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723章 背后有人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不管是叶小刀,还是贺兰扶苏,都是当世一等一的高手。

    尤其俩人在联手时,能在数百武装分子中,杀个三进三出,本(身shen)却毫发无伤——那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但就算拿刀子搁在他们脖子上,他们也不会相信,有人能当着他们俩人的面,把跪在十多米地方的林依婷,悄无声息的掳走。

    可这却是事实。

    他们都没发觉,林依婷是什么时候不见了的。

    她不会自己偷着溜走的。

    因为瞎子都能看出,她在看到贺兰扶苏出现后,眼里就已经只有他了。

    休说是让她自己偷着溜走了,就算被人拿棍子揍着,也不会走的。

    更何况,她在很诡异的不见了时,并没有发出任何的声响。

    就仿佛,她在某个瞬间,忽然被越来越冷的夜风,给卷到另外一个空间里去了。

    这又不是科幻世界,那种事当然不会发生。

    那么,林依婷去哪儿了呢?

    不管是叶小刀,还是贺兰扶苏,在发现林依婷“不翼而飞”后,所有的神经都蓦然绷紧。

    叶小刀忽然走了两步,与贺兰扶苏并肩而战,目光死死盯着前面的荒草丛中。

    看了眼叶小刀后,贺兰扶苏才深吸了一口气,稍稍向左挪了半步。

    别小看这半步。

    他向左跨出半步后,整个人就与也微微斜着(身shen)子的叶小刀,形成了一个内三角形。

    三角形,很多时候都代表着牢不可破的意思。

    高手联手时的站位角度,也是这样。

    叶小刀先走过来,他才向左移动,这证明此时此刻他对危险的敏感度,比叶小刀稍逊了些。

    这种看不见,摸不着却能真实感受到的诡异危险,让这两位堪称当世一等一的高手,下意识的迅速结成了联盟。

    内三角形成立后,俩人就变成了木桩子,再也不动一下。

    他们不是不想动。

    而是不敢动。

    他们明明没有看到任何人,却能清晰感受到,如果再擅自动一下,破坏这牢不可破的内三角形,就会有无法想象的危险,从天而降。

    风,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也越来越冷。

    天上的月亮,好像也受不了冬天的寒冷,偷偷钻进了云层里。

    整个世界,一下子暗了下来。

    气温,更冷。

    可叶小刀俩人的额头上,却有冷汗慢慢地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无法形容的寒气,从俩人背后升起,缓缓散向四肢百骸,犹如数以万计的牛毛钢针,在轻轻地刺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,无法形容的难受,只需活动下双脚,或者摆动下双手,就能摆脱。

    没谁感动,能听到伙伴越听越沉重的呼吸声。

    他们的呼吸越来越困难,受伤的贺兰扶苏,攥紧的双拳,已经有了发抖的现象。

    “别动。”

    有声音传进了贺兰扶苏的耳朵里,很轻,这是在提醒他一定要稳住,千万不要乱动,以免露出被敌所趁的破绽。

    叶小刀轻轻的两个字,给予了贺兰扶苏些许镇定,微微颔首轻声回答: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本来死死盯着前方的叶小刀,闻言后(身shen)子却猛地一震,接着恢复了原有的样子。

    贺兰扶苏也是盯着前面,眼角余光却看到叶小刀(身shen)子颤抖了下,有些奇怪时,就听他哑声说道:“贺兰扶苏,我、我没有和你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贺兰扶苏一呆时,耳边又想起了那个声音:“他说,他没有和你说话。”

    背后,有人。

    刚才嘱咐贺兰扶苏别动的人,不是叶小刀。

    那个声音,来自他们的背后。

    他们明明能清晰感受到,从没遭遇过的诡异危险,就在前面是十数米外的草丛中,所以才迅速联手,摆出牢不可破的内三角形,死死盯着那个方向。

    但怎么可能,还有人在他们背后说话?

    后面,明明没有任何的危机。

    难道,他们所感受到的危机来源,是个鬼?

    俩个面对数百武装歹徒时,都不曾有丝毫恐惧的男人,这会儿居然被搞得开始疑神疑鬼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现在,是不是很害怕?因为,你们只能感受到我的存在,却看不到我。”

    这个从背后传来的男人声音,很轻柔,也很优雅。

    “老子怕你个毛!”

    叶小刀蓦地发出一声大吼,右脚猛地向后反撩时,依然侧(身shen)向右侧打出一拳。

    根据他对声音来源的判断,站在他们背后说话的男人,应该在他背后九点钟方向。

    不管是哪个人,他在故作优雅的说话时,精神都会有些许的放松。

    叶小刀敏锐捕捉到了这丝稍纵即逝的机会,大吼声中果断出手,一举封死了那个人两个后退方向,迫使他必须与自己硬碰硬的正面作战。

    正面作战,叶小刀从没怕过谁。

    就算是鬼,他也敢惹一惹。

    就像心灵相通的孪生兄弟那样,当叶小刀大吼着向后反撩右脚时,贺兰扶苏也做出了相同的动作。

    只是他是用左脚向后反撩,也是用左拳封死了左侧六点钟方向。

    俩人几乎是同时动手,动作几乎完全相同,但唯独角度不同,这恰恰符合了正反相匹的道理,配合的堪称天衣无缝。

    背后那个人,除非是个鬼。

    不然,他绝无法躲开两大高手配合默契的这全力一击。

    那个人没有躲,只在俩人猛地齐刷刷转(身shen),所形成的内三角,瞬间变换成反方向的内三角时,从俩人中间,硬生生的挤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个瞬间,才是真正的瞬间。

    像叶小刀,贺兰扶苏的高手,在全速转(身shen)时的速度,得有多快?

