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745章 那个装逼犯是谁?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李南方不想把上岛樱花调教成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。

    他更喜欢岛国女人在他面前时,那种让他能摇(身shen)化为禽兽的逆来顺受。

    但上岛樱花如果不改变,那么岛国那块年净利润上亿的大蛋糕,就只能拱手让给别人了。

    并不是所有人,都能代替上岛樱花在岛国毒品界的地位。

    毕竟她是岛国毒王明媒正娶的妻子,有着别人无法代替的顺位继承人优势。

    在巨额利润,与能让上岛樱花活的开心些的抉择中,李南方选择了后者。

    准备派马刺过去,狠狠捞一笔后,就把她带来华夏,当金丝鸟养着。

    能够为了个女人,就放弃上亿美金的年纯利,这证明李南方还算是个男人的——

    可上岛樱花却违背了他的意愿。

    她希望,能用实际行动来证明,她不但能在(床chuang)上让李君着迷,更是他事业上的好伙伴。

    她在一刀斩下山泉西木的脑袋,被喷泉般的鲜血溅了满(身shen)时,发出的那声尖叫,自手机内传来后,李南方眉梢剧烈挑动了几下,默默地结束了通话。

    那个被毒枭折磨到那种地步,都只能逆来顺受的女人,都为了他的事业,在短时间内做出颠覆(性xing)的改变了,李南方又有什么理由,不好好干他的正当生意?

    当然了,就算必须得好好干正当生意,李老板也没必要事必躬亲的。

    一来他在商场上,就是个七窍通了六窍的小白,和那些满肚子坏水的(奸jian)商打交道,被人((操cao)cao)了,说不定还会说很舒服呢。

    二来他可不想学诸葛亮,大事小事一把抓,最后被活生生累死在了五丈原。

    要干,就干幕后大老板。

    躲在幕后,指挥小弟给他挣钱,自己腾出时间来把妹泡妞喝咖啡,兴趣所致再去乡下承包上二亩地,种种花草,享受下田园生活不好吗?

    本来,李老板是想把这个重任扔给董世雄他们的。

    可小姨非得跳出来,哭着喊着的要为他打工挣钱,为此还不惜牺牲色相,苦学烹饪——唉,李南方实在没理由拒绝啊,唯有随她去吧。

    越想,心里越得意,不过想到吕哥还处在水深火(热re)中呢,看在他一心为人民服务,与蒋默然的面子上,李南方就放弃了躺在阳光下,美美睡一觉的想法。

    找到荆红命给的那个手机号,拨打了过去。

    嘟嘟的响了老大会,都没人接,李南方就有些不耐烦:“这谁啊,这么大架子?”

    其实任何人的手机,都不一定随时都放在(身shen)边的,没人接也是很正常的。

    李南方有些不耐烦,主要还是受了荆红命的影响。

    当初荆红命在给他说这个手机号时,语气里带有了隐隐的不屑,误导了李南方,以为他推荐的这个人,应该不是多了不起的人。

    第三次拨打,总算有人接听了电话,语气很淡,没放盐那样:“喂,谁?”

    “我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没好气的问道:“这么久,才接电话?”

    “刚才在拉屎。”

    “我——”

    “你是谁?怎么会知道我的手机号?”

    “我是李南方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拿出香烟,叼嘴上一颗点燃后,才说:“你可能没听说过我的名字,但这并不重要的。重要的是,我有事要和你说。你呢,最好是按照我说的意思去办。不然,有人就会找你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李南方?”

    手机那边人的语气,有了明显的波动:“木子李,北雁飞南方的李南方?”

    这句话,从来都是李南方烧包的和人自我介绍时习惯说的,还很少有人在听到他名字后,说出他最(爱ai)听的这句话。

    这让他对男人的不满,稍稍减轻了些,点头:“对,我就是你说的李南方。那个什么,你应该认识最高警卫局的荆红局长吧?”

    一个女人的声音,忽然从手机内传来。

    带着异国腔调,带着不屑,带着——总之,这个忽然插嘴的女人,让李老板猛地意识到,他可能办错事了:“不就是那个整天扳着脸装酷的家伙吗?老公,这个李南方又是哪个兔崽子,敢用这口气和你说话?”

    敢说荆红命是个整天板着脸装酷的家伙,整个华夏能找出几个人来?

    哪怕恨他恨得咬牙切齿的敌人,也不会用这么蔑视他的。

    只会尊敬他。

    李南方脑袋晕了下,赶紧吐掉嘴里的香烟,双手捧住手机低声下气的问道:“请问,您是哪位?”

    那边的女人说:“这兔崽子,这会儿知道和你好言好语了。别理他,烤(肉rou)都糊了。”

    男人却说:“阿莲娜,你先带孩子们去玩,我和这兔崽子单独说几句话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就觉得脑门上,好像有冷汗冒了出来,再次恭敬的请问对方是谁。

    “我是谁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,你给我打电话有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男人用李南方刚才说话时的格式,回答他。

    人家不愿意说,李南方也不好再问,只好把吕明亮的事,简单叙述了一遍。

    最后,他又特意强调,这个手机号是荆红命推荐给他的。

    男人没和他聊荆红命,只是有些诧异:“就这点小事,也要麻烦我老人家亲自出面吗?”

