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728章 自豪的一家之主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起(床chuang)了,大懒猫!”

    早上八点,随着一声(娇jiao)呼,岳梓童那张俏生生的小脸,出现在了李南方的视线中。

    刚睁开眼的李南方,看着这张脸愣住。

    用句俗(套tao)的话来说就是,岳梓童哪怕化成灰,他也能认出来。

    但现在他却蓦然发现,这张脸原来是这样的美。

    就像即将干枯凋零的花儿,被雨水好好滋润一番后,立即就焕发了勃勃生机,眉宇间尽是神采飞扬,满满的都是正能量啊。

    女人忽然间容光焕发,基本都是男人的功劳,男人的付出,男人的滋润——所以李南方才惊讶,昨晚只是租用了她的小脚而已,她又没得到实质(性xing)的“吸收”,怎么会有如此好的精气神。

    难道说,女人吸收养分的途经,不仅仅是那个途经?

    脚,也可以吗?

    “傻呆呆的盯着本小姨干嘛呢?”

    仿佛知道李南方心里在想什么,岳梓童白生生的小脸,悠地红了下,稍稍噘着嘴儿快步走过来,抬手轻轻给了他一嘴巴。

    一点都不疼,还特舒服。

    就在她即将缩回手时,李南方伸手抓住了她手腕,稍稍用力,就让那张吹弹可破的脸蛋,贴在了他心口。

    她挣扎了下,就算了。

    闭上眼,任由李南方左手轻抚着她的如云秀发,倾听着他的心跳,有了不曾有过的安宁,只想时间就此停止,永远埋在他怀里,就像儿时被父亲抱着时,香甜的睡去。

    不过那只顺着她后脑慢慢下滑,轻抚过后背,最后落在(臀tun)瓣上,又掐又拧的咸猪手,算几个意思啊,没得破坏了这种从没有过的甜蜜宁静。

    “不要乱动,就这样静静地呆着,不好吗?”

    当那只咸猪手,撩起她的裙裾,试图钻进去时,岳梓童扭了下(身shen)子,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好。美人在怀,男人却没有那种想法与动作,绝对是禽兽不如的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的回答很干脆,手上的动作更干脆,直接切入重点。

    岳梓童没再说话,也没挣扎,只是吃吃的轻笑着,任由他轻薄。

    “很好,你总算认命、啊,不,是总算识时务,知道我们是永世不能分开的两口子了。当人老婆嘛,当然得有当人老婆的觉悟,要履行你最起码的义务。看,外面的太阳多好啊。天上飘着朵朵的白云,小鸟儿叽叽喳喳的飞过。这,绝对是白(日ri)宣(淫yin)的好(日ri)子啊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鼓动如簧巧舌,给他小姨大灌**汤,也没发现她有反对的意思后,心中大喜。

    他以为,就在这个风和(日ri)丽的(日ri)子里,总算可以弥补“半段夫妻”的遗憾时,那只不安分的手,忽然僵住了。

    岳梓童吃吃的笑声,更大。

    还带着(阴yin)谋得逞的得意。

    瞪大眼,看着天花板,李南方重重叹了口气,声音悲凉:“岳梓童,你怎么能这样呢?明明大姨妈来串门了,却非得跑来勾引我。你的道德,相当相当败坏啊。”

    “活该。”

    张嘴,在李南方(胸xiong)前小疙瘩上咬了下,岳梓童媚眼如丝的看着他:“谁让你昨晚没胆子和我要了?你大姨妈,是早上我做饭时才来的。嗯,我猜测,它是被我做饭的香气吸引来的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后悔不迭:“那你昨晚怎么不早说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稍稍沉吟了下,抬头看着他,认真的说:“昨晚,我是绝不会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几个意思?”

    李南方皱了下眉头,很快就明白了。

    除非昨晚他用强把她上了。

    就别指望她会主动任君采摘。

    只因昨晚她如果采取主动,就会让李南方误以为她的主动,是因为他给了她50%的股份。

    她不想两人之间这种神圣的关系,与交易挂钩。

    至于用脚——那个无所谓了啊。

    完全是一种小夫妻之间的**游戏而已。

    看李南方脸上有些失望,岳梓童不忍心的说:“等你大姨妈走后,你再来做客好了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抬起脑袋,看了眼腿间,郁闷的说:“可我现在就想去做客啊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犹豫了下,小声说:“要不,就闯红灯?”

    “绝对不行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断然摇头:“那是违法行为,会被警察叔叔罚款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——”

    岳梓童有些犯难。

    李南方没说话,看向了她的小嘴。

    岳梓童立即摇头:“不行,不行。我、我真不想这样做。你别误会啊,给我一定的时间,来让我慢慢地说服自己。要不,再把脚借给你用用?”

    听她这么说后,李南方就想、就想哭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特意换上一(身shen)黑色轻纱睡意的岳梓童,双手反撑在(床chuang)上,轻咬着唇儿昂着下巴闭着眼,浑(身shen)微微颤抖着,按照李南方所说的步骤,用她那双黑丝小脚,给他那个什么时的样子,绝对是迷人的。

    没有文字语言,能形容她那一刻的妩媚。

    只是她的业务水平太次了些。

    不止是太次,简直是笨拙到姥姥家啊。

    李南方觉得,昨晚如果把她换成苏雅琪儿,他会从中享受到成仙的滋味。

    那小婊砸,天生就是这方面的高手,无论用(身shen)体的哪个部位,都能让男人觉得,当男人真好。

    可岳梓童呢?

