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737章 有我在,她死不了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闵柔的、的妈妈,眼看不行了。”

    吕明亮大张着嘴,艰难的说出了这句话。

    “啊?怎么会眼看不行了?”

    李南方大惊,再也顾不上其他了,甩开被杨逍抓着的右手,就往门口跑。

    “小叔叔!”

    杨逍也抬脚从(床chuang)前跳了下来,叫道:“你又要扔下我,不管我了吗?”

    听说闵母危在旦夕,李南方哪儿还顾得上搭理她啊?

    只是刚跑到门口,却别吕明亮一把抓住胳膊:“你去了白搭,得她去。”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李南方下意识的问着,回头看向了杨逍。

    杨逍正推开要阻挡她跑来的护士,毫不介意还果露着肩膀,鲜血又慢慢从伤口内冒出来,只是一脸惊惶之色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猛地,李南方也想到了杨逍曾经说过的疯话,连忙问吕明亮:“老吕,闵柔妈妈真像她所说的那样了?”

    “对!确实如她所说。你快——”

    老吕话还没说完,李南方就转(身shen)跑到杨逍面前,弯腰伸手,把她横抱在了怀中。

    “李兄弟,坐电梯,电梯已经上来了!”

    等李南方横抱着杨逍冲出病房门,跑向楼梯口那边后,吕明亮连忙跟了上来,提醒他不用跑楼梯了。

    叮当一声响声,电梯停在了十六楼,缓缓开门时,李南方已经抱着杨逍越门而过,却看都没看电梯一眼,抬脚就踢开了楼梯口房门,闪(身shen)进去了。

    “坐电梯,电梯!唉,吕院长,他怎么不乘坐电梯啊?难道他以为,他抱着个人走楼梯,比坐电梯更快到达五楼吗?”

    就任如救火般的吕明亮,在跑来找李南方时,来不及乘坐电梯,累的几乎要把五脏从嘴里吐出来了。

    知道他是来请救兵的其他医护人员,在他冲进楼梯后,马上就按了电梯,预备给李南方所用。

    电梯这玩意,有时候可不会因为你着急去哪层楼,按了后很快就出现在你面前的,有时候你得等好久。

    幸好后续接应吕院长的医护人员,很快就乘坐电梯上来了。

    这不才刚开门呢,就看到李南方抱着那智障儿,冲进了楼梯,急得不行。

    但好像(屁pi)股着火般的李南方,已经冲进了楼梯,吕明亮也不好再去追他了。

    唯有跑进电梯,一个劲的催促手下,赶紧回五楼。

    电梯下降过程中,没有任何的停留,也就半分钟左右,就来到了五楼。

    那个医护人员马上冲出来,正要大声喊人,去楼梯内接应李南方时——

    却发现,抱着杨逍的李南方,已经站在了闵母面前。

    他怀疑自己眼睛出毛病了,用力擦了擦。

    再次定睛看去,确实没看错。

    这人嘴角一咧,喃喃自语:“尼玛,抱着个人跑了十一层的楼梯,居然比坐电梯还要快。这、这还是个人吗?”

    如果让他知道,李南方在抱着杨逍冲下楼梯时,还不住地问她,抢救闵母有几成把握时,他更会吃惊。

    “只要是在半个时辰内,我就能把她救回来。要不然,就会坠了我们杨家先祖是文帝御医的赫赫威名。”

    这是杨逍给李南方的回答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,就是一个小时。

    闵母服用程教授的新药后,发病才几分钟,时间充足的很呐。

    不过,尽管如此,杨逍的回答也相当有自信,李南方还是不敢有丝毫的懈怠,抱着她猴子般的连蹦带跳,平均一秒钟多点,就能下一层楼。

    “闪开,闪开,都闪开。姑娘,请您看看病人。”

    看到李南方这么快就把杨逍抱来,单膝跪地正在给闵母采取紧急抢救措施的刘主任,连忙站起来,挥手让围观者都闪开。

    “放心,有我在,她死不了。”

    好像扫了眼满脸泪水的闵柔,杨逍从李南方怀中跳下来,抬手揪住病号服,遮住了雪白的香肩,淡淡地说:“有银针吗?我要银针。别的也可以代替,比方发夹。”

    “快,那个谁,小孟是吧,快去拿针。”

    刘主任可不敢再让杨逍用发夹代替银针了,对一个年轻的医生说道。

    小孟是中医科的,闻言立即转(身shen)就跑。

    “都让一下,我需要一个通风的环境——小叔叔,你留下来帮我。”

    正要退到旁边的李南方,只好留下来,看向闵柔,微微点头,示意她别怕。

    闵柔这会儿怕也白搭啊。

    她唯有把所有的希望,都寄托在这个漂亮的女疯子(身shen)上了。

    “小叔叔,你盘膝坐在地上。对,就是这样,动作慢点,轻点,让她也坐好。”

    按照杨逍的吩咐,李南方盘膝而坐后,小心把全(身shen)还在打颤的闵母,从地上抱起来,背对着自己,双手托着她的腋下,让她能保持坐姿。

    “你的衣服。对,就是你的衣服,给我拿来。”

    杨逍对一个护士说:“铺在地上,靠近病人。”

