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708章 这肯定是天意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从来,李南方都是个讲道理的人。

    但他在不讲理时,哪怕本(身shen)没占住一点点道理,也会让占理的人,付出沉重的代价。

    比方他小姨主动勾搭冯云亭这件事。

    无论是在盛怒之中,还是在冷静下来时,他都可以确定冯大少是无辜的。

    就是岳梓童用来打击报复他的“道具”。

    如果岳梓童不愿意,休说会主动跳上冯大少的车子,和他外出浪一天了,就是冯云亭派人把她绑了去,她也会让他懂得什么叫后悔。

    从各方面来看,冯云亭都算是无辜的,不该被李南方仇视的。

    可就算他再怎么无辜,只要他动了岳梓童,那么他就死定了。

    “如果事实真像小姨所说的那样,冯大少并没有尝到任何甜头,那么我该怎么对他呢?是教训他以后离她远点,不然就打断双腿,还是由衷的感谢他,和他拜为把兄弟,最终把他当做吕明亮那样的好兄弟?”

    就在李南方边开车,边在心中琢磨这些事时,眼角余光忽然发现,有一团好大的黑影,就像出膛炮弹那样,向他车子激(射she)而来。

    “卧槽,这是什么(情qing)况!”

    李南方大惊中,怪叫一声,猛地向右急打方向盘的同时,跺下了刹车。

    李南方的车技,那是高的不用说。

    突遭意外后的反应,也不次于舒马赫大哥。

    只是他在走神开车时的车速太快,这团黑影出现的太突兀,而且来势相当迅速,哪怕他及时采取紧急应对措施,可下一个瞬间,还是有咣的一声大响,在耳边响起。

    那团黑影,以雷霆万钧之势,狠狠撞在了他车盖上。

    大响声中,那团黑影迅速反弹出去,就像一艘微型宇宙飞船,嗖地向前疾飞,足足十余米后,才摔在公路上。

    顺着路中间的护栏,在地上向前急促滑行,居然蹭出一溜暗红色的火花。

    李南方有些犯傻。

    就他这牛((逼))到让刀爷都五体投地的车技,在车速还没有超过时速两百时,居然制造了一起车祸。

    可这又能怪谁呢?

    李老板是按照交通法规,在公路上正常行驶好不好?

    本次事故的全面责任,都在那辆黑色大摩托的骑手(身shen)上。

    当那团黑影向前疾飞而出时,李南方终于看清那是一辆黑色大摩托了。

    摩托上,还有个穿着深色衣服的——女人。

    长发啊。

    除了那些玩儿文艺的人士,又有哪个男人,喜欢留一头飘逸的长发?

    这女人也太猛了点,竟然骑着摩托车,从路边绿化隔离带后飞了出来,好像要横掠道路的老鹰那样,只是车技明显不过关啊。

    速度是有了,但高度不足。

    不像是在横渡公路,更像是自己找死。

    与汽车对撞疾飞出去的摩托车,重重砸在地上,贴着护栏一溜火花带闪电的向前急速滑行时,骑车的女人终于松开车把,滚地葫芦那样,在公路上接连翻滚。

    足足翻滚了十七八个葫芦,才脸朝下的趴在公路上,不动了。

    “出车祸了!”

    “撞死人了!”

    “快去看啊——”

    祖国同胞哪都好,就是酷(爱ai)街头围观的毛病,数千年来从没改变过。

    而且反应堪称是神速。

    李南方还在发傻呢,已经有数十号吃瓜群众,哗啦一声出现在了他视线中,指指点点的:“呀,那还是个女的呢。”

    女的怎么了?

    女的就能忽然间从绿化带内飞出来,差点把我吓尿了吗?

    李南方心中反驳着,抬手推门下车时,就看到一个熟悉的(身shen)形,从围观群众中跑出来:“闪开,都、都特么的给我闪开!”

    这也不能怪白警官对围观者爆粗口,她实在是又急,又怕。

    当前那个被汽车撞飞出去的女孩子,骑的可是她的摩托车。

    白灵儿(身shen)为警务人员,应该比普通人更懂得没有驾照,是不可以在公路上骑车的。

    可她刚才不知道怎么回事,就让女孩子骑上了她的车。

    等她发现女孩子好像不会骑车,要把人拽下去时,不逊于好莱坞大片中经典飞车的镜头,已经真实上演了。

    亲眼目睹摩托车是怎么狠狠撞上汽车的,怎么嗖地飞出去后,女孩子是以何种**的姿势,重重摔倒在公路上的后,白灵儿不觉得,她还有活着的可能。

    女孩子,是后脑先落地。

    那么快的速度下,后脑砸在坚硬的露面上,没有当场来个万朵桃花儿开开,没有车辆“及时”从她(身shen)上辗过,就已经是很给面子了,就别指望她还能活下去。

    无论怎么样,白灵儿都要担负一定的责任。

    挤开围观群众,白灵儿都不敢向女孩子那边看了。

    但不看不行啊,她早晚都要面对这残酷的现实。

    闭眼,深吸一口气,白警官再睁开眼时,就听有人在(身shen)边骂道:“卧槽,这女的有病是吧?好端端的玩飞人,这不是诚心害老子吗?”

    “李南方?”

    白灵儿闻言,猛地回头:“是你?”