    两次差点给他掰断,三次差点把皮给撸走——让李先生觉得,他抱着街灯杆子,也比享受她的特殊服务,都会舒服些。

    现在,她居然又要把她的黑丝小脚借给他用,这是打算把他搞成太监吗?

    宁可去抱电线杆,也绝不能答应她这非礼的要求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,昨晚我做的不好吗?”

    岳梓童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好,很好啊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连忙点头。

    岳梓童又问:“那你干嘛哭丧着个脸,好像我给你提供的服务不是享受,倒像是在受罪。”

    不是好像受罪,就是在受罪。

    李南方在心中默默地回答。

    他不说出来,是怕打击岳梓童的自信心。

    昨晚,看到她小外甥总算哆嗦了后,她可是很有成就感的。

    “我在想,越是味道鲜美的东西,就越不能总吃。做这种事,也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总算找了个还算合适的理由,把回答不慎就会立马翻脸的女人糊弄过去后,李南方又说:“要不,把你白生生的小手借我用一下?”

    岳梓童没说话,就是脸有些发烫,右手慢慢伸进了被窝中。

    把自己老婆调教成闺房高手,才能享受和谐的闺房之乐,这是每一个丈夫不可推卸的责任。

    李南方很认可这个说法,所以在紧张的岳梓童,搞得他其实很疼时,不但没发脾气,还连声夸赞,她真有这方面的天赋——

    九点,阳光更暖,李南方放在(床chuang)头柜上的手机,很突兀的爆响起来后,手腕子都酸了的岳梓童,总算是解脱了。

    看都不敢看李南方,受惊小鹿般的跳起来,拖鞋都没穿,把手藏在背后,仓惶逃出房间时,左肩重重撞在了门框上,疼的她一声闷哼,却没敢丝毫的停留,雀跃着去了。

    岳阿姨小处子才会有的紧张表现,让李南方很满意。

    总算有了他才是这个家的一家之主的自豪感。

    却不满意忽然给他打电话的这个人。

    这才几点啊,九点多点而已,不知道这个时间段的男人,都在——上班吗?

    电话是本地固话,看着有些眼熟。

    接起来后,吕院长那亲和的声音马上传来:“李兄弟,很抱歉这么早给你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吕院长这样说是有理由的。

    他知道李南方昨晚在会展中心后面要忙到很晚,这会儿说不定还在睡觉呢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间,李南方对吕明亮的态度,有了明显的改变。

    虽说很不齿他为了往上爬,就能把老婆推到别人怀里的行为,但事实证明吕明亮在坐上院长宝座后,要比原院长老康更加称职。

    据说上个月,中心医院出台了一个文件,成立了一个扶贫小组,针对贫困家庭。

    文件中明文规定,经过扶贫小组调查,确凿某患者家庭经济拮据后,院方会根据实际(情qing)况,来减免至少一半以上的医药费。

    至于带头捐款,为年过七旬的老人,免费治疗白内障之类的动作,也搞了不少。

    这让李南方觉得,无论吕明亮的本(身shen)人品怎么样,只要他能真心实意的为人民服务,那么他就会得到该有的尊敬。

    “吕哥,自己兄弟没必要这样客气的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靠在了(床chuang)头上,点上一颗事后烟:“有什么事,直接和我说。”

    “两件事,一件是私事。一件是公事。”

    “先说私事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听出吕明亮再说话时的语气,有了明显的波动,就知道他遇到麻烦了。

    很可能与昨天下午那次事件有关。

    无论昨天那件事的结果,处理的有多圆满,但对中心医院,吕明亮这个院长,都造成了一定的不良影响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李南方的预感没错。

    吕明亮很含蓄的说,根据他刚得到的不可靠消息,京华卫生部门,很快就会空降一位副院长,来主持(日ri)常工作。

    这个副院长,其实就是来顶替吕明亮的。

    等副院长熟悉手头工作后,吕院长就会被打发到某旮旯里,喝水看报纸玩儿了。

    吕院长整天就琢磨着官场这些事呢,觉悟不是一般的高,立即从这个消息内,察觉出了什么。

    立即毛了手脚。

    自凡是在官场上混的,没有后台,是混不长久的。

    吕明亮是靠老婆上位的,哪有什么后台?

    他在惊慌下,唯有找李南方。

    凭良心说,吕明亮遭遇当前危机,其实与李南方昨晚在院方闹事的牵扯,并不是太大。

    他一没背景的,凭什么要端坐在院长宝座上?

    真以为中心医院的院长,是个打酱油的角色吗?

    所以说,昨天那件事,只是吕明亮被赶下台的导火索而已。

    “吕哥,你的意思,是想让我替你在梁副厅面前美言几句,或者干脆直接出面保你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皱眉想了想,这样问道。

    吕明亮苦笑着反问:“你觉得,梁副厅会直接出面保我吗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