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714章 我能不冲动吗?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混蛋,敢不接我电话!小子,我郑重的告诉你,你这下死定了。休说是我了,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,你也别想把这件事轻易揭过去。”

    接连用岳梓童的手机,拨打李南方的手机却没人理睬后,梁副厅是暴跳如雷。

    恨不得化(身shen)为一道光,一道电,嗖地飞进十七楼内,掐住那混蛋的脖子,先给他一顿胖揍再说。

    不过这只是梁副厅的一厢(情qing)愿罢了。

    好好地,他怎么会变成一道光一道电呢?

    他又不是孙悟空。

    更让他无比烦躁的是,现场出现了记者。

    是青山电视台新闻频道的。

    一个(身shen)姿绰约的女记者,站在人群后面,面对摄像机,抬手拢了下耳边发丝,点头示意开拍后,朗声说道:“各位观众,大家下午好,我是青山电视台新闻频道的叶子。现在插播一条重大新闻,这是青山中心医院。我背后这栋大楼,是该医院的住院部大楼。”

    简单介绍了下自己所处具体位置后,叶子侧转(身shen)子,抬手指着十七楼方向:“十分钟之前,我们接到(热re)心观众的电话,说中心医院这边,正有一桩(性xing)质恶劣的刑事案件发生。相信警方也已经接到了报警电话——”

    就像刻意配合叶子那样,警笛那呜啦的声音,从医院门口传来。

    摄影师立即调转镜头。

    数辆警车,打着暴闪,警笛呼啸着出现在镜头中时,青山体育馆彩排现场休息室内,坐在沙发上,左手端着一杯咖啡的展妃,刚用遥控器随意跳台。

    有警察出现的新闻,总比那些歌颂某企业家是多么为国为民,更容易惹人关注些。

    尤其当展妃看到青山大局长也出现在镜头内后,更来兴趣了,放下遥控器,坐直了(身shen)子。

    “张局,您好,我是青山电视新闻频道的叶子。请问,您是怎么看待南方集团老总李南方,劫持云世界少东家冯云亭一事的?”

    听叶子举着话筒,不顾局座(身shen)边警察阻拦,高声问出这句话后,展妃愣了下,兴趣更大了,喃喃地说:“呵呵,李南方,你本来就是麻烦重重了,怎么还不安分守己的过几天好(日ri)子,到处都兴风作浪呢?唉,你让我,说你什么好呢?不过这样也好。唯有你麻烦缠(身shen),你才没空来找我呀。”

    自从花夜神嘴里得知,李南方很可能就是烈焰苦寻千年未果的那个人后,展妃可是做了好长时间的心理斗争,最终在恐惧与权力中,选择了后者。

    三友酒店附近收拾李南方不成,反被他百般羞辱后,展星神就怕他怕到了骨子里。

    如果花夜神没有夜探岳家,结果却被吓到魂飞魄散,高烧不退说出那些秘密,展星神这辈子,也许都会乖乖臣服在李南方脚下。

    让干什么,就干什么。

    绝不带反抗的。

    可花夜神的那番话,却为展星神“解放了思想”,心思活泛了起来。

    谁能找到深藏黑龙的那个人,都会被提拔为轩辕王的副手,成为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的(诱you)惑,极大冲散了对权势无比渴望的展星神,对李南方的恐惧。

    更何况,她能断定,轩辕王得知黑龙被发现后,会出山亲自对付他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上,轩辕王就是武力值最为强大的那个人。

    没谁能对付得了他。

    只要他能出山,李南方就算再厉害十倍,在他面前也只能乖乖的束手就擒。

    那么,既然有王上这座大山在,展星神又何必再害怕李南方呢?

    当然了,在王上还没有出山之前,展星神对李南方还是百般迁就的,这也是在接到他的电话后,就乖乖按照他的吩咐,去拍广告的主要原因。

    现在,边筹划个唱会,边关注李南方一举一动的展星神,已经确定王上出山,来到了青山,那么她就更没什么可怕的了。

    只需像现在这样,得知李南方遇到麻烦后,品着咖啡看(热re)闹就好了。

    “其实,我还是很欣赏,或者说,很留恋你给我的那种感觉的。只可惜,鱼与熊掌不可兼得。”

    看着电视的展星神,喃喃自语到这儿时,左手忍不住慢慢伸进了裙下,昂首闭上了眼,半张开了小嘴。

    青山新闻频道中,局座正在给老马使眼色,示意他赶紧派人把这什么记者弄走。

    局座当前无比的恼怒。

    如果能(允yun)许他跳着脚的大骂,他肯定会指着十七楼高处:“李南方,你特么给我搞毛啊?我昨晚当着全世界的人,刚说你是我们青山市局的姑爷,今天你就给我玩了这么一出!”

    局座可郁闷了。

    他就不明白了,在《华夏(日ri)报》为南方集团正名后,那厮不该借助这机会,把接下来的两场演出,策划的更加完美一些,安心在商业上发展吗?

    怎么就突然跑来医院,把云世界的少东家,给挂成高空腊肠了呢?

