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755章 你管的太多了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吕明亮在说出这番话时,一再强调“现在”这个词。

    这就是在提醒在场的各位,无论他以后还是不是中心医院的院长,但最起码他现在是!

    他一天坐在院长的宝座上,就能在医院当一天的老大,能行使一把手的权力。

    当然了,下属可以违背。

    不过,老吕肯定会马上打电话,向上级反映(情qing)况。

    没谁会喜欢不听话的手下,这是每一个领导的共识,无论吕明亮还能当多久的院长,都会坚决维护他的决策。

    休说是老丁了,就连段香凝此时也得乖乖的听着。

    “好。我马上去下通知。”

    左右为难的老丁,听吕明亮这样说后,心里也抖了下,马上就咬牙,转(身shen)快步走了。

    王兴则彻底的傻眼。

    老大会后,才看向了段香凝,满脸求救的样子。

    段香凝笑了,神色自若:“王主任,既然吕院长派你去档案室那边主持工作,那你就去呗。先负责几天。如果觉得胜任不了那边的工作,到时候再打报告给领导,申请调换工作好了。毕竟,王主任是咱们医院的中坚力量,放哪儿都能顶得起来的。”

    你先去。

    等姓吕的从院长宝座上滚下来,我再把你官复原职,或者升官好了。

    乖乖听领导的话,我是不会亏待你的。

    “好的,段院长,我这就去档案室报道。呵呵,当下属的,当然得绝对服从吕院长的工作安排嘛。”

    王兴立即来精神了,转(身shen),兴冲冲的去了。

    他在说“段院长,吕院长”这几个字时,咬得尤为重。

    大家看到这一幕后,都觉得当前最好是闷声发大财,两不得罪最好。

    虽说得罪吕明亮没什么大碍,可现场被调整工作,终究是脸上无光的。

    聪明的,马上就向病房那边走去了。

    段香凝则故意走在了最后,在和吕明亮擦肩而过时,用唯有俩人才能听得到的声音,说:“昨天晚上我去京华,无意中听说京华总院那边的外科一室的蒋主任,是青山人哦。”

    吕明亮的眼角,立即猛地一哆嗦。

    虽说主动把原配推到别的男人怀中,换来了在仕途上的高升,极度迷恋权力的吕明亮,也从没后悔过,但这件事终究是他不敢面对的污点。

    一辈子,都擦不掉的。

    唯有深深的埋在心底,让它腐烂,成为他往上爬的肥料。

    但他做梦也想不到,段香凝竟然知道了蒋默然。

    由此来推断,这个女人的能量大到不行,被李南方抽耳光后,马上就找人彻查他时,顺势把蒋默然是他(情qing)人的事,给查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唉,我听说,蒋医生,可比吕护士长要姣美多了。吕院长,当初你是怎么舍得,让那个挨千刀的人渣,与(娇jiao)妻相识的呢?对此,我表示不解啊。”

    “段副院长,你管的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吕明亮嘴角不住地哆嗦时,手机响了。

    他只想尽快岔开这个话题,无论以哪个理由。

    于是马上拿出手机,看都没看来电显示,就接通了电话,故作从容的问:“喂,哪位?”

    “我是李南方。”

    自手机那边传来的声音,很清晰,就连段香凝都听到了,脸色顿时一变。

    堂堂大理段家出来的女人,居然被人现场狂抽耳光,这是比杀了段香凝,还要难以接受的事。

    当天下午,她就返回了京华。

    她夫家在京华的地位,也就是个三流豪门罢了。

    大理段氏要想以润物细无声的方式,慢慢渗透到江北,当然不能高调了,那样会引起本地老牌大族的警惕,所以唯有把她下嫁到不入流的小世家。

    如果段家真和京华岳家,贺兰家这种显赫家族成亲,那么就会触发这个圈子里微弱的平衡。

    在夫家,段香凝就是绝对的女王。

    说一不二,就连夫家老爷子,都得忍让着她,这更加助长了她的跋扈。

    返京后,段香凝马上就要动用力量来打击报复李南方——小世家对付一个人渣,应该很轻松吧?

    段香凝是这样认为的,准备把李南方打击成渣,不让他家破人亡,誓不罢休!

    可就在她刚((逼))着丈夫,要给东省某个家族核心人物打电话时,老爷子发话了。

    有请尊敬的儿媳妇,看看《华夏(日ri)报》对南方集团的报道,以及仔细打听打听前几天,七星会所内究竟发生了哪些事。

    段香凝这才发现,她要打击报复的人,是个什么样的存在。

    李南方是个什么样的存在?

    就是个狗屎!

    段香凝马上就给出了答案。

    可就是这个狗屎,却和最高警卫局的大局长,关系不一般。

    更在七星会所掀起了轩然大、波,导致林家的嫡系大少林康白,双腿被打断,林家企图报复他来着,结果却有大人物站出来,为他正名了。

    京华林家这种一等一的豪门,都惹不起的人,段香凝的夫家,脑子进水了,才敢跳出来和他放对。

    被打掉牙齿喝血吞。

    这是段香凝了解过李人渣后,得出的结论。

    没办法,她唯有再次灰溜溜的回到了青山,把满肚子的怨恨深深埋藏起来。

    只是埋藏,不是忘记。

    她希望,有一天在大江以北还敢蹦达的李人渣,能去南方。

    到那时候,段香凝发誓,不把他玩残了,就被他玩残!

