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713章 你是个好人啊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刚来医院视察工作时,梁副厅还当着很多人的面,拍着他肩膀嘱咐他,后天去叔叔家做客。

    可还没过多久呢,他的乖侄子就要当众杀人了。

    这耳光抽的,那叫一个响。

    让梁副厅颜面尽失。

    大吼一声后,伸手夺过岳梓童的手机,再次吼道:“李南方,你给我听好了。如果你敢给我惹事,那我就让你吃不了兜着走。”

    他吼声未落,就有一个(娇jiao)小的(身shen)影,从人群中快速冲向了住院部大厅门口。

    岳梓童不认识陈鱼儿,但却在看到她的动作后,立即反应了过来。

    总在这给李南方做思想工作是白搭的,必须去制止他。

    万分紧急之下,她顾不得和梁副厅打招呼了,转(身shen)也跑上了台阶。

    陪在领导们(身shen)边的吕明亮,听说把人吊在高楼上的人是李南方后,双眼翻白,急的差点昏过去。

    其实,慢说这个要杀人的家伙是李南方了,就是随便一个人,以这种方式随便杀哪一个人,他这个当院长的,都要担负一定的责任。

    李南方要在大白天,众目睽睽下故意杀人,可谓是有人欢喜有人愁了。

    不用说,着急犯愁的人,当然是岳梓童、梁副厅等人了。

    欢喜的人,则是林依婷。

    当派出跟踪李南方的人,传回消息说那厮在半路撞人后,林依婷很开心——

    现在,只要李南方有麻烦,无论是什么样的麻烦,她都会开心,然后问能不能找到机会干掉他。

    属下的回复,让她很不满意:“没机会,围观人太多了,而且还有市局的那个白队长在场。”

    昨晚白灵儿可是在演出现场着实露过脸的,想不被人认识都不行。

    林依婷在来青山之前,就曾经仔细研究过李南方在青山的社交人脉了。

    知道这位白警官特不要脸,没有女孩子该有的眼光,与矜持,不然也不会倒追李人渣了。

    但不管怎么说,她都必须承认白灵儿的业务水平很高,据说在短短半年内,她就屡次破获大案,曾经在小青河畔搞定两个死杀,又远赴泰国,查办了一件很漂亮的案子。

    代表正义的白警官,能对任何不法之徒,形成有效的威慑力。

    所以当她在场时,林依婷的手下不敢轻举妄动,也是很正常的。

    林依婷本人也明白这些,唯有嘱咐手下小心谨慎,继续暗中跟踪李南方。

    为确保能寻到成功刺杀李南方的机会,林依婷在接到汇报不久,就亲自驾车赶来了医院。

    很巧。

    她刚来,冯大少会被人从窗口推出来,当腊肠挂在高处吹吹风了。

    “哈,还真是自作孽,不可活!”

    混在人群中的林依婷,也听到了梁副厅的吼声,得知正在挑战华夏律法的人,居然是李人渣后,心中惊喜万分,眉梢仰起时,计上心来。

    无论李南方最终会不会把人从高空扔下来,林依婷都希望为他招惹更多麻烦,而助他一臂之力。

    林家指使青山媒体,可劲儿摸黑南方集团被紧急叫停这件事,让林依婷特愤怒,特没面子。

    “好吧,你们不许我指使媒体摸黑这人渣,那我总有打电话通知媒体,让他们速速赶来现场,进行真实报导的权力吧?如果,你们能一手遮天,把这件事也能捂住,那就算我服了。”

    林依婷心中冷笑着,悄悄退出人群,来到旁边绿化带旁,拿出手机开始给人打电话:“刘台长吗?我是林依婷。”

    向青山电视台的刘台长自报家门时,林依婷并没有注意到,在绿化带那边的躺椅上,躺着个(身shen)穿安保制服的年轻人。

    脸被帽子盖住的叶小刀,双手抱着后脑,翘着二郎腿,听林依婷打完电话后,心中叹了口气:“唉,如果你能了解李人渣是个什么样的人,那么你肯定不会打电话,广邀记者来围观。那家伙,对当前生活无比满意,他脑子进水了,才会在这时候犯下低级错误,((逼))的自己浪迹天涯呢。”

    除了师母之外,最了解李南方的人,非叶小刀莫属了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他也没猜错。

    李南方压根没想杀冯云亭。

    最起码,在没搞清楚那件事之前,他是不会蠢到必须在光天化(日ri)之下,送冯大少去西天找佛祖喝茶的。

    但他也没想到,事(情qing)会闹得这样大。

    好死不死的,惊动了前来中心医院视察的领导们。

    尤其梁副厅的出现,李南方果断挂断了电话,把吊着冯云亭双脚的被单,拴在了窗户把手上,转(身shen)来到门口,把门窗关紧,窗帘都拉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就算有人及时赶来,但在看不清里面到底是个什么(情qing)况之前,是绝不敢擅自破门而入的。

    都怕一旦惹恼了他,把冯云亭放了风筝怎么办?

    检查了下窗帘,确定从外面别想看到屋子里什么(情qing)况后,他才走回了窗口。

    刚来到窗前,冯大少变了声的惨叫声,就从窗外被风吹了进来:“啊,啊——”

    惨叫声凄厉,且((荡dang)dang)气回肠,让人深省。

    唉。

    换上谁,谁不怕被吊在六十米的高空啊?