    还是守着前来青山中心医院视察的领导们。

    唯恐天下不乱的电视台记者,也以超神的速度,及时赶来现场,做现场直播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电视台记者赶来的速度这样快,肯定是林家的人,在幕后策划的。

    只是这次,谁也说不出人家做错了。

    新闻记者向群众播报最真实的新闻,本(身shen)就是他们的天职啊。

    “都散开,散开!我们也是刚来,至于是怎么看这种事的,无可奉告。”

    得到局座的暗示后,老马立即拉黑他的马脸,指挥手下把记者推搡到了远处。

    这边刚推走记者,那边又传来男人的破口大骂声:“我草泥马的,是谁敢动我的儿子!?”

    老马根本不用回头看,也知道云世界的老冯赶来了。

    “唉,李南方,这下你小子不死,也得扒层皮啊。”

    局座往那边看了眼,重重叹了口气,快步走向了梁副厅。

    李南方忽然犯病把冯大少挂腊肠的愚蠢行为,只是让梁副厅、局座等人头疼不已,但对董世雄等人来说,却不次于晴天霹雳。

    在邬玉洁无意中从电视里看到新闻报导后,董世雄等人盯着屏幕呆愣了酗酒,才异口同声的喃喃说道:“老大,你到底要玩哪样?”

    李南方到底要玩哪样,唯有岳梓童知道答案。

    这个混蛋,他明明已经动作华丽的,把本小姨给踹开了,怎么还非得从冯大少嘴里,追问出他们到底有没有给他戴绿帽子的事?

    都分手了,还要搞清楚有没有被戴绿帽子,这有什么意义呢?

    真心毫无意义啊!

    “混蛋,你的愚蠢行为,这是要把你往死路上((逼))啊。我就不该管你,就该抱着膀子站在旁边,看你自己做死。干嘛要为你心急如焚,干嘛呢?”

    心里叨叨着这些,岳梓童冲出了十七楼的电梯。

    她看到,最先冲进来的那个女孩子,已经站在1717号特护病房的门口,正像玩偷窥那样,贴在玻璃上往里看。

    看什么呀看?

    还不一脚踹开门,制止那个混蛋发疯!

    岳梓童快步冲到病房门口,抬脚刚要大力踹门时,(身shen)材(娇jiao)小的女孩子,却及时抬脚,踢在了她的马靴上,随即低声喝道:“岳梓童,你别冲动!”

    我能不冲动吗?

    我能不冲动吗!

    那里面正在自己做死的混蛋,可是我的未婚、不对,可是我的小外甥。

    眼看小外甥就要自寻死路了,我这个当小姨的如果毫无作为,那我以后还有什么颜面,去见大姐?

    岳梓童懒得和这女孩子解释什么,更不想知道她怎么会知道自己名字,刚要再次抬脚时,女孩子又说话了:“岳梓童,冲动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,只会让事(情qing)变得更糟。你想想,你一旦破门而入,李南方就会受到刺激,说不定真会把那个人放了风筝的。”

    其实,依着岳梓童的智商,不难想到这个道理。

    她没想到,那是因为一个成语——关心则乱。

    被人一语惊醒后,岳梓童迅速恢复了该有的理智,放下右脚: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“陈鱼儿,省厅的。”

    陈鱼儿淡淡回了句,又趴在了窗户玻璃上,拼命的往里看。

    却什么都看不到。

    “要不要,把门锁打开?”

    仗着个子高,惦着脚尖从高处往里看,也没看到个毛线的岳梓童,轻声提议。

    她是国安特工出(身shen),拿铁丝开个小锁的手段,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“千万别!”

    陈鱼儿还没说话呢,楼梯口那边就有人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满脸不明所以的惊慌,不是市局刑警队的白警官,又是哪个?

    中心医院的特护病房,也是分两个楼层的。

    被白灵儿照顾的杨逍,就在十七楼下的十六楼。

    李南方把冯大少挂腊肠时,白灵儿其实只需往窗外一探脑袋,就能看到的。

    她没探。

    和李南方通话结束后,就呆坐在椅子上,心里胡思乱想着,等那家伙回来后,要不要真像局座看似无意中说出来的那样,穿上婚纱当众跪地,向他求婚。

    堂堂的市局刑警队队长,才貌双全,结果却搞得好像没人要那样,当众跪地向男人求婚,这特么算怎么回事呢?

    还是那句话,如果昨晚局座没有亲自出马,为她与岳梓童剑拔弩张,白灵儿宁可从十六楼上跳下去,也不会做那件事的。

    可是,局座已经做了啊。

    就在白灵儿发呆良久,坐的双腿发麻,不得不站起来,来回走动时,才蓦然发现:“下面忽然围了这么多人,干嘛呢?”

    然后,她就看到被挂在窗外的冯大少了。

    再然后,她就接到了局座的电话,告诉她无论在什么地方,都要以最快的速度赶来中心医院,只因市局的好姑爷,脑子进水,把云世界的少东家,挂在了十七楼外。

    “乖乖,原来这活是他干的啊。”

    听局座这样说后,白灵儿以手抚额,(身shen)子踉跄了下,差点栽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接着,她就用最快的速度,冲出了病房。

    刚跑出楼梯口,她就听到有人提议要开锁了,连忙大声阻止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