    现在,刻骨大仇的声音,就在耳边响起,段香凝恨得银牙紧咬,心中冷笑连连:“呵呵,姓李的,咱们走着瞧吧。”

    “李兄弟,找我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听到是李南方后,吕明亮心(情qing)好了许多,微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虽说李南方没有保住他的院长职位,可人家真去过老梁家,为他说(情qing)了。

    只要能与李南方保持纯洁的兄弟之(情qing),就算他现在被人踩,以后也会有东山再起的机会。

    李南方给吕明亮打电话,事也不大,为了闵柔。

    后天闵柔就要去澳门接她爸去了,虽说岳总找了特护,来代替她照顾闵母,可他还是有些不放心,这才给吕明亮打电话,请帮忙多照看着点。

    李南方的要求又不过分,吕明亮当然一口答应了。

    即将结束通话时,李南方忽然又说:“哦,对了,老吕。你不用担心姓段的那个娘们,会把你取而代之,我正找人运作着呢,你只要安心工作就好。”

    吕明亮看了眼旁边竖着耳朵偷听的段香凝,心想,姓段的这娘们就在旁边听着呢。

    不过他可不会因此就走到一边,正像他不相信,李南方能保住他的院长之位。

    吕明亮故意让段香凝听到李南方在说什么,就是想恶心她:“你本事不是(挺ting)大的吗?有本事,你对狂抽你耳光的李兄弟去使啊?硬踩我算什么本事。”

    事实证明,吕院长的目的达到了。

    段香凝被气的脸色涨红,几次都想夺过电话来,痛骂李人渣欠((操cao)cao)呢是吧?

    可她不敢啊。

    唯有把银牙咬得咯吱响,快步走了。

    因为这事,段香凝也没了继续查房的兴趣,很快就带人走了。

    其实早就和李南方打完电话的吕明亮,这才把手机从耳边拿下来,脸上带着不屑的冷笑,正要去值班室内,安慰他未婚妻几句时,有人从楼梯上走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虽然穿着肥大的病号服,脸上也没搓胭脂抹粉的,一副很懒散的样子。

    可她的出现,却让整个十七层的走廊光线,瞬间亮了很多。

    “杨逍,你不在房里好好歇着,怎么出来了?”

    就算杨逍没有那(身shen)折服所有医生的医术,没有“天姿国色”都难以形容的美貌,哪怕她是个吓人的丑女人,只要她是李南方的大侄女,吕明亮就把自己自动放在了是她叔叔的地位上,给予她无微不至的关怀了。

    “吕叔叔,我自己在房间里闷得慌,想找那个漂亮的小姐姐说说话。”

    杨逍说着,看向了闵母的特护病房门口。

    回头往那边看了眼,吕明亮又嘱咐道:“那你去吧。小心别着凉,早点回房歇着。”

    “谢了,吕叔叔。”

    杨逍莞尔一笑,带起一阵香风,从他(身shen)边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唉,这么漂亮的女孩子,偏偏声音这样难听,还真是人无完人啊。”

    目送杨逍敲门走进闵母的病房内后,吕明亮才惋惜的叹了口气,走进了值班室内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杨逍的到来,让闵柔有些意外,更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那天,她可是因杨逍说话难听,撵着人家滚蛋的。

    可正是杨逍的出手,才把母亲从鬼门关前拉了回来。

    所以闵柔对这个智商有问题的美女,又感激,又不敢直面人家。

    “闷得慌,想找小姐姐你聊聊天。”

    被一个比自己大的漂亮女孩子,称呼为小姐姐,闵柔多少有些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不过想到她智商上的缺陷后,很快就释然了,连忙请她坐下,给她削苹果。

    茶就不用泡了。

    几岁的孩子,有几个会喝茶的?

    闵柔削苹果时,杨逍走到了病(床chuang)前,拿起了闵母的右手,给她把脉。

    闵母还在熟睡中。

    这倒是不是说她特困,是心脏科的专家提议,她的畸形血管被修正后,应该静卧一周巩固下,特意给她服用了安眠功能的药物。

    “嗯,她恢复的不错。”

    杨逍很快就放下闵母的手,转(身shen)接过闵柔递过来的苹果,张嘴吭哧咬了一大口。

    美女在吃苹果时,都是小口小口的吃,要注意淑女风度嘛。

    但小孩就不用了,想怎么吃就怎么吃,盘膝坐在沙发上的样子,很可(爱ai)。

    “杨逍,你小叔叔没来看你吗?”

    闵柔不知道该怎么和一个智障聊天,唯有以李南方为引子。

    正在吃苹果的杨逍,眸光一下子黯淡了:“唉,他可能很忙啊。不过,过两天就会来看我了。我好想他——晚上,我一个人睡觉很怕。”

    “过两天?”

    闵柔忍不住的说:“过两天,你小叔叔还来不了,他有事要出趟远门。”

    杨逍双目微微一眯,问:“小姐姐,你怎么知道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