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726章 毛骨悚然的感觉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来历神秘,且惹不起的人,最好是别去惹,以免自己找残。

    这是李南方为数不多坚持的原则之一,无偿传授给叶小刀后,立即踩油门狂飙而去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从来都是把走夜路当作是温柔乡里享受的李南方,在停车脑补叶小刀与贺兰扶苏联手,都差点被杨逍给干掉的那一幕时,总觉有双眼睛在某个隐蔽处,邪恶的盯着他。

    笑。

    这种错觉,让他很不舒服,唯有赶紧离开。

    没有哪个男人喜欢当缩头乌龟。

    尤其像李南方这样的人,更是宁死也不会做的。

    可在没搞清杨逍来历之前,就勇敢的(挺ting)(身shen)而出被人虐成臭袜子,甚至小命丢掉,那就不是勇敢了,而是犯((贱jian)jian)。

    历史上,有些人的死,之所以死的重于泰山,那是因为他死的很有意义。

    因犯((贱jian)jian)而死,是轻如鸿毛的。

    尤其那种无论他把车速提到多快,都有种如芒在背的不舒服感后,更加坚信自己针对见到杨逍后,就会狂拍马(屁pi)的方针,是无比正确的。

    但更奇怪的是,当李南方驾车驶进岳家别墅的院子里后,毛骨悚然的感觉,一下((荡dang)dang)然无存了。

    就好像,他小姨的家,就是孙悟空用金箍棒画出的圈圈,任何邪魔鬼祟都别想进来。

    “我靠,难道这是家的力量?还是,这别墅里的风水相当好,能让百鬼回避?”

    李南方呆望着院门外,半分钟后跳下车子,蹑手蹑脚的走出门口,站在了公路上。

    冷风拂面,皓月当空,周围一片静悄悄,无比的祥和,安宁,哪有半分如芒在背的不爽感?

    这让李南方更加迷糊了,开始反思最近是不是缺德事做多了,才会变得疑神疑鬼。

    好像也没做什么缺德事啊。

    不就是让克劳馥藏在办公桌下面,给他提供了一次优质的服务吗?

    男欢女(爱ai)的,很正常,实在算不上缺德不缺德的。

    至于把冯大少当腊肠,挂在六十米的高空,风干了足足半小时这件事,更谈不上错。

    完全是冯大少咎由自取而已,没有金刚钻,就想揽瓷器活,就该遭到惩罚的。

    那,究竟是怎么回事呢?

    李南方有些茫然的呆愣半晌,才摇摇头转(身shen)走向别墅院子里。

    刚走了一步!

    那种后背仿似被一双邪恶的眼睛盯着的清晰感觉,再次洪水般的袭来。

    这次,就连藏在丹田气海内的黑龙,都蓦地腾空而起,发出一声哀嚎。

    让李南方的头皮,轰地发炸,鸡皮疙瘩嗖地布满了全(身shen)。

    猛地转(身shen)——那种不爽到诡异的危机感,就像它蓦然袭来时,瞬间消退。

    依旧是明月当空中,海晏河清,一派安详的盛世景象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难道,它只会藏在我背后?”

    李南方声音有些沙哑的自语了句,抬脚,拿出了军刺。

    沉甸甸的黑色军刺,名为残魄。

    从它被铸成的那一天开始,就被赋予了近乎于神奇的力量,伴随谢(情qing)伤的数十年中,不知渴饮了多少坏人血,具备了一定的灵(性xing),本(身shen)就算是辟邪圣器了。

    叶小刀也有把黑色军刺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李南方已经知道了,他那把黑刺只是残魄的高仿货。

    不是秦老七不想把编号为“7”的残魄传给他,是他自己坚决不接受。

    在李南方看来,那就是个傻子。

    让铁公鸡都能甘拜下风的秦老七,好不容易大出血一次,叶小刀却以老师该把军刺传给儿子为由,坚持不要的行为,不是傻子,又是什么?

    残魄在手后,李南方的胆气壮大了很多,沿着路边,微微侧着(身shen)子,双脚摆出外八字样,一步步的向来路走去。

    他能清晰感受到,他每走一步,那种(阴yin)邪的不爽冷意,就会浓一分。

    气海里的黑龙,也更加的(骚sao)动不安,咆哮着极力制止他,不要再向前走了。

    自他从国外来到青山后,已经在岳家别墅住好多天了,这条路也走过无数次了,但从没有过今晚的这种感觉。

    很多人都说,世界上没有鬼。

    李南方却对此表示怀疑。

    只因他很清楚,自己(身shen)体里就藏着一条,时刻都在与他争夺躯体的黑龙。

    终于,他不敢再往前走了。

    站在一棵树下,望着黑黝黝的东方,轻声说:“你,是不是杨逍?”

    前晚。

    现在已经是凌晨时分了,南方集团走秀活动当晚,已经算是前晚了。

    前晚,他在第一次见到杨逍时,就有了发自内心的浓浓恐惧感。

    没来由,却真实存在着。

    所以现在忽然莫名的害怕后,他马上就想到了杨逍。

    叶小刀可是说过了,那个智商不正常的疯子,被他打伤了。

    受伤的杨逍,还真有可能,把这股子怨气,都撒在李南方(身shen)上。

    “只是,你为什么不出来呢?”

