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731章 岳总威武!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依着王副总等人所想,就算岳总的面子再大,李南方肯给她一些股份,最多也不会超过20%的。

    至于更加值钱的黑丝技术,那是绝对不会让她染指的。

    这也很正常。

    别说什么大家是不分彼此的两口子。

    现在小青年结婚,都能跑去公证处搞婚前财产公证了,更何况市值数以亿计的公司呢?

    尤其传说岳总给李南方戴了绿帽子后。

    所以当她说出,她控股南方集团50%的股份后,大家才会如此的震惊。

    对一个公司来说,50%的股份,是一个什么概念?

    那是拥有绝对话语权的大股东啊。

    休说能让岳总染指黑丝技术了,就是把黑丝技术武装仙媚丝袜,让南方丝袜下架,也是可以的。

    “这,这,岳总,您不是在开玩笑吧?”

    呆愣了足足半分钟后,王副总才喃喃地问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开玩笑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笑了下,反手拿过了椅子上的背包。

    我靠,原来您真是在和我们开玩笑啊。

    就像当头被浇下一盆冷水那样,王副总等人顿时蔫了,心中报怨:“岳总,您简直是太无聊了啊。”

    眼角余光观察大家脸色变化的岳总,再次微微一笑,扬起从包里拿出的一些合同:“我可以开玩笑,可合同不会开玩笑。这是我复印的合同,大家可以看看。”

    啪嗒一声,岳总动作潇洒的,把那叠合同,都扔在了桌子上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啊?”

    彻底懵((逼))的王副总等人,不等小杜分发合同,就各自抢先拿起,低头拜读起来。

    片刻后,雷鸣般的掌声,还有欢呼声,差点把会议室的屋顶掀翻。

    正如岳总说的那样,她可以和大家开玩笑,但有着李南方亲笔签名的合同,却不会开玩笑。

    “咱们岳总,真占南方集团50%的股份了?”

    “白纸黑字的写着呢不是?”

    “岳总威武!”

    就在众高层,争先恐后大拍岳总马(屁pi)时,岳总放在桌子上的手机,叮铃铃的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众高层的素质,那是相当高的。

    看到岳总拿起手机后,不管此时(情qing)绪有多么激动,也都收手,闭嘴。

    会议室内,只有岳总那淡然,矜持,好听的女低音在响:“李南方,给我打电话做什么?哦,我现在正忙着开会。有什么事,等晚上回家再说吧。就这样,挂了。”

    亲眼目睹岳总以这种态度,把肯定是极力巴结她的李总给拒绝后,众高层的信心再次无限膨胀:“看看咱们岳总是多么的强势。我敢说,南方集团早晚会被咱们给吞并,就此江湖除名!”

    李南方可不知道,开皇集团这帮人,正在琢磨着该怎么做,才能让他辛苦创建的公司给江湖除名呢,只是拿着手机,满脸都是羞恼的神色。

    他这才知道,他被岳梓童给耍了。

    人家不但没打算,不会给他发他最喜欢看的小视频,而且还利用他忍不住打电话提醒时,在众手下面前着实耀武扬威了一把。

    简直是时刻被算计。

    白白搭上八个两百的红包,别说是看他成长的地方了,就是毛都没看到一根。

    “好你个岳梓童,敢骗我红、红包?我靠,我发了这么多红包,用的谁的钱?”

    李南方这才醒悟过来,他用这个微信号发红包的钱,应该绑定了闵柔的银行卡。

    花闵柔的钱,李南方不会有任何的心理负担。

    现在花她两千块,以后补给她二十万也不是问题的。

    只是,她在微信上的留言,又是什么意思:“十万七千块,这是我的全部家当了。你在外面,省着点花。以后每个月,我都会给这个卡打钱的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登录这个微信号,愿意是想重温与小柔儿的幸福时光的。

    但在看到他小姨的微信号后,色心大起——居然没注意到闵柔给的留言。

    “什么我要在外面省着点花呢?”

    皱着眉头的李南方,在看到闵柔留言的确切(日ri)期后,才猛地明白了。

    明白了女孩子,对他的一番痴(情qing)。

    但又有点不明白。

    “十万七千块,怎么可能是她的全部家当了呢?难道老闵那样抠,只给女儿这点钱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望着闵柔浅笑的头像,用手指在上面轻轻擦试时,不相信触到了退出键,手机页面恢复了主屏幕。

    他正要再打开时,却又放弃了。

    闵柔对他越是痴(情qing),对他越好,他越不能去招惹她。

    接受她,就是伤害她。

    他只希望,这女孩子能过上本有的幸福安详生活。

    他会躲在暗中,为她祝福的。

    滴滴。

    一声轻轻的汽车喇叭声响,驱散了李南方满心升起的惆怅,回头看去,就看到几辆黑色的奥迪轿车,打着右闪的从后面驶来。

    这几辆车也是去中心医院的,但绝不是看病的患者。

    患者来医院送钱,应该没必要摆出这么大的排场。

    中间那辆车,擦着李南方车子驶过时,车窗落了下来,一个(身shen)穿素白色西装的女人,用手帕捂着嘴巴看向车窗外,看样子是有点晕车迹象。

    女人用手帕捂着嘴,李南方只能看到她的眼睛。

    很灵动的一双眸子,带着普通家庭妇女没有的睿智,深沉。

    四目相对的瞬间,女人的目光忽然冷了,悠地散出一股子不屑的傲然,随即挪开,看向了别处。

    “好像是个当官的啊。也唯有当官的才会用这种眼神,看我们小老百姓。你妹的,牛什么牛呢,就你这种小角色,老子随便拉出个女人来,都能把你给吓得(屁pi)滚尿流。”

