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733章 青山头号负心汉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李南方傻子那样,坐在椅子上,任由杨逍抱着他失声痛哭,边哭边骂那些坏蛋骗她,说他为了救她,已经淹死在河里了。

    再傻的人,这会儿也能明白杨逍怎么了。

    她在儿时,应该在某天下河玩水,却不幸溺水,疼(爱ai)她的小叔叔,就是叫杨逸风的,跳河把她救了上来,结果他自己却被淹死了。

    这种事对任何人来说,都是一辈子无法原谅自己的痛。

    人们总是有很快就能忘记开心的事,却能把疼痛牢记一辈子的坏习惯。

    哪怕脑子受伤后,也无法忘记。

    杨逍在被李南方撞飞,后脑重重磕在路面上后,导致大脑受伤严重,本该会变成痴呆的,但这段她死都无法忘记的悲痛,却起到了保护(性xing)作用。

    简单的来说呢,应该就是她的智商,记忆,全部停留在了当年她落水的那天之前。

    这是她的幸运,却也是不幸。

    幸运的是,她没被磕傻。

    不幸的是,在很长一段时间,甚至这辈子,她都会以为她是个孩子。

    只是这孩子,长相也太漂亮了些,(身shen)材也太好了点。

    李南方这个便宜小叔叔,被一活色生香大美女紧紧抱住的感觉,真的很、很复杂啊。

    泪水,都把李南方(胸xiong)前的衣服湿透了。

    杨逍的哭声,也慢慢沙哑,从高到低,再到断断续续,最后毫无声息,有均匀的鼾声,从李南方怀里响起。

    几岁的孩子,趴在大人怀里痛哭一场后,不都会慢慢睡着了吗?

    “我去,以后不会都得由我来照顾她了吧?”

    低头看着怀里沉沉睡去的杨逍,李南方喃喃说出这句话时,总算有特护敲开了房门。

    昨天那件事后,全医院的人,都认识了李南方。

    进来的这两名特护妹妹,见到他后,同样激动的不行。

    幸好她们没有追问李南方,他老婆到底有没有和人上过(床chuang)。

    “那个什么,帮我照看她一下,我出去打个电话。”

    对李南方的合理要求,两个特护妹妹当然没有任何意见,帮忙把杨逍平放在病(床chuang)上,盖好了被子。

    暂且不管李南方撞飞杨逍的责任在谁,他都得先联系到她家人,然后再说其它。

    与青山市局有着说不明关系的李南方,有请警方根据杨逍(身shen)份证的地址,联系她老家的亲朋好友,应该是很简单的。

    出了病房,来到走廊尽头的窗前,李南方先拨打白灵儿的手机。

    这件事说起来,白灵儿也要担负一定责任的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她擅自把摩托车,借给喝了两瓶伏特加的杨逍骑,她怎么可能会扮演女飞人,被李南方当头撞飞呢?

    “对不起,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,请稍候再拨。”

    手机内传来的机械女声,让李南方严重怀疑白警官有逃避责任的嫌疑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只好拨打局座的手机。

    他知道局座的私人手机联系方式,还是多亏了白灵儿。

    局座的手机倒是一打就通,略带矜持威严的男低音,听起来很有磁(性xing):“您好,我是张洪忠,请问您是哪位?”

    李南方客气的说道:“局座您好,我是李南方啊。”

    “李南方?”

    局座的声音,忽然就冷了很多:“李南方是谁?你怎么会知道我的私人联系方式?”

    局座的回答,让李南方稍稍懵((逼))了下,随即笑道:“呵呵,局座,您开玩笑——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就被局座不客气的打断:“谁和你开玩笑呢?说,你到底是谁!”

    草了,我没打错电话啊,而且他自己也承认是局座了。

    不放心的又看了眼通话号码,确定没错后,李南方多少明白了些:“局座,我是青山南方集团的李南方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局座这才恍然大悟的样子,淡淡地说:“原来,你就是青山头号负心汉李南方啊。怎么,李老板给打电话,有什么指示吗?”

    你才是头号负心汉!

    你们姓张的男人,都是头号负心汉。

    心中无比郁闷的李南方,调整了下(情qing)绪,陪着笑脸的说:“局座,您说笑了。我哪敢给您做什么指示啊?”

    “谁有空和你开玩笑?”

    局座的态度越来越恶劣了:“李南方,有事就说,没事挂掉。”

    “唉。好吧,我找白灵儿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找她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想请她帮个忙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这句话的话音未落,手机内就传来大力拍桌子的声音,局座的愤怒咆哮声:“请灵儿帮忙?卧槽,李南方,你这时候想起我们灵儿来了?昨天,你当着她的面,抱着你老婆潇洒离去时,怎么没想到灵儿?”

