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758章 岳总肯定吃错药了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真正的流氓,不是男人,而是女人。

    男人流氓起来时,只会让一个女人害怕。

    可女人不要脸时,却会让所有男人都惊讶。

    陈大力刚涉足社会时,就曾经听东城的地下老大这样说过,却觉得他是在放(屁pi)。

    女人再流氓,能有多么可怕?

    但当他亲眼目睹眼前这一幕后,却有种想提着好酒,去找已经残了退休在家的老大,好好喝一杯,顺便连声说三十二个谢谢您的教诲。

    开皇集团的岳梓童,在陈大力心里,那绝对是霸王龙般的存在。

    不对,霸王龙是没岳总这么(性xing)感漂亮的。

    应该说,她就是个本该住在雪山上不食人间烟火的冰山女神,尤其她冷声反驳大力哥“谁是你老板娘”是的样子,更是让人回想起来,全(身shen)都会冒冷气的。

    可就这样一个女人,却在把李老板送来公司大厅前时,无视陈大力等七八个保安,和来往的路人,在跳下车子后,就抱住老板的脖子,霸气十足的狂吻了他至少十五秒钟。

    临走前,那只纤纤玉手,又有意无意的,在老板裤裆部位,狠狠抓了一把,这才心满意足的跳上车子,戴上大墨镜后,又把手放在嘴下,给老板来了个飞吻后,狂笑着启动车子,呼啸而去。

    这是老板娘吗?

    这,还是开皇集团那个冷艳的美女总裁吗?

    这,就是一红果果的女流氓啊!

    陈大力等人,嘴角都不住地哆嗦着,看向了被流氓的对象,李老板。

    李老板那仿佛比以往要白了很多的脸上,全是口红印子。

    他正一脸尴尬的站在原地,对着岳梓童车子呼啸而去的方向,(欲yu)哭无泪。

    我们的李老板,被人非礼了。

    陈大力心里默默想到这句话时,李南方总算醒过神来了,干咳一声,怒叱道:“看什么呢?傻了,还是呆了?都特么的给我去干活!”

    “啊?啊,是!”

    陈大力这才蓦然惊醒,连忙答应了一声,抬脚在前面一个保安(屁pi)股上,狠踢了一脚,骂道:“草,傻了,还是呆了?快走!”

    “陈处长,你怎么总是看我不顺眼?”

    叶小刀满脸的委屈,好像被恶婆婆骂了一顿的小媳妇。

    “草,你还敢顶嘴?不想干了是吧?”

    陈大力再次大脚踢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这个世界怎么了?”

    李南方看着被陈大力一脚一脚踢着走的叶小刀,半个(屁pi)都不敢放的乖乖走人,就觉得这个世界不正常了。

    以往在人前总是扳着一张冰箱脸的岳梓童,现在化(身shen)为女流氓,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肆无忌惮的非礼他——难道,不该是男人非礼女人吗?

    在西方世界让人谈之色变的叶小刀,现在却被陈大力一个脓才,给当臭袜子似的虐,没有丝毫的反抗——一看,就是((贱jian)jian)到不能再((贱jian)jian)了。

    这两种现象,是相当的不正常。

    更不科学。

    “究竟是世界出问题了,还是老子的神经不正常了?”

    强烈怀疑后者居多的李南方,用力掐了下自己的大腿,疼地高了那样,猛地颤了个后,迈步走上了台阶。

    “李总,早。”

    “李总,您早。”

    “李总——”

    走上二楼时,不断有职员给李南方点头问好。

    幸亏处于懵((逼))状态中的李南方,最基本的思维还算正常,一一点头微笑着回答。

    刚走过楼梯拐角,他就听到下面有俩妹子在小声议论:“李总今天状态不对劲啊。满脸的口红印子,被谁非礼了啊?”

    “不对劲的何止是状态?整个人都不对劲啊。咱们可是见过李总好多次了,可从没在他(身shen)上嗅到化妆品的味道。你看他的脸,比咱们的脸都白啊,这得搓了多少面霜?哦,对了,燕子,你能根据这香气,判断出李总搓的是,哪个牌子的化妆品吗?”

    “有些熟悉,但我说不出来。不过有一点我能肯定,比咱们用的要贵很多。”

    听这俩妹子费尽心思的,来猜测他脸上搓了什么牌子的化妆品,李南方真想回(身shen)告诉她们:“这是英国雅萍集团的顶级产品,一小瓶就价值一万八。却被妖女当不花钱的面粉那样,在我脸上搓了大半瓶。说是这样能盖住我憔悴的面孔,恰好她又很喜欢这个香味。”

    “哥,您来了。”

    没有外人在场,不是正式场合时,林晚晴都会称呼李南方为哥。

    李南方在公司没有秘书。

    林晚晴这个财务总监,就主动担负起了给他当秘书的职责。

    无论他来不来公司上班,每天早上,她都会来办公室仔细打扫一遍。

    果盘里的水果,总是新鲜的。

    办公桌上的茶杯里,总是泡着他最(爱ai)喝的铁观音。

    坐在大班椅上伸手就能拿到的地方,总是摆着一盒软包中华,和打火机。

    林晚晴是个细心的女孩子,更懂得感恩,这也是她被李南方越来越尊重的原因。

    “晚晴,我说过多少次了,你现在是公司财务总监了。懂得什么是财务总监吗?这可是公司排名前几的职务。以后就不要再给我做这些事了,找个人随便给收拾下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看她额头有细细的汗水冒出来,李南方有些心疼,从桌上抽纸盒内拿了几张纸巾,替她轻轻擦拭着,动作自然,就是哥哥在呵护小妹。

    林晚晴当然能感觉到,也不会躲闪,至少轻咬了下唇儿,低声说:“哥,我能给你做点什么,很开心呢。以后,就不要提这个了。你不是也常说,要我让多锻炼下(身shen)体吗?”

