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727章 小嘴,出租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李南方眼睛一亮,精神大振。

    “红口白牙,空说无效,立字为证!”

    岳梓童站起来,突突地跑到门后,从小包里拿出了纸笔。

    看着岳梓童洋溢着青(春chun),且又成熟气息的(身shen)躯,李南方好像第一次发现她无比动人那样,眼前自动脑补出一副香艳龌龊的画面,忍不住地嘿嘿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没觉得,两口子之间做交易,就是亵渎所谓的(爱ai)(情qing)。

    就像他不会因感受到外面某个黑暗中,有双(阴yin)邪的眼睛正死死盯着别墅这边,就放弃更真实的闺房之乐。

    其实很多时候,两口子正儿八经的做交易,反而会让生活更有趣。

    岳梓童重新坐在沙发上,在案几上铺开纸,想了想,在上面横向写了四个字。

    左边是得到,右边是付出。

    然后在这四个字中间,刺啦画了根竖线后,她这才抬头看着李南方问:“先写我可以付出的。除了你希望我能效仿克劳馥之外,还有别的要求吗?”

    “别的要求,以后再说。今天,我能被满足这一个要求,就很不错了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还是很聪明的,知道贪多嚼不烂的道理,要求越多,岳梓童就越可能赖账。

    如果只有一个“小小”的要求呢,说不定她反而会半推半就的答应了。

    “你总算学会谦虚了,不错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夸了一个,拿笔在付出的下面,画了个小嘴。

    李南方问:“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岳梓童抬手,葱白般的手指,点了点自己丰满的唇儿,接着又在纸上的小嘴后面,写下了两个字“出租”。

    “小嘴出租?”

    李南方下意识读出这四个字时,就觉得心脏砰的跳了下。

    同样的动作,放在克劳馥那儿就叫“咬”,透着低俗的风尘气息。

    用在岳梓童这儿呢,就叫小嘴出租了。

    虽说也带有一定的铜臭气息,可格调却无形中高了很多,更容易激发男人对某件事的渴望。

    媚眼如丝的看了他一眼,女人问道:“满意吧?”

    “满意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岳梓童手里的笔,放在了得到那边,也不说话,就这样静静的盯着他看。

    李南方也没说话,只是伸出了右手五根手指。

    “也给我5%的股份?”

    岳梓童的声音,冷了下来:“这是把我当克劳馥一视同仁了。”

    “说起来,你还不如人家的。最起码,她很知足,你却嫌少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宁可不要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抬手抄起纸笔,刚要站起来,就听李南方懒洋洋的说:“是50%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岳梓童愣住。

    “耳朵有毛病吗?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,要给我、给我南方集团50%的股份?”

    岳梓童的小脸,一下子涨红了,说话都开始结巴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已经把5%的股份,许给了克劳馥,算作是她在海外玩命推广的红利。

    现在又把50%的股份,送给岳梓童后,那么他就不再是南方集团最大的股东了。

    岳梓童,才是具备绝对话语权的那个人。

    只要她愿意,再运作得当,随时都能把李南方这个南方集团的创始人,一脚踢出去。

    所以她才不相信,李南方会这样大方。

    难道,我小嘴的魅力,会这样大?

    岳梓童心里这样想着,下意识的抬手,在红唇上蹭了几下。

    不是她小嘴的魅力大。

    就算她不答应,李南方也会把这些股份,都送给她的。

    昨天在中心医院发生的那些事,不但让岳梓童除了嫁给李南方之外,再也没有如意郎君可选,李南方又何尝不是被她绑架了?

    他们现在就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,谁也蹦达不了。

    尤其在前段时间在金三角时,李南方发现他真(爱ai)上了岳梓童后,就再也没打算和她分开了。

    既然这辈子必须和她大被同眠,那为什么不把她哄的高兴些呢?

    女人唯有心(情qing)好了,才会变得更漂亮,才会变得更(热re)(爱ai)生活,才会更加努力的工作——男人,才会越来越清闲。

    把女人当骡马使唤,还要让她心甘(情qing)愿的,这才是真男人,真功夫。

    更何况,李老板自认在商场上的本事,与他小姨相比起来,那就根本不在一个档次。

    毕竟她是专业人士。

    只要她肯用心,努力,把已经开始腾飞的南方集团,带到他想不到的高度上,这绝不是开玩笑。

    “我像是在欺骗你的样子吗?”

    看岳梓童傻愣愣的样子,着实可(爱ai),李南方忍不住伸出右手食指,挑起了她的下巴。

    动作轻佻。

    岳梓童却没丝毫反抗的意思,只是瞪大眼睛望着他,脸色慢慢(阴yin)沉了下来:“李南方,你又在出什么幺蛾子呢?你觉得,你这样玩耍我一个未亡人,很有成就感吗?”

    “未亡你妹!”

    李南方急了,张嘴骂道:“不愿意要,拉倒!”