    护士不知道她要干嘛,只能按照她所说的,把白大褂铺在地上。

    当看到她单膝跪地后,才明白她原来是怕脏了她的膝盖。

    不过,可没谁敢指责她架子大。

    都瞪大眼睛看着这个女疯子,能有什么本事,把瞳孔已经有了扩散迹象的闵母抢救过来。

    “小叔叔,用你右手拖住她下巴。对,就这样,你脑袋后仰。”

    等李南方拖住闵母下巴,自己脑袋刚向后仰去,就见杨逍忽然抬手,啪的一声,重重击打在了闵母后背上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好多人,都被杨逍这个动作给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心脏病患者发病后,千万别乱动她,这已经是孩子都知道的常识了。

    本来,大家看到李南方扶起闵母时,就已经很担心她能不能受得了,现在又看到杨逍在她后背上重重砸了一拳,能不吃惊吗?

    闵柔更是害怕:“妈!”

    “都别过来,也别乱说话。要不然,我再也不管她的死活了。”

    闵柔刚要跑过来,杨逍抬头,秀眉紧皱着,冷冷地说。

    闵柔立即停住脚步,抬手捂住嘴,慢慢后退。

    “哼,就你这治法,好人也会被你治死的。”

    程教授这番话的语气里,带着明显的幸灾乐祸:“吕院长,咱先说好了,病人真要死了,可不能把责任推到我的新药上。本来,我就说只要她能撑过去,就能一切平安的。是你们非得让这个女疯子来折腾她,呵呵。”

    其实不用他提醒,大家也看到后背被重重砸了一拳的闵母,(身shen)子诈尸般的猛地(挺ting)了下,却没其它任何反应,接着垂头,要不是李南方及时用手托住她下巴,肯定会一头栽倒在地上了。

    程教授说的话虽然难听,可很多人却觉得貌似有点道理。

    程教授现在重新恢复他的“气定神闲”,那是因为终于有人来当闵母可能出事的“接盘侠”了,死了也和他没关系了。

    吕明亮眼神(阴yin)森的看了他一眼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孙处长张了张嘴,接着轻叹一口气。

    杨逍看都没看他,对李南方说:“小叔叔,等会儿你帮我做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好,你说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他对杨逍也没信心。

    有谁,能相信智商有问题的女孩子,真能救下危在旦夕的闵母呢?

    他按照她的吩咐来做,在她忽然出拳打了闵母一下后,都没做出反应,纯粹是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侥幸。

    “抽那个老东西的嘴巴。除了他之外,刚才所有说他会因病人服用新药,会不会出现副作用而负责的人,都要抽嘴巴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只要能把闵母救过来,别说是让他抽他嘴巴,就是去杀人,也不是不可以的。

    那会老吕问闵母服用新药后,出现副作用谁来负责时,杨逍还没有来。

    她知道这些,是李南方在抱她回病房的路上,随口说的。

    没想到,她却记住了。

    程教授当然不会忘记自己所说的话,立即耸耸肩,冷笑着满脸不屑的样子。

    新上任的段副院长,脸色却是一寒。

    她可是和程教授一起,喊出说她会负责的话来着。

    “小叔叔,你在抽姓程的黑心庸医时,最好能把他满嘴牙打掉。我看到他牙尖嘴利的样子,是好生气呢。”

    杨逍嘴里说着,右手却接连在闵母后背上,错落有致的砸了几拳。

    一拳,比一拳更重。

    最后一拳,更是直接打在了闵母的后心部位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要把他直接打死吗?哈。”

    程教授哈的一声笑时,垂着头的闵母,(身shen)子忽然再次剧烈猛颤,抬头张嘴,噗的一声,喷出了一口黏稠的液体。

    “妈!”

    闵柔又怕了,再次尖叫着刚要冲过来,杨逍就厉声喝道:“站住!”

    杨逍的声音,本来就很难听。

    她在厉声喝斥时,真像钢针扎人耳膜那样,就连颇有定力的李南方,都想抬手挠耳朵了,何况闵柔等人?

    闵柔下意识停住时,杨逍又吩咐李南方:“好了,小叔叔,麻烦你把她平放下吧。”

    她的话音未落,刘主任忽然失声叫道:“啊,快看病人的脸,脸!”

    齐刷刷的,大家都看向闵母的脸。

    就看到刚才那张死灰色的脸,这会儿居然红润了起来,半张着的嘴巴一张一合,明显是在呼吸。

    她被女疯子重重砸了这么多拳,都打吐了,可她却有了正常的生命迹象!

    这,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李南方也很震惊,小心把闵母平放在地上后,忍不住地问:“怎么个(情qing)况?”

    “我捶打她后背几处大(穴xue),只是迫使她把服下的庸医药物吐出来。”

    杨逍微微皱眉,抱怨道:“刚才她如果听我的,不服庸医的药物,那么就不会伤到心经。这样一来,极大延缓了她康复的周期。至少,需要半年时间吧。”

    她在这儿一口一个庸医的叫,程教授的眼角,就一个劲的突突跳。

    偏偏,他还不知道个该怎么反驳。

    幸好,就在他最尴尬时,去办公室内拿银针的小孟,如飞般跑出了楼梯口。

    吕明亮连忙亲自迎上去,接过来走到杨逍面前,客气的说:“姑娘,请问您需要哪个型号的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