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736章 快去救人!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人们天生就有同(情qing)弱者的本(性xing)。

    杨逍没有来闹腾之前,明显是借着新任副院长前来推销新药的程教授,在口若悬河的侃过那番话后,除了老吕之外,别的医护人员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劲。

    事实上,他们大多数的灰色收入,都来自这些药贩子。

    但当程教授说出,被闵柔扔掉的那几粒胶囊,也要算钱后,大家伙再看他时的眼神就变了,开始反感这个看上去文质彬彬,很有留洋博士风采的老男人。

    一款新药只要能成功打进青山中心医院,会给药贩子带来多大的利润,就算是用脚丫子都能猜出来的,有必要连这几粒药也算钱吗?

    不过这事也确实怪闵柔。

    谁让她在激动之下,就把胶囊当暗器的扔出去了?

    真以为程教授推销的新药,是随便从大街上捡来的啊。

    对现场诸人看自己时,是用什么样的眼神,程教授才不会去在意。

    他只要能讨好中心医院未来的院长段女士,还用管别人怎么看他吗?

    看到闵柔帮闵母服下胶囊后,程教授再次抖擞精神,开始给现场观众,献上一堂针对心脏病方面的专业讲座。

    “就在上周一,我应美国德州克林议员的邀请,为他妻子看病。议员夫人的病(情qing),就与这位女士所患疾病相仿。”

    程教授指了下服下胶囊后,开始闭目养神的闵母:“都因先天(性xing)心脏动脉血管畸形扭曲,而造成突兀(性xing)的供血不足,从而引发心率减缓,甚至衰弱现象。或者,我现在所说的这些,会被你们以为是在王婆卖瓜,自卖自夸我的新药。但事实却总胜过雄辩。当时议员夫人服下我的新药后,没过、没过——”

    迫于省厅孙处长,未来的院长女士在场,无论中心医院的员工们,内心对程教授有怎样的反感,都得装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来。

    就在大家在不知不觉间,被程教授的口若悬河所吸引,准备等他讲述议员夫人服用他的新药后,没过几分钟就从病(床chuang)上一跃而起,现场大跳街舞时。

    却看到他眼角忽然局促的跳动了几下,盯着闵母那边,张着的嘴巴,仿佛离了水的鱼那样,不断闭合,却再也说不出一个字来时,才意识到不对劲。

    顺着他的目光,所有人都看向了闵母。

    服药后就闭目养神的闵母,这会儿脸色忽然蜡黄,黄豆大的汗珠,从额头滚落,也张大嘴,艰难的呼吸着,用手捂着心口,猛地睁开的双眼里,全是无法抵抗的痛苦。

    “妈,妈!你、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闵柔大惊,连忙伸手揽住母亲的肩膀,替她抚着(胸xiong)口,哑声问道。

    闵母想说话,可嘴巴动了下还没说出一个字来,(身shen)子就斜斜的向旁边歪倒。

    恰好有两个医护人员站在那边,慌忙屈膝及时搀扶住了她。

    “刘主任,快看看怎么回事!”

    老吕也慌了,对心脏科的刘主任说了句,快步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快,快把她平放在地上,仰面朝天,千万不要乱动她!”

    刘主任可是中心医院的心脏科权威,一看闵母这样子,就知道怎么了,脸色顿时大变,抬手把挡在面前的几个人推开,一个箭步就蹿了过去。

    那位被程教授训斥过的老中医,这会儿也连连顿足,抱怨道:“我刚才就说了嘛,这位女士脉象游离无力,不适合用药(性xing)过猛的药物。不然,本来就很脆弱的畸形血管,会因血液循环速度加快,而承受不住高压,导致破裂的。”

    亲眼目睹闵母在服下被程教授夸为仙品的新药,结果却忽然发病,随时都有可能一命归西后,省厅的孙处长也慌了。

    再也顾不上巴结段副院长了,连忙凑过去,急切的问道:“快呀,快把她抬进急诊室内啊!”

    孙处长亲自陪送段副院长上任,本意是巴结她的。

    不然,他刚才也不会那样训斥吕明亮了。

    可假如段副院长带来的“御医”,在推销新药时,却把病人给治死——孙处长是要担负一定责任的。

    他现在相当后悔,暗骂自己有病,才那样帮程教授吹捧。

    “不能动,病人是不能动的!快,拿氧气袋来!”

    随着刘主任的吩咐,至少八名医护人员,转(身shen)就跑去拿氧气袋。

    “程教授,你看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急得额头都冒汗的孙处长,终于想起程教授了,连忙转(身shen)请问。

    “这、这应该是服药后的正常反应。这、这说明患者在吸收药效方面的功能,非常的强大。只要能熬过、撑过药效反应期,就会、就可能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程教授的脸色还算淡定,可聋子也能从他这番磕磕巴巴的话中,听出他没有一点的信心。

    “熬过?撑过?”