    “好吧,那就随你。累了,不许埋怨我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知道她心里怎么想的,也没再坚持什么,坐在大班椅上,顺手拿起香烟,点上一颗,惬意的吸了口后,才看到林晚晴正一副想笑,又不敢笑的尴尬样子。

    就有些奇怪了,问怎么了。

    林晚晴没说话,从口袋里拿出个小镜子,递在了他面前。

    看到自己满脸的口红印子后,李南方仰天长叹一声,瘫倒在椅子上,闭眼喃喃地说:“妹子,你先出去,让哥好好琢磨琢磨这苦((逼))的人生,还有哪些值得我留恋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岳总的人生,恰好与李南方相反。

    “原来,女人在放得开后,是这样的幸福。”

    心里想着这句话,等李全才殷勤的拉开车门后,岳梓童轻轻探出黑丝美腿,袅袅婷婷的下车后,对他说:“谢谢你了,老李。”

    李全才当场石化。

    他给岳总开车门,开了这么久,能够获得冰山总裁面色稍缓的一个点头,就能兴奋到中午不用吃饭了——岳总现在居然对他说谢谢。

    除了石化外,李队长还能做什么?

    等他终于清醒过来后,却看到岳总已经扭着(性xing)感的(屁pi)股,走进了大厅内。

    “岳总肯定是吃错药了!”

    “不然,她绝对不会和我们主动打招呼。笑的那样,年轻了至少十八岁啊。”

    “扯犊子呢吧?岳总今年好像才二十二岁!”

    “可她真年轻,更漂亮了。你敢说,这不是真的?”

    众员工议论纷纷声中,岳梓童已经来到了总裁办公室内。

    “岳总,早上好。”

    已经把文件整理好的秘书小杜,像往常那样给岳总问好。

    “早上好,小杜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含笑回礼后,走到办公桌后,坐下抬头刚要说什么,却看到小杜正呆呆地望着她,一副对面不相识的样子,就有些奇怪,下意识抬头摸了摸嫩嫩的脸蛋,问:“怎么了?小杜,我脸上有灰吗?”

    “岳总,您今天,简直是太漂亮了。”

    小杜慌忙摇头,脱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今天简直是太漂亮了?”

    岳梓童愣了下,接着掩嘴(娇jiao)笑:“我还是我呀。怎么,我以往很丑吗?”

    “不,不丑。”

    小杜赶紧再次摇头,接着由衷的说:“岳总,我是说您今天格外漂亮。虽然,您的样子没有变化,但气质却变了。就像,像——”

    就在小杜绞尽脑汁的,来想个合适的形容词,来形容岳总当前的气质时,岳梓童也脱口道:“就像,被(爱ai)(情qing)滋润过?”

    这可是您自己说的。

    我没说。

    小杜尴尬的笑了下,拿起刚倒满水的茶杯,快步走向了饮水机那边。

    大家都是成年人,当然很清楚“被(爱ai)(情qing)滋润过”这句话,所代表的真正含义。

    岳梓童脱口说出这句话后,也醒悟了过来,小脸红了下。

    忍不住拿出小镜子,低头照了起来。

    小杜没说错,差一点,她都认不出镜子里的女孩子是谁了。

    你怎么可以这样漂亮啊,连我都(爱ai)上你了。

    岳总痴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心想:“(爱ai)(情qing)这玩意的功效,确实强大啊。我这还是只和人渣打(情qing)骂俏呢。如果真上了(床chuang),被他吭哧吭哧的猛——岳梓童,咱还能不能要点脸啊?”

    等要脸的岳总抬起头来时,小杜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出去了。

    她肯定看到岳总发花痴了,不好再呆下去。

    被下属看出发花痴——靠了,就是想男人!

    “我想我男人有错吗?不对吗?有谁能管得着?又有谁敢管?看我不削死他!”

    岳总很有风度的耸耸肩,决定暂时收敛自恋的心神,安心工作,先。

    小杜早就把岳总今天要翻阅、签字的文件,整整齐齐的摆放在了案头。

    最上面的一份,则是关于开皇集团要在京华设立分部的计划。

    京华,那可是华夏的政治、文化,经济中心。

    任何国内企业,要想继续发展,那么就必须在京华占有一席之地。

    现在拥有黑丝技术绝对控股权的岳梓童,根本不需要太费脑,就能看到公司越加辉煌的未来。

    在京华开设分部,作为黑丝技术冲出国门,走上世界的桥头堡,就成了当前最重要的工作之一了。

    文件里,有几张照片。

    这是公司外跑人员,在京华找的分部地点,供岳总审阅,选择。

    “怎么着,也该哀家亲自去实地考察一番才行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看着那些照片,喃喃自语:“哪天,去呢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