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741章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南方集团在会展中心后面垃圾场遗址的最后一场演出,场面可谓是火爆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天不再下雪了,傍晚时就把帆布顶棚去掉,让场面大了一倍还有余,足可容纳两万人左右。

    受现场群众的火爆气氛所影响,以克劳馥为首的七大国际超模,(情qing)绪也受到了极大的感染,个个抖擞精神,使出了浑(身shen)解数,猫步走的那叫一个妖娆。

    为华夏人民,献上了她们职业生涯中,水平发挥最好的一场演出。

    就连那些从国外赶来的媒体记者,也是连连惊叹,高举着双手拇指,盛赞这是所见过的,最精彩的走秀表演,无比感谢主办方青山南方集团。

    相信在很多年后,人们还会在提起今晚的演出后,会津津乐道不已。

    晚上九点半,当七大超级名模排成一线,走向后台时,忽然随着音乐鼓点,齐刷刷一个华丽的转(身shen)中,烟花四起!

    青山国际时装节,也随着南方集团的走秀表演结束,而完美谢幕。

    但聚集在台前的两万名观众,却舍不得离去,高声呼喊再来一段,哪怕是五分钟也好啊。

    好东西浅尝即可,别说是五分钟,就是五秒钟都不能带给的,唯有这样,才能让人总是在心里惦记着。

    这个道理很简单,李南方当然明白。

    五颜六色的闪光灯熄灭,各个角落的(射she)灯亮起,照在一张张高喊着再来一段的脸上,重金聘用来的美女主持人,手持话筒快步走上舞台,(热re)(情qing)洋溢的感谢各位的捧场,有缘再见。

    看到她登台后,人们才知道名模们不会再返台了,唯有满脸遗憾的,在现场保安人员的指挥下,有条有序的散场。

    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。

    等现场观众都走干净后,李南方才从路边车里跳下来,快步走向董世雄等人,老远都举起了右手。

    啪,啪!

    他在与董世雄、陈大力等人挨个击掌庆祝时,都会说一声辛苦了。

    很认真的说。

    “哥,其实最辛苦的是您。”

    林晚晴抬手擦了擦眼角的泪水,笑面在灯下好像梨花带雨。

    “那你们给我发点奖金吧。”

    看到众手下眼眶都发红,李南方鼻子也稍稍有些酸,知道他们在这段时间内,付出了太多的心血,神经始终紧紧的绷着,当演出完美谢幕后,所有的感(情qing)都随着他这声辛苦了,都迸发出来。

    他喜欢看到众手下以董世雄为核心,众志成城的样子,但却不想大家在这个该狂欢的时间段,泪流满面,那样也太矫(情qing)了些。

    果然,他说出让大家给他发奖金的话后,大家先是愣了下,随即爆笑起来。

    那种伤感的气氛,立即烟消云散去了。

    按照原计划,演出结束后,今夜就会有狂欢,用不醉不归的方式,来庆祝这伟大的胜利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不行啊,这又不是在会展中心内,用完展台后拍拍(屁pi)股走人就行。

    虽说当前正值华夏盛世,夜不闭户,路不拾遗的,可总有那么一小撮人,会对价值数百万的舞台感兴趣的,大家都去不醉不归了,归来发现舞台不见了,那也太扫兴了。

    “老板,咱们以后庆祝胜利的时候多的是。我觉得,您当前的任务,就是把美女陪好。”

    借这高兴劲,陈大力说话时随意了很多,(淫yin)、((荡dang)dang)的笑着,呶起嘴巴指向舞台西侧边。

    那边站着个俏生生的(身shen)影,金发,碧眼,红色包(臀tun)羽绒服,一双黑丝美腿在灯光下,泛着暧昧的光泽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时候,胆敢指派老板去做事了?”

    李南方笑骂着,抬手往陈大力脑门上抽去。

    陈大力不但敢指派老板去做事,还敢躲闪,嘻嘻笑着迅速后退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等着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抬手点了点头他鼻子,快步走向了克劳馥。

    反正现在这帮爪牙,都知道他已经与克劳馥在办公室内那个过了,再藏着掖着假装关心纯洁,也太不爷们了,倒不如光明磊落的过去。

    只是才走了几步,背后忽然有冷如冰锥般的目光,嗖嗖地刺了过来,让李老板头皮发炸,刚要回头看去,却又忍住了。

    “等着就等着。我还不相信你能撇下那大洋马,会来找我麻烦,嘿嘿。”

    陈大力(奸jian)笑了几声,转(身shen)——脸上的笑容,就像在瞬间就被冰冻住那样,凝固了。

    他多么希望,自己刚才没有抢走王德发的风头,来讨好老板。

    那样,他就能像老王那样,抱着膀子躲在远处,装作与董世雄等人说话,其实却是在时刻关注着这边,看他怎么被老板娘收拾了。

    “老,老板娘,您老人家什么时候来的?怎么不提前说一声,我也好去接您啊。”

