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732章 你是我小叔叔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杨逍脸色苍白,双眸里全是惊惶之色,浑(身shen)瑟瑟发抖,就像一只被饿狗((逼))到墙角无处可逃的小猫。

    怕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她的反应,让李南方开始怀疑自己天下第一帅的名头,是不是水分太大——

    连忙再次后退几步,让笑容尽可能变得亲和,柔声说道:“别怕,我是好人,我是来看望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、你是好人?”

    好人这个字眼,看来给予了杨逍不少的帮助,(身shen)子虽说依旧在发抖,不过眼神却正常了许多。

    看出她的惊恐有所减弱,李南方心中大喜,连连点头:“对,对,我是好人,不折不扣的好人,如假包换。妹子,别怕,哥哥是不会伤害你的。”

    在漂亮妹子面前自称哥,几乎是所有男人的通病。

    杨逍却不怎么买账,摇头:“不、不是,你不是我哥。我从小就没有哥哥,我只有一个小叔叔。”

    这妹子脑袋有些不正常啊,我说是她哥,又没说真是她哥。

    李南方心中刚升起这个念头,却又蓦然一惊:“靠,这妹子脑子不正常,不会是因为被我撞的吧?”

    当初在撞飞杨逍时,李南方可是亲眼看到,她横飞十数米落地时,后脑先摔在地上的。

    没有当场摔个脑浆迸裂,就已经是漫天神佛保佑了。

    把脑子摔坏,也是很正常的。

    昨天把她送医院来时,吕明亮亲自给她做过细致的检查后,确定她奇迹般的没受伤,不过脑袋重重磕在地上后,肯定会造成一定的脑震((荡dang)dang)。

    脑震((荡dang)dang)留下的后遗症,可轻可重。

    轻者,好好休养下很快就能复原。

    重者,则有可能会造成健忘,甚至失忆等严重后遗症。

    至于严重脑震((荡dang)dang)后,会不会影响人的智商,李南方还没听说过。

    但他没听说过的,并不一定代表没有。

    看着这会儿总算不在发抖,脸色渐渐有了点血色,眼神却依旧带有痛苦茫然色的杨逍,李南方就有种可怕的预感。

    他很可能“填补了”脑震((荡dang)dang)方面医学史上的空白,让杨逍的智商受损严重。

    尤其听杨逍用不确定的语气,问出下面这句话后,他心里更凉:“你,真是我哥吗?我怎么不记得,我有哥哥呢?”

    这时候,如果他继续和人哥哥妹子的交谈,那他自己都会觉得自己不是人,唯有苦笑:“妹、咳,小姐,我不是你哥。我称呼你妹子,就是单纯的称呼你罢了。”

    杨逍长长的松了口气,如释重负的样子:“呼,我就说我没有哥哥呢。你可真吓死我了,让我以为我脑子有出问题,竟然不记得我有个哥哥了。”

    她在说这番话时,李南方才听出,她说话的声音很难听。

    其实也不是难听,标准的女孩子声音。

    只是她这声音,就像机器人发出来似的,带着铁器抹擦的机械声,听着相当刺耳,极大影响了她无可挑剔的相貌。

    但这时候,李南方当然没心(情qing)来考虑这么漂亮的妹子,说话的声音怎么会这样难听了,只是试探着问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白灵儿昨天在电话里,就已经告诉过李南方,说她叫杨逍了。

    他这时候再问,就是想试探下,看看她还能不能记得自己叫什么。

    “我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神(情qing)刚刚有所放松的杨逍,明显呆愣了下,接着抬手,慢慢抱住了脑袋,低头望着自己露在被子外面,那双白嫩纤美的秀足,嘴里念念有词:“我叫什么名字?我、我叫什么名字来着?我怎么就记不起来了呢?”

    李南方见状,更加担心了,走到(床chuang)前抬手——他本意是想拍拍她肩膀,安慰她别着急,慢慢想的。

    只是刚一抬手,杨逍恰好抬头,接着惊叫一声,翻(身shen)刺溜爬到了(床chuang)位,再次双手紧抱着双膝,哑声道:“别、别过来!我、我不认识你!”

    “好,好,我不过去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赶紧转(身shen),快步走到门口,才大声说:“我站在这儿,好吧?”

    杨逍不说话,只是用力咬着嘴唇,双眸死死盯着他,生怕他会忽然再过去。

    “卧槽,我把人撞傻了,这可怎么办?”

    李南方心中暗骂了句,拿出手机拨打吕明亮的电话。

    他得把杨逍这种(情qing)况,和老吕说一句。

    毕竟老吕是医生,病理方面的专家,比他可懂太多了。

    吕明亮的手机倒是一拨就通,就是没人接听。

    连续三遍,都没人接,看来他在忙工作。

    “还是先和值班护士说一句,帮忙找专科大夫来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心里这样想着,冲杨逍笑了下,开门刚要出去,她却说话了:“别、别走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走,我去给你找个医生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抬手,指了下门外走廊,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别,别走,别走。”

    杨逍不住地摇头,不住地说这两个字。

    李南方有些左右为难:“你不让我过去,又不让我走,那到底想我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我——害怕。”

    杨逍犹豫了下,涩声说道。

    李南方有些奇怪:“害怕?你害怕什么?”

