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735章 呸!真是无聊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医院里最忌讳的是什么?

    大声喧哗。

    只要来医院的,几乎没什么好事,大家心里都苦闷着呢,你在那儿大声喧哗,这不是幸灾乐祸吗?

    当然了,新生儿不在此列。

    就算他们的高歌声直冲斗牛,也不会有人抱怨半个不字。

    传言说,当即将动手术的患者,能听到新生儿第一声嘹亮的啼哭声,那就代表着手术顺利,康复完好,以后就等着享受美好生活吧。

    只是这个要找小叔叔的刺耳尖叫声,明显不是新生儿的啊。

    也没哪个新生儿,在跑下楼梯时,能把三个紧缠不舍的特护妹子,给推成滚地葫芦,丝毫不介意右肩部位,已经有鲜血渗出。

    见状,老吕脸色一变,只是还没说话呢,就听孙处长大声喝道:“是谁在此,大声喧哗!”

    杨逍。

    李南方在心中默默回答了句,转(身shen)看去。

    那三个特护妹子,也简直够敬业的,被状若疯癫的杨逍推开后,没有丝毫的气馁,立即翻(身shen)爬起,去抓她的衣服。

    刺啦一声,蓝白相间的病号服,被找个特护妹子,硬生生给扯裂了,露出杨逍雪白的双肩,已经大半个晶莹剔透的美背。

    还有一缕鲜血,正从右肩包裹着的纱布下面,淌了下来,就像一条红色小蛇。

    她依旧不在意,猛地向前一挣,挣开特护妹子刚要跑下楼梯口时,看到了李南方。

    “小叔叔,原来你在这儿!”

    杨逍喜极而泣,赤足飞奔而来。

    距离李南方还有三四米时,就已经纵(身shen)跃起,(乳ru)燕投林那般。

    这么远的距离,李南方可不敢保证她能扑过来。

    看她心急火燎的样子,一个搞不好就会扑倒在地上,把整齐的小白牙磕掉。

    哪敢犹豫,李南方连忙抢步上前,展开了双臂。

    香风过后,李南方温香软玉抱了个满怀,手也很自然放在了她果露的美背上。

    “小叔叔,你怎么不管我,就自己走了?”

    杨逍死死抱住他脖子,看着他时梨花带雨的凄然样子,让铁石人看了都会动心。

    只是,她双腿干嘛要缠在李南方腰间,就像《喜剧之王》里张柏芝缠住星爷那样,动作暧昧的让人想吐血。

    李南方无比的尴尬。

    如果杨逍只是个小女孩,他就自然多了,任谁也不会多想。

    关键是,杨逍是小女孩吗?

    谁家的小女孩,双腿会这样修长,(胸xiong)脯会这样的傲人,锁骨会这样的(性xing)感,容颜——唉,怎么说呢?

    总之,包括闵柔在内的任何人,只看到李南方被一个极品中的极品大美女,给抱住了。

    尴尬啊。

    一万个尴尬,都形容不了李南方当前的心(情qing),唯有苦笑着,替她披上被摔裂的病号服,柔声说道:“我没有不管你啊,我就是看你睡着了,来这儿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“真的。”

    “以后,在我睡着时,你也不要离开我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咳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轻咳一声,商量道:“能不能先下来?好多人都看着呢。”

    五岁小女孩,会在乎被小叔叔抱着时,被多少人看着吗?

    “我不,我不。小叔叔,我怕我一松开你,你又不见了,不要我了。”

    杨逍鼓起双腮,撅起小嘴,天真烂漫样子的连连摇头。

    “她居然是个智障儿,真是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被杨逍美貌所震惊的诸人,这时候才回过神来,心中暗道惋惜。

    别人怎么看杨逍的,李南方不管。

    他只关心闵柔的态度。

    偷眼向她看去——闵柔根本没有看他,就像不认识他那样,左手端着水杯,右手托着几粒胶囊,低声和母亲说着什么。

    李南方眼神黯淡了下来。

    可现在明显不是解释的时候。

    再说,他也不想解释什么。

    也许,让闵柔看到这一切,对两个人来说,都是好事。

    女孩子纯洁的(爱ai)(情qing)太重,他有些不堪重负了。

    “那个谁,别让她说话了。”

    看在杨逍实在太惊艳,又是个智障儿的份上,程教授难得没有用厉喝的语气。

    人家正在给闵母治病,李南方也觉得不该大声喧哗。

    可不等他点头,怀里的杨逍,却忽然(挺ting)起(身shen)子,声音刺耳的问道:“你谁呀你?我和小叔叔说话,管你什么事?”

    她这忽然一(挺ting)(身shen),(胸xiong)前那对36d,一下子捂住了李南方的脸,差点憋死他——

    “我在看病,不得大声喧哗!那个谁,赶紧把这智障弄走。”

    杨逍的不礼貌,让程教授忽视了她的惊艳,厉声呵斥起来。

    李南方脑袋后仰,总算从那对弹(性xing)十足的温软中挣出来了,强笑了下说:“好,我们马上就走。”

    “干嘛要听这老头子的?我看他眉梢稀松倒竖,目光散邪,鹰钩鼻子黑嘴唇,一看就是心术不正的腹黑小人。哼哼,就他这样的,也配给人看病?坑死病人还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杨逍这番话,把李南方惊到不行。

    下意识吃吃地问:“你、你还会看相?”

