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756章 一起和小叔叔打架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杨逍只是个智商几岁的孩子,有谁会对孩子隐瞒什么呀?

    就算和她说些不该说的事,她也不会记住的。

    “因为,后天晚上他要陪我去趟澳门。这两天,他要在公司安排下工作。”

    犹豫了下,闵柔说出了李南方在未来几天的行踪:“不过你别担心,我们用不了多久,就能回来啦。到时候,他肯定会来医院看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小姐姐,你和我说,我小叔叔陪你去澳门做什么呢?”

    杨逍一脸好奇的样子,抓住闵柔的手,轻轻地摇晃着:“我也要去呀,行不行?”

    小孩子听到大人说要去哪儿,她可不管是去玩,还是去做事,基本都会吵闹着要同去的。

    所以闵柔并没有觉得杨逍提出要同去时,有什么不对。

    可是觉得她喊李南方叔叔,却叫自己小姐姐,心里稍稍有些别扭,但不会在意,笑着摇头:“不行,不行,你不能去的。我们又不是去玩,而是去做事。”

    “做什么事呀?”

    “去,却接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闵柔再次犹豫了下,回答说。

    “接谁呀?”

    杨逍打破砂锅问到底的好奇宝宝样子,很正常。

    “接我爸。”

    闵柔随口说:“我爸在那边出了点事,被、被警察叔叔给扣住了。你小叔叔陪我,去把他接回来。”

    然后,杨逍又问闵父出什么事儿了。

    如果是别人问闵父出什么事了,闵柔肯定没脸解释。

    毕竟那个老赌棍的所作所为,实在不配当一个合格的丈夫,父亲的。

    但既然是杨逍问,而且这些事,又在闵柔心中憋了很久,都快发霉了,也找不到合适的人来诉说,实在堵得慌,潜意识内就想找个人倾诉下。

    那样,她心里就会好受些。

    哪怕是找个街灯杆子,说出这些话。

    (身shen)体是成年人,思想却是几岁小孩的杨逍,明显要比街灯杆子更适合当一个倾诉对象——不知不觉间,闵柔就把老闵出什么事的全过程,详细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在叙说过程中,说到伤心处,这段时间受了太多委屈的闵柔鼻子一酸,泪水掉了下来。

    杨逍慌了,连忙从案几上拿过纸巾,递给她后,又学孩子哄大人那样,把她抱在怀里,轻声安慰:“小姐姐,不哭,不哭。以后谁再敢欺负你,我就、就放狗狗咬死她。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这句话时,杨逍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意。

    可惜心神激((荡dang)dang)下的闵柔,并没有注意到,拿纸巾擦着泪水,点了点头后才猛地醒悟,她这是在被一个“几岁的孩子”哄呢,心中好笑,忍不住地噗嗤一声,笑出声了。

    梨花带雨的样子,很美。

    杨逍看着她的眸光,都稍稍凝滞了下。

    “好了,小姐姐我不哭了。嗯,多谢你了,杨逍。”

    意识到在几岁孩子面前哭泣有些丢人,闵柔很是有些不好意思,赶紧挣开了她的怀抱。

    杨逍又问:“小姐姐,你去那个什么澳门去接回你爸,为什么要让我小叔叔陪你去呢?”

    闵柔愣了下,才轻声说:“可能是因为,岳、有人知道,唯有他才会全心全意的帮我,照顾我吧?”

    “那个人是谁呢?”

    “说了你也不认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不过,我能感觉出,小姐姐你好像很喜欢我小叔叔呀。”

    “我、我哪有?”

    闵柔的心,一下子慌了。

    她不敢让岳梓童知道,她还喜欢李南方,尽管这只是她的一厢(情qing)愿。

    所以在“童言无忌”的杨逍,忽然说出这句话来后,闵柔就慌了,下意识的反驳。

    “你就有啊。”

    杨逍噘着小嘴,很不高兴的样子:“小姐姐,你把我当小孩子了呢。那天,你撵我小叔叔离开后,他抱我回房的路上,总是唉声叹气。我问他怎么了,他只是笑,说我小孩子别管大人的事。我不小了啊。你看,我这儿都很大了呢。”

    杨逍说着,忽然解开了病号服,掀起了印有灰太狼卡通图案的小罩罩。

    闵父顿觉眼前一亮——自卑的(情qing)绪,悠地把她笼罩了。

    不但自卑,还自惭形秽。

    只因眼前这个“小孩子”的(胸xiong),皮肤白腻光滑,没有一丝瑕疵不说,关键是大、大、大啊!

    又大,又(挺ting),弹(性xing)十足,休说是男人看到了,就是闵柔这个相貌(身shen)材都是超一流的邻家小妹,在忽然看到这两团雪白的高耸后,心儿就不争气的砰砰大跳了起来。

    有种想伸手去捏捏的强烈冲动,于是她是就伸出了手。

    即将碰到一个雪白后,杨逍说话了:“小姐姐,我这是不是很大呢?”

    杨逍的问话,惊醒了深陷某种臆想中的闵柔,让她悠地意识到她要做什么,右手慌忙向上,抓住她的卡通小罩罩,替她盖上了:“别,别这样。以后,千万不要给任何人看你这儿,记住了吗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呢?”

