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705章 我们分手吧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近乎于自残式的脱臼,没几个人能受得了的。

    尤其是痛感神经更加敏感的女孩子,岳梓童能在剧痛袭来后,仍能站立当场,没有疼昏过去,就已经是女中豪杰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也被她的彪悍给吓坏了,喀嚓声刚响,就松开了她的手。

    岳梓童右手扶着桌子,(身shen)子踉跄了下,站住了。

    她脱臼的左臂,在(身shen)侧慢慢来回晃((荡dang)dang)了几下,好像((荡dang)dang)秋千那样。

    她呆呆望着门口的眼神,呆滞异常,牙齿格格的打颤。

    剧痛就像泼天大雨,浇灭了她的狂怒,却也让她悠忽间,感到了绝望的无助。

    刚刚经历的这一幕,比她那晚被李南方抽耳光,更加的疼。

    她不想在这儿多呆片刻,只想用最快的速度逃离这儿,找个没人的地方,蹲下来抱头痛哭。

    李南方为了别的女人,硬生生拧下了她的左臂!

    “南方,你,你为什么不弄死我?”

    也不知道看着门口呆愣了多久,岳梓童才慢慢转(身shen),看着依旧在发呆的李南方,声音沙哑的问道:“我死了,你想和哪个女人鬼混,就再也没谁管你啦。”

    “你、你不是也和冯云亭,做了对不起我的事?咱们两个,谁也别说谁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躲开与她对视的目光,看向了别处。

    “我说,我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。最起码,我没有做实质(性xing)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撒谎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!”

    “你就是在撒谎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忽然烦了,霍然抬头看着她,大声问道:“我问你,你认识一个叫杨逍的人吗?他长的很帅,比好多女人还要好看!”

    “杨、杨逍?”

    岳梓童的双眸瞳孔,稍稍缩了下。

    她怎么会不记得杨逍?

    那么可怕,却又英俊的男人。

    不过刚才,她在给李南方解释,并没有与冯云亭做对不起他的事时,并没有提到杨逍。

    那就是个长相英俊,却又非常可怕的神经病。

    她此前又不认识杨逍,只是在云阁山偶遇一次,以后也没打算再认识他,那么干嘛要提到他呢?

    岳梓童眼神变化,只是因为她在听到杨逍这个名字时,想到了他的可怕。

    却被李南方误以为她谎言被拆穿后,心虚的表现了。

    无意扭伤她的愧疚,瞬间消散大半,冷笑道:“怎么,是不是没想到,我也会认识杨逍?”

    岳梓童的眼神平静了下来,点头:“是,我没想到。他、他肯定和你说过什么了,所以才让你坚定不移的相信,我已经背叛了你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点头:“我和他素不相识,更是无冤无仇。所以,我不觉得他有必要骗我。”

    “他都和你说了些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真想听?”

    “真心想听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我就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只要一想到杨逍告诉自己的那些话,李南方就觉得胳膊脱臼的岳梓童,其实也不是太疼了。

    杨逍昨晚和他说了些什么,李南方都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甚至就连杨逍说话时的语气,也模仿的惟妙惟肖。

    “真心话,刚开始听你被他在吓坏后,也倔强的大喊他的名字不如我的名字好听。他的人长的也不如我帅时,我心里还是很高兴的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坦言说道:“但后来,当他说你已经与冯云亭做了苟且之事后,我就再也不想看到你了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眼角突突地跳了几下,眼神茫然的问道:“他、他为什么要这样说我?”

    李南方问:“你想告诉我,他在对我撒谎?”

    闭了下眼睛,岳梓童低声问:“南方,问你,你是信我呢,还是信他?”

    想都没想,李南方脱口回答:“当然是相信他了。重申一遍,我和他无冤无仇,他没理由骗我的。再说,那个人就是个天然呆。也不知道是从哪个鬼地方冒出来的,因为林依婷不夸他人长得帅,就想用狗来羞辱她。这种人,会对我撒谎吗?”

    “是啊,他是不会对你撒谎的。对你撒谎的,只能是我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沉默很久,忽然笑了:“你说的不错,我是和冯云亭做了对不起你的事。我也没资格再对你要求这,要求那的。南方,我们从现在开始,就分手了吧。”

    没来由的,李南方心大跳了下,点头,言不由衷的说:“好啊,分手就分手。这样正好,各自追求各自的目标时,就再也不用觉得对方对不起自己,而生气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以后,就再也不用觉得对方对不起自己,就生气了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说着,低头看着左臂,用力咬住了嘴唇。

    “我替你安上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伸手。

    “不用,我自己能来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后退一步,右手抓着左臂,放在桌子上,左肩猛地往下一沉。

    喀嚓声响中,夹杂着带有哭腔的闷哼。

    胳膊脱臼时,要懂得自己推拿复位,这是每一个国安特工,必须学会生存技能之一。

    但毫无疑问的是,自己推拿复位,给(身shen)体所造成的痛感,甚至伤害机率,都会直线上升的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对李南方再次绝望,岳梓童傻了,才会自己复位。

    背对着李南方,岳梓童抬手擦了擦额头冷汗时,顺势把泪水也擦掉,活动了下左手手指,笑道:“还好,没造成太大的伤害。最多,也就是半个月肿胀不能动罢了。哦,对了,借你洗手间用一下,没问题吧?”

