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754章 我是院长!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让李南方陪闵柔一起去澳门,岳梓童是一万个不愿意。

    万里迢迢的,孤男寡女在外一路同行,谁能保证他做不出对不起本小姨的事来?

    可如果不让他去,难道就任由老闵被剁碎了喂鱼吗?

    岳梓童倒是不在意,可闵柔会在意,还会因此痛恨她,见死不救。

    “你能给我保证,这一路上,绝不能招惹她,绝不能被她所(诱you)惑吗?”

    岳梓童考虑良久,才神色严肃的问道。

    李南方皱起了眉头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好吧,算哀家说错话了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悻悻的说:“我知道你想说,如果你对小柔有那心思,她早就不会是原装货了。你觉得,我这样担心你,是对你的羞辱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还是没说话,从她(身shen)上坐起来,端起闵柔没喝的茶杯,喝水。

    岳梓童就有些不明白了:“哑巴了?摇头晃脑,又算几个意思?”

    “我以为,你会担心我的安全呢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满脸的不高兴。

    “靠,我会担心鱼儿在水里会淹死吗?”

    岳梓童这才知道李南方为什么不高兴,低低骂了句,拿手随便在他脑袋上揉了几下:“好了,哀家忽视你的安全了,是哀家的错。来,需要哀家拿什么来补偿,尽管提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李南方顿时眼睛发亮了,盯着她的小嘴,接连咽口水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——假的,哈。”

    能够玩玩小外甥,是岳总当前最大的乐趣,没有之一。

    闵柔回到医院不久,就接到了岳总的电话。

    岳总在电话里说的很清楚,她已经按照信纸上的账户,把八百万给澳门打过去了。

    “谢谢,谢谢岳总。”

    闵柔说着说着,眼圈又红了,但却怕正在休息的母亲惊醒,唯有用手捂着嘴,快步来到了窗前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的,你是我的人。你出事后,我不站出来给你撑腰,还能有谁?”

    岳总的豪气,隔着无线电,都能让闵柔清晰感受到,心(情qing)顿时澎湃了起来。

    等她再次由衷的道谢,说今生无以为报,唯有当牛做马供岳总驱使一辈子时,岳总又说:“不过那边需要你亲自去领人,这可能也是规矩吧。所以,你得亲自去一趟。时间我已经和对方说好了,就是三天后。”

    对亲自去澳门,把不争气的老爸接回来,单纯的闵柔并没有多想。

    她只是有些担心,她走后的这几天,谁来照顾她住院的母亲。

    闵柔的担心,对岳总来说,更是不值一提的小事,雇一个专业特护,就把这事给办妥了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吩咐小杜,亲自去家政公司找人了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在电话里说:“不过,我还是不放心你一个人去澳门。毕竟你长这么大,大学都是在青山上的,也没出过远门。我考虑了下,决定派个人陪你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闵柔心中立即一动,嗓音沙哑的问道:“派、派谁?”

    岳总说出的那个名字,正是闵柔朝思暮想的那个人。

    等了她片刻,没听到她说话后,故作豪爽的岳总说道:“我派李南方去,是经过慎重考虑的。一来呢,是他还算是个细心的男人,应该能照顾好你。二来呢,你们两个也认识。长路漫漫,路上能有个人说话的,也是人生一大乐事啊。”

    闵柔苦笑:“岳总,麻烦您再给换个人吧。要不,我自己去也行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倒是想给她换人。

    可能换吗?

    陪闵柔去澳门的人,不但要负责保护她来回的安全,还要与维纳斯赌场那些该死的大打出手。

    这活,一般人玩不了啊。

    就算能玩了,也是凶多吉少的。

    “行了,就这样定了。后天晚上九点的飞机。”

    刚听岳梓童说完这句话,还没等闵柔说什么呢,通话就结束了。

    让李南方陪着自己去澳门,把该死的老闵接回来,是闵柔最渴望的。

    只是岳总那些话里话外都带着“你别趁机偷我男人”的警告,让她如芒在背,心神不定,完全忘记了去想,岳总为什么偏偏让李南方陪她去的真正含义了。

    开门声,打断了闵柔的胡思乱想。

    吕明亮走了进来,(身shen)后跟着个相貌俊秀的护士。

    闵柔认识这个护士,是十六层特护楼层的护士长,好像也姓吕。

    吕护士长不但是护士长,更是吕院长没扯证的(娇jiao)妻。

    吕明亮来查房。

    如果闵柔不是李南方的关系户,堂堂的中心医院院长,是不会这样关心她的。

    就像吕院长亲自来查房,按说背后得跟着一大堆的手下才对。

    可只有吕护士长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阿姨这段时间内,没什么异常反应吧?”

    吕明亮脸上的笑容很正常,轻声问闵柔。

    “谢谢吕院长,我妈现在的(情qing)况很好。”

    闵柔感谢吕明亮,是发自内心的。

    那天,如果不是吕明亮坚持原则,不许程教授给闵母试药——虽说最终结果还是试药了,闵母也差点因此命丧黄泉,可闵柔还是真心感谢他的。

    更知道,就因为吕明亮坚持原则,得罪了大有来头的段副院长,现在脑袋上的乌纱帽,很快就能被人拿走了。

    不然,他堂堂的大院长来查房,为什么只有他未婚妻跟着呢?