    杨逍又不说话了,只是看着他的眼神里,带有明显的乞求之色。

    “我走了,你会害怕?”

    想到她睡觉时缩成一团的样子,李南方稍稍明白些了,反手指着自己的鼻子:“你想让我,留下来陪你?”

    杨逍用很慢很慢的动作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李南方试探着向前走了一步,又问:“你不怕我了?”

    杨逍点头,却又接着摇头,说:“我、我有个小叔叔的。”

    刚才李南方称呼人家妹子时,杨逍就说她没有哥哥,只有个小叔叔的。

    现在她忽然又提到她的小叔叔,这算几个意思?

    李南方心中一动:“靠了,她不会是把我当做她小叔叔了吧?”

    如果杨逍正常的话,李南方不介意给这么漂亮的女孩子,当小叔叔。

    尽管她看上去,要比他大那么一两岁。

    但岳梓童不也是比他小两岁,结果他还是乖乖的喊人小姨?

    “你小叔叔,叫什么名字?他现在哪儿?”

    李南方嘴里说着话,慢慢走到了(床chuang)前。

    他能看出,在他走过来的过程中,杨逍揪着被单的手背上,有淡青色的脉络崩起,这是她内心极其紧张的表现。

    他迈动的步伐稍稍大点,她都有可能会尖叫着蜷缩成一团。

    “别怕,我是好人。我真的是好人,我是不会伤害你的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慢慢坐在了病(床chuang)前的椅子上,摆出很轻松的样子:“看,我就坐在这儿和你说话,绝不会动你一根手指的。”

    杨逍手背上淡青色的脉络,消失了。

    这让李南方心里松了口气,知道总算取得了她暂时的信任,把刚才的问题,重新问了遍。

    杨逍眼里,再次浮上痛苦的茫然,伸手揪住头发:“我、我想不起来了。我只知道,我有个小叔叔。他很疼我,很疼我——我落水后,快要淹死了,他还努力把我托出水面,让我别怕,他自己却在喝水,喝水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越听,越糊涂。

    杨逍这番话,语无伦次,不知道她到底想表达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不过有一点,李南方能确定,那就是她有个很疼她的小叔叔。

    只是她那个小叔叔现在哪儿,又叫什么名字呢?

    喝水,喝水?

    草,不会是淹死了吧?

    李南方心中跳了下,刚要说什么,就看到(床chuang)头柜上放着个白色小包。

    这应该是杨逍的。

    “这是你的包吧?”

    “是我的吗?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可能是看出李南方确实是个好人,没有伤害她的意思了,杨逍又放松了许多,说话流畅了。

    “我能看看吗?”

    李南方又问。

    杨逍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拿过钱包,李南方把里面的东西倒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是个品牌小包,价格不菲,与杨逍的外形很匹配。

    就像所有女孩子那样,杨逍的小包内,装有口红唇膏之类的化妆品,也有手机,钥匙,以及李南方最希望看到的(身shen)份证。

    (身shen)份证上的照片,与杨逍完全相符。

    她不是汉人,是苗族。

    现年二十六岁,果然比李南方大了两岁。

    她是蜀中人。

    原籍地址距离大名鼎鼎的神农架不远。

    看完(身shen)份证,李南方又拿起了手机。

    他希望,能找到她亲朋好友的联系方式。

    只是很遗憾,手机联系人名单上,没有一个人。

    倒是有十几条通话记录。

    找了个通话最近的,李南方拨通后,马上就有男人接电话了:“您好,我是青山聚众房屋中介的顾问李波,请问您是哪位?”

    李南方马上挂掉电话,再次拨打别的号码。

    接连拨了三四个后,他死了心。

    杨逍手机上的所有通话,都与房屋中介有关。

    看来,她在出事之前,应该是刚来青山不久,是想找房子租住的。

    他在打电话时,眼角余光也在注意杨逍。

    杨逍神色越来越放松了,看着他打电话,很感兴趣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你叫杨逍。这是你的(身shen)份证。你仔细看看,看看能不能想起什么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放下手机,把(身shen)份证递给了她。

    他现在非常讨厌杨逍这个名字。

    不过却必须两个叫杨逍的人打交道。

    一个是他害怕的男杨逍。

    一个是怕他的女杨逍。

    “我叫杨逍吗?这名字,真好听。我,长的真漂亮。”

    杨逍拿过(身shen)份证,葱白般的纤指,在照片上轻抚着,眼神迷离的喃喃自语。

    “我靠,她怎么和那个怪物杨逍一般的自恋?”

    李南方心中有些无语时,杨逍忽然抬头说道:“我想起来了!”

    “想起来了?太好了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精神大振。

    “我是叫杨逍,你是杨逸风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李南方呆住:“我怎么叫杨逸风了?我叫李南方。木子李,北雁飞南方的李南——”

    “你就叫杨逸风,我的小叔叔!”

    杨逍忽然从(床chuang)上扑进了他怀里,抱住他,放声大哭:“小叔叔,你终于肯回来看我了。那些坏蛋,总说你为了救我,已经淹死在河里了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