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752章 再疼也得忍着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狗改不了吃屎。

    这是老百姓在形容某个人恶习难改时,常用的一句俗话。

    说的就是老闵这种人。

    好(日ri)子没过多少天,赌(性xing)很大的老闵就耐不住手痒了,在孙老二的引(诱you)下重新坐在赌桌上。

    结果呢,在短短两个月内,就把李南方为他追回的家产,折了进去。

    知道家里存款余额只有三位数后,老闵才懵((逼))了。

    他没脸去和妻女说,满脑子都是最后放手一搏的想法。

    于是,就在半个月前,把刚买不久的房子,以一百万的超低价,抵押给了某民间贷款公司。

    然后,拿着那一百万,失踪了。

    闵家好好的(日ri)子,就这样再次陷进了困境。

    这对闵柔来说,绝对是个沉痛的打击。

    比上次闵家被坑六百万,还要绝望。

    上次家道败落时,闵柔还能咬紧牙关硬抗,坚信只要她努力工作,早晚有一天会还上借贷,让生活慢慢地改观。

    那时候,她虽然累,精神上却是快乐的,坚强的。

    这次不同。

    (爱ai)(情qing)这东西,是打击女孩子最有效的武器。

    (爱ai)(情qing)没有了,家产也没有了,闵柔就觉得这世界确实没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因为还有个体弱多病的母亲需要照顾——好多次,她都坐在黄河岸边,痴痴的想,如果一头扎进滚滚的浊水中,是不是就能把这些痛苦,给冲走了?

    就是在这种(情qing)况下,闵柔今早收到了失踪多天的父亲忽然来信,打开一看,里面有一截血淋淋的小手指。

    闵柔当即就被吓得魂飞魄散,这才知道房子已经被父亲给抵押了。

    拿着这笔钱要翻本的闵父,在孙老二的带领下,去了澳门,企图做最后一搏。

    但事实上却踏上了一条不归路,短短两周内,老闵就把那一百万输了个精光不说,还又在赌场欠下了巨额赌债。

    在赌场借钱赌博,结果只能有一个,那就是到死都还不清。

    老闵自知罪孽深重,没脸再连累妻女,准备以死来还债。

    只是这老东西的命,对人家赌场来说能值几个钱?

    人家二话不说,就把他左手小手指剁了下来,再拍下他的照片,给闵柔来信了。

    要求闵柔,务必在收到信的一周内,筹集八百万送去赌场。

    假如逾期不到,对不起,老闵的左手就会被剁下来不说,赌债也会从八百万,滚到一千万。

    一千万还不给,那么老闵的左臂就会被邮寄来,赌债上升到一千五百万左右。

    还不给——好吧,闵柔实在没胆子再看下去了。

    她是独生女,母亲又是外地的,不像别人那样在青山有七大姑,八大姨,遇到这种事后,连个商量的人都没有。

    更不敢和(身shen)体已经有起色的母亲说,闵柔唯有躲在医院的某个角落里,捂着脸无声的哭了一场后,才开车急急赶来了开皇集团。

    她现在除了求岳总帮忙之外,已经没有第二条路可走了。

    刚来到公司时,她还是强自镇定,不住与同她打招呼的人,点头微笑着还礼。

    毕竟是副总级别的大人物了,需要大部分职员们讨好巴结的。

    不过,当她走出电梯,来到总裁办公室所在的楼层后,又想到了不如意的命运,心神马上就激((荡dang)dang)了起来,坚强的外壳被风吹走,再也无法压制心中的委屈,与彷徨。

    只想快点见到唯一的依靠岳总,在她面前痛痛快快的大哭一场,也许心里就会好受多了吧?

    彷徨让闵柔忘记了最基本的礼仪,脚步越走越快,几乎是小跑着来到岳总办公室门口,抬手就推开了房门,正要在大喊一声岳总后,再——然后,她就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一幕。

    倍受她尊重的岳总,正坐在她朝思暮想的男人怀中,额头抵着额头,含(情qing)脉脉的四目相对,准备亲嘴呢。

    闵柔立即就懵了。

    紧接着,心就像被刀子狠狠刺了下那样,疼的让她都无法呼吸了。

    在知道李南方是岳梓童的未婚夫后,闵柔就知道她与这人渣之间,是不可能有结果的。

    不说她有没有胆子,与信心去和岳总争夺李南方了。

    单单岳梓童对她的赏识,(挺ting)拔之恩,就能制约她不能去争抢。

    和恩人抢男人,那还算个人吗?

    所以必须忘记李南方,就是闵柔这段时间必须要做到的。

    可(爱ai)(情qing)这玩意真的好奇怪。

    你越是想忘掉那个人,他的样子在你心中,却愈加的清晰,让你心更疼。

    闵柔的心,明明已经很心疼了,为什么在看到这一幕后,还要更疼,更疼更疼呢!

    再疼——也得忍着。

    当她听到岳梓童喊她的小名后,闵柔马上就明白自己该怎么做了,一个“岳姐”喊过后,转(身shen)就走。

    岳家的声音,从背后传来:“等等。”

    闵柔没有停步。

    她只想用最快的速度逃离这儿,至于去哪儿,要做什么,她不去想,只想离开。

    “闵柔,我让你站住!”

    闵柔的不听话,让岳梓童有些羞恼,抬手啪的拍在了桌子上,厉声喝道。

    几个意思呢?

