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740章 你怎么可以这样帅气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如果不是段副院长来头很大,又要决意保住吕明亮,李南方也不会给荆红命打电话。

    俩人关系虽说很不一般,可李南方还是不愿意麻烦他。

    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,荆红命竟然很干脆的说不管。

    这让李南方有些傻眼,牛比都吹出去了,结果却要吹爆了?

    幸好就在他刚要着急时,荆红命又给了他一个手机号,让他找那个人。

    李南方这才转忧为喜,连声道谢后,正要大拍几记马(屁pi)时,荆红命却不给他这个机会,直接收线。

    “咳,那个什么,十叔,等以后我做东,到鱼翅皇宫,咱爷俩好好叙叙旧。”

    干咳一声对手机说了句面子话后,李南方才对吕明亮的说:“成了。你就把心款款放在肚子里,继续全心全意的为人民服务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李兄弟,谢谢你了。”

    吕明亮笑着道谢,只是笑容相当的勉强,站起来说:“我那边还有事,去处理下。李兄弟,你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那你先去忙吧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站起(身shen),点头把他送出了门口。

    老吕是强笑着的,他压根不信李南方能保住他。

    他心里是怎么想得,李南方都看出来了,但没有说破。

    有道是泰山不是垒起来的,黄河不是尿出来的,荆红命的能量有多大,没必要和老吕说清楚,既然他不怎么相信李南方能保住他,那么他自己愿意担心,就去担心好了。

    不过李南方也有些好奇,荆红命给他的那个手机号主人是谁。

    他能听得出,荆红命在提到这个手机号时,语气相当的冷淡,带有隐隐的不屑。

    “你既然看不起这个人,干嘛还要把他介绍给哥们呢?唉,大人物的心思,咱还真猜不到。”

    盯着手机屏幕上那个号码,李南方潇洒的耸耸肩,走到(床chuang)前。

    脑袋受伤的人,基本都嗜睡。

    担心李南方会趁自己睡着时走人,看上去很疲倦的杨逍,困得都快睁不开眼了,可依旧勉强睁着眼:“小叔叔,你是不是要走了?”

    李南方没说话,回头看了眼窗外。

    夕阳,马上就要落山了。

    金色的余辉穿过窗户,撒在杨逍的黑色秀发上,泛起一抹淡银色的光泽,看上去好像缎子般的迷人。

    他现在很忙。

    不可能总在医院内陪着杨逍,而且也不能把她随时都带在(身shen)边,更不能晚上带回家去——不然,好不容易才解开误会的岳阿姨,会再次打翻醋坛子,不知道要生出多少意外呢。

    “杨逍,你听我说——”

    李南方抬手,在杨逍秀发上轻抚着,动作自然,全然是长辈对待晚辈的样子,刚要柔声解释什么时,她却凄然的笑了下:“小叔叔,你不用说啦。我知道,你其实很忙的。而且,像你这么优秀的男人,肯定会给我找到小婶婶了。如果我总是跟在你(身shen)边,那样会引起误会,弄得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这孩子,还真是懂事。

    李南方心中默默地说。

    见他不说话,杨逍故做开心的笑道:“小叔叔,别担心,我也不是真不懂事的人。我知道,晚上你要回家去陪小婶婶了。我就算再怎么不想离开你,但终究,终究——唉。”

    杨逍的叹气声,让李南方有些心疼。

    短短一天内,在不知不觉间,他居然接受了这个美艳的大侄女,真把自己当小叔叔了,手从她秀发上滑下,在她光滑的脸蛋上拍了拍,轻声说:“你好好在这儿养病,我会安排人好好照料你的。等我忙完那些事,我只要有空就会来陪你的。”

    杨逍追问:“要忙多久?”

    李南方愣了下,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他可不知道自己得忙多久,该做的事太多了。

    先确保今晚最后一次超模走台秀的完美谢幕,明天再去老梁家做客,后天有空去会会展妃,期间还要为保住吕明亮而忙碌。

    至于叶小刀与贺兰扶苏都搞不定的那个杨逍,更像一团黑云,把他紧紧笼罩,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能跳出来。

    “这样吧,小叔叔,你以后不用来陪我了。等我好些了,就去找你。”

    杨逍抓住李南方那只在她脸上,无意识游走的右手,低声说:“你也可以先给小婶婶说一句,我不会打搅你们俩个晚上的二人世界。我只要,只要在白天能看到你,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可我白天要比晚上还要忙的,哪有功夫陪着你?

