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721章 请做好去死的准备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潜伏地段是林依婷精心挑选的。

    她觉得,就算是让一条狗扛着火箭筒,在李南方的车子转过弯路,车(身shen)横向出现后,只要能扣下扳机,火箭弹就能自动打在车子上,把那家伙轰上天。

    她精挑细选的手下,应该比狗聪明,能干太多倍了吧?

    可为什么,他在扣下火箭筒的扳机时,摇拽着幽兰火焰的火箭弹,却斜斜的仰飞四十五度角,在夜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,落在了路边百多米的荒山坡上了呢?

    火箭弹轰地一声爆炸后,腾起的烈焰好好看啊,就像放烟花。

    林依婷费尽心血搞到这把火箭筒,是用来狙杀李南方的。

    她无比渴望,能看到李南方连同车子一起,被轰地腾空而起。

    而不是,站在月亮下,看烟花!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!?”

    林依婷一楞之下,低声厉喝的同时,陪在她(身shen)边的黑西装,也吼出了这句话。

    按照林依婷布置的狙杀计划,她与黑西装站在山坡最高处。

    在他们脚下,比公路高两米的荒草丛中,有三个手下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肩膀上扛着火箭筒,扣下扳机,把李南方连人带车都轰上半空,再落下来后,另外两个就会迅速跑过去,补刀。

    万一那家伙没死呢?

    等确定李南方死的不能再死后,她就会再次看一眼这个无趣的世界,吞枪自杀。

    但为什么,那个蠢货却把火箭弹(射she)高了呢?

    而且,不知高了一点半点。

    狙杀李南方的机会,稍瞬即逝,林依婷能不震惊吗?

    她的厉声呵叱声未落,(身shen)边正要扑下去看看怎么回事的黑西装,忽然发出一声惨叫,(身shen)子猛地后仰,栽倒在了她脚下的荒草丛中,双手捂着咽喉,眼睛几乎要瞪出眼眶,艰难的嘶声喝道:“大、大小姐,快、快跑!”

    借着皎洁的月光,林依婷能清晰的看到,鲜血正箭一般的,从黑西装捂着脖子的手缝内,向外呲呲的窜着。

    以往,林依婷在电影里,见识过无数次人在死亡时的样子。

    可她从没在现实中,见到过脖子被一根铁棍贯穿后,(身shen)子剧烈抽搐的人。

    她吓傻了。

    她真不知道,这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“大、大小姐,快走——”

    忠心耿耿的黑西装,再次勉强说出这句话后,(身shen)子最后猛地(挺ting)了下,就不再动了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(身shen)上被溅上鲜血的林依婷,这才清醒过来,双手捂着耳朵,张嘴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声。

    在她的惨叫声中,那辆本该被火箭弹轰上半空的白色宝马车,从她脚下的公路上疾驰而过。

    李南方肯定看到那道摇拽到半空中的幽兰弹道,也肯定看到她凄声惨叫的样子,不过却没有丝毫的停留,加大油门呼呼的直奔市区而去。

    “啊,啊!”

    林依婷再次尖叫两声后,就看到扛着火箭筒的那个手下,从脚下荒草内站起,转(身shen)看向了她。

    他肩膀上的火箭筒筒口,也对着她。

    筒口里冒出的袅袅青烟,在月光下看的很清楚。

    林依婷的惨叫声,就像被刀子切断那样,嘎然而止。

    没有谁,能在随时都会有火箭弹轰出的筒口下,还敢擅自动一下。

    她看到了这个人。

    这不是她精心挑选的数名手下之一。

    她那些手下的眼睛加起来,也比不上这个人的眼睛可怕。

    这是一双什么样的眼睛?

    看着这双眼睛,林依婷想到了非洲大草原上的豹子。

    她已经去过几次非洲大草原了,有一次还是在夜间。

    基本没有遭受工业污染的非洲大草原上,晚上的月光,可比青山的月光亮多了,说是亮如白昼也不为虚,所以能让林依婷看到一只凶猛的猎豹,从草丛中忽地扑出来。

    扑在装有钢筋的汽车车窗上时,把林依婷吓了老大一跳。

    那次,她牢牢记住了豹子的眼睛。

    这个人的眼睛,就散出了大草原上猎豹才会发出的凶狠光芒。

    还带有让她心颤的(淫yin)邪之意。

    他是谁?

    他什么时候混进我手下中的,在我的眼皮子下面。

    我那三个手下呢?

    林依婷呆呆望着这双眼睛时,心中本能的这样想到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很纳闷,我怎么会忽然出现在这儿?”

    那个人就像知道林依婷心里在想什么,低低的笑了声,问道。

    林依婷下意识的点了点头:“是、是。你、你怎么会在这儿?”

    那个人又笑了下时,声音大了很多:“不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“他、他们呢?”

    林依婷又问。

    她真的很想搞清楚,那三个距离她只有咫尺之遥的手下,去哪儿了。

    怎么就没有发现这个人,没有发出一点点的异响,就被人把火箭筒拿走,用来放完烟花后,再对准她了。

    “死了。”

    叶小刀低头,看着脚下草丛中三具尸体,得意的笑了下,说:“林大小姐,怪不得李南方说你是世界上最蠢的女人,白白长了一具好看的皮囊了。果然是这样。看看你挑选死士的眼光吧,一个个蠢的比驴还要过分。刀爷我从草丛中爬过来时,他们居然毫无察觉。”

    干掉几个只遵从林依婷命令,试图“滥杀无辜”的林家心腹死士,对于叶小刀来说没有任何心理负担。

    (身shen)为秦老七的学生,of国际杀手平台的资深金牌杀手,叶小刀要想在林依婷眼皮子下面,悄无声息的干掉她几个手下,也不是太困难。

    谁让这些人,把所有注意力,都集中在即将出现的李南方(身shen)上,却忘记最大的危险往往就在(身shen)边这句至理名言呢?

