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710章 我也深感荣幸啊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在青山中心医院遇到熟人很正常,李南方已经把青山当做自己家了。

    不正常的是,这个熟人是个女孩子。

    嗯,很漂亮的女孩子。

    曾经在京华机场某派出所内,躲在审讯室外,偷窥过脱光了的李南方。

    李南方看过去时,女孩子慌忙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这就是明显的心虚表现了。

    “看来,这冒牌小女警的来历,也非同寻常啊。上次假冒警务人员,这次却又混在了视察领导群中。靠,她可千万别是为了哥们才来青山的。”

    没来由的,李南方有了这种担心。

    到现在为止,他都没搞懂那副卷轴,怎么会引起美国、华夏两个大国特殊部门的人高度重视。

    如果那东西还在他手里,这冒牌小女警来青山找他麻烦,也倒罢了。

    问题是,他也不知道卷轴被哪个王八蛋顺手拿走了啊。

    卷轴没捞着,却收获了麻烦,这就是典型的偷鸡不成蚀把米了。

    对这种赔本生意,李南方当然很郁闷了。

    不过看到冒牌小女警那鼓囊囊的伟(胸xiong)后,心中却又莫名一((荡dang)dang),嘴角即刻浮上(淫yin)、((荡dang)dang)的笑意。

    恰好,陈鱼儿抬头,捕捉到了李南方这一抹神色变化,小脸腾地通红,银牙紧咬暗中骂道:“人渣,敢对你家姑(奶nai)(奶nai)想入非非,简直是老寿星上吊,活的不耐烦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欢迎何局,欢迎张处,欢迎梁厅。”

    (身shen)为中心医院的当家人,吕明亮也很辛苦的,不断的与各位领导握手,寒暄。

    在走到陈鱼儿面前时,老吕伸出去的双手,明显滞涩了下:“欢迎——”

    陈鱼儿大大方方的伸出右手:“吕院长好,我是梁厅的助理陈鱼儿。”

    梁厅的职务里虽然有个“副”字,确实正儿八经的正厅实权领导。

    那么他的助理,职务最差也得是个副处才行。

    深谙官场规矩的吕明亮,立即谦和的笑着,双手握住柔白的小手,轻轻晃了下,接着松开:“欢迎陈处莅临我院,视察工作。还请您多多批评,指正。”

    “我来东省给梁叔叔当助理,就是为了彻查那个小子的,没事批评你干嘛?”

    陈鱼儿心里这样想着,矜持的笑了下。

    “各位领导,请。”

    寒暄过后,吕明亮向旁边走了两步,抬手做了个请的手势时,给李南方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那意思是说:“李兄弟,这时候该你出场了。我总不能主动给梁厅说,我们是好兄弟吧?”

    李南方会意,迈步走下台阶时,对吕明亮说:“吕哥,你先忙。等有空了,我们兄弟再坐下好好喝一杯。”

    当着梁厅的面,李南方叫吕明亮一声哥,就已经证明俩人关系不一般了。

    至于梁厅会不会配合,那就不是李南方说了算的了。

    梁厅还真配合了,就在李南方转(身shen)要走时,喊住了他:“李南方,你给我站住。看到梁叔叔后,却假装不认识我,怕我让你请客吃饭?”

    李南方又不是官场中人,当然没必要给这些领导面子——

    可梁厅这番话,却让别人看出他们关系不一般了。

    “万幸,老梁还真配合,总算没让老吕失望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心中大定,转(身shen)回头,陪着笑脸:“梁叔叔,瞧您说的。我这不是怕影响您的工作,才不好和您打招呼吗?”

    “工作期间怎么了?也没哪条规定,不许我在工作期间见到晚辈,却不能说话呀。”

    梁厅故作生气的样子,抬手点着李南方:“你小子,早就说要去家里拜访我,却一直放我的鸽子。哼,是不是以为你不在官场,我就制不了你?”

    老梁不愧是官场老油子,在工作其间当着十数同僚的面,偶遇晚辈时说出的这番话,既能表现出他和李南方的亲近关系,又点明他不是官场中人。

    这样,无论他说什么,其他领导都不会多想了。

    但也有多想的。

    卫生部门的王厅就特别关注梁厅这个侄子。

    李南方刚才喊吕明亮的那声哥,大家可是都听到了。

    吕明亮是李南方的哥,李南方又是梁厅的侄辈,那么间接就等于吕明亮与梁厅之间,这关系也不一般啊。

    至于王厅心里怎么想,以后又是用哪种态度来对待吕明亮,就不是李南方能干涉的事了。

    他只需让诸位领导看出,他与梁叔叔,吕明亮俩人关系都很亲近就好了。

    “我是您的晚辈,您想打还是想骂,那就完全随您的意思,我绝没任何意见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在说出这番话时,暗中也在琢磨老梁,为什么这样明显的(套tao)近乎。

    梁厅笑呵呵的,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:“我倒是想随便打骂你,可我不敢啊。不然,梓童那个丫头,还不得找我拼命啊?”

    李南方顿时一楞。

    梁厅怎么会在这种场合下,挑明李南方与岳梓童的关系?

    而且,他在说这番话时的语气,带有明显的警告意思。

    警告谁呢?

    警告我以后不许惹小姨不开心?

