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730章 给大爷看更好的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刚看到这辆车时,李南方也没在意,只是皱了下眉头。

    这辆从迎面驶来的车子,车速很快,好像着急投胎似的。

    不过等看到车子左拐,驶向医院门口后,李南方就表示理解了,这是送病人来医院的。

    但司机肯定是个二把刀,连方向灯都没打,就彪乎乎的左转向了。

    幸好后面车子距离还远,不然很容易发生车祸。

    “这应该是个女司机吧?”

    李南方心中浮上这个念头时,急速拐弯的小白车,从他前面横行而过,让他看到是谁在开车了。

    司机,果然是个女司机。

    闵柔。

    虽说只来得及看了她一眼,李南方就认出她,也很快猜出她来医院干嘛了。

    闵柔有个心脏不好的妈妈,三天两头的跑医院。

    为此老闵不管是租房,还是后来买房时,都选择距离中心医院近便的小区。

    看来,闵母心脏病又犯了,在黄河岸边那边主持新厂建设工作的闵柔,才急吼吼的回家。

    只是,老闵呢?

    在看到闵柔后,李南方就下意识踩住了刹车。

    他可以对天发誓,他从没有过故意伤害过这女孩子,可因为某些(阴yin)差阳错的原因,她还是被伤的不轻,不惜主动请调出了市区,几乎很少回来了。

    有时候,伤害就像幸福那样,完全是单方面的。

    李南方希望她被伤害的伤疤,能尽快好转,开始她自己的新生活。

    他,不是她的良配。

    他(身shen)边这些女人,除了一个蒋默然之外,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。

    生(性xing)单纯善良的闵柔,一旦靠他太近,很快就被那些女人给玩残的。

    对她好,就要远离她。

    这就是李南方当前对闵柔的态度。

    远远地,他看到闵柔搀扶着闵母下车,很小心的走向了急诊部大楼。

    她好像瘦了很多,白色小风衣穿在(身shen)上,显得格外宽大。

    看到闵母还能慢慢地行走,李南方稍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心脏不好的人,只要还能行走,就说明病(情qing)不是太严重。

    遥望着这对母女走进急诊部大楼后,李南方也没着急启动车子,落下车窗点上了一支烟,脑海中不住闪现出认识她后的那一幕幕。

    记得,她还曾经给他特意申请了个微信号的。

    也正是通过那个微信号,李南方才发现了岳梓童和人在网上乱来,结果导致他一怒之下离开了青山,回到了八百,差点葬(身shen)蛇吻。

    往事,不堪回首。

    不过想到(娇jiao)嗔单纯的小柔儿,心里还是会有一丝甜蜜蜜的。

    拿出手机,登陆上了闵柔为他申请的那个微信号。

    他登录这个微信号,只为看看她的头像,让心里的甜味更浓一些。

    只有两个微信好友,一个当然是太不要脸不说,脾气还特别大的小姨了。

    不理她。

    可又忍不住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俩人现在已经重归于好了,决心要做一对模范夫妻了不是?

    模范夫妻,都是感(情qing)如胶似漆,蜜里调油的,早上刚哼唧过,这会儿完全可以发个红包,调戏一下嘛。

    岳梓童的微信号,再次改名了。

    非常嚣张的——未亡人!

    “草,怪不得昨晚她自称未亡人呢,原来是这么回事。未亡人可是小寡妇的意思,你老公我活的好好地,怎么就一命呜呼了呢?”

    看到这个名字后,李南方很生气,马上双手拇指如飞的打字发送:“赶紧把名字改了!”

    没人回答。

    看来岳梓童在忙。

    李南方又发了怒火的表(情qing):“限你八小时内,必须把名字改掉。不然,哼哼。”

    叮当一声响,就在李南方准备关掉聊天页面时,岳梓童回信息了:“不然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不然就把你(屁pi)股打烂!”

    “你舍得呀?”

    “你说呢?”

    “我说你舍不得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试试吧。”

    “哎哟,人家好怕哦。小乖,你想打我哪瓣(屁pi)股呢?”

    岳梓童在发过这句信息后,接着又发来一段几秒钟的小视频。

    手机藏在桌子下面拍的,裙子撩起,露出的那双泛着光泽的黑丝美腿,让李南方扑棱一声就有了反应。

    有些事,真的很奇怪。

    就拿一对夫妻来打比喻吧。

    老夫老妻的每晚在一个(床chuang)上安寝,男人对女人的(身shen)体,摸都摸够了,看也看饱了,不给点格外服务,都不带有感觉的。

    但为什么,当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(身shen)体,上了视频内后,对老公的吸引力,就会直线上升,忍不住的就会兽血沸腾了呢?

    这个问题,其实很值得那些满嘴胡柴的权威人士来研究的。

    李南方眼睛发亮,飞快的打字:“敢不敢给大爷,看到更好看的地方?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敢?”