    “我也希望不是我,可怎么偏偏是我呢?哎,你在这儿正好,赶紧帮忙报警,我去看看那飞人(情qing)况怎么样了。”

    最初的懵((逼))状态过去后,李南方很快恢复了该有的冷静。

    无论这起车祸的责任在谁,他都要去看看飞人的(情qing)况。

    如果她已经壮烈了,那就按照相关的交通法规来处理。

    她如果是命大还有活着的迹象呢,那就最好了——能够救回一条犯错找死的生命,李南方肯定会有很大的成就感。

    “难道是天意?”

    李南方刚向那边走了几步,就听白灵儿这样喃喃地说,回头就问:“什么天意?”

    快哭了的白灵儿,抬手擦了擦鼻子嚷道:“那辆摩托车,是我、我借给她骑的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李南方一愣,随即恍然:“我靠。我就说呢,怎么看着那摩托车有些眼熟,原来是你的。那个什么,这女的是谁?她会骑车吗?你们究竟是在玩什么花?”

    一连串的问题问出后,李南方也没等白灵儿回答,快步走向了飞人。

    无论飞人和白灵儿是什么关系,她会不会骑车,又是为毛从隔离带那边飞出来等问题,这都已经不重要了。

    重要的是,她如果还没当场死亡的话,那就赶紧把她送往医院抢救。

    “这肯定是天意。老天爷知道哥们要去中心医院找吕大哥,所以才让我半路上捎带这飞人一块去。可你不能站在路边,摆摆你的小手,请搭个顺风车吗,干嘛以这种方式出场?”

    看到脸朝下的飞人,到背在后腰的左手,是那样的白嫩,好看后,李南方的负罪感越加的重了。

    根据他对女(性xing)(身shen)体充分了解的经验判断,仅仅凭借这只小手,飞人也该是个年龄不会超过二十五岁的貌美女孩子。

    “你可千万别死。只要你不死,无论你对我提出什么样的要求,哪怕是让我以(身shen)相许呢,我也认了。”

    嘴里祈祷着,李南方深吸一口气,屈膝蹲在了女飞人(身shen)边,右手慢慢伸向她的左手手腕。

    白灵儿也跟了过来,看出李南方这是在诊脉,不是,是在试探女孩子还有没有生命的脉搏,紧张的闭上眼,双手合十在心中祈祷:“佛祖保佑,她最好还活着。”

    也许是白警官的祈祷,起到了决定(性xing)的作用,就听李南方惊咦一声:“咦?”

    她连忙睁眼:“她,她还活着?”

    如果女孩子已经香魂飘飘的前往(阴yin)曹地府,没有了脉搏,李南方还有必要惊咦吗?

    “活着,她还活着。奇怪。”

    女飞人被撞飞还有脉搏,这是大好事,李南方在震惊下,却说奇怪。

    这是因为他从女飞人的左手脉搏中,试探出她不但有生命迹象,而且还相当的沉稳,一点都不像(身shen)遭重创即将呜呼的样子,而是像在沉睡中。

    李南方没法不震惊。

    因为他能确定,就算把女飞人换成是他,在骑车摩托车被汽车狠狠撞飞,后脑重重砸落在地上后,哪怕不死,也得重伤。

    毕竟他只是武力值相当高的猛人,而不是被小怪兽拿大锤狠砸脑袋都死不了的奥特曼。

    可这女飞人——难道,她在危险骤降时的自我保护反应,比李南方更迅速?

    还是,巧合?

    让她只是处于昏迷中,却没遭受任何的内伤。

    这是好事。

    李南方现在没心思去考虑这种反常现象了,伸手就把女飞人横抱在了怀中,让她脸朝上,(挺ting)(身shen)站起,对正要问什么的白灵儿急声说道:“快,去开车,把她送医院!”

    白灵儿转(身shen)就跑向车子,先拉开了后门。

    刚遭受猛烈撞击的人,是最怕颠簸的了,不然就会出现脑出血,血管破裂等现象。

    所以李南方横抱着女飞人疾步走向车子时,走的很稳,让她感觉就像躺在(床chuang)上那样。

    “她真的还活着?”

    等李南方抱着女飞人上车,白灵儿关门时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再啰嗦,她可能就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白灵儿不敢再问什么,飞(身shen)上车,点火启动了车子。

    “她是谁?”

    李南方问出这个问题时,这才有空打量女飞人的样子。

    当看到那张美貌绝伦的脸后,明显呆了下,脱口说道:“哇靠,这么漂亮!”

    从懂得欣赏美女到现在,这些年中李南方见过的美女,绝对是数不胜数的。

    以前那些岁月暂且不提,单说他在定居青山后,所遇到的这些女人吧。

    岳梓童,贺兰小新,龙城城——包括大洋马克劳馥,哪一个不是美女中的美女?

    但愣是没有哪一个美女,能比得上怀中这女飞人。

    在看到这张脸后,李南方才懂得了什么是无可挑剔。

    这还是她在遭受重创后,脸色苍白如宣纸,处于深度昏迷中。

    这要是醒来,对人柔柔的,或者是妩媚的一笑,男人的骨头不得立马酥了?

    从后视镜内看到李南方满脸猪哥的呆样,白灵儿忍不住轻哼一声:“哼,你现在是不是特感激这场车祸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