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751章 人渣,我爱你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赏罚分明,是岳总的工作习惯。

    这种习惯,也影响到了她的(爱ai)(情qing)。

    李南方在开皇集团高层会议上的一番胡说,让岳总无比的满意,决定主动孟浪一次,给他个大大的奖励。

    好像树袋熊那样,双手搂住他脖子,两条修长的腿缠住他熊腰,不由分说用红唇在他脸上盖满章,这绝对是最好的奖励了。

    如果是放在以前,就算李南方把岳总吹到天上去,她也不会这样(热re)(情qing)奔放的。

    但现在嘛,她都对他出租过秀足,小手了,抱住他在他脸上盖满章,就算不了什么了。

    最后一个章,重重卡在了他嘴上,发出“波尔”的一声大响后,这才抬起嫣红的小脸,媚眼如丝的模样:“小子,满意了吧?这可是本小姨今天的初吻哦。”

    在老梁家时,老和尚刚说过“蛇(性xing)本(淫yin)”这四个字。

    人家是得道高僧,可不像李南方这样睁着大眼说瞎话。

    绝对是有理有据的。

    可惜岳梓童并不知道,不然她也不会主动撩拨李南方的。

    直到被他抱着扑倒在宽大的办公桌上,推起她的衣服,低头咬住一个东西还不算,右手又掀起她的裙子后,她才意识到不对劲。

    “不、不行啊,你大姨妈还没走呢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不是不想给他,可偏偏真不能给他。

    年轻男女干柴遇烈火的最佳场所,并不是在家里的大(床chuang)上,而是在车子上,野外树林中,或者在办公室内。

    这种场所,才能更大限度的,激起男人骨子里邪恶的占有(欲yu)。

    无他,刺激啊。

    那个什么东西上脑的李南方,才不管岳梓童大姨妈走不走呢。

    哪怕是不走——这不是还有别的部位吗?

    秀足,小手都用过了,不稀罕。

    什么稀罕?

    嘴啊。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嘴不行?

    为什么不行?

    你嘴里也来大姨妈了吗?

    “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不行就是不行!”

    连声说着不行,岳梓童是拼命的反抗。

    但这种反抗只是摆脑袋,是不会使出撞膝这种大杀招的。

    “拿开,拿开啊。”

    眼里好像要滴出水来的岳梓童,推开下巴上那个丑陋的东西,终于弯起右脚蹬在了李南方肚子上,(身shen)子立即在桌子上上窜半尺,把水杯都扫下去了。

    但不管怎么说,小嘴总算是脱离了李人渣的威胁。

    就在岳总心中暗道侥幸,准备借势来个潇洒的后翻,躲在桌子上后面时,就觉得那根火(热re)的铁棒,落在了(胸xiong)前深谷中。

    还没等她反应过来,双眼已经有些淡淡猩红色的李人渣,已经跪坐在了她(身shen)上,邪魅的笑着:“敢再说个不字,老子就弄你的嘴。”

    岳总可是巾帼英雄,面对数百武装蓝旗队员,都能凛然不惧。

    更何况,在遭到(性xing)侵犯时,对李人渣大声说个不字呢?

    说一个都不算本事的!

    岳梓童闭着眼,大喊了不下八百个不字。

    最后一个不字说完时,一股子(热re)流,就溅在了她下巴上。

    卑鄙无耻的李人渣,最终还是采用极其野蛮的方式,在她两座大山被迫紧压下,交货了。

    然后,岳梓童的挣扎停止,恨恨地闭上了眼睛,心中暗骂这人渣,你特么也太会玩了吧?我是防得住上面,也能护得住下面,但独独忽略了中间。

    可恶李人渣的呼吸,逐渐恢复正常后,才心满意足的从她(身shen)上跳下来,拿过餐纸,殷勤的替她清扫卫生。

    却被她一手打开,强忍着不住的干呕,捂嘴跑进了洗手间内。

    “唉,搞自己老婆,都这样刺激,我还真是没救了。”

    李人渣能说出这番话,就证明他还算良心未泯。

    不过有良心是一回事,做没良心的活,却又是另外一回事了。

    听着洗手间内传来哗哗地流水声,李南方很有成就感。

    坐在岳总的大班椅上,左手端着一杯红酒,右手捏着香烟,脚尖点地来回的晃着,闭着眼回味刚才那种**的滋味。

    真的很奇怪。

    别的男人都会觉得搞自己老婆没啥意思,却在看到外面的女人时,眼睛发红好像恶狗似的。

    可李南方却偏偏相反。

    他可不是初哥了,谁敢说他初哥,他会骂人全家都是初哥的。

    无论是和贺兰小新,还是和蒋默然在一起时,他都是玩的为所(欲yu)为,进行到不行。

    那俩女人,也都是超级极品,按说她们给他带来的感觉,肯定要比岳梓童出租山谷要好许多。

    但他在岳梓童这儿得到的爽感,却是别的女人再怎么努力,也得不到的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,真让他奇怪。

