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744章 请您惩罚我吧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及时响起的手机铃声,就像一根稻草那样,立即就被上岛樱花这个溺水者紧紧抓住了。

    她是真无法接受嘎拉的建议,要在她面前直接把山泉西木的脑袋砍下来。

    尽管在金三角,她被李南方委任为岛国最大的毒枭时,也曾经发誓要挑起肩膀上的重担,为男人尽可能赚取更大的财富。

    只是她骨子里,依旧是受岛国千年文化影响的传统女人,习惯了逆来顺受,竭力去伺候好男人,做梦都没想到有一天,她可以坐这只需轻飘飘一句话,就能让人脑袋落地的高度。

    所以哪怕她明知道山泉西木给组织上带来了很大的损失,罪当该死,但还是迟迟不敢下这个命令。

    偏偏嘎拉((逼))迫的又很紧。

    她也知道,嘎拉心中有多着急。

    外面那么多手下看着她呢,如果她这次不能立威,以后再下达任何命令时,就不会再管用了。

    说不定,那些人在看出她只是个优柔寡断小女人后,会心生叛逆,觉得她根本没资格给大家当老大——人心散了,队伍就不好带了。

    可是真让她下令,她真不敢啊。

    就是在她内心极度彷徨时,响起的铃声无疑就是根救命稻草,伸手抓起手机,飞快的扫了眼嘎拉,轻声说:“我、我先接个电话。”

    她能看出,心焦的嘎拉这会儿再看她时的眼神,已经变了。

    少了以往的尊敬,多了一丝轻蔑。

    嘎拉就是一条豺狼,他可以绝对服从贺兰小新,和李南方。

    盖因那俩人都是杀伐果敢的凶人,由不得嘎拉乖乖听话。

    但当他终于看出上岛樱花只是个软弱的小女人后,那种被凶人压在骨子里的桀骜,就会泛滥,生出很正常的轻蔑之心。

    这次只是轻蔑,那么下次就能有违逆之心了。

    自古以来,至高无上的权力,就是人们争相厮杀竭力争取的。

    看清嘎拉眼神里隐藏着的轻蔑后,上岛樱花的心儿,猛地跳了下。

    她知道,她绝不能再犹豫了。

    不然,用不了多久,她就会丧生在某些意外事件中。

    可如果让她马上下令杀人——唉,还是先看看是谁打来的电话吧。

    上岛樱花低头看向手机。

    眸光落在屏幕上的一刹那,上岛樱花彷徨的心,一下子平静了下来,眉梢眼角微微仰起。

    只要有这个男人在,就没谁能伤害她!

    始终紧紧注视着她的嘎拉,也敏锐感受到了她的变化,就觉得她在瞬间就变了个人那样。

    刚才,她还是个逆来顺受只懂得躲避的小女人,这一刻却像个傲世万众的女王,浑(身shen)都散发着凛然不能侵犯的霸气。

    “谁给她来的电话啊?”

    嘎拉心中腾起这句话时,忽然想到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接着,就有冷汗从后背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从没有过的恐惧提醒他:“你这段时间太骄横跋扈了,都不把主子放在眼里,这是愚蠢的取死之道啊。”

    上岛樱花夹杂着惊喜的颤音,在嘎拉低头自我反省时响起:“您、您好。李、李君。”

    “果然是他。”

    听到“李君”这个称呼后,嘎拉的心,再次砰地大跳了下,额头汗水淌在了眼里,咸滋滋的很难受,却不敢伸手去擦,只是暗中大呼侥幸,幸亏能及时摆正心态,不然将会死的很惨。

    刚知道小姨要调教自己,打定主意要趁机狂吃她豆腐的李南方,心(情qing)不错:“樱花,最近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很,很好,我很好。”

    上岛樱花双手捧着手机,弯腰垂首,激动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行,等我有空了,就会去东京看你。如果时间(允yun)许的话,我会在你那边住一段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

    上岛樱花狂喜之下,说话的声音里,都带有了丝丝的哭腔:“您、您什么时候过来?我等您,我等您!”

    说是有空去东京看望上岛樱花,就是李南方随口一说罢了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人家不但死心塌地的做他女人,逆来顺受的,又为他打理岛国的毒品生意,也算是有功之臣了,那么在忽然想到她后,给她打个电话问候一句,随口说要去看她,也算是口头嘉奖了。

    至于什么时候去,那得看他什么时候有空啊。

    他什么时候有空?

    鬼才知道。

    男人哄女人的话,她也会信。

    李南方无声的晒笑了下时,刚要说出“看看吧,我尽量安排”这句敷衍话时,某根心弦忽然动了下,眉头皱起,淡淡地说:“元旦过后吧。不过,我会安排马刺近期去一趟,代表我去看望你。”

    他现在太忙了。

    元旦过后都不一定有空的。

    但就算再没空,他也必须去趟东京了。

    因为他能从上岛樱花的激动声音中,听出她当前有多么的彷徨。

    她可是岛国当前最大的毒枭,手下小弟上万人,每天毒品的交易额,都在数十上百万美金左右,可以说是岛国地下最有权力的女人,杀个把人就和吃豆腐那样简单。

    既然这样,那么她为什么还会彷徨,没有黑帮老大该有的霸气呢?