    他们不死,实在是没有天理啊。

    听叶小刀提到李南方的名字后,林依婷才猛地明白,嘎声说道:“你、你是李南方的人!”

    “放(屁pi)。”

    叶小刀不高兴了,反驳道:“我又不是你这么美到冒泡的女人,就不能说是那个混蛋的人。刀爷我可是堂堂正正的纯爷们,对晋朝流行的那种断袖之风,没有丁点的兴趣。好了,刀爷我还很忙,没空和你在这儿磨牙,还是赶紧送你上路吧。完事后,还得回去看克劳馥的大长腿呢。”

    叶小刀说着,把火箭筒的筒口,对准了林依婷,嘴里念念有词:“林大小姐,请你做好升天的准备。奉劝你一句,最好是瞪大眼。这样,你才有可能看到,你是怎么被火箭弹炸成碎片的。”

    别。

    别!

    面对黑洞洞的筒口,林依婷很想喊出这个字来。

    只是她嘴巴动了几下,都没发出任何的音节。

    极度恐惧下,她已经被吓的失声了。

    “做好准备了没有?”

    叶小刀右手手指,勾住了火箭筒的扳机,瞄准她(胸xiong)口的筒口,微微上抬,对准了她那张比月光还要惨白的脸:“我数三二一。数到最后一个数字时,你就可以愉快的升天了。唉,说实在的,把这么一颗漂亮的小脑袋,轰炸成渣,刀爷我也是有些不忍心的。可谁让你该死呢?”

    絮絮叨叨中,叶小刀开始数数。

    林依婷的思绪,(情qing)不自(禁jin)随着他的絮叨声,自动脑补出了脑袋被轰炸成渣的惨样。

    她想闭上眼。

    可眼睛的闭合功能,却不受她的大脑控制,只能听到他在说出最后一个数字时,眼睁睁看着他扣下了扳机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火箭筒扳机在扣下时,发出的响声,可比手枪响多了,也更沉闷有力。

    “我死了。”

    扳机声响起的刹那间,林依婷终于闭上了眼,低声说出了这三个字。

    脑袋被威力强大的火箭弹,直接轰炸成渣时,会是一种什么感觉?

    林依婷说不出来,只知道在扳机被扣下后,她就死了。

    死了的感觉,应该是时间就此凝固,大脑中一片空白,人生从此被格式化。

    有清冷的风,从群山的山谷内吹来,吹动了林依婷的秀发,扑簌簌的打在脸上,好像有点疼。

    “哈,你是不是以为,你真的死了?”

    男人讨厌的声音,在她耳边响起。

    接着,她圆润的下巴,被一根冰凉的手指,慢慢地挑起。

    本能的,她睁开了眼。

    然后,就再次看到了那双好像猎豹般的眼,以及一张被涂抹了油彩的脸。

    她没有死。

    火箭筒内根本没有装弹药。

    叶小刀扛着火箭筒,装模作样的扣下扳机,只为要把她吓个半死而已。

    混蛋的恶作剧成功了。

    非常的成功,林依婷已经汗透重衣,黄豆大的冷汗,从光滑的额头淌下,顺着她苍白的脸颊,滴落在羽绒服上。

    把美女吓成这样,才是叶小刀最想要的结果。

    接下来,他再对她做坏事时,她就会顺从,乖巧许多了。

    “啧,啧啧,这小脸蛋,还真是光滑啊。李人渣这次总算没骗刀爷,你的(胸xiong)真有36e这么大。更难能可贵的是,你还是个原装货啊。我喜欢,嘿嘿,我真的好喜欢。”

    叶小刀嘿嘿的(淫yin)笑着,伸手拽住她羽绒服上的拉索,缓缓往下拉去。

    黑色羽绒服下,是白色的紧(身shen)羊毛衫。

    羊毛衫被高高的撑起,根本不需用手去尝试,就知道手感会好到没法说。

    “站在道德的高度上,用最男人的方式来惩罚美女,绝对是人生最大的乐事,没有之一。”

    叶小刀伸出舌尖,动作(淫yin)、((荡dang)dang)的((舔tian)tian)了下上唇时,夜风忽然大了,吹在林依婷的怀里。

    让她猛地打了个冷颤,清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她的右手,还抄在羽绒服口袋里,握着那把掌心雷。

    掌心雷模样虽然小巧,不过要想在这个男人的脑袋上打个洞,还是很简单的。

    林依婷忽然笑了,右手从口袋里猛地掏出来,指着叶小刀:“混蛋,去死吧。”

    叶小刀歪头,看着她的手:“你以为,你可(爱ai)的小手,是手枪吗?”

    林依婷的心,猛地抽了下,看向了右手。

    就是一只白生生的小手罢了,哪有什么手枪?

    “是不是在想,你的枪怎么没了?”

    叶小刀抬起右手,小巧的掌心雷,抵在了林依婷下巴上,淡淡地说:“脱衣服吧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