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743章 调教李南方攻略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((逼))着妖女用嘴——衷心的再次给他道歉后,李南方才算是原谅了她,吃她做的早餐了。

    有时候,你不得不承认,女人天生就是做饭的料。

    只要她们能专心去学。

    昨天早上岳梓童做的饭菜都喂了垃圾桶,今天早上做出来的,就有些味道了。

    当然了,与李南方的厨艺相比起来,她还是能被甩出十七八条街的。

    如果她不是半推半就的让李南方不时在(身shen)上摸了一把,李老板就算是饿死,也不会赏脸的。

    成功吃到了自己老婆的豆腐,居然很有一种成就感,这让饭后躺在沙发上剔牙的李南方,多少有些惭愧感。

    看着穿着(性xing)感的小妖女,趿拉着小拖鞋在厨房里忙里忙外的刷锅洗碗,成就感就被无限放大了。

    从岳梓童早起做饭,饭后不等他掏出硬币,就主动去刷锅洗碗的良好表现上,李南方能看得出,她是真想和他好好过(日ri)子,要当一个传说中的贤妻良母了。

    也许,就像她那天说过的那样,她早就过够了整天吵闹的(日ri)子了。

    无论在外面挣了多少钱,有没有干活,回家后坐在沙发上叼着香烟看电视,好像大爷般的生活,才是李南方希望拥有的。

    其实只要他想过这种生活,暂且不说别的女人,单说上岛樱花吧,就能让他得到最大的满足。

    岛国女人在伺候男人这方面的本事,绝对是全球最好的,没有之一。

    但让上岛樱花伺候舒服了,那不叫本事,因为那是她的本(性xing),就像猫儿生下来就该吃老鼠那样。

    唯有把岳梓童这种骄傲到自以为是女王的女人,也调教成那样,才是本事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初具成果。

    但革命还没成功,同志仍须努力啊。

    什么时候手指勾勾,就能跑到面前(娇jiao)声询问客观有何要求,奴家会尽最大努力的让您满意时,那才算是成功。

    想到真要有那么一天,让她穿上水手服,空姐装,兔女郎等等,任由自己那个什么,李南方就忍不住地流口水。

    “看你满脸(淫yin)、((荡dang)dang)的笑容,又在想你哪房姬妾呢?”

    就在李老板想到最美时,一个不和谐的声音从头顶响起,抬头看去,才发现岳梓童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换上了正装,重新恢复了让人讨厌的冷艳美女总裁了。

    伸了个懒腰,李南方回答:“说不出,能想的人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撇撇嘴:“也是。我看呀,以后李大爷您就施行翻牌制吧。翻倒哪一房,就去临幸谁。”

    “嗯,这是个好主意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点头,认真的说:“不过,咱们家规模也太小了点,那么多人住不开啊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扩建啊,斥巨资。反正这块土地的产权我早就买下来了,你又恰好不缺钱。到时候,盖上一圈的两层小楼。后院开发出来,建成露天游泳池,和专供你吃饭的御膳房。每当晚上夜幕降临后,你只要高喊一声陈大力,那奴才就(屁pi)颠(屁pi)颠的跑出来,为你翻牌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愿意?”

    “假的,就别做梦了。昨晚我可是说过的,你敢带别的女人回家,我不管她来头有多大,保管一枪给你毙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妒妇。”

    “我宁可当妒妇,也不想当软蛋的。哼,小子,这辈子你就给我死了这条心吧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弯腰,故意让领口下垂的厉害,让他看到两个半截颤巍巍的雪白,伸手在他脸上轻轻拍了下时,却又惊叫一声:“啊,你脸上这道血痕,是怎么搞的?”

    “被猫抓的。”

    随着岳梓童直起腰来,李南方的脑袋好像被钩子钩住那样,眼睛盯着她领口内,脖子慢慢地伸长,终于什么也看不到后,才沮丧的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给本小姨拿着,我去找创可贴。我岳梓童的老公,可不能脸上带着抓痕出去,那也太丢人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把小包扔在李南方怀里,她转(身shen)向楼梯上跑去。

    她换好衣服后下来的匆忙,小包拉链忘记拉了。

    小包砸在李南方(身shen)上后,滚到了地上,里面的东西都洒了出来。

    一眼,李南方就看到白色的安尔乐了。

    幸好他对这玩意没兴趣,如果是搁在以前,说不定还会趁机踩上一脚,来满足自己的恶趣味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不好这样做了。

    岳梓童都向一个贤妻良母努力了,他要再这样做——谁说冬天里不打雷?

    还是帮她收拾好吧,尽管传说男人碰到这东西后,会倒霉。

    但李南方偏偏不信这个邪。

    可有时候,有些事不信还不行。

    就在他刚要把那东西装起来,又发现了一张便筏。

    粉红色的便筏,折叠成三角形,娟秀而又钢筋有力的字体,劲透纸背,隐隐能看到李南方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写的什么?”