    李南方嘴巴动了动,什么都没说出来,唯有抬手做了个请的手势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礼貌的道谢后,转(身shen)快步走进了洗手间。

    如果她总是对李南方撒泼,大吵大闹,无视不理睬的话,他不会在意,在厌恶她之余,可能还会有种成就感。

    可当她用对待别人时的正常行为,来和他说话时,李南方却又有了种莫名的心慌,就仿佛做错了什么事那样。

    “我没做错,杨逍怎么会对我撒谎呢?就他那个天然呆的样子,教给他撒谎,他也不会的。岳梓童,肯定做了对不起我的事,我干嘛要心慌呢?”

    忽然烦躁起来的李南方,点上香烟刚吸了一口,就掐灭在烟灰缸内,看了眼洗手间方向,快步走出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外面走廊的楼梯口处,董世雄等人站住那边,低声窃窃私语着什么。

    上面又吵又闹,克劳馥更是衣衫不整神色慌张的跑出去,董世雄他们实在不放心,必须要上来看看。

    不过没谁敢去办公室。

    要是万一看到不该看的事,冒犯了李总的威严,那就得不偿失了。

    现在看到他出来后,都连忙闭嘴,昂首(挺ting)(胸xiong)看向了他。

    李南方神色如常,问:“克劳馥走了?”

    “走了,我派陈处长与狗子去送她了。”

    董世雄办事还是相当老道的,知道克劳馥(身shen)份不一般,一个人回酒店的路上,万一发生点什么意外,那么南方集团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点头,想了想又说:“董副总,你去酒店告诉克劳馥,就说我送给她那5%的股份,是不会因为华夏媒体态度的转变,就反悔收回来的。你再告诉她一句话,我希望大家的合作,是愉快的。”

    刚听到李南方说,要把南方集团5%的股份送给克劳馥时,董世雄明显愣了下。

    但随后再听李南方说出“合作愉快”这四个字后,顿时恍然,竖起双手拇指,赞叹:“李总。以后谁要是敢再说您不懂商业运营,我非得吐他一脸的口水。”

    “双赢,永远是企业能否腾飞的最大因素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拽了句自己的心得,又看向了林晚晴。

    林晚晴会意:“哥,你去忙你的,我会照顾好岳总的。”

    “她心(情qing)不是很好,你多迁就着点她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讪笑了下,快步走下了楼梯时,心里又想:“我管她心(情qing)好不好的干嘛?我和她,已经正式分手了好吧。”

    他并不知道,林晚晴等人也在想:“休说是老板娘这样的强势女人了,就算换成最懦弱的女人,撞破你与克劳馥大白天就敢在办公室鬼混后,心(情qing)也不会很好的。”

    外面艳阳高照,晒在人(身shen)上暖洋洋的,很舒服。

    昨晚下的那场大雪,早就化干净了。

    上车之前,李南方拿出手机,先给吕明亮打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岳梓童告诉他说,前晚冯云亭忽发怪病,浑(身shen)痒到不行,被云阁山上的酒店老板,连夜送到了市区医院。

    至于送到了哪家医院,她没说。

    其实她也不知道,回来后,就没再关心过冯大少的死活。

    李南方要想去求证某件事,当然得先搞清楚冯大少在哪儿。

    很多成功人士之所以成功,那就是他们很懂得感恩。

    吕院长就是这样一个人。

    他今天能稳坐青山中心医院院长的宝座,与李南方有着直接关系。

    尽管,吕院长为此也付出了把老婆推到他怀里的代价。

    不过这没什么,古人都说过大丈夫何患无妻的豪言壮语了,当前贵为院长的吕明亮,要想找个不次于前妻的漂亮女孩子,简直不要太简单。

    白衣天使群里,从来都不缺有上进心的漂亮女孩子。

    接到李兄弟的电话后,正忙着安排领导视察工作的吕院长,相当高兴,问明来意后,马上就派人查了下,确定云世界的冯大少,当前就住在中心医院。

    “好,那你忙吧,不用管我。”

    与吕院长又寒暄几句,李南方挂了手机,跳上了车子。

    对面茶楼窗前的林依婷,放下了望远镜,转(身shen)对黑西装说:“现在通知那两个狙击手,今天必须要干掉他。”

    “大小姐。”

    黑西装犹豫了下,低头看向脚下。

    地上,是一份被撕碎了的《华夏(日ri)报》。

    一片片的粉碎,就像白色蝴蝶落在地上那样。

    “怎么,没听到我说的话吗?”

    林依婷的脸色,一下子冷了下来。

    黑西装双腮鼓了下,抬头说:“要不,再给老爷子打个电话,请示下?”

    林依婷冷声回答:“不需要!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