    岳梓童毫不示弱,回信息说:“哼哼,不过不能白看。本未亡人的(娇jiao)躯,可是很值钱的。看腿两百,看连腿带脚的四百,看——算了,你出生的那地方不能看,但可以八百,给你看看养大你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(性xing)趣所致,李南方不介意被她占便宜,马上回答:“好,给你八百。”

    “货款不到,本未亡人是拒绝发货的。小本生意,不赊不欠不打白条。”

    “靠,不就是八百块吗?四个红包,你等着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骂了句,连续几个红包发了过去。

    屏幕上显示,未亡人已经领取了红包。

    一个不剩的。

    可她怎么还没发视频过来呢?

    这都过去三分钟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催促:“怎么,去(套tao)间,还是去洗手间了?”

    “稍等,我打发走小杜。最多五分钟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飞快的回了这条信息后,心中得意的笑:“小乖,你简直是太天真了。真以为小姨在开会时,也敢给你送那么大的福利啊?等着吧,哈。”

    就在她脑海里想到李南方为等她的视频,等的抓耳挠腮不耐烦的样子,忍不住的要笑出声来时,王副总的声音,在会议室一侧响起,带着沉重:“岳总,各位。我认为,当前我们最好是先减少仙媚丝袜的生产。”

    业务部的苗部长也说:“我同意王副总的建议。在南方集团走秀的第二天上午,就有十几家客户打电话来,直截了当的说,能不能暂时终止合作。”

    “南方黑丝虽说大放异彩,但价格肯定走高端路线。他们真以为,所有的消费者,都能穿的起黑丝技术吗?哼,那些人,简直是没有一点该有的商业道德。”

    从临市赶回来参加紧急会议的齐副总,现在比谁都着急。

    宁为鸡头,不为凤尾。

    他在这边混的再好,上面还有岳总这尊大神呢。

    但在临市却不一样了,他绝对是乾纲独断的决策者。

    如果仙媚丝袜受到南方黑丝的猛烈冲击,市场下跌后,势必得减产,甚至会走上穷途末路,那么临市的分厂,还有必要存在吗?

    公司高层纷纷发言时,眼角余光都瞅着端坐正中位置的岳总。

    说实话,别看大家都满脸凝重的样子,但他们都不觉得,开皇集团会被南方集团挤兑傻了。

    理由很简单啊,岳总可是南方集团的老板娘。

    昨天下午的现场直播,大家可是都看了的。

    现在满脸的凝重,只是向岳总表示该有的态度罢了。

    当然了,说他们完全是在装也不对。

    他们都担心,李南方不买老板娘的账啊。

    理由很简单——传说,老板娘差点给李南方戴了绿帽子的。

    不过问题应该不是太大,没看到岳总嘴角含笑的低头玩手机吗?

    如果岳总没有施展她的无双魅力,把李南方那小子折服,她哪有心思玩手机。

    众手下的踊跃发言,总算提醒岳总在开会期间,最好别开小差了。

    开小差也就算了,怎么还眉宇含(春chun)的呢?

    能够看出岳总这神韵的,都是社会上的老油条,当然不会傻到露出惊诧的表(情qing),依旧故作凝重,皱眉盯着桌子上的双手,好像多看会儿,就能有朵花儿冒出来那样。

    岳梓童也没隐瞒什么,放下手机淡淡地说:“方才,我用手机与南方集团的李总,做了最后的沟通。”

    别看在私下里,岳梓童提到李南方时,总是李人渣,小乖,小外甥的乱叫,但在严肃场合,她就会无比正式起来。

    聪明的女人都这样。

    唯有那些傻乎乎的女青年,才会当着外人不尊重老公。

    当时,她也许会觉得很爽,却不知道她在别人眼中,脑袋上已经多了圈“傻((逼))”的光环。

    众高层一听,精神立即高度集中。

    大家很清楚,岳总与李总最后沟通的结果,会影响到本公司的前程,个人当前所享受的地位,收入等,由不得不认真对待。

    说完那句话,岳梓童故意停顿了下,端起茶杯喝了口,才说:“虽说我与李总的关系,非常的亲近。但生意,终究是生意,是不能与私(情qing)混为一谈的。”

    其实,完全可以混为一谈的。

    众高层在心里默默地说道。

    把大家的胃口都吊足了后,岳总嘴角含笑:“不过,经过我恩威并济的努力,李总终于答应可以和我们合作了。”

    她的话音未落,王副总忽然带头鼓掌。

    一时间,会议室内掌声雷动。

    虽说大家基本确定,凭借岳总是南方集团老板娘(身shen)份,开皇集团肯定不会被挤兑到丢掉饭碗的地步,但在亲耳听到她这样说后,提着的心,才算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齐副总甚至还兴奋的问道:“岳总,您与李总是怎么合作呢?”

    “我们会收购南方集团一部分的股份。”

    “多少股份?”

    这次,连老成稳重的王副总,都忍不住追问了。

    岳总抬起右手,伸开了五根葱白般的手指。

    王副总脸上的喜色,顿时凝滞,有些失望的说:“才5%啊。”

    5%的股份,纯粹就是面子股,红利股罢了,远远达不到能影响本公司的地步。

    岳总微微一笑,红唇轻启:“不是5%,50%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王副总等人,齐刷刷张大了嘴巴。

    正在为岳总添水的小杜,手一哆嗦,差点失手把杯子打翻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