    忽然闯进来,看我对俺老公发浪后,也不给个交代,就想转(身shen)要走?

    岳总在闵柔面前,有着不一般的威信。

    随着这声厉喝,闵柔(身shen)子猛地颤了下,停住了脚步。

    “进来,把门带上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又吩咐道。

    闵柔不敢再违逆她的意思,低着头转(身shen)走进来,刚把门关上,又听她说:“去洗手间把脸洗一下。遇到什么事,就解决什么事。再大的困难,也能有办法解决的。这天,塌不下来的。就算塌下来了,还有我给你顶着呢,怕什么?”

    要说岳总豪气不输须眉,这话可不是随便吹得。

    早在墨西哥时,人家就已经用实际行动来验证过了,所以在说出这番话时的语气,那是相当铿锵有力,鼓舞人心的。

    一下子,就让孤苦无依的闵柔,感受到了强大的安全感,唯有乖乖按照岳总的意思,走进了洗手间内。

    把满脸的泪痕洗干净,又对镜整理了下衣衫后,闵柔才深吸一口气,走出了洗手间。

    曾经坐在老板椅上,怀抱着美女总裁的某人渣,已经不见了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死哪儿去了。

    不过原先敞开着的(套tao)间房门,已经关上了,看来他自觉没脸见人,藏在里面了。

    只是,最该没脸见人的,不该是在自己办公室内,被人抱在怀里轻薄的某美女总裁吗?

    “坐下。”

    就在闵柔下意识看向(套tao)间房门时,岳总有些清冷的声音,把她惊醒。

    让她瞬间意识到,她又做错事了。

    果然,等她飞快的扫了岳总一眼时,就看到秀眉微皱了。

    习惯(性xing)的,闵柔刚要道歉,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,听话小朋友般的坐在沙发上,两只手放在斜斜并拢在一起的两腿中间,轻咬着嘴唇,顶着案几上的果盘上,发呆。

    “说说吧,怎么回事。从头到尾的说,说的仔细些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亲自为她泡上一杯菊花茶,坐在了她斜对面的沙发上。

    岳总现在的心(情qing)肯定相当不错,不然在刚做过没脸见人的事儿后,也不会还有如此霸道的气质。

    同样是坐,闵柔是两腿斜斜的并拢,一副受惊过度的样子,可人家岳总则二郎腿一翘,黑色细高跟立马从纤美的秀足上垂下,微微的晃((荡dang)dang)着。

    看着那只晃来晃去的细高跟,已经收敛心神的闵柔,按照岳总的要求,轻声把她老子怎么作孽的事,从头至尾的详细叙述了一遍。

    用了足足半小时。

    又把那个装有小手指,照片的信封拿出来,放在了桌子上。

    换做是别的女人,在知道这里面有残指,染血的照片与信纸后,肯定不敢看的。

    不过人家岳总是谁啊?

    那可是曾经面对数百蓝旗武装歹徒,凛然不惧的大人物,休说是看一截小手指了,就是打开麻袋看人脑袋,照样是面不改色心不跳的。

    “维纳斯赌场?”

    拿着那张信纸仔细看了遍后,岳梓童秀眉微微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闵柔只知道维纳斯赌场,是澳门的赌场之一。

    至于规模有多大,有什么背景,她却全然不知。

    可岳梓童却知道。

    六年的国安特工生涯中,她可是去过很多地方了,其中就包括这个维纳斯赌场。

    赌博业在澳门,那是合法的,就像在荷兰召((妓ji)ji)合法那样,是男人们的天堂啊,啊,啊!

    澳门总共有23家知名赌场。

    至于那些不知名的赌场,多不胜数,毕竟这是与蒙特卡洛,拉斯维加斯并成世界三大赌城的地方,赌场数量要是少了,岂不是很没面子?

    在这知名的23家赌场中,维纳斯赌场不是规模最大的,却是名声最为凶悍的。

    据说,维纳斯赌场与俄罗斯老牌黑帮吸血蝙蝠,有着不一般的关系,看场子的小弟,也是体格彪悍的俄罗斯大汉。

    当然了,无论维纳斯赌场的后台是谁,规模又有多大,名声是否凶悍,这些都不重要。

    重要的是,闵柔得还钱。

    闵柔如果不能在规定的时间内,把八百万送过去,老闵就会丢掉左手,左臂——最后,是被肢解后装进麻袋里,扔大海里喂鱼。

    有句俗话说的好啊,只要是能用钱解决的问题,就不是问题。

    其实这句话有些放(屁pi)的嫌疑。

    真以为钱是那么好挣的呢?

    八百万,放在普通家庭,那无疑是个天文数字,不然闵柔也不会被((逼))的方寸大乱了。

    八百万,岳梓童倒是没看在眼里——召开下午的会议之前。

    可会议已经召开了啊,她已经勒令各部门,都把裤腰带勒紧,省下所有能省下的钱,都投进用黑丝技术来武装仙媚丝袜的该装中。

    这时候,别说是八百万了,就是八万,岳梓童当前也拿不出来啊。

    “岳,岳总,我知道公司当前正处于高速发展状态,处处需要钱。”

    始终用眼角余光看着岳总的闵柔,咬着嘴唇轻声说:“要不,我再去别处想想办法吧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