    应该快到水泼不进的地步。

    但这个人却偏偏比时间还快,不但躲过了他们的合力一击,还趁势用手在他们肩头拍了下。

    仿佛是被高压线给电了下那样,叶小刀俩人就觉得半(身shen)麻木,分左右向外踉跄几步,才站稳了(身shen)子。

    等他们站稳(身shen)子后,半(身shen)的“高压电”,也消失了。

    然后,他们就看到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(身shen)材非常臃肿的人。

    不,不是臃肿,是因为这个人的右肩上,还扛着个人。

    被扛着的人,不是忽然消失了的林依婷,又是谁?

    “这个人,居然扛着林依婷,仍能在我们全力反扑时,从我们中间挤过。”

    叶小刀俩人呆呆望着那个人,只觉心灰意冷,所有的战意,悠地消散。

    俩人堪算是当世近(身shen)格斗的好手,也都同样的骄傲,除了有限的几个前辈外,几乎从没把天下人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尤其是在联手时。

    可这个人的出现,却把他们的骄傲,给击打了个粉碎。

    肩膀上背着个人,都能这样从容。

    如果他把林依婷放下呢?

    叶小刀不想继续想,低头看向了右肩。

    月亮仿佛知道他需要光明,又从云层里钻了出来。

    月光下,叶小刀能看到一根长约十厘米的牛毛细针,就刺在他肩膀上。

    不用问,刚才就是这根细针,刺在他肩膀上后,让他感觉好像触到了高压电,半(身shen)麻木。

    叶小刀眼角急促的跳着,看向了贺兰扶苏。

    贺兰扶苏的右肩上,也刺着这样一根针。

    那个人不但在扛着林依婷时,能躲过他们的合力后击,趁隙从他们之间挤过去,还能腾出手来,在他们每人肩膀上刺了一根牛毛细针。

    这是一(身shen)怎么样的功夫?

    他不该是人。

    该是鬼。

    可他有影子啊。

    水银般泻地的月光下,他的倒影清晰。

    更让叶小刀俩,看清了他的长相。

    俩人呆呆望着这个人,实在不敢相信,世界上会有这么帅的男人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的长相,比他鬼魅般的(身shen)手,更让他们吃惊。

    无论是贺兰扶苏,还是叶小刀,都是那种相当自负的人。

    无论是在功夫上,人品上,还是自(身shen)长相上。

    尤其是叶小刀,更是多次对李南方吹嘘,他是天下男人第二帅。

    谁是第一帅?

    叶小刀胆子再大,也不敢与他那个更加自恋的老师,争抢天下第一帅哥的名头。

    可等他看到这个男人——呆愣片刻后,就自动把自己将为天下第三帅了。

    “你,是谁?”

    就在叶小刀心中艰难的抉择着,到底是尊重事实把这个人排在天下第一帅的金交椅上,还是昧着良心继续让秦老七永当“花魁”时,贺兰扶苏说话了。

    “杨逍。”

    男人说话的声音,简直不要太好听:“杨树的杨,逍遥的逍。”

    “杨逍?”

    贺兰扶苏与叶小刀对望了眼,接着齐刷刷的缓缓摇头,表示自己没听说过这个名字。

    杨逍又说话了:“我的名字,好听吗?”

    如果他刚才没有露这手惊世骇俗的本领,叶小刀肯定会冷笑着骂道:“好听?好听个球。”

    明知道不是对方对手,还要试图去占口头便宜的行为,在刀爷看来是相当可耻的。

    更何况,他也不屑撒谎,点头说:“好听。”

    “哈,我也这样觉得。”

    杨逍很高兴:“那你们再说,我长得帅吗?”

    忽然凭空冒出个长相漂亮到不像话,功夫高到不像话,不知道是人还是鬼的家伙,本来该很吓人的才对,可他偏偏像个孩子似的,问俩人他长得帅不帅。

    叶小刀活动了下右肩,并没有发现任何异样:“我能说不帅吗?”

    杨逍脸上的笑容,立即消失:“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你妹的。既然是不行,那你干脆说你是天下第一帅就好了,还用问我们吗?”

    心中骂了一个,叶小刀慢慢竖起右手拇指:“你是我见过的,最帅的男人。比我老师,都帅。”

    “你老师是谁?”

    杨逍有些好奇的问。

    “说了你也不认识。”

    “嗯,也是。”

    杨逍点了点头,忽然又问:“那我再问你们,我帅,还是李南方更帅一些?”

    “他认识李南方?靠,这妖孽不会是针对李南方来的,却让我恰好碰上吧?”

    叶小刀心思电转间,摇了摇头:“你虽然很帅,但比起李南方还差点事。”

    刀爷今晚是来帮李南方解决麻烦的,结果自己却遇到了大麻烦,如果不给他找点麻烦,心里会过意不去的。

    (实在忍不住想说几句,这几天感冒后难受的想死,能坚持更新,就自觉不错了,可有些哥们总是说我水啊水啊的,难道没看到是在挖坑布局吗?)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