    前晚才发生的事,他怎么会知道我和小姨的未婚关系,已经走到了崩溃边缘?

    更关键的是,岳家已经把小姨逐出家门了,他怎么还关心我们的事?

    难道——心思电转间,李南方猛地明白了:“肯定是岳家老头子出手了!如若不然,就算再给老梁一个胆子,他也不敢在林家正在打击报复我时,光明正大的跳出来,给我撑腰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想到这儿时,就看到老梁的眼角,微微向左边斜了下,笑道:“来,小子,我给你介绍下,这位是我的助理,陈鱼儿。以后,你们或许有打交道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老梁眼角斜斜的看向陈鱼儿,又在介绍她名字时,故意把“陈”字咬的稍稍重了点,李南方脑海中立即灵光一闪:“原来,她是岭南陈家的人!老梁刚才的警告,其实是针对她的。”

    在认林晚晴为义妹前,李南方与岭南陈家,可是没有丝毫牵扯的。

    就因为看不惯这些豪门大族,在把林(春chun)海连皮带骨的吞下去后,还要把林晚晴赶尽杀绝,李南方才悍然出手,一肩挑起了保护她的重任。

    显而易见的,他因此得罪了岭南陈家等豪门。

    不过,他不在乎。

    假如上天再给他一次重来的机会,他还是会保护林晚晴的。

    大丈夫行走在人世间,有些事哪怕是掉了脑袋都不能去做。

    可有些事,就算是掉了脑袋也得去做。

    李南方觉得他该保护林晚晴,他就做了,随即委托叶小刀郎舅两个,让岭南陈家在家门口,吃了很大的闷亏。

    陈家也是聪明的,当时意识到他们再坚持派人来青山,只能造成更大的伤亡后,果断终止了对林晚晴的追杀。

    到现在,都一直没动静。

    但这并不代表着,岭南陈家就会咽下这口气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有姓陈的人,通过上层路线,来到了青山。

    不知道被岳家老头子嘱咐了什么的老梁,误以为陈鱼儿的到来,就是为了林晚晴那件事来的,才借助这个机会,给李南方提醒的同时,又暗中警告陈鱼儿:“小姑娘,别乱来哦。李南方,可是岳家的女婿,是我罩着的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都能听出老梁这番话中的意思,出(身shen)官宦世家的陈鱼儿,实在没理由听不出来。

    她脸色稍稍变了下,随即恢复正常,淡淡笑着对李南方伸出手:“南方集团的李总,昔(日ri)京华机场派出所一别多(日ri),今天再次见面,我深感荣幸。”

    老梁对陈鱼儿的警告,悄无声息。

    陈鱼儿的反击,却是绵里藏针:“我来青山工作,也许确实为了李南方而来,但绝不是因为他维护林晚晴那件事。而是,我们另有纠葛啊,老梁你就别管那么多了,没你几根毛线的事!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也深感荣幸呢,陈助理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握住那只小手,眯着眼的笑道:“一别多(日ri),我却能时刻回想起与您初次相见的那一幕,感慨颇深啊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陈鱼儿小脸顿时一红,轻哼着缩回了手。

    老梁看得有些懵。

    不过他却不会在这儿多问什么,临走前嘱咐李南方:“后天是周末。傍晚你去我家,我们爷俩好好喝一杯。顺便,给你介绍个德高望重的人认识。”

    其实并没有太多感(情qing)的爷俩好好喝一杯,这不是重点。

    重点,是老梁要给李南方介绍一位德高望重的人。

    那人的得,到底有多高,多重?

    李南方不知道。

    只知道周末那天傍晚,他必须去。

    当然了,他也可以不去。

    如果不怕梁叔叔发怒的话。

    手机响了,老梁等人在吕明亮带领下四处视察工作后。

    白灵儿打来的。

    按照吕院长的安排,还处在昏迷中的女飞人,已经被安排到了病房内。

    白灵儿从她(身shen)上,找到了她的(身shen)份证:“她叫杨逍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你说她叫什么?”

    “杨逍啊。杨树杨,逍遥的逍。”

    “她也叫杨逍?”

    李南方眉头皱起时,眼前又浮现出昨晚那个杨逍的样子。

    (情qing)不自(禁jin)的,打了个冷颤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昨晚那个杨逍,是李南方有生以来,遇到的最可怕的人。

    甚至比老龙腾那帮鸟人更可怕,倒不是说他功夫深不可测。

    而是他在亵渎人(性xing)时,是无比的天真,纯洁,让人感觉他并没做任何出格的事。

    白灵儿问道:“怎么,你还认识另外一个杨逍?”

    “认识。不过,那是个男的。”

    想了想,李南方语气郑重的说:“白灵儿,你记住。以后如果遇到一个名叫杨逍,长相特别帅气的男人时。你能跑多远,就能跑多远。不要和他多说一个字,更不要试图去了解他。”

    “靠,你说的这样吓人。那个叫杨逍的男人,是个魔鬼吗?就算是魔鬼,敢做坏事,姑(奶nai)(奶nai)我照样削死他。”

    白灵儿不屑的撇撇嘴时,并没有注意到背后的病(床chuang)上,女飞人慢慢睁开了眼,望着她背影,幽幽的(阴yin)笑了下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