    冲驶进中心医院的车子,伸了下中指后,李南方撇撇嘴,点火启动了车子。

    知道吕院长现在心(情qing)不怎么样,在不知道老梁的意思之前,李南方也无法给他任何承诺,那么最好先不去找他了,以免看到他失望的样子后,搞得自己心里也怪难受的。

    走上住院部大厅的台阶后,李南方才想到该在外面买一束鲜花,或者水果的。

    那才是看病人的样子。

    只是既然已经进来了,也就懒得再出去了。

    白灵儿昨天说过,那个女飞人被安排在特护十六楼,四号病房。

    电梯升到二楼时,电梯门开了,两个护士小姐姐说笑着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随意看了眼李南方,接着愣住,随即满脸惊喜的样子,指着他吃吃地问:“你、你是李南方吧?”

    抬手,拢了下板寸头,李南方微笑着回答:“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哇噻,我就说看着你怎么眼熟呢,果然是英雄啊!”

    这个护士就像见到偶像的粉丝那样,激动的再次问:“我、我能问你个问题吗?”

    她肯定是要问我,我昨晚大展雄威的勇救冯大少时,心里是怎么想的。

    李南方矜持的笑着,点了点头,示意她可以问。

    “你老婆,到底有没有和别人上过(床chuang)呢?”

    如果不是看在这长舌妇长相还算漂亮的份上,李南方肯定早就一个嘴巴抽过去,而不是走出电梯后,还被气的心儿直哆嗦。

    “不和这种没素质的一般见识。”

    给自己找了个能心平气和的理由后,李南方来到四号病房前,抬手敲了敲门。

    他以前是没敲门习惯的,不过最近与岳梓童等人混久了,不知不觉沾染上了这种臭毛病。

    没人回答。

    李南方又敲了敲。

    等了会后,还是没人回答。

    他只好稍稍用力推门。

    门开了。

    一眼就看到靠着东墙的病(床chuang)上,躺着个人,用白色被单连头带(身shen)子的蒙着,只露出一头黑丝,像缎子般泛着亮泽。

    这就是那个女飞人杨逍了,头发很不错。

    怪不得刚才敲门没人答应呢,原来她睡着了。

    “这孩子也够可怜的,汽车横飞马路时,被我撞了下。住院睡迷糊了吧,还又从(床chuang)上滚下来,把肩膀刺了个窟窿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走向病(床chuang)前时,故意放重了脚步,这是在提醒她有客来访。

    被子下的杨逍,依旧动都没动。

    看来是睡熟了。

    “咳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站在窗前,轻咳一声。

    她还是没有任何反应,唯有轻轻的鼾声,隐隐从被子下传了出来。

    李南方回头看了眼门口,想找个护士来,把她叫醒。

    不过想到刚才经过护士值班台时,并没有看到人,护士们应该是去别的病房照顾病人了。

    犹豫了下,李南方只好俯(身shen),伸手在被子上,轻轻敲了下。

    怎么还是没动静?

    “这觉,睡得也太死了吧?”

    李南方摇了摇头,只好捏住被角,慢慢掀了起来。

    那张美到惊世绝俗的脸,再次出现在了他视线中。

    只是脸色比昨天被车撞后,更加的苍白。

    没有一点点的血色,阳光照在上面,仿佛是透明的那样。

    “那个,杨、杨逍?”

    盯着这张脸,李南方轻声叫道:“醒醒,醒醒。”

    熟睡中的杨逍,总算有了点受外界的影响,秀美微微皱起,(身shen)子轻颤了下,接着——又恢复了原样。

    李南方这才发现,她是蜷缩着(身shen)子睡觉的。

    与男人四仰八叉的睡觉不一样,女人在睡觉时,基本都是侧着(身shen)子的,但不会蜷缩着。

    杨逍不但蜷缩着(身shen)子,还用双手抱住了屈起的双膝。

    她的双膝,已经顶到了她的(胸xiong)口位置,下巴低的都快挨着膝盖了

    整个人看上去,就像个刺猬。

    唯有极度缺乏安全感的人,在睡觉时才会有这个姿势。

    看到她这样子睡觉后,李南方忽然觉得她很可怜,忍不住伸手在她耳朵上轻抚了下。

    他本想轻抚她发丝的,那才是正确的安慰人方式。

    但不知道为什么,手在伸过去时,却发现她的耳朵,竟然是这样的晶莹剔透,好看。

    手指刚碰到她耳朵,沉睡中的杨逍,(身shen)子猛地一个激灵,忽地抬头睁眼,嘎声问道:“谁!?”

    趁人家睡着时,偷摸人家耳朵被发现后,李南方很尴尬,慌忙缩回手,后退一步讪笑道:“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、你是谁?”

    杨逍飞快的翻(身shen)坐起,左手揪着被子围在(身shen)上,向墙边靠去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