    “你等等。”

    看出李南方不像是在逗她玩后,岳梓童站起来就往楼上跑去。

    拖鞋都没穿。

    就像踩了风火轮那样,很快就从卧室内跑了回来,手里拿着一份合约,嘴里不住地的念叨:“幸福来的太突然了,来的太突然了。”

    一把夺过她手里的合同,只看了眼标题,李南方就想给她一嘴巴。

    双眼朝天冷冷地问:“突然吗?如果真是突然,你怎么会有打印好的南方集团股份转让合同?这说明,你早就琢磨该怎么做,才能控股南方集团了。”

    “也不是太早,就是你把我从医院里接回来后,我才有了这想法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讪笑着解释了下,拿起笔在合同上蹭蹭地写了几笔。

    合同是一式三份。

    她在合同上注明股份转让额度后,又在下面签上了龙飞的岳梓童,才把笔递给李南方:“来,大爷,麻烦您在上面大笔一挥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接过笔,端详着合同,满眼都是舍不得:“唉,这可是我的孩子啊。我一把屎一把尿的把它拉扯到现在,是多么的不容易。现在就这么把它送出去,真心舍不得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连忙竖起三根手指,发誓:“我们是上天注定的两口子。你的孩子,就是我的孩子。我发誓,我这个当亲妈的,肯定会比你还疼它的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“我如果撒谎,天打五雷轰!”

    “我是说,你的小嘴真会出租给我?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哼,自然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反悔,你会遭到天打五雷轰的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不再犹豫,大笔接连挥了三下,签上了他的大名。

    “手印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马上有把印泥拿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这么认真?”

    “那是。我做事从来都很认真的。”

    在岳梓童的坚决要求下,李南方按上了手印。

    拿起合同,再仔细看了一遍,确定自己没看错后,岳梓童昂首仰天,纵声(娇jiao)笑起来。

    她总算不用为开皇集团的存亡担忧了。

    拥有了南方集团50%的股份,就等于拥有了黑丝技术。

    她决定了,明天一上班,她就召开员工大会,向所有员工宣布这个特大好消息。

    在把合同打印出来后,她早就幻想过了,等掌控了南方集团后,她就会用黑丝技术,来武装她的仙媚丝袜,与南方黑丝齐头并进,打造两大品牌。

    幻想,能够成为现实的机会,微乎其微的。

    幸运的是,岳梓童成功了。

    她能不开心吗?

    能不纵声(娇jiao)笑吗?

    没有把泪水笑出来,就已经是她很矜持了。

    “喂,别光笑,该你实现承诺了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讨厌的声音,打断了岳总的好心(情qing)。

    用眼白扫了他一眼,淡淡地说:“先去洗澡。浑(身shen)臭烘烘的,要把我恶心死么”

    也不等李南方说什么,岳梓童紧紧抱着合同,快步走上了楼梯。

    她得把合同妥善收藏好,免得这小子再反悔。

    李南方在说出送她50%的南方集团股份时,就没打算反悔。

    反悔的是岳梓童。

    李南方快速洗了个澡,穿着睡袍走出来要求她实现承诺时,她很理直气壮的摇头,说宁可遭受天打五雷轰,也不会效仿克劳馥那种没档次的大洋马,为男人提供那种恶心的服务。

    岳阿姨当前的态度,总结成一句话就是:“我宁可被你强女干了,也不会主动对你出租小嘴。”

    她以为,李南方会翻脸,也做好了被就地推倒的准备。

    虽说被就地推倒的后果,要远比出租小嘴更严重,不过可以为她保持一定的尊严,她是无法抗拒野蛮外力后,才受辱的,并不是((贱jian)jian)兮兮讨好男人。

    但让她没想到的是,李南方却没有这样做。

    只是不屑的晒笑了下,说:“切,不愿意就算了。我这人是个君子,在男欢女(爱ai)这个问题上,从来都讲究个两(情qing)相悦,也从不强迫女人,尤其是强迫你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岳梓童愣了下。

    “假的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转(身shen)就走。

    岳梓童说到:“等等。”

    “毛事?”

    李南方回头看来。

    岳梓童咬了下嘴唇,低下头轻声说:“我从没想过,我会用嘴取悦别人的。贺兰小新那么折磨我,我都没答应。可能是,我心理上有洁癖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样解释,就让我心里舒服了很多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笑了下:“晚安。”

    “都让你等等了呢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没说完的话?”

    张嘴打了个哈欠,李南方说:“天都快亮了。明天,还有老多事要做呢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看着脚尖,蚊子哼哼般地问:“手,和脚,你喜欢,喜欢哪一个?”

    李南方呆愣了下,下意识看向了她的脚下。

    这才发现,她上去放合同时,本来光着的秀足,已经穿上了黑丝。

    看来,她早就打算,把出租小嘴,改为出租她的小手,秀足了。

    “能不能,一会儿脚,一会儿手?”

    李南方嗓子忽然干涩的要命。

    这让他暗骂自己没出息,岳梓童只是出租她的秀足,小手而已,怎么能比上贺兰小新等女人那种全方位的互动?

    岳梓童断然摇头:“不行,只能选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那,我选——脚。”

    (重感冒,头疼(欲yu)裂,不知道写了些什么,见谅!)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