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709章 我妈想见你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李南方纳闷:“我为毛要感激这场车祸?”

    白灵儿嘴角抿了下,没说话,加大了油门。

    风,从破碎了的前挡风玻璃外刮进来,吹动她额前的秀发,有些冷。

    李南方也没有再说话。

    他已经懂得白灵儿为什么这样说了。

    她在吃醋。

    看到他呆望着怀里的女飞人,想入非非时。

    这证明,她对他的心态,已经有了显著的变化。

    不再像以前那样,只是把他当做单纯的朋友了。

    看来,局座昨晚在演出现场与岳梓童剑拔弩张的事实,让白灵儿下决心,要反追他了。

    这让李南方有些骄傲的烦恼,心中暗叹:“唉,像我这么出色的男子,天生注定要遭受众多美女的纠缠。”

    很快,一路疾驰的车子,飞速驶进了中心医院。

    半路上,李南方就给吕明亮打过电话了。

    听说李兄弟在来医院的路上,不小心撞到了一个人,吕明亮立马把迎接领导视察的工作,交给副手去做,亲自带人侯在急诊部大楼前,等待他的到来。

    李南方抱着女飞人刚从车上下来,几个医护人员就推着担架车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李兄弟,你在外面稍等。”

    为了能让李兄弟的责任最小化,吕院长决定亲自参与对女飞人的抢救。

    老吕发自内心的关怀,让李南方多少有些愧疚感。

    不过看在他干劲十足的样子,刚升起的愧疚感又消失了。

    他能真切感受到,亲手把妻子推到别人怀中的吕明亮,现在过的很幸福,对当前生活特满意。

    光明正大的睡了他老婆,还被他真心感激——李南方觉得这个世界,真的很奇妙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急诊室的门关上后,李南方倚在走廊墙壁上,问坐在椅子上,双手揪着自己头发,低头望着脚尖的白灵儿:“她是谁?”

    “我不认识她。”

    白灵儿闷声闷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认识她?那她怎么骑你的摩托车?”

    李南方愣了下,接着恍然大悟:“哦,我知道了。她是个偷车贼。”

    白灵儿不认识女飞人,可女飞人却骑着她的摩托车,从绿化隔离带后疾飞而出,这摆明了是偷人车后,仓皇逃走时慌不择路,结果一脑袋撞在了李南方的车子上。

    白灵儿又说:“她也不是偷车贼。”

    “那,那你干嘛让她骑你的车子?”

    李南方就不明白了:“白灵儿,咱能不能别耷拉着个脑袋,抬起头来好好给我解释下?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好解释的啊,我现在还好像是做梦呢!”

    白灵儿总算抬起了头,有些烦躁的骂了句:“靠,我都不知道该从何说起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提醒道:“那就从你为什么骑车出来说起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骑车出来,是想去找你——”

    说到这儿后,白灵儿顿了下,目光从他脸上飞快的扫过,看向走廊窗口外面时,语气淡定了很多:“我想去你公司找你,问你什么时候有空,去我家做客。我妈,咳,我妈想见见你。”

    白警官的妈妈想见见李南方,当然不是单纯的见见他了。

    而是要见见她未来的女婿。

    难道不是这样吗?

    李南方觉得应该是这样,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。

    昨晚局座与岳梓童的剑拔弩张,已经把这个骄傲,本来很矜持的女孩子((逼))上了绝路,无论李南方把她当做什么人,她都尽最大的努力追求他,不能让局座失望。

    没听到李南方说什么,眼角余光也没看到他神色有什么显著变化后,白灵儿心里稍稍松了口气,却又有些失望。

    诚然,李南方没有马上拒绝她,可也没表现出要被白母见见时的紧张,激动啊。

    “也许,他只是单纯的把我当朋友看罢了。”

    暗中苦笑了下后,白灵儿翻在的心,忽然平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用很正常的语气,从她骑车要去南方集团总部说起,到在酒吧喝酒,遇到酒量海量的女孩子,非得骑她摩托车的事,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现在你明白了吧?我压根不认识她。纯粹是她好奇,非得骑骑我的车子,结果,结果就特么变成女飞人,撞到你车子上了。”

    把事(情qing)经过原原本本说了遍后,白灵儿耸耸双肩,对李南方伸出手:“烟呢?”

    “你以前吸烟?”

    “不。现在特想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别吸了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摇头:“这不是什么好东西,能不沾,就别沾。”

    白灵儿刚要再说什么,急诊室的门开了,正在摘口罩的吕明亮,从里面快步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老吕,她怎么样?”

    李南方迎上去,问道。

    吕明亮满脸深思的样子,不答反问:“李兄弟,你确定她被车撞了?”

