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753章 老子痛恨不守规矩的人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去别处想办法?”

    岳梓童微微撇了撇嘴,这是习惯(性xing)的不屑动作,经常出现在与小外甥的谈话中:“闵柔,我还不知道你吗?你如果能在别处想办法,还用来找我吗?”

    一句话,就击中了闵柔的软肋。

    确实,除了岳总之外,闵柔不知道还能找谁,来筹集这八百万了。

    当然了,她可以去找李南方。

    话说,那厮前几天在会展中心后面扎的那个舞台,造价差不多就是这个数了,更何况他还请来了展妃给他拍广告片,请来了国际顶尖超模来走秀呢?

    像克劳馥那样的大洋马,随便走几步,就不止这个数目啊。

    所以要想让李南方拿出八百万,还是不要太简单的。

    可问题是,李南方是谁的男人啊?

    是岳总的!

    如果闵柔此前没有和他眉来眼去的乱搞——在她需要八百万时,只是架子大却没几个钱的岳总,只要一个电话,小外甥就会乖乖把钱送来了。

    但谁让闵柔为他消的人憔悴呢?

    岳总如果再让他拿钱,岂不是会——

    唉,口袋空空的岳总,不会把八百万看在眼里,就像她其实并不关心老闵的死活那样,但她肯定很在意,李南方能借此机会,又与闵柔勾勾搭搭了。

    岳梓童不关心老闵的死活,那是因为她觉得屡教不改的臭男人,就是该被肢解扔海里喂鱼去。

    可她不能不关心闵柔啊。

    大家是好姐妹好不好?

    “行了,这件事你不用管了。我来给你解决好了,不就是八百万嘛,不算事。”

    把半截手指头,照片装进信封里后,岳梓童淡淡地道:“你先回去安心照顾阿姨。至于新厂建设那边的工作,我会打电话交给张鲁来暂时负责。”

    张鲁,是公司给闵柔配备的副手,工作能力还是相当不错的,被岳总当作后备力量来培养。

    “岳总,我——”

    闵柔刚说出这三个字,就被岳梓童抬手打断:“有些话,没必要说。等你解决完家里的事后,再去上班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那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闵柔只好把满肚子的感谢咽下去,站起(身shen),双手放在小腹前,恭恭敬敬的给岳梓童弯腰鞠躬,九十度,头发都垂下来了,足见有多么的心诚。

    岳梓童大咧咧的坐在沙发上,被秀足勾着的高跟鞋,依旧晃来晃去的,很随意的摆摆手,示意她可以走了。

    她有理由,更有资格接受闵柔的感谢。

    真以为岳总她男人的钱,是大风从天上刮来的呢?

    这可是八百万啊。

    再说了,就算是被大风从天上刮来的,换算成一毛的钞票,李总也得捡好久吧?

    闵柔走了。

    脚步轻快,有种要飞翔的感觉。

    当她清脆的脚步声,消失在门外走廊中时,(套tao)间的房门开了,李南方从里面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还要我再给你讲述一遍,你小柔妹子当前所面临的困境吗?”

    岳总双手环抱在(胸xiong)前,耷拉着眼皮的问道。

    这女人就是这样,明明男人刚才回避了,没和闵柔见面,她也会吃某种醋。

    幸好李南方很喜欢女人为他吃醋。

    最好是全天下的女人,都为他吃醋才好呢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懒洋洋的摇了摇头,挨着她坐了下来,顺势歪倒在了她怀里,脑袋顺着她的饱满,滑落在她小腹间,再把双脚搁在沙发上,这种姿势是男人的最(爱ai)。

    岳梓童很明白,所以她没把这厮推开。

    都向他出租过那么多部位了,再让他当枕头枕枕,又算什么呢?

    舒服的躺好后,李南方拿过了信封。

    小姨一介女流都不怕那段残指了,更别说李南方了。

    拿出小指后,他还放在鼻子下嗅了嗅。

    “能嗅出什么味道?”

    “手指是被用斧头剁下来的。拿斧头的这个人,是剁手的老手,干脆利索,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。相信老闵在被剁下手指时,都不会感到疼痛。当然了,前提这块手指,是他的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岳梓童一楞,问道:“你怀疑,这手指不是他本人的?”

    李南方随手把残指丢在废纸篓内,才说:“我曾经与老闵握过手,他的手虽说没有女人的手光滑,但也绝不会像这个残指这样,指尖一侧有茧子。”

    看岳梓童弯腰伸手,想去废纸篓内拿残指,李南方拦住了她:“不用验证了,我不会说错的。这个手指是个正道赌徒,很可能是耍老千的麻将高手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给岳梓童解释说,有些耍老千的麻将高手,都有用小手指来捣鬼的习惯。

    因为小手指,是最不被人注意的了。

    老千高手要想练出绝技,用小手指来训练时,还不知道训练了多少年呢,指尖一侧留下明显的茧子,也就很正常了,就像用刀的高手,虎口处都会有厚厚的茧子那样。

    “不过这个老千的功夫,明显不到家,被赌场发现后,直接把手指给废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说,那边的人,其实并没有把老闵的手指剁掉。只是把某老千的手指当作是他的,给闵柔邮寄过来了?”