    还是头朝下,风吹来时,(身shen)子来回的晃悠,随时都有可能呈自由落体落下,然后摔成一摊(肉rou)饼。

    休说是刚醒来的冯大少了,就是李南方也会怕的。

    幸好,被吊在外面的人,不是他。

    只要不是他,李南方就不会太害怕,只是把头伸出窗户,大声的问道:“冯大少,你怕不怕啊?”

    “怕,怕!”

    这会亡魂皆冒的冯大少,哪敢说自己不怕?

    非但怕,还是怕的要死,眼泪鼻涕横流,不住地哀求李南方:“拉、拉我上去!无论你让我做什么,要什么,我都答应!”

    看他小腹间的病号服也湿哒哒的后,李南方就知道火候到了。

    如果再给他施加压力——比方,猛地往下一松绳子,他就会马上精神崩溃了。

    冯大少真要成了神经病,再问他什么时,他就有可能胡说八道了。

    “我不要什么,我只是问你一件事,你必须实话实说。不然,我就让你在天空里翱翔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在说出这番话时,背后传来了房门被人推时,才会发出的轻微吱嘎声。

    正如他所判断的那样,火速赶来的人,不敢擅自破门而入,唯有在外面好像小壁虎那样,贴在玻璃上,试图能看清里面的(情qing)况。

    听说只让自己说出一件事,冯云亭慌忙大点其头,却带动了(身shen)子的加速晃动,连忙闭眼,泣声哭道:“你问,随便你问。”

    “前天,岳梓童约你去云阁山时,你们都是做了些什么?”

    “游、游山玩水。天、天黑后,又在山上酒店,共进晚餐。”

    “共进晚餐后呢?”

    “晚餐刚吃完,我忽然浑(身shen)发痒。痒的厉害,被人送来了医院。”

    “放(屁pi)!”

    李南方忽然断声喝道:“你们上(床chuang)了!”

    “没,没有!”

    冯云亭睁眼,脱口喊出这三个字时,猛地明白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为什么要疯子般的办他?

    就因为他和岳梓童走的太近了。

    可,古人都说,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的,冯大少这个翩翩君子,追求岳梓童这个窈窕淑女,有错吗?

    同样,在冯大少猛地明白过味儿来时,李南方也能确定,他和小姨之间是清白的了。

    莫名其妙的,心(情qing)一下子大好了起来,表面却冷笑着说:“哼哼,可你却总想着,要和我老婆上(床chuang),给我戴绿帽子的。”

    “童童会是你——”

    冯大少愣了下,刚要问什么,就被了李南方打断:“我老婆的(乳ru)名,也是你这种人渣能叫的?”

    “不、不敢了。以后,以后我再也不敢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你会有那些肮脏,龌龊的想法啊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皱起眉头,摸着下巴笑道:“所以我觉得,要想彻底断绝你这种思想,最好的办法呢,就是把你当风筝从这儿放下去。唯有死人的思想,才是最纯洁的。”

    右手一翻,亮出了黑色军刺。

    三棱军刺的棱角锋刃,在被单上来回锯了下,就刺啦作响着断了一小半。

    有粪臭味,伴随着冯大少的惨叫,从下面飘上来:“啊,别、别杀我!我以后再也不敢想了!”

    “我倒是想放掉你。但我又忽然发现了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看到一辆车(身shen)上印有“青山电视台”字样的商务车,停在下面围观群众(身shen)后,车门打开,好几个人扛着现场采访设备跳了下来,立即摆开架势拍摄后,李南方有些犯愁的说:“我现在放掉你,可警察肯定会把我抓起来。法院会以杀人未遂罪,判我个无期徒刑之类的。媒体,会把我报导成一个穷凶极恶之徒,那我的好人名声岂不就毁了?”

    你本来就是个穷凶极恶之徒。

    你这种人就该把牢底坐穿。

    你哪儿还有所谓的好人名声?

    冯大少很想这样反驳,可他不敢啊,唯有更大声的哭泣,哀求。

    “别哭了!”

    李南方吼了一嗓子。

    冯云亭立即闭嘴,浑(身shen)发抖。

    “我是真心不想杀你的,我是个好人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满脸的愁容:“但你得给我想个办法,让我不用被警方、媒体都误会我,快,赶紧开动脑筋想一想,时间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时间真的不多了,李南方右手里的军刺,又开始割被单。

    越是在生命危机时刻,人的思维反应速度,往往就越快。

    眼看就被单就要被割断,冯云亭忽然明白李南方为毛和他说这些废话了,嘶声喊道:“是我自己想不开要跳楼自杀,你及时赶到才救了我的!”

    “我有那么好心吗?”

    李南方脸色一喜。

    “你是好人,你是好人啊!”

    冯云亭哭着大声喊:“求你,千万别再折磨我了。我都快被吓死了。呜呜。”

    “先别哭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拿起手机,对着他和声说道:“来,看镜头,一副脑残要自杀的模样,对我大喊‘我不要你管,放开我’之类的话。对,要表现的悍不畏死一些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