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703章 老板的桌子下面有人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大力哥可是第一个看到好消息,并及时传送回来的。

    这可算是立了大功。

    依着老板视金钱如粪土的好习惯,肯定会对他大大的有赏。

    可就在大力哥抱着发财美梦,乐呵呵的傻笑时,忽然听董世雄这样吩咐,顿时懵((逼))了下:“什么?阻止谁去找老板?”

    董世雄没回答,看向了大厅门口。

    叽叽喳喳声消失了,一众南方人都看向了门口。

    “这谁呀?”

    “(阴yin)间跑出来的幽魂,还是精神病院的围墙歪了?”

    “看着有些眼熟啊。好像老板、老板娘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好像,就是老板娘。”

    董世雄轻声说着,缓缓展开双臂,向楼梯口徐徐退去。

    岳梓童的忽然驾临,如果是放在平时,大家只需列队欢迎就好了。

    但现在不行啊——董世雄虽说不是特别理解老板与岳总的感(情qing),可她是老板娘却是没错的。

    老板娘来找老板时,如果看到老板正在被外国大洋马服务,会发生什么事?

    他不敢想。

    就像他不敢给老板打电话那样。

    现在给老板打电话,说老板娘驾到,那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了。

    依着老板娘的智商,不难猜出老板正在背着她,对不起她的事。

    所以当下为今之计,唯有尽可能的拦住她。

    也希望,老板能快点结束辛苦。

    派谁阻拦她呢?

    除了陈大力,就再也没有第二人选了。

    第一,他有曾经带人大闹仙媚生产车间,敢在岳总办公室拍桌子的光辉经历。

    第二,他是南方集团的安保处长,负责保护公司财产,员工,尤其是老板的人(身shen)安全。

    当前,正是老板最最危险的时刻,他不顶上去,谁上?

    陈大力自然也有誓死包围老板的决心,但他搞不懂董世雄为毛让他挡住岳梓童啊。

    这可是老板娘,昨晚还组织数百开皇集团员工,冒雪去给南方集团捧场的。

    再加上昨天早上,她乖巧小秘书样跟随老板的那一幕,还历历在目呢,怎么她来了后,董世雄1却让他去阻挡呢?

    就好像,老板正在做对不起人民的错事那样。

    “董副总,干嘛要阻挡她啊?”

    陈大力满脸都是纳闷的神色:“而且,据我夜观天象,掐指一算,老板娘应该是病了。这时候,她急需老板(春chun)风般的关怀才对。”

    眼看岳梓童已经走了过来,董世雄来不及解释什么,唯有轻声说:“克劳馥。”

    “克劳馥?克劳馥怎么了啊?”

    陈大力更加懵((逼))了:“克劳馥与你想阻挡老板娘去见老板,有毛线的牵扯吗?”

    董世雄真想拿巴掌,狠抽陈大力的后脑勺,就不能小声说吗,被老板娘听到了怎么办?

    但又不能发脾气,唯有再次说道:“克劳馥正在李总办公室内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陈大力眼睛一下子瞪大,失声问道:“她在老板办公室内?我、我怎么没看到!”

    “谁在你们老板办公室内呢?”

    不等董世雄回答,脚步轻浮的岳梓童,走过来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人啊。”

    陈大力摇头,真心说道:“我没看到的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只听到了他最后一句话,满心正琢磨着等会儿该怎么演戏呢,也没多想,冷冷地问董世雄:“都挡在楼梯口干嘛呢?这是不许我上去,找李南方吗?”

    董世雄哪敢承认,就是不想她上去找李总,只是陪着笑的说:“哪、哪能呢。岳总,我们老板,他不——”

    岳梓童打断他的话:“你要告诉我,李南方不在办公室?”

    董世雄刚要点头,岳梓童无声的笑了下:“你觉得,我会信吗?”

    “你肯定不信。”

    董世雄心里说着,眼神幽怨的看了眼陈大力,再次陪着笑脸,刚要推说上面正在装修之类的,不想再和他废话的岳梓童,眼神直勾勾的对着他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视他们这些人如无物。

    董世雄倒是很想张开手阻拦,可不敢啊。

    这可是老板娘,(娇jiao)躯能是被下属员工随便碰的?

    唯有闪开,看着她慢慢走上楼梯。

    等岳梓童走过楼梯拐角后,还没搞明白怎么回事的陈大力,忍不住的又问:“董副总,刚才你为毛让我阻拦老板娘呢?”

    看他满脸真心懵((逼))的样子,董世雄也不好责怪他,唯有轻轻叹了口气,凑在他耳边说:“李总的桌子下面,有人。”

    “老板桌子下面有人?谁呀?谁会藏在老板桌子——”

    说到这儿时,大力哥脑子里悠忽闪过一抹灵光,失声叫道:“啊,我明白了,是克劳馥!”

