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739章 我不敢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毫无疑问,浑(身shen)散发着倨傲、高雅风度的段副院长,来历肯定不凡。

    可李南方却觉得,她越是来历不凡,才越该为劳苦群众着想。

    所有来头不凡的人,不都是被所有平凡的人供养着吗?

    既然百姓们供养着你,你又有什么资格,不把他们的生死当回事呢?

    李南方最厌恶这张自以为是的臭女人了。

    无论她长的有多漂亮,有多(性xing)感,都是臭的。

    这又是个林依婷。

    一巴掌抽过去后,李南方没有任何的解气感,只有说不出的悲凉——暗中想到:“看来,以后我再也不能心系劳苦大众了。不然,会搞得自己也不开心。竟然没从如此白嫩的脸蛋上,感受到应有的上佳手感,就是明证啊。”

    当然了,在抽段副院长耳光时,李南方是不会像抽程教授那样,把她牙齿打掉。

    无论这女人有多么的臭,可她这张脸确实老天爷的杰作,只是在给她安心时,不小心安上了畜生的。

    任何试图老天爷杰作的行为,都是罪行。

    李南方可不敢得罪老天爷,所以这一嘴巴抽的是相当有技巧。

    表面上很响,很疼,也有几道指痕迅速浮上,但却没让她受伤。

    段副院长被抽的,漂亮的脑袋,猛地歪向了旁边。

    因摆头的动作过猛,导致盘在头顶的黑发,瀑布般的洒落了下来,遮住了半张脸。

    “卧槽,这家伙连女人也打?”

    围观群众,全都目瞪口呆的望着李南方,怀疑自己看错了。

    唯独杨逍拍手叫好,很欢悦的样子。

    杨逍的叫好声,把被打懵的段副院长惊醒,霍然抬头,眼神无比恶毒的看着李南方,嘶声厉喝:“你敢打我?”

    “我不敢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皱了下眉头,抬手又是一记耳光抽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你敢!”

    “我不敢。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

    “我——”

    耳光声不断,李南方接连抽了段副院长七八个耳光,直到把她彻底的抽醒。

    她不敢再说话了。

    更不敢用恶毒的眼神看他。

    因为她如果这样,马上就是一大嘴巴抽过来。

    她唯有用力咬着嘴唇,双手十指死死拧着衣角,全(身shen)哆嗦的厉害,好像在打摆子。

    “记住,以后无论在哪儿当领导,最好要心系群众。千万,千万别不把别人死活当回事。不然,就会有人不把你的死活当回事。我从来没对别人说过这些,这是我活了二十四年后才参悟的心得,今天就送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说着,伸手替段副院长,把遮住她红肿脸蛋的黑发,好心的拢到耳后:“不用谢,我叫李南方。木子李,北雁飞南方的李南方。以后想找我切磋这些道理了,随时可以去南方集团找我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青山南方集团吗?就是出产著名品牌南方黑丝的厂家。南方丝袜,黑了想家,这句朗朗上口的广告词,就是我想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顺便给自己产品做了个广告后,盯着段副院长嘴巴的李南方,才兴犹未尽的摇了摇头,走向了孙处长。

    大家好像看怪物似的,看着李南方。

    他们实在想不到,李南方有什么资格,敢这样骄横。

    李南方当然不会告诉大家,他为什么这样骄横的原因。

    他已经低调了太久,也扮猪扮了太久。

    他是真怕,扮猪扮久了后,就真成了猪。

    反正他已经惹了那么多祸,现在为了小柔儿,再惹惹这位来历不凡的段副院长,也不算什么事。

    看他走过来后,孙处长就知道他想干嘛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也懒得多说,只是瞪眼:“别动,乖乖让我抽俩嘴巴,这事就算了。”

    “等、等等。”

    这位孙处长也是个妙人儿,抬手摇了摇说:“我自己来,行吗?”

    李南方被他问的愣了下,笑道:“好啊,看来你很识时务,比那臭娘们强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从来都很识时务的。”

    孙处长苦笑了下,抬手就给了自己狠狠两耳光。

    可能是怕李南方不满意,会亲自动手,所以孙处长抽自己的这两耳光,相当用力,鲜血都顺着嘴角淌下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还算个是男人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大为钦佩,竖起右手大拇指,给他点了个赞。

    “一般(情qing)况吧。”

    孙处长再次苦笑了下,看了眼依旧盯着脚尖发呆的段副院长,再看看这会儿还看着天花板数星星的程教授,重重叹了口气,转(身shen)就走。

    他这次跟来,是送段副院长上任的。

    谁能想到会在遇到这种事?

    不过他觉得,这也是个很好的教训。

    李南方那番很有装((逼))嫌疑的话,让他顿悟了很多当官的诀窍。

    孙处长快步走出几米后,就听李南方说:“孙处,等等。”

    孙处长停步,转(身shen)看着他。

    李南方走到他面前,看着他的眼睛,缓缓地说:“回去告诉你的领导,吕明亮这个院长,我保定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闻言,齐刷刷的一楞。

    吕明亮本人在呆愣过后,随即面露狂喜之色。

    孙处长却很不解,下意识的问:“你又不是省厅领导,你怎么能肯定保住他?”

