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746章 我是不会退让的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听梁晓燕痛骂南方集团老总是腹黑(奸jian)商,李南方肚子没黑,脑门上却是满头黑线。

    却又不好提醒小少妇,说他就是腹黑(奸jian)商,她这是守着和尚骂秃子呢。

    不对,就是守着和尚骂秃驴。

    而且还越骂越过瘾,真不知道她**,淑女的风度都跑哪儿去了。

    “李南方,你说生产厂家的老总,是不是像我说的这样,该挨千刀啊?”

    走到四号别墅院前时,梁晓燕还喋喋不休,一边小心摩挲着几双黑丝,一边回头问李南方。

    李老板能说什么?

    难道抬脚踢在她(性xing)感的(屁pi)股上,再反正来两个大嘴巴,反手点着自己鼻子说,老子就是你痛骂的腹黑(奸jian)商?

    唯有讪笑着点头,嘴里敷衍着是啊,是啊。

    “连你这个男人都承认,这足以说明——咳,嗓子有些痒。快点进来啊,还愣在外面干嘛?就把这当作自己家好了,想做什么就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梁晓燕话说到一半,才猛地醒悟她痛骂了足有三百米的腹黑(奸jian)商,就是李南方。

    顿时,妩媚的俏脸通红,好像刚下了蛋的小母鸡那样,连脖子都红了,更加尴尬的笑着,顾左右而言他,慌忙跑进了家里:“爸,爸,我把贵客给你接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,你这丫头,当面奉承李南方是贵客,肯定是收人好处了吧?”

    冷哼声中,老梁到背着双手,从客厅里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也不是太大不了的好处,就是几双黑丝而已,算不上行贿吧?嘻嘻,我先去楼上试试了啊。”

    嘻嘻一笑中,梁晓燕抱着黑丝,兔子般连蹦带跳的跑上了楼梯。

    她是真没脸再见李南方了,哪有这样的啊,一边拿着人家好处,一边大骂人家。

    “我这丫头啊,就是一长不大的孩子。南方,让你看笑话了。”

    与在外面官威十足不同,老梁在家时还是比较亲民的,穿着随意,对襟唐装,黑裤子,脚下黑色的棉布鞋,到背着双手笑呵呵的样子,就像林家大叔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有个女儿,能够像晓燕这样,我会每月初一十五的感谢观音菩萨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满脸都是赞叹,羡慕的神色。

    这厮明地里夸赞梁晓燕,实则暗中比喻是她老子,来报复她刚才指着和尚骂秃驴呢。

    老梁却没有多想,很得意的呵呵笑着,带李南方走进了客厅。

    客厅内的装潢古朴大气,表面看着不起眼,甚至会觉得跟不上潮流落伍了,可李南方在看到挂在东墙上的那幅竹林八仙图后,脸色却是稍稍一变。

    恰好老梁回头看来,眼中闪过一抹惊讶,随即恢复了正常,故作漫不经心的问道:“南方,你看这幅图怎么样?”

    李南方没说话,走到墙边抬手,食指竹林八仙图的落款红印上,轻轻点了下,放在鼻子下面嗅了嗅,又伸出舌尖((舔tian)tian)了((舔tian)tian)。

    其实依着李南方鉴定古董的水平,在鉴定时根本不需要这样“认真”,仅仅打眼一看,就能确定这幅图是真迹了,市场价没有个千八百万的,别想拿下来。

    他这样认真,那是因为他生怕万一说错了,会在老梁面前出丑,给人留下不懂装懂的坏印象。

    “梁叔叔,从郑板桥的这副《竹林八仙图》看来,您老绝对是个大大的清官啊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发自真心的赞叹,如果王德发,陈大力两位马(屁pi)高手在场的话,肯定会钦佩的五体投地。

    老梁却是稍稍一愣:“哦?一副图而已,怎么和我是不是清官联系在一起呢?”

    “如果您不是清官,您怎么敢至少也得八百万的郑板桥真迹,光明正大悬挂在客厅中呢?”

    李南方话音未落,老梁就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聋子都能听得出,这是发自内心的笑声,简称龙颜大悦。

    更像李南方拿痒痒挠,一下子碰到了他的痒处,浑(身shen)舒服的几乎要高了。

    有资格能来老梁家做客的,基本都对古董略懂一二,毕竟能够踏上梁家门的,基本都是衣食无忧之辈,闲暇时养花种草,玩个古董或者小娘们,都算是必修课了。

    但从没有谁在确定这是郑板桥的真迹后,会像李南方这样说。

    最多只会夸几句无价之宝啊,或者委婉的劝他,最好是能把这幅画摘下来,免得招惹没必要的麻烦。

    老梁只会呵呵——

    “知己啊,知己。”

    老梁大笑过后,抬手拍着李南方的肩膀,感慨的说:“我真没想到,你小子居然会是我的知己。告诉你,这副图是我四年前,花了八十块从潘家园淘来的。以前,也曾经有心术不正的人,想借着这幅图来打我的坏主意。但当调查组经过细致的调查,确定此图是我妙手偶得后——哈,哈哈,那些人的脸面,肯定比猴子(屁pi)股还要难看啊。”

    京华潘家园,那可是全世界都知名的淘宝圣地。

    也唯有在那种地方,才能出现花八十块钱,淘到至少八百万的宝贝。

    当然了,也可能会花八百万淘到八十快的赝品,那就得看财运如何,眼光高低了。

    老梁在京华当官时,唯一的(爱ai)好就是去潘家园淘宝,冤枉钱不知花了多少,但能够淘到这幅图,却是走了天大的狗屎运,被他视为这辈子最大的乐事。

    却碍于(身shen)份,不能和人细说。

    现在李南方一番高水平的马(屁pi)奉上后,让他终于可以和外人显摆下了,能不龙颜大悦,引为知己吗?

