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717章 情况跌宕起伏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简直是乱弹琴!”

    青山父母官老周,正在接待一个重要外商呢,得知发生这种让整个青山蒙羞的大事后,唯有匆匆结束了与外商的会谈。

    通知秘书,立即召开紧急会议。

    等他来到会议室内时,青山最有权力的十多个人,已经正襟危坐会议桌前。

    就连军分区的刘司令都赶来了,由此可见本次事件的严重(性xing)。

    会议室墙上的液晶大屏幕中,正在现场直播事件的现场报导。

    老周拍桌子说乱弹琴时,目光一点都不友好的,从负责本市宣传工作的的老吴脸上扫过。

    宣传工作,从来都是这座城市的喉舌。

    按照老周的意思,宣传就该多报道那些积极向上,感人肺腑的好事,那样群众才会被影响,继而衍生出一定的正能量。

    像那些老太太到底是被年轻人撞倒,还是讹诈的破事,需要尽可能的压服。

    因为无论这种事谁对谁错,都会对公众造成一定的负面影响。

    十数年前,那件发生在南方某市的案子,被那些唯恐天下不乱的记者大力报道后,结果才造成十数亿公民的集体道德滑坡了。

    就像今天这种事,老周就觉得,绝对不该现场直播的。

    退一步来说,就算是要现场直播,主管宣传口的老吴,也该征求下他的意见。

    事实上呢,老吴却没有这样做。

    因为他很清楚,老周绝不会同意玩现场直播的。

    于是他就来了个先斩后奏,这也是变相红果果挑战老周的威信了。

    老吴为什么敢挑战老周?

    无非是仗着背靠京华林家这棵大树罢了。

    任何领导的权威被挑战后,心里也会不爽的。

    不爽归不爽,但老周只能先解决眼前的问题,看向了主管政法工作的老郑。

    老郑立即会意,清了下嗓子,把事件经过,简单叙述了遍。

    老周点头:“嗯,那你的意思,该怎么处理这件事?”

    “首先,要不惜一切代价,保证被劫持人的人(身shen)安全。其次,要搞清楚现场(情qing)况——”

    按照官场规矩,在某位成员发言时,别人最好是别插嘴。

    但仗着背后有京华林家的老吴,今天也不知道吃错什么药了,犯下了这种低级错误,打断了老郑的话:“我觉得,没必要搞清楚现场(情qing)况。应该给警方下令,让他们尽快击毙嫌犯,保证冯云亭的人(身shen)安全。”

    老吴本来就不算白的脸,立即更黑了。

    老郑简直是太嚣张了,真以为他这个仗着林家撑腰的宣传者,能随便插手政法工作了?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

    老郑再愤怒,可最起码的修养还是有的,冷笑一声问道:“请问吴部长,在警方还没有传回确切的消息之前,你怎么能确定,李南方就是罪该被击毙的嫌犯?”

    吴部长皮笑(肉rou)不笑的,回答:“这还用问吗?如果不是被李南方劫持,冯云亭这个云世界的少东家,傻了才会自己把自己挂在高空中。”

    吴部长的话音未落,耳边忽然传来男人的嘶声大喝:“李南方,我不要你救,松开我!”

    怎么个(情qing)况?

    老周等人齐刷刷的一愣,抬头看向了墙上的液晶电视。

    电视画面,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,已经从仰拍,变成俯拍了。

    吼出这句话的人,正是被倒悬在高空中的冯云亭!

    “我不要你救,松开我?这,这是什么鬼?”

    站在旁边时刻准备着给领导满水的张秘书,喃喃问出这句话时,电视里再次传出另外一个男人的声音:“冯云亭!我不知道你是为什么要跳楼寻死。但我知道,只要被我撞见了,我就不会任由你自己找死。看,我们的世界多么美好啊?看下面,多少人在关心你,为你祈祷,希望你能平安啊!”

    “李南方,我已经对这个世界失望了,彻底的失望了!你松开我,松开我啊!我不想再活在这个肮脏的世界上,再遭受怪病痛苦的折磨了。呜呜,我求求你,拉、啊,不,松开我吧。我死了,我也会在那边感激你的。”

    说到后来,冯云亭是嚎啕大哭。

    但李南方那坚定不移的声音,却压过了他的哭声:“不!我绝不能眼睁睁看着我的同胞,就这样从高空坠落!冯云亭,你别挣扎了。再挣扎,绳子就要断了,我会坚持不住的。”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后,会议室内所有人,集体懵圈:“怎么个意思?不是李南方要杀冯云亭,而是冯云亭要跳楼寻死,幸亏李南方及时赶到,在千钧一发之际,抓住了他?”

    “李南方,不但不是嫌疑犯,还是英雄!值得我们所有人都学习的英雄!”

    老郑忽然拍案而起,看着无比呆((逼))的吴部长冷笑:“可惜啊,有些人却要插手警方,极力主张要击毙我们的英雄。各位,我想这件事,应该给我们大家都上了生动的一课啊。眼见得,不一定是事实!我们当领导的,绝不能做那种一拍脑袋就下决策的蠢事。那样,对英雄是不公平的。”

    吴部长在深深地懵((逼))时,青山体育馆内的展妃,则噗地一声,把刚喝下去的咖啡,喷了出来。

    满脸见了鬼的不信样子:“怎么会这样?李南方会去救寻死的冯云亭?我、我眼花了吧?”