    找不到合适的理由来解释。

    至于他的手中刀,不对,是胯下枪现在怎么变得这样敏感了,不再像在金帝会所时那样迟钝,则是贺兰小新,龙城城等人的功劳。

    沉睡的黑龙,在多个女人的一起努力下,终于被唤醒,恢复了正常。

    开皇集团这些员工,还是很识时务的。

    李老板在((逼))迫岳总出租场地时,没谁来打搅,甚至连电话都没响过。

    吱呀一声响,洗手间的门开了,肯定拿香皂在(身shen)上搓了八十遍的岳总,双腮通红的走了出来,水汪汪的桃花眼,恶狠狠瞪着李南方,快步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小子,现在居然敢在光天化(日ri)之下,强迫本小姨了。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吧?说,你想怎么死,我这有至少十八种以上的无痛死亡法,让你尽(情qing)的选择,无偿奉送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说着抬手,要拧住李南方的耳朵,给他来个三百六十度无死角旋转时,却被他一把抓住手腕,稍稍用力一拽。

    (娇jiao)呼声中,岳梓童(身shen)子半旋,坐在了李南方的怀中。

    李人渣双手环抱住她的纤腰,脸贴在她后背上,在她要挣扎时,轻声说:“别动,把你后背出租给我用一下——有些累了。”

    “人渣,我把手脚,那个什么都出租给你了,你还——”

    岳梓童骂到这儿时,闭上了嘴,停止了挣扎,乖乖的任由他抱着,微微昂首,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他说,他有些累了。

    她能听得出,他在说四个字时,没有一点矫(情qing)的意思。

    发自肺腑。

    男人,尤其是像李南方这种为了个素不相识的林晚晴,就敢和岭南陈家等豪门大族死磕的光棍男人,应该是宁可流血流汗不流泪的。

    他能万里迢迢赶去墨西哥拯救她,在金三角被贺兰狐狸蛊惑下背黑锅,都能安全回来了,还有什么事,能难得住他,让他感到累了呢?

    所以,在岳梓童印象中,这小子就好像永不知疲倦,像尾巴着火的兔子那样,整天上窜下跳的,让你恨不得给他一棍子,打昏他,世界才能安稳会儿。

    可他现在却说,他累了。

    他想靠在她不怎么坚实的后背上,稍事休息下。

    只穿着一件尖领白衬衣的岳梓童,能清晰感受到,李南方均匀呼吸时,吐出的(热re)气。

    忽然间,她的心儿疼了下。

    很疼,很疼。

    从没有过的疼,仿佛有只手在她心尖上,狠狠掐了下那样。

    让她蓦然明白,无论李南方有多么的坚强,能干,不要命的折腾,他都只是个人。

    一个像万千他这个年龄的男人的男人。

    肩膀上的担子太重后,挑的时间久了后,他也会累。

    只是他从来不说,整天贼兮兮的笑着,没副正形,刚才还把好多恶心的东西,都弄在她饱满的(胸xiong)膛上。

    他忽然说他有些累了,这说明他已经把她当作唯一的依靠了。

    无论他在外面有多少女人,我才是那个最值得他依靠的!

    心疼过后,就是冲天的自豪,促使她回头,低低的叫道:“人渣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没睁眼,没抬头,用鼻音嗯了声。

    “人渣,我(爱ai)你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用力咬了下嘴唇,声音有些发颤:“无论你以后怎么打我,骂我,哪怕是杀了我,我都(爱ai)你。永世,都不会离开你。”

    以前看电视时,她经常能看到里面的女主,说这样的台词。

    不过,她从没被这些台词感动过,反而会觉得那些女人,简直是特么的太矫(情qing)了。

    也很虚伪。

    因为她觉得,世界上没有哪个男人,能有资格让女人对他说这番话。

    但现在,她却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发自真心的。

    “我不打你,不骂你,更不会杀你。我只会——”

    很明显,感受到她真心的李南方,这会儿也有些心神激((荡dang)dang),抬头刚说到这儿,房门忽然被人推开。

    一个人几乎是小跑着冲了进来,声音哽咽的叫道:“岳总——”

    刚喊出岳总这两个字,她就看到岳总正被男人抱在怀里,俩人额头抵着额头,四目含(情qing)脉脉的对视着,岳总红艳艳的小嘴,已经半张,鲜红的舌尖,已经蛇儿般的伸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是要疯狂亲吻的前兆啊。

    就算闵柔从没和谁这样过,可不代表着她不懂得,岳总这是要做什么了。

    不但她呆住了,办公桌后面那对男女也呆住了。

    未婚夫妻在这儿卿卿我我正来劲呢,你说你门都不敲就跑进来,算几个意思?

    最起码的礼貌去哪儿了?

    岳总和她男人在这儿发浪,是你能随便看的吗?

    要不是看闵柔满脸都是泪痕,容颜更憔悴的不像话,她才不管过去姐妹关系有多好呢,肯定会抓起桌子上的镇纸,狠狠砸过去,尖叫着你给我滚粗了。

    “小柔,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要说岳总的反应速度还是很盖的,很快就从懵圈状态中清醒过来,神色自若的从李人渣怀里跳下来,整理了下凌乱的衣衫,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她喊闵柔为小柔,而不是喊闵副总,就暗示俩人现在是好姐妹,不是上下级。

    下级看到上级在办公室和男人发浪,那样会有损她的威信。

    但如果是姐妹,那就无所谓了。

    “岳、岳姐,对不起。我、我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闵柔的反应也不慢,马上就明白了岳梓童喊她小名的含义,飞快的瞥了眼李南方,讪笑着转(身shen)就走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