    杨逍瞪大的一双水汪汪眸子里,全是不解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因为,这是我们女人最最宝贵的部位之一。绝不能随便露出来,给人看的。还有——”

    闵柔小脸也有些发红,小嘴凑到杨逍耳边,轻声说了几句什么。

    这孩子的耳后肌肤,好白,好好看,就像昆仑上万年不花的积雪,真是让人羡慕。

    闵柔在说完那些话,坐直了(身shen)子时,心里这样想。

    杨逍的眼睛眨了下,不解的问道:“为什么这两个地方不能给人看呢?我记得,我曾经光着(屁pi)(屁pi)和妈妈在一起睡了很久的呀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你小时候,现在你已经长大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我现在已经长大了,不能再随便给人看了。”

    杨逍这才恍然,点了点头后,又忍不住地问:“这辈子,都不能给谁看吗?”

    “也不是。”

    和小孩子交流这些成熟的问题,确实有些麻烦,幸亏闵柔很有耐心:“只能给你的男朋友看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只能给他看呢?”

    杨逍的问题,让闵柔想抓狂,小脸又开始发红了,吭哧了老半天才说:“因为,因为他是你男朋友,是你孩子的爸爸,你当然要——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我知道了!”

    杨逍欢呼起来,满脸都是恍然的样子:“就像我小时候,看到我爸和妈妈,两个人都光着(身shen)子搂抱在一起打架,妈妈被爸爸打的直叫。我很生气,就问爸爸为什么要打妈妈,爸爸告诉我说,妈妈不听话,就该打。”

    听杨逍这样说,闵柔脸更红,心跳的更加厉害,脑子里开始胡思乱想。

    两口子晚上打架,被孩子看到后这种事,早就衍生出无数个段子了。

    段子虽然搞笑,也很色,但确实事实。

    所以闵柔并没觉得杨逍这样说有什么不对,只是(情qing)不自(禁jin)的想到,以后她也会和男人“打架”的,那个男人就是李南方。

    “我会被他打的很疼吧?”

    闵柔想到这儿时,就听杨逍那独特的嗓音响起:“小姐姐,你是不是在想,你这两个地方,只能给我小叔叔看。你也只能和他打架,就像我爸爸妈妈那样?”

    “是啊——啊?”

    闵柔脱口说出这几个字后,想死的心都有了。

    没办法,哪个少女不怀(春chun)?

    如果闵柔不想这些其实很正常的事,那么她就不是一个正常的女孩子了。

    “那我也和小叔叔打架!”

    杨逍拍着手,满脸雀跃的样子:“小姐姐,到时候咱们两个,一起和小叔叔打架,好不好?咱们俩人联手,肯定能打败小叔叔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呢?他是你小叔叔啊,你是他侄女。你们两个怎么能打架呢?要打,也只能是我——”

    闵柔又抬手捂住脸,低低的嘤咛一声,瘫倒在了沙发上。

    杨逍连忙问她怎么了,是不是哪儿不舒服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没脸见人,哪有不舒服?”

    小柔儿心中这样想时,忽然又醒悟了过来:“我干嘛要害羞呢?杨逍虽说是个大人了,可她的智商只是个孩子而已。她根本不懂的,我这样反而会心虚呢。再说,她又不真是李南方的侄女,他们俩人也可以‘打架’的。”

    想明白这个道理后,闵柔镇定了许多,轻咳一声说:“咳,杨逍,咱们不提这个话题了。”

    杨逍不解的问道:“怎么不提这个话题了呢?”

    “因为,因为——”

    闵柔眼珠一转,向窗外看了眼,低声说:“我们如果再谈论这个话题,等天黑后,就会有大灰狼从窗户里爬进来,张开血盆大口,啊呜一声咬你!”

    她在说到大灰狼时,张大嘴巴,把双手放在双颊边,做出一副凶恶的模样,扑向杨逍。

    吓得杨逍,刺溜一声扑进了她怀里,仅仅抱住她,浑(身shen)打着哆嗦:“我、我不说了,再也不说了!”

    “这才是好孩子嘛。”

    总算把杨逍给吓住后,闵柔有些得意,抬手在她背上轻拍着。

    杨逍抬起头,又问:“可你,肯定喜欢小叔叔,对吗?”

    “是,我喜欢他。”

    闵柔这次没有否认,抬头看着窗外即将落山的夕阳,轻声说:“不止是喜欢他,还很(爱ai)他,但可惜的是,这辈子,我都不能和他在一起了。我,注定,只能是他生命里的一个过客。”

    杨逍没有再说话,只是眼睛眨呀眨的,也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“小柔。”

    就在闵柔也想什么时,(床chuang)上沉睡中的闵母,忽然低低叫了女儿一声。

    “妈,我在这儿。”

    闵柔连忙把怀里的杨逍推开,站起(身shen)走向了病(床chuang)前。

    杨逍倒是很自觉,看出闵柔要照顾母亲后,就说她要回去了。

    照顾母亲的闵柔,头也不抬的说:“好的。这两天我都会在这,你想找我说话了,随时来找我好了。”

    杨逍点头,走到门口时,忽然转(身shen):“小姐姐,你会和小叔叔在一起的。你们,还会在一起——打架。”

    不等闵柔说什么,她就快步走出了病房。

    关上房门后,杨逍抬头看着天花板,脸上浮上诡异的笑容,轻声说:“男女在打架时,会是什么样子呢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