    他明白的有些晚了。

    幽魂般的岳总,已经来到了李南方的办公室门口。

    董世雄这会儿,肯定在后悔,在离开时,干嘛不把李总的房门带紧,自动反锁。

    他是担心大力关门声,会影响到藏在桌子下面,正在让老板辛苦的克劳馥。

    他的细心,反倒是成全了岳梓童,只需稍稍用力一推,门就开了。

    然后,她就看到李南方坐在办公桌后面的椅子上,正脑袋后仰,闭着眼,双手在桌子下,(身shen)子还一前一后的晃动。

    这动作,好特么的熟悉啊。

    受岛国(爱ai)(情qing)大片的影响,再乖巧的女孩子,也能从李南方当前的动作中,联想到——撸。

    “真不要脸。明明我昨晚洗白白了在家等你采摘,你却不回家,反倒是大白天的在办公室内,做这种恶心事。肯定是在电脑上看小电影吧?还有女人用鼻音发出的哼唧声呢。”

    在心中恶心了一个后,岳梓童很体贴的干咳了声,又抬手在房门上轻敲了几下,声音有些沙哑的问道:“请问,我可以进去吗?”

    岳梓童的轻咳声忽然响起,让正处于最关键时刻,连门被推开都没发觉的李老板,虎躯一震,数以亿计的子孙后代,犹如决堤洪水那样,忽地——

    接着,跪在地上腮帮子都酸了的克劳馥,被呛的一阵咳嗽。

    卧槽,这谁啊?

    啊,是小姨。

    再草,她怎么来了?

    董世雄他们,怎么没有及时通知我?

    李南方心思电转间,立即直起(身shen)子,左手抓着克劳馥的头发,死死按在肚子上,右手抓起电脑鼠标,随便点了几下。

    他这一系列的动作,都是受惊后的本能反应。

    把克劳馥的脑袋按在肚子上,是不许她说话。

    右手拿鼠标乱点,是想做出一副正在工作的假像。

    至于满脸惊慌的样子,当然是心虚了。

    可很快,他就不心虚了:“就算被她发现了,那又怎么样啊?她都给戴绿帽子了,我享受下国际超模的温馨服务,又算个毛线。咱们是大哥别说二哥,一个鸟样而已。”

    不过,掩饰下还是很有必要的。

    毕竟李老板是要面子的人,大白天在办公室内做这种事,貌似有伤风化的。

    掩饰心虚的办法有很多种,最管用的一种,就是态度强硬,冷漠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李南方放下鼠标,(身shen)子稍稍前趴,双手十指合拢放在桌子上,看着岳梓童冷冷的问道:“还整出这样一副样子,扮鬼玩呢?”

    “我、我感冒了。发烧,刚好了点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关上房门,慢慢走到桌前,无神的双眸盯着李南方,凄惨的一笑:“你宁可在大白天,躲在办公室内,对着陌生女人做这种事,都不肯回家,陪陪我么?”

    “我靠,她怎么会知道我正对陌生女人,做这种事?”

    李南方心中一惊,却嘴硬:“哼,我做什么事了?再说了,无论我做什么事,和你有个毛线的关系?”

    “唉。南方,其实做这种事,是有损(身shen)体健康的。”

    幽幽叹了口气,岳梓童趴在了桌子上,伸手。

    李南方赶紧抬手,抓住她手腕。

    “不就是看个小黄片吗?这也不是大不了的事。”

    挣开他的手,岳梓童把液晶显示器摆过来,看到上面的画面,只是南方集团的官方网站后,笑了:“你刚才关网页的速度,还是蛮快的嘛。给小姨我说说,你看的哪家网站?今晚,我、我陪你一起看。好么?”

    小黄片?

    网页?

    李南方这才恍然大悟,原来岳梓童是以为,他躲在办公室内,看着小黄片自己撸呢。

    虽说不怕被她发现自己在做什么,可她没发现更好。

    这样,就避免了她借机大吵大闹,搞得她贞洁烈妇似的。

    暗中松了口气后,李南方撇着嘴的冷笑:“呵呵,我宁可对着电脑撸,也比与别的男人共用——”

    说到这儿后,他再也说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心,莫名其妙的疼了下。

    有些烦躁,拿起香烟,叼在嘴上一颗。

    岳梓童静静地看着他,神色不忧不喜。

    仿佛根本不在乎,他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狠吸了口烟,李南方岔开了话题:“怎么就感冒了?没去看医生——还是没钱看,还是没人,陪你去看。”

    在下意识问出前两句后,李南方在心中暗骂自己,怎么就关心她呢,难道很喜欢她送的绿帽子吗?

    岳梓童却是满心的欢喜:“你故作凶巴巴的样子,其实还是很关心本小姨的。这就好,就怕你对我不理不睬了。”

    心中得意的本小姨,自动忽略了他后面这两句话,苦笑了下说:“我想,我是昨晚感冒了的吧?唉,没想到昨晚的雨夹雪,势头来的这样猛。早知道这样,我该多穿件衣——咳,咳!”

    一阵撕心裂肺般的咳嗽声中,岳梓童看到一张纸巾递了过来。

    连忙接过来,擦了擦嘴后,岳总神色愈加凄苦的说:“南方,小姨知道错了。我那天,不该与姓冯的出去。但这不代表着,就做了对不起你的事。你能给我个机会,听我给你解释下么?”

    “你说,我听着。”

    “给点水喝,好吗?”

    岳总的这个愿望,很容易就被满足了。

    用李南方的水杯,喝了口凉茶后,岳梓童抖擞精神,把她前天与冯云亭去云阁山,都是做了些什么事,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尤其是那串安全(套tao)的事,纯粹是误会啊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