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704章 你的要求不过分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老天爷敢担保,岳梓童现在所说的这些,都是真的。

    为证明自己是清白的,她不惜把在与冯云亭共饮后,还想被他抱上(床chuang)一起探讨人生时的心理活动,也都如实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南方,对不起,我该死,我有罪。那时候我就鬼迷心窍了,一心想给你戴上绿帽子,来报复你。我现在想起来,都后怕的要命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语气真挚的自我批评后,抓住李南方的手,看着他双眼轻声说:“幸好,就在我滑向深渊时,奇迹出现了。冯云亭,忽然浑(身shen)痒了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如果不信,现在就可以去云阁山,去找那家酒店老板问问。冯云亭,当前应该还在医院。至于那些安全(套tao)——”

    岳梓童苦笑着,低头说:“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那是冯云亭和别的女人鬼混后,遗留在车里的。我在开他车子回家后,反手拿我包包时,不慎抓在了手中。因急于见到你,对你承认错误,并没有发现。结果,闹出了大误会。”

    她在叙说时,李南方始终没说话,就这样静静地听着。

    “南方,你相信我说的这些吗?”

    端起茶杯,把里面水一口喝干,岳梓童问道。

    李南方点头:“信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太好了。我就知道我的南方,是全世界最最通(情qing)达理的男人、不,是好老公了。来,让小姨我亲一个。嗯,波!好香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大喜,伸手抱住李南方的脑袋,就在他左脸上重重亲了一个。

    岳总主动奉上香吻后,李人渣不该被激动的发抖,随即(热re)烈的回应,也不管小姨当前重病在(身shen),就把她拖进(套tao)间内,成就好事吗?

    岳梓童都做好充分的心理准备了啊。

    可他,却像被蚊子盯了下,抬手擦了擦脸上的口水,面无表(情qing)的说:“下次再假装患病时,麻烦别用稀释三十一倍的碘酒抹脸。最好呢,用生姜水。那才是易容中的绿色环保产品,既能保护皮肤不受伤害,也没有异味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的眼神,一下子变了。

    她用稀释碘酒,再掺上别的化学药水抹脸后,就像戴上一张面具那样,看不到脸色变化,但她的眼神却无法伪装。

    易容装病被识破后,岳梓童尴尬的笑了下,故作(娇jiao)嗔的样子解释:“南方,人家这样做,还不是为了博取你的同(情qing),和谅解吗?”

    李南方猛地地打了个哆嗦,(身shen)子后仰,双手乱摇:“你别碰我。麻烦你别学人家真正的(娇jiao)(娇jiao)女发嗲,会吓死人的。”

    “特么的,说谁在发嗲呢?”

    小外甥的不解风(情qing),让岳梓童有些羞恼成怒。

    (娇jiao)躯一震,再也懒得演戏了,抬手重重拍了下桌子,接着伸手抓住他衣领子,拽到自己眼前,额头碰着额头,眼睛盯着眼睛,模样凶狠,粗声粗气的喝问:“小子,我越是和你好言好语的,你越是蹬着鼻子上脸了是吧?”

    这样的岳梓童,让李南方看着顺眼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我是明人不说暗话,你给我把耳朵洗干净了,乖乖的听着!”

    学着李南方去她办公室时的样子,岳总长腿一抬,坐在了办公桌上,拿手点着他鼻子,满眼都是傲慢的神色:“我只给你两个选择。第一,把南方黑丝技术,无条件分享给开皇集团。第二,我要占你公司百分之四十的股份,不会给你一个大子儿!”

    李南方看着她,满脸都是聚精会神的奇怪样子。

    就好像三岁的小孩子,在听芝麻开门的故事,期盼她能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可能是受他这样子的影响,岳梓童觉得自己这俩条件,可能是有些过分了。

    连忙讪笑了声,语气放缓:“当然了,如果你觉得我这两个条件有些过分的话,咱们还是可以好好商量下嘛。毕竟做生意,从来都是讲究漫天要价,就地还钱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分,一点都不过分的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摇头,认真的说:“小姨,你的要求不但不过分,相反还很仁慈。”

    “是嘛?我也是这样觉得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大喜,抬腿刚要从桌子上跳下来,就听李南方又说:“我如果是你,在做白(日ri)梦时,说什么也得把南方集团全部霸占了。唉,只要40%的股份,简直是太仁慈了啊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抬起的右脚,僵在半空中。

    她这才知道,李南方是在耍她。

    呆愣片刻后,怒从心头起,(娇jiao)叱声中,抬脚踢向李南方的下巴:“混蛋,你敢玩儿本小姨!”

    看到她抬脚时,李南方就知道她要做什么了。

    双脚脚尖及时一点地,安装万向滑轮的老板椅,哗地行云流水般向后疾撤,直到椅背碰在墙上后,才停住。

    “呵呵,只需你来玩儿我,就不许我玩你了吗?”

    李南方冷笑着,刚说到这儿,就看到岳梓童双眸猛地圆睁,接着抬手捂住了脸。

    “这是又要玩什么鬼把、鬼把——”

    忽然间,李人渣就觉得不对劲了,慢慢地低头。

    岳梓童推门进来时,被国际超模殷勤伺候的李老板,正值最关键时刻。

    因担心丑事会被她看到,就采住克劳馥的头发,迫使她含着那东西,贴在了肚子上。

    这会儿与岳梓童“斗智斗勇”的入神,忘记桌子下面还有个人了。

    在她要动粗时,李南方光顾着及时点地后退了,结果,结果就东窗事发了。

    慌忙伸手捂住下面,李南方尴尬异常的讪笑着,一个劲的给桌子下面的克劳馥使眼色,示意她藏起来。

    往哪儿藏?

