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718章 珍爱生命,远离岳梓童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当十数名大嗓门组成的喊声,从下面逆流而上后,李南方差点一脑袋栽出到窗外。

    “这特么的搞毛线呢?”

    “什么叫我老婆没和人上过(床chuang)啊?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已经确定了啊,还用你们吼吗?”

    “谁,是谁出了这馊主意?我特么的和他势不两立!”

    (身shen)为本次事件的绝对当事人,李南方在听到这句话后的反应速度,无疑是最快的。

    也是最正确的。

    几乎是在眨眼间,他就知道下面那些人,为毛高喊这句话了。

    试图说服他,千万别做傻事,放开冯云亭,你好我好大家好,你去坐牢,我们回家去吃饭,吃饱喝足后,再把这事当稀罕事,广而告之。

    李南方还能确定,最终同意大家这样喊的人,就是他小姨。

    “唉,你让我该用什么样的文字语言,来形容你可怜的智商啊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重重叹了口气后,再也没了继续玩下去的兴趣,双手用力,把冯云亭从窗下拽了上来。

    其实他也很清楚,岳梓童最终做出这个让俩人,丢人丢到姥姥家的决定,应该是因为担心他干掉冯云亭后,心慌的方寸大乱了。

    所以说,李南方才是俩人丢人的罪魁祸首。

    更关键的是,下面正在现场直播啊。

    “老子总算是出名了。你妹的,都是被你个混蛋给害的。”

    注定要因此事而“名扬天下”的李老板,看到冯云亭蜷缩在窗下,还在为总算不被挂在外面当腊肠,而激动的哭泣呢,顿时怒从心头起,恶向胆边生,抬脚就踢了过去。

    劈头盖脸的。

    边踢,边骂:“哭,还哭你妹啊?如果不是你对我老婆始终贼心不死,我特么的会丢这么大人吗?再尼玛的哭,我踢死你!”

    “我、我不哭了!呜,呜呜,我再也不哭了。以后,我也不敢再去招惹你老婆了。”

    冯云亭是彻底被李南方给吓破胆子了,尤其看他又作势要把自己再扔出窗外后,吓得慌忙一个翻滚,双手死死抱住案几,苦苦的哀求。

    “那你记住我给你说的那些话了没有?”

    李南方(阴yin)沉着个脸,蹲下来开始给他解捆住双脚的腰带。

    只要能远离李南方,休说是让冯云亭按照他吩咐的去做了,就算是让他拿把刀子,把他老爸砍了,他也不会有丁点的犹豫。

    在窗外高空悬挂长达二十分钟的时间内,冯大少彻底明白了“好死不如赖活着”的真谛。

    同时,他也发誓,以后哪怕是四肢触地和恶狗去撕咬呢,也不会再招惹李南方了。

    “这,特么简直就不是个人啊!

    现在我知道你是岳梓童的老公了,以后就算你跪在地上求我,我也不敢再对她产生一点点的非分之想了。

    岳梓童诚然美丽动人,可再美丽动人的女人,能有生命重要吗?

    天底下,又不是只有她自己这个漂亮女人。

    我除非脑子进水了,才会继续追她呢。

    问题是,这次真不是我主动追求的她啊,是她给我打电话,要去云阁山玩儿,还要自荐枕席的好不好?

    幸亏我没有和岳梓童上(床chuang),不然今天就会变成一张(肉rou)饼了。

    到时候,就算是把这对狗夫妻,都千刀万剐,我也活不过来了。

    珍惜生命,远离岳梓童!”

    这是冯大少有生以来最大的心得,也是最聪明的一次选择。

    李南方的可怕,让他深刻意识到了,唯有按照他所说的去做,千万不要因为已经脱险,就违逆他的意思,对警方吐出实话。

    只因冯大少很清楚,像不惧生死的亡命徒,就算被抓去做监狱,等他出来后,还是会让自己陷进万劫不复之地的。

    除非他死在监狱内。

    不过冯云亭可不敢保证,岳梓童,以及李南方的那些爪牙,就会放过他。

    所以唯有百分百的配合,把李老板塑造成一个救人英雄,才能确保以后能愉快的生活。

    咔,咔咔!

    就在冯大少浑(身shen)打着哆嗦,暗中痛下决心远离岳梓童时,门外走廊中,传来纷沓的急促脚步声。

    “有人来接你了。我希望,你接下来的表现,不要让我失望。不然,你就会变成他们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站起来,走到冯大少那俩手下面前,猛地接连踢出两脚。

    那俩苦((逼))的手下,每人太阳(穴xue)上被狠踢一脚后,哪怕仍在昏迷中,还是诈尸般的,(身shen)子猛地上(挺ting)了下,不再动了。

    “你、你杀了他们?”