    “南方,看你年纪轻轻,怎么会对古董有研究呢?”

    龙颜大悦过后,老梁又对李南方能够识别古董而惊讶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说呢?”

    李南方想了想,模棱两可的说:“可能是,我在鉴别古董方面,有着一定的天赋吧?”

    “绝对是天赋,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在鉴别古董时,用鼻子嗅,用舌头((舔tian)tian)呢。”

    老梁拉着李南方坐下,亲自为他倒了一杯水:“快给叔叔说说,这里面有什么诀窍吗?”

    “具体的,我也说不出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苦笑着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他当然不会告诉老梁,说他能用嗅觉就能鉴定古董,那都是他开了外挂的原因。

    藏在他气海丹田内的黑龙,对于古董的敏感程度,丝毫不次于最近才感兴趣的玉石。

    黑龙,就像一个在古董界,侵(淫yin)了上百年的鉴宝权威,真正做到只用嗅觉,就能鉴别古董真假的地步。

    看出李南方不是在敷衍,老梁只能遗憾的摇摇头,不得不承认天赋这玩意,确实存在。

    又闲聊了几句后,老梁端起茶杯,看似很随意的问:“听说你昨天,又在中心医院闹事了?”

    “梁叔叔,这事可真不怪我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当然能看出,老梁看似随意的态度中,透着严谨的认真,就知道他已经把事(情qing)调查清楚了,毕竟他是省厅的领导,要想知道青山地面上的风吹草动,简直不要太简单。

    更何况,他前天在中心医院时,就已经当众对李南方表示了亲近。

    所以这件事根本不需要刻意去调查,就会有人主动向他汇报的。

    不过李南方很清楚,老梁知道这件事是一个说法,他要再详细叙述下,又是一个意思了。

    站在客观的角度上,李南方就把包括他怎么认识杨逍这个智障中医圣手的事,详细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看来老梁对李南方的解说还算满意,因为他的脸色始终没什么变化。

    只是在李南方闭嘴后,很久都没说话,左手端着茶杯,屈起的右手食指,在桌面上轻轻敲击着。

    他这是在权衡期间的利弊,为能不能保住吕明亮。

    根本不用李南方提出什么要求,老梁就已经提前想到了这件事了。

    就在二楼卧室内,忽然传来梁晓燕的一声惊呼时,老梁才从沉思中醒来,回头看向卧室,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那指着和尚骂秃驴的小少妇,肯定耐不住好奇,穿上了黑夜黑丝,拿手指勾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心里想着,也抬头看向二楼。

    就看到西边的卧室门开了,梁晓燕露出小脑袋,调皮的冲父亲吐了下舌头,接着又缩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这丫头,总是一惊一乍的。”

    嗔怪了下女儿,老梁看向了李南方,缓缓地说道:“南方,你现在应该知道,段副院长是什么来历了吧?”

    “大理段氏。”

    “对。你觉得,有必要为了区区一个中心医院的院长之位,就和大理段氏发生冲突吗?”

    老梁放下茶杯,说道:“你或许听说过,这些年来,大理段氏的势力,从没踏过大江以北。但这只是说段家的男丁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明白了:“这个段副院长,是段家嫁到北方的女儿。虽说表面上,她与大理段氏的势力没有任何牵扯,可她是段家女儿的(身shen)份,却不能不让人顾忌。”

    “唉。也许这只是另类的渗透吧。”

    老梁叹了口气,若有所思的样子:“大理段氏,现在已经不再满足偏具一偶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也是人之常(情qing),贪婪是人的本(性xing)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很有道理。”

    老梁神色有些复杂的摇了摇头,轻声说:“不是我不想帮你,是我的档次不够。”

    老梁官居正厅,在普通老百姓眼里,算是牛到不行的人物。

    可在大理段氏这种华夏顶级豪门眼里,他就是个打酱油的路人甲角色,连对抗的资格都没有。

    他背后的岳家可以。

    可问题是,就算岳老爷子复出为岳梓童撑腰,岳家会为了一个吕明亮,和大理段氏死磕吗?

    李南方明白老梁这样说的意思,感激的说:“梁叔叔,我懂得。”

    “放手吧。”

    老梁劝道:“我的意思呢,是你亲自登门向段副院长赔礼道歉——”

    不等他说完,李南方就摇头。

    老梁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李南方端起茶杯,盯着水面淡淡地说:“我从来都没想过,要做一个为民请命的侠者。可这次,我是不会退让的。吕明亮,我保定了。无论,用什么手段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