    桌子下面的空间,能有多大?

    岳梓童向前俯(身shen),低头一看,就看到跪在地上的女人了。

    克劳馥也恰好抬头看来,嘴角还带着白色的那个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、你是克劳馥?”

    岳梓童怀疑自己眼睛是不是出问题了,这个大白天就藏在桌子下面,为李人渣提供特殊服务的女人,居然是国际超模克劳馥。

    如果把克劳馥换成华夏女人,哪怕是新姐那样脸皮奇厚的,在给男人提供跪式服务被人当场发现后,也会羞愧的要死,没脸见人的。

    更何况,刚才她在桌子下面,可是把李南方俩人的对话,听了个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知道俩人的关系,是未婚夫妻了。

    她,就是个活生生的狐狸精,要被采住头发狠抽电光的。

    但欧美女人就是欧美女人,尽管也是尴尬的要死,却抬手擦了擦嘴角,从地上站了起来,很礼貌的说:“是,岳总,我就是克劳馥。”

    “你、你们这对狗男女,我特么的打死你!”

    岳梓童傻楞了片刻,再也无法保持冷静,尖叫声中顺手抓起桌子上的黄铜镇纸,狠狠砸向克劳馥的脑门。

    这可是黄铜镇纸啊,怕不得有一斤重。

    岳梓童又是在怒火攻心状态下,砸出去的,这要是真砸在人脑袋上,估计得立马万朵桃花点点开。

    幸亏克劳馥的反应也不慢,及时双手抱头,惊呼一声向旁边躲去。

    嗖的一声,黄铜镇纸擦着她手腕,飞向窗户那边。

    哗啦一声,玻璃粉碎,黄铜镇纸飞出了窗外。

    一击放空后,岳梓童紧接着双手撑着桌子,左脚为支点,右脚好似雷神之鞭那样,恶狠狠扫向克劳馥下巴。

    她可是穿着高跟鞋的,比钉子粗不了多少的细高跟,就是一把锋利的短匕,挡者丧命。

    无论岳梓童有没有(爱ai)吹嘘的习惯,她都是在国安淬炼了六年的特工,比普通人更懂得杀伤技巧,这下就是奔着要克劳馥小命去的。

    克劳馥能及时躲开黄铜镇纸,就已经是上帝看在她刚才给李人渣服务态度较好的份上,让她大展神威的。

    但这次,她能躲开“短匕”凿穿下巴的可能(性xing),几乎为零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眼看就要血溅当场,克劳馥闭眼,张嘴,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尖叫。

    就在这万分紧急时刻,一只脚及时出现,砰地踢在了岳梓童的细高跟上。

    两股猛力相撞,喀嚓一声,岳梓童右脚的高跟鞋细高跟,当场断裂。

    却是李南方发现大事不好,及时出脚,在千钧一发之际,抬脚挡住了岳梓童这雷霆一击。

    “混蛋,你们都去死吧!”

    急怒攻心下的岳梓童,彻底发狂了,厉喝声中从桌子上纵(身shen)飞扑,左肘击向克劳馥,右拳冲天炮,目标是李南方的面门。

    女人在暴怒时,哪怕是再柔弱的女子,武力值也会在瞬间飙升无数倍,变成人挡杀人,神挡杀神的霸王龙。

    更何况岳梓童本(身shen),就不是弱女子呢?

    赶紧伸手抓住克劳馥的左肩,随手向后甩去,用肩膀硬生生抗住岳梓童左肘的同时,迅速抬头。

    岳梓童那一拳,就擦着李南方下巴打了过去。

    不等她有后续反应,李南方下巴猛顿,硬生生用下巴与脖子,夹住了她的右手手腕,抬手又扯住她左手,用力猛地向后一拧。

    惨哼声中,双脚已经落地的岳梓童,就像要起飞的半架飞机那样,俯(身shen)抬头,看向了门口,犹自剧烈挣扎,尖声叫骂着:“松开我,人渣,你松开我,让我打死你!”

    李南方傻了才会松开她,抓着她右手手腕的双手,再次向高处抬了下,迫使她在吃痛下继续俯(身shen),回头冲被吓傻了的克劳馥喝道:“你先走,有事以后再说!”

    眼看岳总化(身shen)魔神战士,要不顾一切的搞死自己了,克劳馥哪敢再滞留当场?

    慌忙答应了声,跑到沙发前抄起风衣,跌跌撞撞的冲出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“人渣,你松开我,松开啊!”

    看到狐狸精就这样逃走,暴怒下的岳梓童,尖叫着,猛地(挺ting)(身shen)而起!

    喀嚓——脆响声过后,她的(身shen)子猛地抖了下,不再动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正反拧着她胳膊,迫使她不得不低头,她非得猛地站起,那唯有让左臂脱臼了。

    这种脱臼法,可不是被人抓住胳膊,猛提猛放的脱臼,是相当相当的疼痛,严重点甚至会导致肩胛骨当场折断。

    那么,这条胳膊就废了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