    “这可是千真万确的。肇事现场还在那儿摆着呢。哦,我车子已经开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她全(身shen)没有一点伤。”

    吕明亮用肯定的语气,说道:“我们给她做了全(身shen)最细致的检查,都没有发现一点点受创的痕迹。包括你说的后脑位置。”

    不等李南方说什么,白灵儿就失声说道:“不会吧?我可是亲眼看到,她在被撞飞出去后,后脑重重磕在路面上的。没有当场把脑袋磕烂,就已经很不错了。怎么可能,没有一点重创呢?这,一点都不科学啊。”

    市局这帮人,从局座到刚实习的小警员,最(爱ai)说的口头禅,就是这句话了。

    “我也知道不科学,事实偏偏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吕明亮苦笑了下:“心率,脉痹,脑电图等检测,一切正常。她就像睡着了那样,这可能是因为脑震((荡dang)dang)的缘故。这样吧,先让她住院查看几天?”

    看到李兄弟点头同意后,吕明亮马上就喊过一个护士,吩咐她给女飞人安排一间特护病房。

    护士点头答应,又问李南方:“请问这位先生,病人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任何人要住院观察,都得提供有效的(身shen)份证明,这是最起码的住院流程。

    李南方可不知道女飞人是谁,看向了白灵儿。

    白灵儿摇头:“我又不认识她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建议:“那你去搜下她(身shen)上,看看有没有(身shen)份证。另外,翻看下她的手机,联系她的家人。”

    确定某个人的(身shen)份这种事,根本不用李南方吩咐,白灵儿可是专家。

    白灵儿刚走进急诊室内,一个护士脚步匆匆的走出了电梯:“吕院长,前来视察工作的领导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马上去迎接。”

    吕明亮答应了声,刚要走,又想起了什么:“哦,对了,李兄弟,你要找的冯云亭,就在住院部的十七层,1717号特护病房。有什么需要我做的,给我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对李兄弟嘱咐的事,吕明亮是相当上心的。

    “你先去忙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拍了拍他肩膀,又说:“以后有什么用得着我的地方,尽管和我说。能帮得上的,我尽量帮。”

    人家吕院长都这样实心实意的对待他了,李南方怎么着也得表一下态。

    吕明亮大喜,接着悄声说:“今天前来视察的小组领导中,有省厅的梁副厅长。”

    当初吕明亮想爬上副院长宝座时,李南方就曾经说过,他在省厅有人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,李南方并没有忽悠他。

    老吕能在短短小半年中,从一外科主任,一路过关斩将高升为院长,梁副厅长在其间,起到了关键(性xing)的作用。

    不过对仕途有着一定心得的老吕很清楚,爬到院长宝座上后,能不能坐稳了,甚至再更上一层楼,都需要梁副厅长的关心,与大力提携。

    虽说省厅不是医疗系统的垂直领导,但梁副厅长在东省的影响力还是很大的,真要能把吕明亮当做心腹来培养,他想不高升都很难的。

    要想获得领导永久(性xing)的青睐,那么就势必常走动才行。

    只是吕院长到目前为止,还不曾有机会,私下拜访过梁副厅长,正在为这事担心呢,今天李南方就来了。

    这可是好机会,吕院长当然不会放过。

    老吕怎么想的,李南方很清楚:“这样吧,我陪你一起下去,假装与梁叔叔不期而遇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其实说实在话,李南方现在对梁叔叔还鸟不鸟他,一点信心也没有。

    他能猜出老梁当初来东省工作,是岳家老爷子安排,来给岳梓童当靠山的。

    所以,老梁在(爱ai)屋及乌下,才会对李南方那样客气。

    但现在岳梓童已经被岳家逐出家门,李南方又给岳清科戴了顶大大的绿帽子——他才不相信,现在岳家还不知道龙城城肚子里的孩子,是谁的。

    岳家没有像林家那样,极力打击报复他就不错了。

    还会再(允yun)许老梁再帮他?

    可能(性xing)不大。

    只是李南方实在无法抗拒老吕眼中的极度渴求,才硬着头皮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老吕连忙点头:“好,好,就按你说的去做。”

    “唉,也许这次过后,你就有可能不是院长了。”

    看着老吕的后背,李南方暗中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本次前来中心医院的联合视察小组,是东省每年无数次例行检查中的一次。

    不过倒是有很多单位领导的职务变迁,也都与这种例行视察有关,所以没谁不敢把这件事不当回事。

    近几年,为纠正某些不正之风,领导下来视察时,不(允yun)许各单位摆出欢迎的排场,该忙什么的,忙你的就是了。

    所以吕明亮才能在获悉领导驾到后,才穿着白大褂,带着几个副手,急匆匆走出了急诊部大楼。

    视察小组的领导们,已经下车了。

    七八辆车,二十多号人的样子,都是省直属部门的重要领导。

    “欢迎王厅长等领导,莅临中心医院视察,指导工作。”

    刚走下台阶,吕明亮就在白大褂上擦了擦双手,满脸谦恭的笑意,伸出双手快步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老吕,还真是个当官的料。”

    站在台阶上的李南方,会心的笑了时,忽然就觉得两道熟悉的目光,从领导群中看过来。

    下意识的抬头看去,心中一楞:“咦,是她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