    李南方活动了下有汗水溢出的右手,一步步的沿着原路后退:“你在忌讳什么?还是,怕什么?”

    没人回答他的喃喃自语,就像没谁跳出来,阻拦他一步步的退向岳家别墅。

    真的很奇怪。

    他每退后一步,这种毛骨悚然的感觉,就会轻一分。

    等他慢慢倒退到岳家院子里后,这种感觉立即当然无存了。

    他发誓,今天再也不去“寻找”那种感觉了。

    抬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,长长吐出一口气后收起军刺,李南方故作从容的耸耸肩,转(身shen)时晒笑一声:“嘿,看来是我小姨长了一张辟邪的脸——卧槽!”

    刚转过(身shen),他就看到一个人,静静的站在他面前。

    衣衫不整,发丝凌乱,脸色惨白,就像从地狱内冒出来的厉鬼那样,吓得李南方惊叫一声,抬手攥拳就砸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可是他的本能反应。

    本来他就在这疑神疑鬼的吓唬自己,忽然出现这样一个人站在他背后,他能不害怕吗?

    拳头即将砸到那张脸上时,李南方硬生生的收住了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不打呢?”

    岳梓童冷冷地问道。

    李南方甩了甩手腕,讪笑道:“这张脸太漂亮了,舍不得,也不敢。”

    这倒是真心话。

    他小姨的脸看上去惨白到吓人,那是被月光映照的,定神再仔细看看,简直是毫无瑕疵的漂亮啊。

    “你还有不敢做的事?”

    岳梓童又冷冷地说:“你刚才不是还说,我这张脸是辟邪脸吗,怎么又舍不得了?”

    “正因为是辟邪的脸,才不能随便打啊。打坏了,就不管用了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伸手挽住她的胳膊:“好了,好了,咱们回屋子里说。”

    “拉扯个什么呢?”

    岳梓童象征(性xing)的挣扎了下,乖乖任由他挽着胳膊走进了客厅内。

    能够与小外甥重归于好,那可是岳梓童当前最大的心愿。

    一来是真要把这厮得罪狠了,开皇集团投巨资研制出的仙媚丝袜,很快就会被南方黑丝给挤死。

    二来是昨天下午,全世界都知道她是李南方的老婆了,有哪个男人敢再对她暗送秋波,冯大少就是榜样。

    所以呢,于公于私,她都不能再和李人渣翻脸了。

    刚才冷冰冰的模样,只是为维护她为数不多的尊严而已。

    “松开呢,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吗?”

    刚走进客厅,岳梓童就故作正经的甩开李南方,快步走到沙发前坐下,双手环抱(胸xiong)前看着他:“刚才,你在外面鬼鬼祟祟的干嘛呢?”

    “我感觉好像被人跟踪了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当然不会把真相告诉她。

    真要告诉她了,岳梓童立马就会嚣张起来,双手掐腰摆出房东的架子,让他速速的滚粗。

    岳梓童用疑惑的目光看着他:“被人跟踪?你的反应不像是被人跟踪,倒像是被鬼给跟了。”

    聪明女人都该下地狱。

    暗中默念了遍这个九字箴言,李南方表面不屑的撇撇嘴,岔开了话题:“以后,你打算怎么办?”

    岳梓童一愣,随即装傻卖呆:“什么打算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不愿意说就算了,睡觉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站起来,作势要去客房那边,岳梓童一把抓住了他胳膊,用力把他拉回到了沙发上,眨着水灵灵的眼眸,语气温柔的了太多:“南方,你说的哪方面?”

    “别演戏。这儿就咱俩,也没谁来观看,就不能掏心窝子的好好聊聊?”

    “好吧,那就听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去倒杯水喝。”

    “你自己没有手脚?”

    “你会有好处的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好处?先说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,我自己去倒吧。”

    “哎,李大爷,您请坐,我马上就给您倒水去。”

    见这家伙有翻脸的趋势,总算是看到点曙光的岳梓童,当然不敢太挑战他耐心了。

    “白开水,还是泡茶?”

    “晚上喝茶,容易失眠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摇头:“来瓶啤酒吧。”

    “啤酒也是水吗?”

    “算了。我有些困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。你喝哪个牌子的?”

    岳梓童左手拿着两瓶啤酒,右手拿了两个啤酒杯,趿拉着白色绣花小棉拖,突突地的走了过来:“如此星辰如此夜,不举杯邀月实在对不起这美好的人生。”

    “能不能别酸?”

    李南方接过酒杯,双脚顺势搁在了案几上,说道:“有这力气,还不如给我捶捶腿呢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冷笑:“哼哼,让本小姨伺候你?这是——”

    李南方眼皮子都没抬,打断她的话:“有好处哦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话锋一转,放下酒杯,握起两个小拳头,在李南方膝盖上捶打了起来,(娇jiao)滴滴的问道:“大爷,舒服吗?”

    “舒服。如果你能再提供别的服务,本大爷就更舒服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想我,学克劳馥那样伺候您?”

    “我倒是想——”

    李南方睁开眼,看到他小姨开始咬牙后,连忙改口:“但绝不会让你那样做。毕竟,从理论上来说,我们俩人是平等的。我怎么好意思,让你单方面的为我提供那种服务呢?”

    “只要好处足够,我还是会认真考虑的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俯(身shen),红唇凑在李南方耳朵上,轻轻吹了口气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