    “这你不用管。麻烦你回去后,把我说的这句话,告诉你们领导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一定带到。”

    孙处长点头,转(身shen)快步走了。

    抬手打了个哈欠,李南方也转(身shen),对呆若木鸡的围观者说:“各位,都散了吧。好戏谢幕了,再看,就要拿钱了。”

    “对,对,都散了,散了!”

    吕明亮马上挥舞着手臂,命令众人散开。

    李南方走到杨逍(身shen)边,低声说:“你先回房等——”

    杨逍打断他的话:“你去哪儿,我就去哪儿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和人说几句话,马上就回去的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说出这句话后,神色黯然了下,强笑道:“好吧,那我们回房。”

    他想和闵柔单独谈谈的,结果女孩子却只给他留下了个孤单的背影。

    很明显,她现在不想和李南方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我送你们回去。”

    老吕也有很多话,要和李南方说。

    李南方倒是没有拒绝,牵起杨逍的手,率先走向了电梯。

    眨眼间,人满为患的走廊,空了下来。

    现场只留下躺坐在椅子上,依旧瞪着天花板发呆的程教授,还有满地的牙齿。

    还有慢慢抬手,捂住脸的段副院长。

    没人管他们。

    就连最该巴结她的孙处长,都速速闪人了,还有谁傻到留下来,这时候对她献殷勤吗?

    “快,你们两个赶紧帮这位姑娘包扎下伤口。”

    进了四号特护病房后,吕明亮先安排人给杨逍包扎伤口,才拉着李南方,一对好基友那样,走到落地窗前的沙发上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看到李南方就在屋里,杨逍倒是没拒绝特护给她包扎伤口,乖乖坐在(床chuang)沿上,痴痴地望着这边。

    回头看了眼这孩子,吕明亮抬手点了点头自己脑袋,压低声音说:“车祸中,她这儿受到了伤害。”

    “不愧是当医生的,一眼就看出关键所在了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苦笑了下,就把他自己的猜测,简单说了遍。

    他对杨逍智商忽然回到五岁时的猜测,无论是在理论上,还是临(床chuang)实践中,都能站得住脚。

    从医十数年的吕明亮,不但听说过无数次这样的病例,更是接触过两次。

    这种以外伤导致的严重(性xing)创伤,是没有任何好的医疗办法。

    唯一可行的就是,以后多带她去老家走动,希望能借助故乡的人,她所熟悉的环境,一点点慢慢回想起她曾经经历了哪些事。

    至于杨逍智商回到五岁,但一(身shen)出神入化的医术却没消失,纯粹是一种本能的反应,就像孩子饿了就想吃(奶nai)那样。

    “真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又回头看了眼,已经躺在(床chuang)上的杨逍,吕明亮摇了摇头低声说:“如果她是正常的,那我肯定会把她安排在医院里,当宝贝供奉着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却皱起眉头,若有所思的说:“如果她是正常的,那么她可能不会有这么出色的表现了。”

    吕明亮愣了下,接着明白他为什么这样说了。

    杨逍医术高超,堪称神医,这是毋庸置疑的了。

    但医术高超的她,以前却不曾被人听说过,那么就只能证明她对自己的医术,相当不自信,甚至都不想让人知道,不然早就名扬天下了。

    可当她遭遇车祸,智商回到五岁小孩时——五岁的孩子,那是想说什么,就说什么,想怎么做,就怎么做的。

    这样反而把她所拥有的高超医术,淋漓尽致的发挥了出来。

    所有名扬天下的神医,所依仗的,除了高超的医术之外,就是自信了。

    杨逍此前籍籍无名,就是因为她没有自信,不敢给人看病,也不相信自己所拥有的,有多么的惊世骇俗。

    “唉,希望你能好好开导她吧。空有一(身shen)高超医术,却没有造福大众,这是一种极大的浪费。”

    吕明亮叹了口气,端起茶杯开始喝水。

    看他手拿着杯子盖,不住在水面上轻刮着,李南方就知道他想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拿出手机,开始拨打电话。

    吕明亮站起来,刚要走开回避下,李南方却摆了摆手,示意他不用走。

    吕明亮心(情qing)立即澎湃起来。

    他知道,李南方这是要为保住他,而动用关系了。

    很快,电话就通了。

    低头假装喝水的吕明亮,听到一个淡淡地男人声音,从手机里传来了出来:“找我有事?”

    “十叔,你先听我说完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拿着手机站起来,在吕明亮面前来回走动着,把刚才发生的事,简单叙述了一遍。

    末了,他加重语气:“十叔,我想保住吕明亮。”

    吕明亮听到,手机那边是男人,很干脆的说:“我不管。”

    他的心,一下子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李南方可是吹下大话,说要保住吕明亮的,不然也不会给荆红命打电话了。

    但荆红命却说他不管。

    靠,这让李老板颜面何在?

    “十叔——”

    李南方有些急,刚要再说什么,就被荆红命打断了:“我给你个手机号,你去找他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