    杨逍得意了,低头看着他:“小叔叔,我不但会看相,还会看病啊。难道你忘记咱们杨家的祖宗,不但是隋朝文帝皇帝的首席御医,更是袁天罡的师叔吗?”

    卧槽,怎么个(情qing)况?

    你祖宗不但是隋文帝的首席御医,还是袁天罡的师叔?

    不管是文帝,还是老袁,那可是都是历史上的超级牛人啊。

    李南方呆愣愣的望着杨逍,实在搞不懂她是在开玩笑,还是讲真。

    不过别人可不会把她说的这些当真,有得忍不住失笑出声。

    见过太多吹牛的人,但从没见过吹牛的智障儿。

    但这也没什么,智力有障碍的人,说话从来都不会经过脑子的。

    别看她说的这样认真,貌似很有理有据的样子,其实她可能是在讲述电视剧里的台词呢。

    可就算是在说台词,也别对人程教授说啊。

    “你、你简直是胡说八道!那个谁,赶紧把这疯子弄走!”

    要不是看出杨逍是个智障儿,拥有私人律师的程教授,早就告她诽谤了。

    告弱智胡说八道的人,本(身shen)应该是个痴呆。

    气急无处撒的程教授,唯有把满腔怒火,都撒在她小叔叔(身shen)上了。

    “你说谁是疯子?你个破老头子。”

    杨逍瞪眼反驳程教授时的声音,更加刺耳:“我还看出,你今天会有血光之灾——”

    “好了,好了,咱不和破老头子一般见识。”

    正值闵柔为母看病时,李南方可不敢任由杨逍在这儿总胡闹,连忙打断她,抱着她就要走:“回去包扎下,你肩膀都出血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碍事的,用银针扎几下就好的。”

    杨逍说着,伸手从旁边一个看戏护士的头上,摘下了一个发夹。

    那个护士惊叫声中,杨逍已经把发夹掰直。反手用尖端连续刺了几下。

    这就是银针?

    你都把自己肩膀扎出血了。

    真可惜了,这又白又嫩的香肩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的好多男人,都心疼到不要不要的。

    杨逍却不管那些,随手把发夹扔掉,又抱住了李南方脖子,在他耳边撒(娇jiao):“小叔叔,我不走,我要看(热re)闹。”

    “看(热re)闹?”

    李南方真想掩面疾奔。

    他实在不敢去看闵柔的脸色,得黑成了什么样。

    人家正在为母亲的病(情qing)犯愁,她却当做看(热re)闹。

    当啷一声,有水杯落地的声音,一下子让现场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却是闵柔实在无法忍受心伤,手一哆嗦,失手打落了杯子。

    接着,就有轻轻的哭泣声响起。

    李南方连忙回头看去。

    他不看还好,闵柔或许能保持最后的冷静。

    可他看了——

    闵柔猛地爆发了,抬手就把手里的胶囊,狠狠砸了过来,哭着喊道:“你快走呀,别看我们的(热re)闹,好不好?”

    完全是本能的,李南方抬手,抓住了一颗胶囊。

    望着闵柔的眼里,全是愧疚之色。

    杨逍却不管这些,从李南方手里拿过那粒胶囊:“这就是破老头子给人治病的药吗?我看看呢。”

    她嘴里说着看看,却把胶囊填进了嘴里,嚼了几下,秀眉皱起:“小叔叔,这药不适合那个病人啊。她要服用了,保管会在三个呼吸间,就四肢发软,全(身shen)打颤,眼光涣散,不省人事。最多半个时辰,就会——”

    她一再捣乱,李南方也烦了,猛地推了她一把,低吼道:“别特么的说了!”

    猝不及防下,杨逍被李南方从他(身shen)上推开,噗通一声蹲坐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换成谁,从半米高的地方,结结实实的蹲坐在地上,也会疼的受不了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的所有人,忍不住的失声轻叫:“啊!”

    杨逍的脸色,也是刷地雪白,猛地咬住了嘴唇。

    她双手反撑着地面,抬头呆呆望着李南方,嘴唇哆嗦了几下后,忽然笑了:“小叔叔,我不说了,好吧?你别生气。”

    唉,我特么造的什么孽。

    怎么能和一智障生气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看到杨逍强颜欢笑承认错误的样子,李南方心头某根神经,猛地揪了下,暗叹一口气,弯腰把她从地上横抱在怀中,低声说:“对不起,我不该摔你的。”

    杨逍马上就高兴了起来:“没事呀,小叔叔,我不疼的。”

    无论她疼,还是不疼,李南方都不想在这儿了。

    对老吕使了个抱歉的眼色,抱着杨逍快步走向楼梯口那边。

    “呸,真是无聊。”

    等他背影消失在楼梯拐角处后,程教授才重重呸了声,接着看向闵柔:“这位小姐,你刚才扔了我给你的胶囊。但,那是要算在医药费里的。”

    卧槽,这老东西也太抠门了吧?

    好多人,心里都这样想。

    就连孙处长,也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但谢副院长,却是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,甚至还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闵柔抬头,木然说道:“我知道。只要能治好我妈,你要多少钱,我都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开始吧。”

    程教授这才重新从小瓶里,倒出几粒药丸。

    “妈,别担心,喝药了。”

    闵柔一手揽着母亲的肩膀,一手把胶囊放在了她嘴里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