    陈大力根本不敢正眼看岳梓童,只是用眼角余光看着她,发现她那双微微眯起的眸子,直勾勾盯着舞台西侧那边后,心中窃喜,悄悄的向旁边走去。

    “站住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忽然说话了,声音里不带有任何的感(情qing)。

    如果是放在今天之前,陈大力也许还能有胆子违逆岳梓童的命令,你让我站住,我就站住啊?你还没和老板结婚呢,只能算是我名义上的老板娘。

    但现在他不敢有这想法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傍晚回来后,就告诉他们说,把南方集团50%的股份,都无偿的出让给岳梓童了。

    从合同签订的那一刻起,岳梓童就是公司的绝对决策者了。

    但她的决策权,只局限于南方黑丝的生产,销售等,却不能插手人事权。

    这是李南方担心岳梓童掌控南方集团后,会把跟随他打天下的元老们,都给陆续清扫出门。

    事实上李南方的担心不是多余的,董世雄在听完后,都长长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公司是李南方一手筹建的,他想送给谁就送给谁,谁也管不着。

    更何况,岳梓童本来就是他未婚妻,堪称商业精英,公司早晚都要交给她来打理的。

    虽说有李南方这道“免死金牌”,陈大力不用担心自己会被小岳给扫地出门,但他也很清楚无论他和老板关系有多好,也好不过人家两口子的关系。

    所以还是乖乖听从老板娘的话,站住吧。

    腆着笑脸的问道:“老板娘,您刚才叫我?”

    岳梓童还是没看他,只问:“你刚才说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说您老人家是什么时候来的,来之前怎么不通知——”

    “这段话的前面两句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冷冷打断了他。

    “前两句?前两句我说什么来呀?”

    陈大力开始发挥他装傻卖呆的本事,抬手指着天上说:“哦,我说今晚的月亮好亮啊——啊!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就觉得右脚好像被锥子狠狠刺了下那样,疼地他惨叫一声,泪水都流出来了。

    却是岳梓童用高高腰马靴的细高跟,狠狠跺在了他脚面上。

    这得有多疼啊?

    可岳梓童却低声训斥:“不许叫!很疼吗?”

    陈大力立即抬手捂住了嘴巴,连连摇头表示不疼。

    “既然不疼,那就滚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抬起右脚,作势要再给他来一下。

    陈大力哪敢再停留,慌忙猴子般的绷着逃开。

    逃出足足十多米后,才敢停下,蹲坐在马路牙子上,飞快的脱下了鞋子,呲牙咧嘴的揉了起来。

    一个人从他面前经过,看到他这样后,关心的问:“陈处长,你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了,要你管吗?”

    心里大骂岳梓童是妖女的陈大力,抬头看清那张脸的主人是谁后,立即把满腔的怒火,都撒在了他(身shen)上:“叶小刀,你特么的昨晚到现在,去哪儿鬼混了?真不把我这个处长当领导了是吧?好,那就滚蛋。”

    就在叶小刀举手对天发誓,说陈处长在他心里,那绝对是比老板还要倍受尊敬的领导时,李南方与克劳馥的谈话,已经快结束了。

    克劳馥等他,也有公事,也有私事。

    公事呢,自然是李南方曾经承诺给人家的那5%的股份,以及她该做哪些工作。

    私事呢,就是——最好能去酒店内舒服的大(床chuang)上,谈公事了。

    可岳梓童这个扫把星的出现,算是彻底打碎了她的好梦。

    李南方也觉得有些遗憾,但唯有把这些遗憾藏在心里,挤眉弄眼的小声说以后会有机会的。

    “她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克劳馥低声说。

    李南方说话的声音,立即恢复了正常高度:“克劳馥小姐,我们之间的具体合作事宜,我会派董副总与你洽谈的,就定在明天下午吧。你看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好,那我就先走了。再见,李总。”

    克劳馥与李南方握手说再见时,小手指在他掌心勾了下,转(身shen)带着一阵香风走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转(身shen),好像刚看到岳梓童的模样,愣了下:“你什么时候来的?”

    岳梓童双手环抱在(胸xiong)前,走到他(身shen)边,与他并肩而立,嗤笑一声:“切,装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就装了?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就不装了?”

    “岳梓童,我发现一天你不和我吵架,你心里就会不愉快是吧?”

    李南方有些不耐烦了:“以后,我当着你的面时,是不是都不能和别的女人说话了?”

    “你能做到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——做不到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耸耸肩,很不要脸的说:“我这人的女人缘太好,走到哪儿都是美女环绕,能不和人说话吗?”

    岳梓童撇撇嘴,问:“今天,你在医院里打人了?”

    李南方反问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岳梓童很高深样子的:“我就是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是,我打人了。那些人该打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点上一颗烟后,知道岳梓童是怎么知道的了。

    除了闵柔,还能有谁?

    “那个女孩子,很漂亮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能有多漂亮?”

    “反正比你漂亮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又动心了吧?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在侮辱我。她可是把我当小叔叔——”

    “我还是你小姨呢,你不照样把我给上了?”

    “唉,岳梓童,咱还能不能要点脸?”

    李南方扯住她胳膊:“走吧,回家和你说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