    “嗯,那就好。”

    等女朋友给闵母检查过后,吕明亮又说了几句一周后就可以出院的话,才转(身shen)走出了病房。

    “吕院长,请稍等。”

    闵柔追了出来。

    吕明亮回头看着她,笑道:“还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“我、我——吕院长,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闵柔我我了老半天,只说了句对不起,给人深深的鞠躬道歉。

    老吕是个明白人,知道闵柔为什么要给他道歉。

    “闵小姐,这件事和你并没有任何关系的。必须得为每一个患者负责,是我这个院长的责任。至于别的嘛,呵呵。就算没有这件事,还是没谁能改变结果的。”

    吕明亮苦笑着摆摆手,转(身shen)走向护士值班室那边。

    就在他前来查房之前,接到了老梁的电话。

    刚听到老梁的声音时,老吕激动的脸都红了。

    可当他听到老梁说,只要心存患者,无论在哪个岗位上,也能做出贡献后,老吕的心就凉了。

    傻子也能听出,对吕明亮即将下台,被段副院长取而代之的结果,老梁也无能为力的。

    事实上,老梁在女儿有惊喜后,还能给吕明亮来电话安慰他,说明这人也很厚道的。

    很巧,吕明亮刚走到护士值班台前,一群人就从楼梯口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足足得有二十号人左右的样子。

    大家都面带被温暖阳光普照的幸福笑容,众星捧月般的,簇拥着中间那个面目姣好的少妇。

    段香凝在被狂抽一顿耳光后,吹弹可破的脸蛋很快就能恢复如初,这还多亏了李南方能手下留(情qing)。

    不愧是从大理段氏出来的人,那天当众受辱才多久啊,就已经调整好心态,以饱满(热re)(情qing)的态度,投进了工作中。

    一个是正牌院长,(身shen)边只有一个护士长兼职未婚妻。

    一个是副院长,可医院四五个副院长,以及大部分的中高层,都聚拢在她(身shen)边,绿叶衬托红花那样。

    反差越大,吕明亮心里就越苦,但他不会表现出来。

    段香凝则是肆无忌惮的,开心的笑着,话里有刺的主动打招呼:“吕院长好。呵呵,你这是轻车从简的工作呀,只带吕护士长一个人。这种务实的精神,值得我们争相效仿啊。”

    “一般吧。”

    对脸带怒意的未婚妻摇了摇头,吕明亮淡淡地笑着:“能够这么快就调整好了工作状态,段副院长才是我们需要学习的楷模。”

    什么叫这么快的就调整好了工作状态?

    当然是暗讽段香凝才被李南方狂抽耳光没多久,脸上的红肿才刚消退呢,就有脸来医院上班了。

    放在以前,吕明亮是不会这样说的。

    太没素质了。

    可段香凝欺人太甚,抢走他的位子不说,还这么嚣张。

    反正老吕这院长也坐不稳了,还怕个什么?

    段香凝的脸,一下子黑了。

    马上,就有人站出来,义正词严的训斥道:“吕院长,你这是怎么说话呢?”

    这人姓王,中医科那边的领导。

    吕明亮刚当上院长时,他是第一个来恭喜的。

    老吕现在掉井里了,他又是第一个往下扔石头的。

    轻飘飘的扫了他一眼,吕明亮淡淡地问:“王兴,我和段副院长说话,什么时候轮到你插嘴了?丁副院长,我记得前几天,你还和我提起过,档案室的老路要退了,需要人过去主持工作。我看就这样吧,就让王兴过去好了。”

    休说是各单位的档案室了,就算是市档案局大局长这个角色,在同级官员中,也是个不吃香的角色。

    档案室,其实就是现代冷宫的代名词。

    依着吕明亮的(性xing)格,是不会这样打击王兴的,只是这人拍段香凝的马(屁pi),拍的太明显了些。

    不当众把他赶去档案室那边,实在对不起他的精彩表现。

    其实,王兴的卑劣表现,何止是让老吕生气,就是站在段香凝(身shen)后的那些人,也觉得他太过分了些。

    不过,丁副院长却没想到,吕明亮会现场调整王兴的工作。

    他是主管中心医院人事的副院长,调整王兴这个级别的中层干部,只需院长同意,就能下文实施了。

    “这、这个——”

    猝不及防下,丁副院长有些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他又不傻,知道段香凝刚来中心医院,急需王兴这种投靠的爪牙,来尽快帮她开展工作。

    如果真按照吕明亮说的,现场把王兴从中医科主任的位子上搞下去,怎么和段副院长交代?

    就在老丁看着段香凝,故作犹豫时,王兴又不知死活的叫道:“哈,吕明亮,你以为中心医院还是你说了算的吗?”

    “我是院长。最起码,我现在还是院长。”

    吕明亮冷冷地看了他一眼,又冷冷的问老丁:“怎么,丁副院长,我现在说的话,就已经不管用了吗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