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712章 我已经很冷静了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在南方集团彻底失去李南方的信任后,岳梓童反而理智了很多。

    就像李南方那样,她也厌倦了俩人之间这种吵闹,好脸色还没三分钟呢,马上就因为这样,那样的误会翻脸,搞得像个((贱jian)jian)人那样。

    既然做不成夫妻,又不愿意当(情qing)人,那就当朋友吧。

    她发现,这样想后,心里居然平和了许多。

    俩人如果只是朋友的关系,那就没必要因为对方和别的异**往,就吃醋喝酱油的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走后,岳梓童在他办公室的(套tao)间内,仔细擦洗掉脸上的“病态妆”后,对候在外面的林晚晴笑着打了个招呼,昂着下巴,无视董世雄等人的点头哈腰,走出了南方集团。

    回到自己办公室内后,重新换上一(身shen)正常的衣服,开始静下心来办公。

    她倒是想静下来,可心里好像总是有只小手在抓挠那样,让她无法聚精会神的工作。

    要想在短短几个小时内,把心底那个男人赶出去,很难。

    失恋后要想不再痛苦,唯有两个办法。

    一个是离开这座城市。

    那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开皇集团是岳梓童安(身shen)立命的根本所在,就算有人拿刀搁在她脖子上,((逼))着她走,她也不会走的。

    第二个办法,当然是开始一段新的恋(情qing)了。

    这个办法,要比第一个办法更实际些。

    岳梓童就开始琢磨李南方的替代品。

    她想到了冯云亭。

    无论是从家世,品味以及素质方面来说,好像冯云亭都比李南方强些。

    关键是这两年来,他始终在苦苦追求岳总。

    岳梓童真要接受了他,这辈子可能会一直很幸福。

    不过,岳梓童却不打算与冯云亭成为神仙眷侣。

    理由很简单,这人的人品不行。

    而且,他更是李南方直接踹开岳梓童的“罪魁祸首”。

    这两天每当想到他,她心里就难受的要死。

    于是她决定,在正式与李南方分手后,也去医院去和冯云亭做个正式的了断,告诉他:“我对你没有哪怕一丁点的意思。以后,就不要总来找我了。我祝你,能早点找到真正适合于你的公主。”

    再加上冯云亭前晚在云阁山上突患怪病住院到现在,岳梓童都没去看望他,于(情qing)于理多少有些说不过去。

    主意打定后,岳梓童立即开车赶来了中心医院。

    正如她所想象的那样,看到风姿绰约的岳总,手捧鲜花出现后,正在病房内与两个手下斗地主的冯云亭,自然是惊喜不已,连声有请她快坐下。

    虽说今天是来找他摊牌的,不过岳梓童总不能刚坐下,就点着他鼻子说,以后你敢再去找我,休怪我无(情qing),会把你左腿打断吧?

    怎么着,也得假装关心的样子,询问下他的病(情qing),(身shen)体康复(情qing)况等等。

    对岳总的关(爱ai),冯云亭如喝琼浆玉液,醉的不行,连声说已经无碍了,要不是院方要求他必须留院观察几天,他早就出院了。

    就在岳梓童假模假样的点头说那就行,刚要话锋一转,说那些让冯大少瞬间就能呆((逼))的话时,手机响了。

    是李南方打来的电话。

    看到“李人渣”三个字在屏幕上闪烁后,自以为忘掉他再与别人开始一段新感(情qing),应该是小菜一碟的岳总,心儿立即就不受控制的砰砰大跳起来。

    随便找了个借口,对冯大少说了句对不起,拿着手机快步走出了病房。

    她以为,李人渣这时候主动给她来电话,是忽然开窍,意识到小姨是世界上最疼他的那个人了,这才急不可耐的给她打电话,要赔礼道歉,请求她的原谅呢。

    不过,当李南方问她现在哪儿时,岳梓童犯下了一个不可饶恕的错误。

    她不该撒谎,说去黄河那边去找闵柔的。

    她就该实话实说,说来中心医院看望冯大少的。

    但她真怕这样说后,会被李南方误会她和冯云亭之间,真有那种让他不爽的关系,所以才撒谎说,在去找闵柔的路上。

    然后,李南方就挂掉电话了。

    岳梓童有些莫名其妙,再打他手机,却没人接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这个电话,彻底打乱了岳总平静才小半天的芳心,忘记来医院是要和冯云亭说什么的了,只想快点赶去南方集团总部,问问小外甥要和她说什么。

    急于走人的岳梓童,回到病房后随便找了个理由,不顾冯大少的盛(情qing)挽留,脚步匆匆的离开。

    乘坐电梯下楼的这段时间内,她心里还在琢磨,小外甥为毛给她打电话呢。

    刚走出住院部大楼,手机又响了。

    还是李人渣打来的。

    “南方,你找我究竟有什么——”

    她连忙接起电话,刚说到这儿,就被李南方冷冷地打断了:“回头,看向十七楼。”

    “看十七楼?十七楼怎么了?”