    母亲发病后,反倒被一群医护人员给挤来外面的闵柔,听他这样说后,忽地变成了一只愤怒的小母豹。

    一把抓住他衣领子,剧烈摇晃着:“你这是在赌,赌我妈能抗住你的新药药(性xing),对不对?如果扛不住,她就会——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不、不是这意思。”

    程教授被闵柔晃得,眼镜都从鼻子上掉下来了,连连摇头:“你先别慌,别慌。听我好好解释。我觉得吧,人和人的体质不一样,这位女士出现当前反应,应该不是新药的问题,而是她自(身shen)体质太弱——啊!你怎么打人?”

    “打你?我要杀了你!”

    闵柔是单纯,也很善良,但眼看母亲危在旦夕,这程教授还在说他的新药没问题,怪就只能怪母亲体质太弱,哪儿还能保持冷静,抬手就在他脸上又抓又挠起来。

    “来人,来人,这女人疯了。”

    程教授抬手抱着脑袋,不住后退着大声喊叫来人。

    没人管。

    把这儿围了个水泄不通的人们,宁愿都去关心闵母(情qing)况怎么样,也没谁理睬他的喊叫。

    段副院长却冷哼一声,回头看向两个(身shen)穿保安制服的男人:“哼,在医院里打打闹闹,成何体统!你们两个,是只吃干饭的吗?”

    这俩人,当然不是只吃干饭不管事的,眼看未来的院长大人生气了,哪敢再装傻卖呆,慌忙冲上去,架住闵柔胳膊,一个劲的劝她冷静些。

    闵柔却不依不饶,在被架着双臂向旁边走时,依旧尖声哭叫着,抬脚乱踢向程教授。

    现场,顿时乱成一团。

    “都别吵了,救人要紧!”

    关键时刻,吕明亮猛地来了一嗓子。

    闵柔打了个激灵,这才想到母亲正危在旦夕,她的大吵大闹,只能起到相反的作用,慌忙挣开保安,一把抱住吕明亮的胳膊,泣声道:“吕院长,救救我妈,救救我妈!”

    “先冷静些,我们会全力以赴的。”

    吕明亮重重点头,回(身shen)问刘主任:“刘主任,病人(情qing)况到底怎么样》”

    单膝跪地,正在为闵母采取紧急抢救措施的刘主任,忽然站起,大声说道:“她刚才曾说,这药不适合病人。病人如果服用了,保管会在三个呼吸间,就四肢发软,全(身shen)打颤,眼光涣散,不省人事。最多半个时辰,就会——”

    “谁刚才曾说?”

    吕明亮愣了下,脱口反问出这句话时,蓦然醒悟:“你说的那个智、那个女孩子?”

    “对,对,就是刚才女孩子。”

    刘主任用力点着头,眼角不住地跳,嘎声说:“从病人服药到病发,最多也就三个呼吸间。现在她的(情qing)况,与女孩子所说的一模一样。”

    被平放在地上,仰面朝天的闵母,四肢有没有发软,大家看不出来。

    可瞎子都能看出,她全(身shen)都在打颤,睁大的双眼,眼光涣散,没有丁点清醒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去找她过来!老刘,你快——不,不,我自己去,我马上找她过来!”

    吕明亮说着,转(身shen)推开挡在面前的程教授,飞一般的跑向楼梯那边。

    十六楼,四号特护病房内。

    在李南方的帮助下,两名特护正在为杨逍换药。

    李南方其实也没帮多大的忙,就是右手被杨逍紧紧握着罢了。

    可那两名特护却觉得,他已经帮了大忙。

    因为李南方没来之前,特护想给清醒着的杨逍换药时,她却极力不配合,不许任何人靠近她,无论是男特护,还是女特护。

    现在多乖啊,不谙世事的小姑娘那样,脸上带着甜甜的笑容,双眸痴痴盯着李南方,就像压根不知道别人在给她换药那样。

    换药会疼的。

    她刚才大吵大闹的去找李南方时,肩膀伤口出血,纱布都粘在伤口上了。

    要想揭下来重新包扎,肯定会牵动伤口,很疼。

    可她现在满脸花痴的样子,哪有半点的疼痛?

    “咦,伤口流血并不是太多呀,好像止过血那样。”

    一个特护的业务水平相当高,在用酒精擦掉伤口四周的凝血后,看着伤口有些惊讶的说道。

    杨逍依旧看着李南方,得意的说道:“不是好像,是我自己用银针止过血的。”

    什么银针止血啊,你是用别人的发夹——李南方微微一笑,想到这儿时,忽然愣住,失声问道:“你真会医术?”

    就像所有人那样,在看到杨逍用别人发夹,刺在她肩膀上说是银针止血后,李南方也是觉得她是发疯呢。

    “是啊。小叔叔,你该知道,我是咱们杨家千年来,继曾祖杨公中堂之后,家族里最出色的中医天才呀。”

    杨逍话音未落,就听门外传来急促的脚步声,还有人气喘吁吁的叫道:“李、李兄弟,快,快去救人!”

    李南方回头看去,就看到吕明亮咣地推开虚掩着的房门,双手撑着门框,满脑门的汗水,弯着腰,大张着嘴剧烈喘息着。

    他来找李南方时,来不及乘坐电梯,索(性xing)狂奔十一层楼。

    依着老吕的(身shen)体素质,当前还能站着说话,就已经很了不起了。

    “老吕,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李南方脸色一变,赶紧从椅子上站起来问道:“去救谁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