    怀疑自己眼花了的人,不止是展妃一个。

    南方集团自董世雄以下的所有人,在电视里看到这一幕后,不但怀疑自己眼花了,而且还怀疑是在做梦:“我们老板,会救冯大少那种痴呆货?还,还说的这样大义凛然,感人肺腑?”

    李老板与冯云亭之间是什么关系,董世雄等人,或多或少的都知道一些。

    大家伙相信,如果杀人不犯法的话,冯云亭早就被老板不知道杀了多少次了。

    依着李老板的觉悟,在看到冯云亭想不开要自杀时,没有上吊给绳,喝药拿瓶,大力蛊惑他要死的壮烈一点就很不错了,怎么可能还会奋不顾(身shen)的去救他?

    “这是在做梦,肯定是在做梦。我这么用力掐我的腿,都感觉不到一点疼。”

    陈大力用力眨着眼,说到这儿时,王德发好像被踩了尾巴的猫儿,蹭地蹦了起来,对他嘶声怒吼:“你特么有病啊,忽然掐我!”

    青山中心医院。

    现场。

    叶子正满脸愤慨模样的高举着右拳,对着镜头大谈某种人简直就是败类时,就看到台领导忽然采访车上跳了下来。

    在警方到场拉起警戒线后,电视台的采访车,已经被赶到百多米的地方去了。

    好多吃瓜群众,都站在车前,高举着手机拍摄十七楼。

    这可是百年罕见的盛事啊,既然有幸亲眼目睹到了,那么当然得拍下来,留作深刻的纪念,告诉亲朋好友,千万别惹不该惹的人,以免被当作腊肠挂在高空。

    所以好像有什么急事的台领导,如果想过来,就得挤过这数百吃瓜群众。

    叶子眉头皱了下,刚要给同伴使个眼色,示意他去问问领导怎么了时,耳边忽然响起好多男人的齐声大喊:“李南方,你老婆没有和别人上过(床chuang)!”

    “李南方,你老婆没有和别人上过(床chuang)!”

    这些男人的大喊声,一声比一声响,更整齐划一,好像一个人喊出来似的。

    “卧槽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现场所有的吃瓜群众,都集体懵((逼)):“什么叫李南方的老婆,没有和别人上过(床chuang)啊?他老婆有没有和别人上过(床chuang),与他把冯大少挂腊肠有关系吗?”

    “我去!怎么没关系?”

    有智商高的群众,马上就反应过来了:“李南方肯定是怀疑,他老婆和冯大少上过(床chuang)了,所以才在羞怒之下,把他给挂了腊肠!”

    “那,他老婆究竟有没有和别人上过(床chuang)呢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啊。我又不是他老婆。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没有吧?”

    高智商群众再次率先反应过来:“如果有的话,警方干嘛要大喊这句话呢?”

    “警方用这种方式,是希望他能放下屠刀,立便成佛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,我们也该做点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对,绝不能眼睁睁看着一条鲜活的生命,就这样消失。”

    “来,大家看我手势,一起喊!”

    有个(热re)心的大妈,不顾已经六旬年龄,居然爬上了电视台的采访车车头上,高举着双手打着拍子:“一,二,三!李南方,你老婆没有和别人上过(床chuang)!”

    “李南方,你老婆没有和别人上过(床chuang)!”

    群众的力量,从来都是强大到,任何力量都无法忽视的。

    数百人整齐划一的喊声,可谓是直冲斗牛。

    正在召开紧急会议的青山市各位领导,体育馆休息室内的展妃,南方集团总部大楼内的董世雄等人,黄河岸边新厂建设的闵副总——等等,在电视内看到这一幕后,只有一个反应。

    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青山三中的陈晓,也是呆愣片刻后,问齐军:“这、这也是大叔传来的视频?”

    齐军猛摇头:“不是,这不是!这是现场直播。大叔传来的视频,在喊声响起时,已经结束了。我已经把镜头,切换到了直播现场。不然,时间稍长点,就会被电台的红客,追查到我的ip地址,那就糟糕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,有意思。本宫活这么大了,还是第一次看到这种现场直播。”

    陈晓比起那些唯恐天下不乱的记者们来说,毫不逊色,哈哈大笑着:“来,我们也一起喊!”

    齐军说:“晓姐,咱们在这儿喊,李大叔也听不到啊。”

    “管他呢,本宫就是想喊!”

    满脸跋扈的陈晓,抬脚踢了齐军一脚,高声喊道:“李南方,你老婆没和别人上过(床chuang)!”

    李南方老婆没有和别人上过(床chuang)的吼声,被数百吃瓜群众整齐划一喊出来后,青山中心医院方圆两公里内,都能听到。

    那么,就在十七楼的岳梓童,实在没理由听不到。

    她很想捂住耳朵,找个地缝钻进去。

    或者,干脆一脑袋撞死,拉倒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