    岳梓童呆愣了下,本能的转(身shen),回头,看向了十七楼。

    然后,她就看到有个人的脑袋,探出了窗外。

    十七楼的高度,也就是六十多米远的样子,岳总视力又很不错,当然能看出那个下巴卡在窗户上的脑袋,就是刚愉快告辞了的冯云亭。

    她又看到,在冯云亭的脑袋后面,还有一张神色(阴yin)森的脸。

    看到这张脸后,岳梓童心中猛地明白了,眉梢眼角剧烈的跳动了几下,轻轻叹了口气:“唉,南方,你能不能听我解释?”

    “你说,我听着呢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左手死死按着冯云亭的脖子,右手举着手机,冷声回答。

    岳梓童从手机内传出来的声音,带着明显的颤音:“我今天来找他,是想告诉他,以后再也、再也不要去找我了。我和他,不合适的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没说话。

    因为哪怕岳梓童把天说出个窟窿来,他都不会再相信了。

    他让她说,只是存着一种听她怎么狡辩的想法吧。

    其实这俩人都已经忘记,上午他们在南方集团总部时就已经正式分手了。

    岳梓童不再管他到处把妹,李南方自然也管不着她来看望冯大少。

    “南方,你怎么不说话?”

    简单解释了下,足足十秒钟都没听到李南方的回答,岳梓童轻声说:“他是无辜的,把他放了吧。我们之间的误会,是我们俩人的事(情qing),与他没有关系的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说他是无辜的?”

    李南方哪儿肯信冯云亭是无辜的,刚才进门时,冯大少还在接受两个手下,就他与岳梓童是天作之合的拍马呢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如果岳梓童来看望冯云亭时,如果没有表达那种意思,冯大少有必要那样兴奋吗?

    李南方满是讥讽的冷笑,让岳梓童听后相当刺耳,忍不住提高声音:“无论我说什么,怎么说,你都不信。李南方,你究竟想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让他去死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淡淡地说着,把手机放在窗台上,腾出右手从旁边衣架上拿过一根腰带。

    “混蛋,你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冯云亭总算挣开了被捂着的嘴,刚怒骂出这句话,左边太阳(穴xue),就重重挨了一拳。

    立马闭眼当乖小孩了。

    岳梓童焦急的声音,继续从手机内传来:“南方,你能不能冷静下?事(情qing)不是你想得那样?你千万不要伤害他,他真是无辜的!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很冷静了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嘴上说着,手上也没闲着,用腰带把冯大少的双脚捆起,又扯过一条被单,拴在了皮带上,右手揪住他后衣领子,慢慢把他向窗外推去。

    遥望着冯大少大半个(身shen)子,被推出了窗口,岳梓童吓坏了,尖声叫道:“李南方,你疯了啊你?你真要杀了他,那你以后还想不想在青山立足?”

    “我宁可浪迹天涯,也拒绝被戴绿帽子!”

    李南方说到最后这个字时,冯云亭已经被推出了窗口,呈直线下坠趋势,猛地栽了下来。

    岳梓童被吓得魂飞魄散,再次尖声大叫:“啊!”

    她的这声尖叫,终于引起了别人的注意。

    有的抬头,只看了一眼,脸色就吓白了:“哎哟,卧槽,有人在被当腊肠挂在半天空了!”

    还别说,双脚被皮带捆着,中间又有被单吊着的冯大少,真像个正被风干的腊肠那样,随风擦着住院部大楼的玻璃幕墙,来回的晃动。

    看到冯云亭是被吊在高空,并没有被推下来后,岳梓童砰砰直跳的心儿,稍稍平静了那么一点。

    可还是被吓得嗓子都沙哑了:“南方,你一定要冷静,千万别做傻事。你想想,好好想想,我们——我们两个人已经分手了。既然已经分手,那么就谈不上给你戴绿帽子了,对吧?”

    “不对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蛮不讲理后的说:“他已经给我戴上了,不会因为我甩掉你,就改变帽子绿油油的现实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忽然咬牙:“那你就把他扔下来吧。我发誓,我以后会去找更多的男人。一个月、不,是三天就换一个。每换一个,我就会告诉他,我未婚夫就是南方集团的李南方。”

    “随便你了。反正你找一个人,我就杀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

    岳梓童张嘴刚要说什么,就听耳边有人大吼:“李南方,你给我搞什么呢?”

    她连忙回头看去,就看到一群人,不知道什么时候,围在了她(身shen)边。

    住院部,门诊部的大楼上,也有很多人探出了脑袋,密切关注着十七楼的窗口。

    大声吼问李南方要做什么的这个人,正是来中心医院视察工作的梁副厅。

    其他领导也都在场,望着高楼上晃((荡dang)dang)的冯云亭,胆小的已经闭上了眼。

    本来,恰好视察到这边的梁副厅等人,是看不到已经把脑袋缩回窗内的人是谁。

    不过梁副厅却认识岳梓童。

    更听到她在和李南方打电话时,总是提到那人渣的名字,这才知道是谁在光天化(日ri)下试图犯罪。

    休说这人是需要梁副厅关照的李南方了,就算是素不相识的人,他也不会任由这种恶劣事件,在他眼皮子下面发生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