    李南方来兴趣了,打开了那张便筏。

    调教李南方攻略。

    这七个字,就是便筏上内容的标题。

    下面列了十数条。

    一,要坚信得不到才是最好的这条真理,可以无底线的勾引他,但绝不能真被他吃掉。

    二,要慢慢掌握他的胃,让他习惯吃我做的饭菜。

    三,每晚都要拿出一定的时间,来陪他——

    李南方刚看到这儿,背后二楼就传来开门声。

    幸好他的动作够快,马上就把便筏折成原样,装进了小包内。

    便筏的内容多达十数条,但李南方只要能看到标题,与第一条,下面的就不看也罢了。

    他在想着调教岳梓童时,人家也在想着该怎么调教他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相比起他那些办法,岳梓童的办法无疑更有效。

    “怪不得现在她对我的态度,有了天壤之别的改变呢,搞了半天她是别有居心啊。行,我倒要看看,只要老子坚守丹心一片,不被你的(诱you)惑、蛊惑,温声细语所俘虏,你还能怎么调教我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心里有些郁闷。

    虽然他能猜出岳梓童这样做,就是想用小甜头把他牢牢拴在她(身shen)边,可也别玩(阴yin)谋诡计啊。

    她其实大可以摊牌,列出双方必须遵守的规矩,不行就特么的一拍两散。

    李南方难道真舍得会让她扑进别的男人的怀抱?

    这个女人啊,看起来很聪明,其实就是个小蠢货,怪不得能被贺兰小新玩弄于股掌之间那么久。

    “来,别动,我给你贴上。乖,都说别乱动了呢。小心我把你鬼爪子掰断啊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吃吃(娇jiao)笑着,那创可贴在李南方左脸上贴好后,才抓住那只伸进她领口内的咸猪手,用指甲掐了一把,在他夸张的惨叫声中,拿起小包,戴上墨镜,故意把腰胯要扭断那样,踩着细高跟出了客厅。

    “能光明正大的吃豆腐,其实也不错的。”

    搓了下手指,在鼻子下闻了闻,李南方(淫yin)、((荡dang)dang)的笑了个,吹着口哨起(身shen)走出了客厅。

    吃饭时,他已经说过了,今天下午他要去老梁家做客,还问她去不去。

    岳总刚成为南方集团的大股东,当然有的忙,哪有空去别人家做客?

    再说,老梁邀请的是李南方,又没邀请她。

    老梁这个在别人心里的大人物,还不够资格被岳总腆着脸的去巴结,尽管她现在是脱了毛的凤凰不如鸡了。

    对驾车驶出别墅门的岳梓童挥手做再见,又顺便做了个下流的(挺ting)(身shen)动作后,李南方也信步出门,走上了别墅对面的小山丘上。

    踩着叶梢枯黄的草坪,来到当初斩杀两个职杀的那棵大树下,找了个草叶茂盛的地方坐下来,李南方开始打电话。

    岛国,东京。

    (身shen)穿白色和服的上岛樱花,跪坐在案几后的榻榻米上,藏在袖子里的双手紧攥着,都有汗水溢出来了,更能感觉的心跳的厉害。

    但她还是按照嘎拉所说的那样,双眸微微眯起,盯着跪在前面的山泉西木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她脸上涂着一层厚厚的白粉,这样别人就别想看到她的脸色变化。

    本来很好看的两条眉毛,涂成了两条黑色的卧蚕。

    本来就不大的小嘴血红,都不如一分钱的硬币大。

    这(身shen)妆扮,放在华夏肯定会被人怀疑大白天看到了鬼。

    可在岛国,却是传统的女人妆,走在大街上也不会引起别人的惊讶。

    站在山泉西木(身shen)边的嘎拉,也穿着一(身shen)和服,踩着木屐,腰间挎着一把武士道,如果脑袋上再绑个小繤,就和岛国古代武士没什么两样了。

    在两侧墙根处,还站了十条(身shen)穿同样衣服的大汗,个个也都在腰间挎着长刀,齐刷刷盯着山泉西木,眼神(阴yin)狠。

    这些人,都是嘎拉从金三角带来保护、扶持上岛樱花的精锐,杀人不眨眼的货色。

    半敞着的门外院子里,还有数十号人,有男有女,有老有少,就是没人说话。

    山泉西木跪在这儿,已经足足七八分钟了。

    嘎拉等人散出的杀气,让他额头冷汗不曾停留过,动都不敢动一下。

    “咳。”

    眼看上岛樱花还在犹豫,嘎拉轻咳一声,提醒她可以宣布山泉西木的末(日ri)了。

    这人居然是警方的卧底,导致帮内十数名兄弟,在交易毒品时被警方一网打尽了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嘎拉在这方面有着相当丰富的反侦经验,及时把单线联系人灭口,斩断警方追查的线索,相信这座宅院现在已经被警方大部队给包围了。

    随着嘎拉的轻咳,上岛樱花的(身shen)子,猛地轻颤了下,张嘴说——她倒是做出了要说话的动作,却没发出任声音。

    其实她是要为山泉西木求(情qing),劝嘎拉放掉他。

    她真不想好端端的一个人,就这样(身shen)首异处,只为对外面那些大小头目立威。

    “夫人。”

    看出上岛樱花心里是怎么想的后,嘎拉说话了:“有句老话说得好,对敌人的宽容,就是对自己的残酷。您今天不宣判他的死刑,那么以后就会有更多的兄弟牺牲。”

    “我、我再想想,我再想——”

    上岛樱花总算能说出话来时,案几下的手机,忽然当当响了起来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