    这又是个装((逼))的。

    李南方在心里默默地说道。

    自凡是自称“我老人家”的,在李南方看来都是装((逼))的。

    区别只是有的人,有资格装((逼)),而有的人呢,则只是为了装((逼))而装((逼))。

    至于手机那边的男人,是有资格的,还是装做有资格的,李南方没心思去判断,只说:“这件事,好像还牵扯到了大理段氏。”

    知道段副院长很可能是大理段氏那边的人,这还是岳梓童告诉他的。

    看来,昨天李南方在给荆红命打电话时,人家就已经猜出段副院长的来历了,只是没说。

    “哦,原来是这样啊。好,我知道了。等着吧。”

    男人这才明白了的样子,说了个等着后,李南方手机内,就传来嘟的一声响。

    通话结束了。

    “让我等着?得等到什么时候呢?别等的黄瓜菜都凉了,你那边却没动静。”

    看着黑下来的手机屏幕,李南方低低骂了句什么,有心再给男人打回去,或者干脆给荆红命再打个电话,探听下这人是何方神圣。

    不过想了想还是算了。

    心急吃不了(热re)豆腐的,如果吕明亮真被人给搞下来,李南方再给他想办法也不迟。

    虽说那样会有损自己当初说要力保吕明亮的颜面,可官场是个讲规矩的地方,不能为了颜面就能乱来的。

    “那个装((逼))犯到底是谁呢?”

    带着这个疑问,李南方回到家里,喝了一罐啤酒后就到中午了。

    随便下了碗面条,李南方开车驶出了岳家别墅。

    前天时,他就答应老梁,说要去他家做客的了,顺便认识一个高人。

    去别人家做客,总不能空着手去吧,得买点东西。

    如果是一般人家做客,随便在超市内捡着上眼的礼品买点就是了。

    不过去老梁家可不能那样做,礼物买轻了,会让人觉得没礼貌。

    买重了吧,却有可能会被人以为是在搞贿赂。

    空着双手去吧——别人就觉得你口袋里,肯定装着银行卡。

    “草了,去这些大官家里做客,还真是种折磨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骂了句时,忽然想起车后座还有一箱“白加黑”南方黑丝。

    这是昨晚他回家时,董世雄给他放上的,说要碰上有档次的人时,可以拿出一包来相送。

    没档次的人就算了,一(套tao)两双“白加黑”的(套tao)装,初步定价一千二呢。

    “能把袜子卖到六百块一双,我也真够心黑的。”

    在心中自责了个后,李南方又开导自己:“不过相比起那些把五毛钱的感冒药,换个包装,名字就能卖一百多的药贩子来说,老子还算是很有业界良心的。毕竟生病了不能不吃药,可在大街上浪时,却不一定非得穿我的黑丝。”

    下午两点办时,李南方来到了省厅家属院门口。

    这里面,可不是你随便就能进的。

    不但要登记,还得由传达通知户主确定要见你后,才会让你进去的。

    李南方刚从车上下来,正准备去登记时,一个穿着白色小风衣的少妇,从旁边走了过来,笑着打招呼:“嗨,李南方,欢迎你来我家做客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回头看去,水灵灵的小少妇看着眼熟,好像在哪儿见过:“呵呵,你好,你是梁叔叔的千金吧?”

    人家都说欢迎李老板来她家做客了,他再猜不出这是谁,那就太蠢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千金万斤的?你就叫我晓燕吧,梁晓燕。”

    小少妇抿嘴一笑,伸出白生生的小手,求握:“看你一脸懵呆呆的样子,肯定忘记那次在西餐厅内,咱们已经见过了。”

    梁晓燕人比花(娇jiao),(性xing)格开朗,是男人最(爱ai)结交的那种女人。

    梁晓燕提起西餐厅后,李南方猛地想到那次白灵儿请客,结果却在餐厅内“偶遇”岳梓童与冯云亭,还有白灵儿那个老同学的事了,笑道:“想起来了。多(日ri)不见,你比上次可年轻漂亮了很多。”

    女人就没有不(爱ai)被人夸比以前更年轻漂亮的,无论是实话,还是假话。

    就像没有哪个女人,能抗得住南方黑丝的(诱you)惑。

    李南方刚把几双黑丝拿出来,就被梁晓燕一把夺过去,夸张的叫着:“哇噻,这就是大名鼎鼎的南方黑丝吗?我正想明天去买一双来穿穿呢,结果你就送来了。南方兄,你不愧是及时雨啊。以后,就叫宋江得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至于吧?几双袜子而已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嘴上这样说,暗中却在得意,这次带的礼物,还真是带对了。

    给领导送礼有个诀窍,那就是他喜欢什么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只要他家人喜欢就好。

    “几双袜子?还而已?”

    梁晓燕抱着袜子,满脸的跃跃(欲yu)穿,随口说:“你知道生产厂家有多黑心吗?一双一勾就破的袜子,就要六百呢。哼,他们怎么不去抢呢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