shen)擒龙缚虎的本事,今天却从(阴yin)沟里翻了船,被一看上去手无缚鸡之力的美少妇,给抽到耳膜穿孔了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打人!”

    另外一个黑西装,同样没想到段香凝会动手,稍楞片刻后,勃然大怒,抬脚就踹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砰地一声,段香凝小腹中脚,惨叫声中(身shen)子后退,(性xing)感(娇jiao)躯撞在了走廊墙壁上。

    “段院长?”

    恰好,有两个护士刚从三楼拐角处走过来,看到段香凝居然被人拿大脚踹后,大吃一惊,立即尖声大叫:“来人呀,有人在打段院长了!”

    人和人都是一个脑袋两条腿,也都有两个眼睛一个嘴,可命运却是截然不同的。

    李人渣在楼梯上趁机非礼段香凝时,没人看到,让他从容离去。

    段香凝被黑西装踹中小腹这一幕,却恰好被医护人员发现。

    就像特意等待两个护士的尖声大叫,刚才还空((荡dang)dang)((荡dang)dang)的二楼走廊内,忽然就冒出十数个医护人员来,看到副院长正双手捂着小腹,倚着墙壁瘫坐在地上,稍楞之后,立即大呼小叫的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什么,这女人是院长?”

    踢人的黑西装也有些懵,但很快就冷笑着,刚要说什么呢,王姐那尖酸刻薄的声音,就从他背后响起,说出了他想说的话:“院长怎么了?院长就能随便往楼下扔鞋,把我头给砸破吗?”

    要说王姐也真够彪悍的,脑袋被细高跟砸了个血口后,愣是拒绝了展妃要搀着她去前面门诊部包扎的建议,拎着那只鞋子就冲了进来。

    她倒要看看,是哪个女人敢拿鞋把她脑袋砸破!

    刚跑到二楼走廊中,一眼就看到只穿着一只鞋子的段香凝了。

    砰地一声,把那只鞋子扔在了段香凝面前,抬手指着自己满脸的鲜血,王姐现在就像个要吃人的血魔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还保持一点理智,她肯定会扑上去,对这臭女人拳打脚踢一番了。

    围上来的那些医护人员,也都被王姐的样子吓了一跳,意识到事(情qing)不简单了,当然不会在事(情qing)没搞清楚之前,就敢随便出头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啊,段院长。”

    两个保安也拍马杀到。

    看到本院的武装人员出现后,那些医护人员胆气大壮,纷纷指责敢对段院长动手的黑西装,说这人怎么这么野蛮啊,敢在光天化(日ri)之下殴打女人,兼本院的院长。

    “王姐,各位,请大家都冷静一下。”

    眼看两个为向段院长效忠的保安,撸起袖子就要对打人黑西装动手,一场冲突就要发生,展妃及时站了出来,大声说道:“我想,这是一场误会。还请大家冷静下,听我说完好吗?”

    “让她,说!”

    小腹上的疼痛来得快,去的也快,段香凝咬牙在两个护士的搀扶下,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毕竟是院长,暂且不管谁对谁错,都不能任由眼前冲突发生。

    “王姐,你也冷静下。”

    再次规劝了下愤怒的王姐,口齿清晰的展妃,三言两语就把事(情qing)讲述清楚了。

    末了,展妃看着地上那只带血的鞋子,对段香凝说:“这位院长,我想你该看得出,这只把我同伴头砸破的鞋子,应该是你的吧?”

    “是我的,但我不是我扔出窗户里去的。”

    休说这本来就是自己的鞋子了,段香凝的骄傲,也不(允yun)许她矢口否认。

    只要你承认这鞋子是你的就行。

    已经摘下墨镜,却依旧戴着口罩的展妃,心中冷笑一声,淡淡地说:“哦,难道是鞋子是自己从院长你脚上飞出去,并恰好砸中了我同伴的头?”

    “是李——”

    段香凝正要说出李南方的名字,接着闭上了嘴巴。

    守着这么多手下,她可没脸说这只鞋子,是她在看到李南方被吓坏后,转(身shen)逃跑时丢掉的。

    展妃步步紧((逼)):“这位院长,请问鞋子是怎么从窗口飞出去的呢?”