    被局座骂,李南方忍了。

    一来是他年龄足可以给他当大爷了,被骂两句无伤大雅的。

    二来南方黑丝走秀第一晚时,人家局座可是率领市局数十名领导,冒着雨夹雪去捧场的。

    尽管捧场的目的不纯,但李南方还得感谢人家。

    等局座暂息雷霆之怒后,李南方才轻声问道:“局座,您现在也亲口说了,我昨天是抱着我老婆离开的。如果您是我,抱着尊夫人时,会不会和别的女孩子,说些我其实很喜欢你的话?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局座哑口无言了,唯有悻悻的冷哼一声。

    “局座,我找白警官——”

    李南方趁机刚要说出要找白灵儿做什么时,被局座打断:“灵儿已经不再青山工作了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一呆,忙问:“她去哪儿了?”

    “以后,再也不见他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这句话,是灵儿向我主动请调工作时,说过的话。”

    局座冷冷地说:“李南方,你会听不出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只觉得满嘴发苦,轻声说:“我并没有伤害灵儿的心。我只是觉得,她该找个比我更好的男人。我想您其实比灵儿更清楚,她和我在一起,对她没有任何的好处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,才是大实话,值得局座深思。

    (身shen)为青山市的头号保护神,局座知道很多白灵儿不知道的事。

    在那边沉默半晌,局座才缓缓地说:“说吧,你想灵儿做什么?如果我能帮忙,我会帮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查一个叫杨逍的人。昨天来医院时,我撞了她。”

    把昨天怎么撞了杨逍,现在她又是什么状态的全过程,李南方简单叙述了一遍。

    青山可是座常住人口多达七百万的准一线城市,每天都会有交通事故发生。

    但只要不是那种(性xing)质极其严重的,当然不会惊扰到局座。

    所以他不知道白灵儿借给杨逍摩托车骑,结果却被李南方撞飞的这件事。

    当然了,就算知道,他也不会在意。

    让李南方把杨逍(身shen)份证的电子版,拍下来以短信发送过去后,就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局座亲自安排人与杨逍老家警方联系,那边肯定会很给面子,很快就会有结果的。

    在等待的这段时间内,李南方的心(情qing),一点都不安定。

    他明明没有做任何对不起白灵儿的事,可怎么在听说她请调外地,又说以后再也不见他后,心里却有浓浓的愧疚感呢?

    “也许,我真像安慰杨逍时所说的那样,我是个好人吧?”

    总算给自己找到个合理的解释后,局座打来了电话。

    局座出马,这速度愣是要得,短短十几分钟内,就把杨逍的老底,给查了个底掉。

    杨逍算是出(身shen)中医世家吧,但命运多灾。

    三岁那年,父母进山采药时,遭遇泥石流,双双遇难。

    从那之后,杨逍就被(奶nai)(奶nai),以及比她大六岁的小叔叔杨逸风悉心照顾。

    不过这孩子可能像花夜神那样是白虎转世,专克家人。

    在她五岁时,一次雨后去河边玩耍,不慎落水,杨逸风为救她,淹死在了河里。

    幸好还有(奶nai)(奶nai)——在她二十一岁那年,考上西南某大学的当年冬天,(奶nai)(奶nai)也因伤心老伴、两个儿子相继早亡过度,积伤成病,一病不起了。

    成为哀家的杨逍,在随后几年内,就很少回老家了。

    至于她这些年在外面做什么,蜀中警方表示并没有过度关注。

    但如果局座有需要的话,他们可以派人去彻查。

    只是,还有彻查的必要吗?

    这就是个可怜孩子啊,孤(身shen)一人来到青山打拼,连房子还没找到呢,就被李南方一汽车给撞回五岁时了。

    满肚子苦水的李南方,真心好郁闷啊。

    这时候,他还真没处说理去,他只是在正常开车好吧,是杨逍自己撞上来的。

    他能肯定,无论他对任何人这样说,只能收获几麻袋的看不起。

    都把人家孩子撞成这样了,还想推卸责任,还算不算是个人啊?

    “其实这也没什么。反正哥们现在是(身shen)价上亿的大老板了,就算花再多的钱,也治不好她的‘回到童年症’,但给她提供优越的生活环境,养她一辈子还是毫无压力的。只是被她叫小叔叔,感觉怪怪的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心里盘算着,走到病房门口,抬手刚要推门,却又缩了回来。

    杨逍睡得正熟,就先不要打搅她了。

    还是先却去找下老吕,问问他有没有好的治疗方案吧。

    李南方想到老吕时,却不知道他正在吃瘪。

    “吕院长,这是京华来的权威专家,医术会不如你?”

    省卫生厅的孙处长,当着好多人的面,黑着一张老脸,正在训斥老吕。

    前面已经说过多次了,老吕的人品有待商榷,但他在工作时的态度,却是相当认真的,哪怕面对顶头上司,被训的老脸通红,仍旧梗着脖子,坚持已见。

    “孙处长,我并没有任何质疑程教授的意思。我就是觉得,患者已经算是我们医院的老病号了。心脏科的刘主任,已经对她的病(情qing),专门摸索出了一(套tao)独特的治疗方案。所以,我并不赞成程教授,把患者当做新药的试验品,来——”

    他的话还没说完,就被孙处长厉声打断:“吕明亮,你怎么说话呢?是谁告诉你,程教授要把患者当试验品来对待了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