    冯云亭刚有点血色的脸,再次刷地苍白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笑着摇了摇头,说道:“但他们这辈子,都别想再醒来了。”

    把两个擅于拍马的精英踢死,这么残忍的事,心地善良的李南方,肯定做不出来。

    他只是在吓唬冯云亭。

    但这俩马(屁pi)精英的太阳(穴xue)遭到重创后,三天内是别想醒来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没耐心与这俩哥们,解释他与冯大少之间的“友好协议”,这才干脆把他们搞昏。

    一来是吓唬冯云亭,二来是免得他们醒来后,会说些有损李老板利益的话。

    两个手下会不会变成植物人,冯云亭是一点都不关心的。

    他只希望,李南方能快点打开那扇生命之门,让他见到亲人们。

    李南方满足了他。

    门刚打开,以局座、梁副厅为首的十数号人,呼啦一声涌进来。

    后面,还跟着记者。

    但这些记者,不是青山电视台的新闻频道,而是中心医院内部报刊的记者。

    这些记者的档次,虽说并不是电视台的,可也不是等闲之辈,尤其得到了吕院长的郑重嘱咐后,一进来就把镜头对准了李南方。

    梁副厅看都没看冯云亭,大踏步的走到李南方面前,老脸激动到不要不要的,右手捂住他手,左手在他肩膀上重重拍打着,语气铿锵的说:“南方,你可是青山的骄傲,青山的英雄。我,要代表青山人民,代表东省省厅,对你说声谢谢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南方,好样的。不愧是我们白队长倾慕的少年英雄。”

    局座也立即知趣的走过来,凑(热re)闹。

    至于吕院长,这会儿已经激动的说不出话来了。

    如果可以,他真想扑上去,抱住李南方狠狠亲几口,再把即将迎娶的(娇jiao)妻,推倒他怀里——

    看着一张张真挚的笑脸,李南方谦虚的连连摆手:“梁叔叔,局座,各位领导。你们也太抬(爱ai)我了。这是我应该做的。我相信,就算是换成在场的任何人,发现冯先生要做傻事后,也会竭尽全力的去阻止,拯救他的。”

    其实在场的很多人,都已经看出李南方勇救冯云亭的过程中,带有很大的猫腻了。

    不过没谁会傻到说出来。

    一来是梁副厅刚进来时,就代表青山人民,代表省厅,给这件事定了调子,谁要是提出反对意见,那就是与青山人民,与省厅全体广大警方指战员唱对台戏。

    二来呢,很多人都已经通过手机,看到了冯云亭执意要自杀,李南方却不离不弃的感人一幕。

    至于那一幕,是记者从哪儿拍到的——你妹的,这很重要吗?

    这样多好?

    人没死。

    麻烦消失了。

    虚惊一场而已。

    你好我好大家好,才是真的好啊。

    “亭儿,我的亭儿!”

    就在大家围着李南方,争先代表青山各界人民感谢他时,一对穿着很有档次的男女,挤开人群冲了进来。

    很富态的中年美妇,进来后就抱住冯云亭,放声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边哭,还边嚷:“亭儿,告诉妈妈,是不是姓李的要杀你?却又威胁你,说那些言不由衷的话,来给他自己开脱?你只管说!别怕,爸妈在呢,谁也不能再伤害你了!”

    “妈——”

    感受到母亲温暖的怀抱后,冯云亭精神好了许多,胆子也大了许多,闻言抬头刚要说什么,就发现李南方正对着他,友好的笑着。

    顿时,冯大少就打了个寒战。

    猛地想到在外面被挂腊肠有多可怕,那俩这辈子都会变成植物人的手下了,赶紧摇头,大声说:“妈,你说什么呢?是我一时鬼迷心窍想不开,要自杀。幸亏李南方来看我,及时救了我。我、我和他是朋友的。”

    在冯大少的简要叙说中,在场诸位慢慢明白案件的来龙去脉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是冯云亭的好朋友。

    冯大少前晚突发浑(身shen)发痒的怪病,被送来医院后,心神就始终安定,好像鬼附(身shen)那样,总觉得生无可恋——肯定是鬼附(身shen)了。

    那个鬼,自然是云阁山上的某个孤魂野鬼。

    孤魂野鬼蛊惑冯大少一死解脱时,先指使他把两个手下搞昏后,才打开窗户,准备从六十多米的高空,跳下去变成一张香喷喷的(肉rou)饼。

    就在这最最关键的时刻,冯大少的好朋友李南方,恰好来看望他,及时甩出一条被单,缠住了他的脚腕,把他吊在了鬼门关前。

    但鬼上(身shen)的冯云亭,却非得去死。

    李南方非得救他——两个人僵持时,被人发现,这才误以为李南方劫持了他,要干掉他。

    就是误会啊。

    至于大家为什么高喊“李南方,你老婆没和别人上过(床chuang)”,则又是个误会。

    不过这个误会,涉及到一对好朋友与岳梓童的私人感(情qing),就不好当众细说了。

    冯云亭他爸,可比妻子聪明多了。

    看到梁副厅上来就定了调子后,就知道这件事必须得按领导所说的去做。

    不然,后果不要太好。

    省厅的实权副厅,要想办一个地方地产商,那绝对是想怎么玩,就怎么玩的。

    所以最聪明的办法,就是按照梁副厅定下的调子走。

    “李先生,冯某对你的大恩,无以为报。以后,如果你有用得着冯某的地方,尽管说!”

    这是老冯带着妻儿临走前,用力握着李南方的手,说出来的话。

    李南方自然是连连客气,说以后少麻烦不了冯老板等等。

    曲散人终。

    大家很清楚要把接下来的时间,都留给李南方与岳梓童的诸位,打着哈哈离开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