    “小姨,你真聪明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对她竖起大拇指,赞了个后鼓励道:“那你再推断一下,他们为什么要用某老千的残指来威胁闵柔,却不直接剁掉老闵的呢?”

    被小外甥鼓励后,岳总精神大震:“两个原因。第一,赌场剁的人手指太多,搞混了。但这种可能(性xing)不是很大,那么就只能是第二点了。他们,有(阴yin)谋。”

    别看岳总分析的头头是道的,其实等于什么都没说。

    (阴yin)谋是肯定有的了,这个不用问。

    关键是,你得分析出什么(阴yin)谋来啊。

    看着小姨那水汪汪,且又透着无知的大眼睛,李南方无比的感谢老天爷,能让她国安干了六年,不但没缺胳膊少腿的,还能给他保留处子之(身shen),这简直是天大的恩(情qing)啊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又在心里看不起我了吧?”

    “我哪有?”

    “你就有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拽住他耳朵,轻轻拧了半圈,冷哼一声:“哼,你嘴角只要一勾,就证明心里在非礼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算你说得对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有些惊讶,她智商明明很一般,却能观察到他这个微小的习惯,真是不可思议啊。

    “那你告诉未亡人,(阴yin)谋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能不能别用‘未亡人’这个自称?”

    “我喜欢啊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很喜欢?”

    李南方的手,又开始不老实了。

    “别闹,我可是正经人,卖艺不卖(身shen)的。”

    被他弄得有些心慌,岳梓童只好说:“哀家,哀家总可以吧?”

    在哀家的强烈要求下,李南方开始给她解释残指里包含着的(阴yin)谋:“老闵欠人八百万,这应该是真的。他被扣在维纳斯赌场,也是事实。但那些人,不但让他还钱,还要让他把女儿,也给赔上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说到最后这句话时,语气已经(阴yin)森起来。

    欠债还钱,天经地义。

    无论维纳斯赌场,是怎么在短短几天内,就让老闵的赌债高达八百万,李南方都不会觉得他们做错什么。

    就像狗要吃屎那样,赌场如果不放高利贷,那还叫赌场吗?

    相信老闵在借债之前,就应该仔细看过这些条款了。

    条款,就是规矩。

    既然老闵按规矩来借钱,赌场又按规矩来要债,这也无可厚非的。

    区区八百万,李南方还真没放在眼里,无论这些钱是怎么赚来的,也会按照人家的规矩,信里提供的账号,把钱打过去。

    但赌场明明定制了规矩,却又自己破坏,那就不厚道了。

    赌场不但要这八百万,还想要闵柔。

    “不信你冒充闵柔,给他们打个电话问问,他们肯定会要求你在付款后,亲自去澳门,把老闵给接回来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无声的冷笑了下,淡淡地说:“闵家有女初长成,一笑倾人城,再笑倾人国,绝世而独立,不能不让人想入非非,想借此机会,大捞一把啊。我可是早就知道,具备东方独特气质美的原装女孩子,在欧美地区的初夜,就能卖到三百万美金的。”

    在他卖弄狗(屁pi)不通的文采,说什么一笑倾城,再笑倾国时,岳梓童就不愿意了。

    哀家觉得,李人渣在用此类描述词来形容女人时,只能是对她一个人。

    正要发脾气呢,却又被他后面的话给吸引了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能肯定,万里之遥的澳门赌场老板,会知道老闵有个漂亮女儿呢?”

    “信纸上写着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没看到?”

    哀家拿过信纸,再次仔细看了遍后,也没看到有闵柔的字眼。

    “看到孙兆生的名字了没有?”

    孙兆生,就是再次把老闵推下火坑的罪魁祸首,孙老二。

    “看到他了,又能怎么样?”

    岳梓童秀眉皱了下,猛地醒悟:“你是说这个姓孙的,也欠了赌场债务。可因为某些原因,他还不起。但就在赌场准备废掉他时,他提供了一个价值千金的消息,说老闵有个倾国倾城的女儿,还是个原装货。”

    “应该就是这样了。如果换成是你的话,长得再漂亮,人家也不会摆的。唉,这年头,只要是二手货,就不怎么值钱了。啊!”

    李南方的嘴((贱jian)jian),自然会受到正义的处罚。

    把人渣的耳朵,顺时针三百六十度拧了三圈后,岳梓童才按照他推断的那样,拿自己手机,拨通了信纸上的联系方式。

    电话很快就接通了。

    通话,也很快就结束了。

    一切,都像李南方所说的那样,对方要求“闵柔”先在一周内汇款,再亲自去澳门维纳斯赌场,接回闵父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?”

    岳梓童放下手机,低头问道。

    李南方抬手,在她小姨受地心引力下垂的一个点上,屈指轻弹着,低声骂道:“老子最讨厌的,就是不守规矩的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去澳门?”

    “要不,你去?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,哀家会把这具千金之躯,送进虎口吗?”

    “那只能我去了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