    这只能说明,她手下那帮人,很不服管教。

    包括被派去辅佐,保护她的嘎拉等人。

    他很为给上岛樱花打这个电话,而感到侥幸。

    如果等他忙完手头事,再想起这个女人时,她说不定已经香消玉损了。

    先安排马刺过去看看,就是去震慑那些人的。

    对叶小刀那个小舅子,李南方还是很有信心的,知道那才是为达目的就不择手段的狠人。

    嘎拉等人再桀骜不驯,在马刺手里就和小孩似的,玩他们没有任何的难度的。

    “好,好,我等您。”

    只要李南方能说出他要来看自己的(日ri)期,上岛樱花就有了盼头,精神再次大震。

    “这段时间,过的愉快吗?”

    李南方沉默了片刻,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很好的。”

    上岛樱花再说话时的语气,流利了很多。

    “很好就好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笑了:“现在忙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在——”

    上岛樱花轻咬着嘴唇,抬头看了眼跪在前面的山泉西木,轻声说:“正在处理一个警方的卧底。”

    上岛樱花现在巴不得多和李南方说几句话呢,哪怕不是那种让她面红耳赤的(情qing)话,只是在谈工作,依旧低声把正在做的事,尽可能详细的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女人在和(情qing)郎通过电话,卿卿我我时,外面等待的那些人,就有些烦了。

    不再像刚才那样恭恭敬敬站在那儿默不作声了,悄悄地交头接耳起来。

    无非是在交流心得,觉得女人实在不配给大家当老大。

    那么,谁才有资格当大家的老大?

    这些人都偷偷的观察着别人,暗中盘算谁才是自己最有力的竞争者。

    李南方当然看不到这些人,不过却能从上岛樱花小心翼翼的汇报中,猜出她当前所面临的(情qing)况。

    听完后,忍不住的轻轻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当初安排上岛樱花负责岛国毒品业务的想法,现在看来有些想当然了。

    只以为她是某人的老婆,在救下这么多岛国的毒品精英后,借着恩威并济,就能顺理成章掌管这边的业务了。

    其实那时候他忽略了最重要的一点。

    那就是上岛樱花不是贺兰小新那样的女人,她早就习惯了做个逆来顺受的男人附庸品了。

    硬生生把她推到那个位置上后,只会让她如履薄冰,整天战战兢兢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,怎么能压服手下那些桀骜猛人?

    “李、李君,对不起,我没做好。请您惩罚我吧。”

    听到李南方的叹息声后,上岛樱花无比的愧疚,觉得自己辜负了男人对她的厚望。

    “好,等见面后,我一定要好好惩罚你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的语气很冷淡,让上岛樱花(娇jiao)躯一抖时,却听他话锋一转:“在(床chuang)上。你要做好准备。到时候,别总哭。”

    流氓话,有时候能起到强心剂的作用。

    眼光黯淡的上岛樱花,闻言双眸悠地发亮,脸上厚厚的白粉,都无法遮掩瞬间升起的红霞。

    她想说,我也不想哭的,可您太厉害了,我不哭,就无法忍受您的摧残。

    只是嘴巴张了几下,都没说出一个字来。

    李南方语气温柔了:“樱花,如果你不喜欢这个工作,那就不要做了。等我好好琢磨个人选,去接替你的职务。至于你,就来——”

    李南方本意是想让她来华夏的。

    这种扶不上墙的烂泥般女人,就该当金丝雀养在笼子里,她才会觉得活着很有趣。

    可不等李南方把话说完,就被上岛樱花打断了:“不,不!李君,我会做好您给我的工作,请您相信,我一定能做好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有些不相信:“真的?”

    “请您相信我。我不会让您失望的,李君。”

    上岛樱花深吸一口气,放下手机,抬头看向了门外。

    外面院子里,那些人已经三五成群的凑在一起,小声说着什么。

    有人,还点上了香烟。

    更有人,放肆的一口浓痰,吐在了旁边的花草上。

    “把他押出去。”

    上岛樱花站了起来,对嘎拉淡淡地说。

    明显感觉上岛樱花变了的嘎拉,不敢有丝毫的犹豫,立即吩咐人,把山泉西木压出房间。

    按照老板用眸光表达出的意思,嘎拉一脚踢在山泉西木的腿弯处,迫使他重重跪在了台阶前。

    山泉西木想挣扎,想大喊。

    只是他双手被反绑着,嘴里还塞着破布。

    看到山泉西木被押出来后,外面那些人总算停止了低声交谈,不过却依旧散乱的站在那儿,有些不解的看着走出来的上岛樱花。

    “刀。”

    上岛樱花看着满院子的人,伸出了右手。

    旁边的嘎拉愣了下,随即醒悟,嚓的一声拔、出了长刀,双手捧着,放在了那只白嫩的小手上。

    双手紧握着长刀,慢慢举过右肩,上岛樱花又问:“刀,快吗?”

    “快。”

    嘎拉点头,刚说出这个字,上岛樱花猛地挥手!

    雪亮的刀光一闪而逝。

    好大的一颗头颅,冲天而起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