    再说,我又不是你真的小叔叔。

    你这么个美艳的大侄女,总是跟在我(身shen)边,又对我完全不设防,我会感觉有些压力的。

    李南方心里想着,眼角余光落在了杨逍侧卧着的(身shen)体上。

    第一场雪落下后,就证明青山的冬季已经正式来临,外面街道上的气温,已经零下几度了。

    不过医院的病房内,却是温暖如(春chun),杨逍只盖着一条薄薄的白色棉被。

    棉被披在她侧卧的(身shen)体上,蜿蜒玲珑有致,该收的部位收,该突的地方突,尤其那两条修长的腿,并在一起后很容易让人想到美人鱼。

    一双白嫩纤巧的小脚,叠在一起,脚趾无意识的相互勾动着——让李南方看的时间稍久后,心中居然一((荡dang)dang),生出一股子要拿在手里好好把玩的冲动。

    杨逍好像看出他心里在想什么那样,慌忙把双脚缩回了被窝内,轻咳了一声。

    李南方这才清醒过来,老脸顿时一红,意识到自己刚才失态了,简直是太禽畜了,竟然对一个智商几岁,对自己完全不设防的女孩子动了歪心思。

    这是不可饶恕的行为,抬手就给自己来了一嘴巴。

    杨逍愕然,瞬间后惊叫:“小叔叔,你怎么打自己?”

    “哦,那个什么,好像有蚊子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当然不会说他为什么打自己,讪笑着找了个借口,站起来快步走向门口:“我先走了。明天要是有空了,我会再来看你的。”

    他必须得赶紧走。

    只因他忽然发觉,病房内的气氛这会儿越来越暧昧了。

    杨逍并没有任何勾引他的意思,是他自己的思想忽然就不健康了。

    再不赶紧走,鬼知道他会不会做出禽兽事来。

    真以为男人在守着个美艳,(性xing)感还又很好哄骗的女郎时,都能像柳下惠那样无能,让人耻笑千年吗?

    病房门重重关上后,杨逍满脸不明所以的惊愕,很快就被无声的冷笑所代替。

    掀开盖在(身shen)上的被子,左腿慢慢地屈起,左手顺着膝盖,缓缓下滑,落在了那只白玉秀足上,拇指食指在轻捏住蚕宝宝般的小指,喃喃地说:“书上说的果然不错。女孩子的脚,对男人有着让女人都不理解的(诱you)惑力。李南方,如果你运气好的话,会在临死前拥有这双脚的。”

    她在盯着自己秀足时,眼神也同样的迷离起来。

    就像她到现在才发现,她的秀足原来是这样好看。

    忍不住地,想抱住轻吻下。

    她想到这儿时,左脚已经抬起,慢慢地勾起,凑向了脸前。

    她闭眼,慢慢地低头,嘴巴微微张开时,心儿忽然砰砰地大跳了起来,一种从没有过的感觉,瞬间就散到了四肢百骸中,又悠忽凝聚成一股暖流,直直冲向关元(穴xue)下的源口。

    “呃——”

    当杨逍终于亲吻住她的左脚时,源口有暖流喷溅,(身shen)子猛地轻颤起来,忍不住让她猛地昂首,闭眼发出一声天鹅濒死时,才会发出的轻泣声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就在杨逍为这种从没有过的感觉,给冲击的魂儿都在天上飞时,李南方惊诧的声音,忽然从门口传来。

    她猛地睁眼,抬手就把被子揪过来,尖声叫道:“不、不要过来!”

    李南方连忙停住脚步,关心的问:“杨逍,你刚才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、我忽然想到了一些事。”

    杨逍扯起被子,一把蒙住头,全(身shen)都在颤抖着,呜咽着说道:“很可怕的事。可一想,头就疼的厉害,好像在做梦那样。小叔叔,你先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我先走了。这是我的手机号,想找我了就给我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把一张便条放在(床chuang)尾,转(身shen)快步走向门口时,又听她说:“小叔叔,麻烦你和人说一句,不要再来打搅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会告诉她们的,反正你也不需要治疗。但明早别忘了换药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答应了一声,开门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刚才走到护士值班台前时,他才忽然想起杨逍没有他的联系方式,如果有什么事,就不好找他了。

    只是他没想到,在返回推门后,居然看到杨逍正抱着她自己的左脚,面色羞红,全(身shen)打颤,好像——如果她是个正常人,依着李南方那方面的丰富经验,肯定能确定她高、潮了。

    但现在他不会这样想。

    一来是女孩子要想自个儿高了,那得需要一定的时间。

    二来呢,就杨逍这种智商只能顶五岁孩子的女人,又怎么懂得该怎么把自己捣鼓高了?

    所以他才惊讶,正准备看看她究竟怎么了时,杨逍就告诉他,她想到了一些往事。

    这让李南方有些后悔,我怎么就这时候闯进来了呢?

    不然,她说不定真会想起来呢。

    出门后,李南方在有些懊悔的同时,也有些奇怪:“她在回想过去时的反应,真的好奇怪。就像女人——靠,人渣,你胡想什么呢?”

    站在落地窗前,遥遥望着李南方跳上车子,很快消失在亮起的街灯下后,杨逍伸手捻着耳边垂下来的一缕发丝,很久都没说话。

    直到门外的走廊中,传来特护查房的脚步声后,他才转(身shen)快步走进了洗手间内。

    洗手间的大镜子里,立即映照出一个发丝乌黑的英俊男人。

    看着满头的青丝,他很满意。

    用染发剂染黑的头发,要比银白色好看太多。

    就是这张脸——杨逍对着镜子轻轻叹了口气:“唉,你怎么可以这样帅呢,让我(爱ai)你(爱ai)的,无法自拔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