    是啊,院长大人,你的鞋子是怎么飞出去,才把人脑袋砸破了的呢?

    那些医护人员,心里也都冒出了这个问题,齐刷刷的看向了段香凝,希望她能给群众们一个交代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知道鞋子是怎么飞出去的?

    肯定是李人渣给搞得鬼。

    用鞋子砸破这女人的脑袋后,却把罪过推在了我(身shen)上,他自己躲在暗中看笑话。

    李人渣!

    我要扒你的皮,喝你的血,抽你的筋,把你挫骨扬灰,让你永世不得超生!”

    有苦难言的段香凝,在心中疯狂呐喊时,她最不愿意见到的人之一,中心医院的正牌院长吕明亮,带着他几个不知死活的心腹,出现了。

    心脏科的刘主任,中医科的那个老中医,特护楼层的吕护士长,就是吕明亮当前在中心医院的所有追随者了。

    当然了,这个阶层的斗争,与基层的医护人员牵扯不大。

    无论谁来当院长,大家还是得干那些活,拿那点薪水,吃饱了撑的,才队列鲜明的站出来拥护谁,躲在旁边看狗咬狗一嘴毛不好吗?

    吕明亮这三个追随者中,吕护士长是他未婚妻,刘主任,老中医俩人,则是看不惯段香凝的所作所为,宁可不做当前的小官,也要勇敢的与恶势力作斗争——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都围在这儿,大家还要不要工作了?”

    吕明亮过来后,就打着官腔的训斥那些围观人员了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吕明亮当前还是中心医院的一把手,在这些没资格参与斗争中的普通医护人员面前,还是有着相当大的威严。

    所以在他冷着脸的训斥后,那些基层员工都哗地散开了。

    “段副院长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看到段香凝光着两只脚,小腹位置还有个大脚印的狼狈样子,心(胸xiong)开阔的吕院长,就别提暗中有多高兴了。

    “三言两语的,我也说不清。”

    段香凝当然能看出吕明亮是幸灾乐祸的,心里恨得直咬牙,但却有苦难言,唯有闪烁其词的敷衍。

    她说不清,会有人替她说清的,比方展妃。

    听完后,吕明亮心中更乐,马上满脸抱歉的样子,自我介绍说他是院长,先请受伤的女士去门诊包扎下,稍后再处理事件。

    “几位请放心,我们中心医院会拿出一个让各位满意的答复。不会冤枉一个好人,但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。该谁承担的责任,谁就得承担!”

    站在绝对领导者的角度上,吕明亮趁机发表了一番慷慨的宣言。

    有些理亏的段香凝,唯有听着,脸色(阴yin)沉的几乎要滴出水来。

    这就一只皮鞋引发的血案,被吕明亮这个秋后的蚂蚱揪住后,趁机对她大肆冷嘲(热re)讽,算是让她再次丢尽了脸。

    吕院长的态度,还算让王姐满意,拿出手机对着带血的高跟鞋,与段香凝,咔咔的接连拍了几张照片,留下证据后,才在吕明亮的亲自陪同下,下楼梯去前面包扎了。

    展妃没去。

    她今天来医院,是以老乡的(身shen)份,来看望刚来到青山,就不慎遭遇车祸的杨逍的。

    本来,她是让王姐等人在楼下等,她自己去十六层四号特护病房的,谁知道却发生了这件事。

    幸亏只是皮(肉rou)之伤——其实,就算王姐被砸成植物人,展妃也不会墨迹太久。

    不然,王后就会不高兴,后果就会很严重。

    吩咐两个保镖,要好好照顾王姐后,展妃走进了电梯,摘下口罩,对着明晃晃的电梯墙壁,开始整理衣衫。

    她要用最端庄的仪容,去见王后。

    只要想到很快就会成为王后的助手,成为烈焰那个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的人,展妃心里就会激动的不行。

    电梯门开了。

    展妃走出来,先左右扫视了下空((荡dang)dang)((荡dang)dang)的走廊,这才快步走到四号特护门前。

    刚要抬手敲门,就听到后那独特的咯咯笑声,就从虚掩的房门内传出:“小叔叔,你用那女人的鞋子,给人砸破头了呀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