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700章 有人要犯病自杀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《人民喜闻乐见,你不喜欢,你算老几》?

    这是《华夏(日ri)报》娱乐版块一篇报道的标题。

    红色的,正规宋体,后面那个感叹号,像个拳头那样有力,带着要砸烂一切不公的决心。

    这篇报道的标题,摘自于伟人曾经说过的一段话中。

    直白简练,通俗易懂,就像报道的内容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浮华的描述词,就算三年级的小学生也能看懂。

    报道中,虽然没有提名道姓,可陈大力却能一眼看出,这是在为南方集团鸣不平。

    大意是说:“青山某民营公司,耗费了大量的人力,物力后,终于研制出了一款能领先世界水平的黑丝技术,有望在短短数年内,就能打造成国际品牌,畅销世界,为国家赢得外汇。

    随着这家民营企业的发展,预计在未来一到两年内,能为青山解决上千人的就业岗位。

    这是利国利民的大好事。

    国家从来都高度支持,民营企业家能给开办实体企业,在通过市场残酷的考验后,能够打造出一款民族品牌,成为青山人骄傲的企业之一。

    但有些人,却在利用手中的权力,试图为这家企业的崛起,制造重重麻烦。

    取消了这家企业正在举办的青山国际时装节的展出资格,((逼))其不得不露天演出,冒着昨晚那场突如其来的雨夹雪。

    横肆的雨夹雪,却没有阻止人民对这家公司产品的(热re)(爱ai),纷纷离开温暖舒适的国际会展中心,冒着风雪观看演出,献上了如潮的好评。

    据悉,这家企业原订的九十分钟演出时间,因广大人民群众的(热re)(爱ai),延长了整整一倍。

    现场群众的欢呼证明,人民对这家企业相当看好。

    可是——”

    报道的中间,刊登了几幅豆腐块般的照片。

    照片上的主角,全是昨晚冒雪观看南方集团展台走秀演出的群众。

    至于昨晚那些在舞台上大放异彩的国际超模,只能算是路人甲的角色,在照片中很模糊。

    报道的最后,再次(套tao)用了伟人那句话:“人民喜闻乐见,你却千方百计的为难,你算老几?”

    “草,草,卧槽!”

    陈大力虽说出(身shen)“草莽”,可他的政治觉悟却不低,很清楚《华夏(日ri)报》这四个字,在国内代表着什么样的意义。

    毫不客气的说,就算全天下的媒体,都打了鸡血那样,可劲儿污蔑南方集团,但只要《华夏(日ri)报》上能刊登对南方集团有利的,那么所有的媒体就会立即改变风向。

    唯马首是瞻。

    所以,当大力哥看到这篇报道后,就知道笼罩在南方集团上空的(阴yin)云,哗地散开了。

    顿觉浑(身shen)(热re)血沸腾起来,忍不住的左手攥拳,在空中虚砸几下,大喊几声卧槽,转(身shen)就跑。

    他要把这个特大好消息,尽快送给李老板看。

    只是太过激动了,转(身shen)就跑时,额头砰的一声撞在了街灯杆子上,双眼翻白,(身shen)子直(挺ting)(挺ting)的向后仰,摔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可把报亭的老板娘给吓坏了,尖声叫道:“啊,来人呀,这人犯病要自杀了啊!”

    大力哥把报亭老板娘吓的尖声大叫来人时,京华林家的客厅内,已经十年不问世事的老爷子,抬手狠狠拍在了桌子上。

    可能是林家的长寿基因相当强悍,数代来家族出现了大批的长寿者。

    老爷子今年也已经九十有三的高寿了,(身shen)体却依旧硬朗,走路都不用拐杖的。

    只是他老人家深暗人年龄大了,要想活的更久一些,那就少管俗事,所以早在十年前,就已经把族长大权让给长子,搬到西郊一青山碧水的地方,安享天年去了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这次林家做事太愚蠢,已经引起了那位德高望重老者的反感,让林家一个晚上,就处在了风头浪尖上,他是绝不会出山回家的。

    这座百年四合院并不是太大的客厅内,居然站了二十多个人。

    年龄最大的,估计得有八旬左右,是老爷子的胞弟。

    最年轻的,则是林康白的几个堂叔兄弟。

    可除了老爷子与胞弟外,他年近七旬的长子,也和几个小年轻那样,躬(身shen)垂首站着,盯着自己脚尖,默声不语。

    老爷子狠拍桌子声,把大家伙给吓得,齐刷刷的一哆嗦,慌忙抬头。

    已经是林家族长的长子,低声劝道:“父亲,请您保重(身shen)体,千万不要——”

    他刚说到这儿,老爷子猛地从太师椅上站起来,抓起桌子上的那份《华夏(日ri)报》,狠狠砸向了他:“你让我保重(身shen)体?你让我千万不要生气?那你给我说说,你凭什么不让我生气,又是凭什么,能让我保重(身shen)体?就凭,你们忘记你们当前的优越生活是怎么来的,是谁给你们的了吗!”

    哗啦一声,就在老爷子大发雷霆时,上到七旬长子,下到二十侄孙,全部直(挺ting)(挺ting)的双膝跪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老爷子的胞弟,也从椅子上站了起来,微微垂首,不说话。

    如果有那些所谓的新时代人,看到这一幕后,肯定会不屑的撇撇嘴,说:“这都什么年代了,怎么还兴跪礼呢?真是腐朽的老封建。”

    但他们永远都不会知道,这种被他们视为腐朽老封建的思想,恰恰是林家百年豪门不衰的根本所在。

    这也是他们自以为是新人类,要打破所谓的世俗糟粕,忘记这些传统教育,结果却导致只能是打工狗的原因。

    老爷子的生活秘书,今年已经五十多岁了,看到他气的白眉都在抖动,连忙伸手去搀他胳膊:“老爷子,请您暂息雷霆——”

    “起开。”

    从来都把生活秘书当子侄对待的老爷子,这次也没和他客气,抬手就把他推到了旁边。

    秘书脚下踉跄,连忙扶住了椅子,稳住(身shen)子后却又快步走过来,固执的伸手。

    无论老爷子怎么对他,他都不会有丝毫的意见,只会始终发自内心的,把他当作父辈来照顾。

    老爷子刚要再次推开他时,却又叹了口气,停住了动作。

    在秘书的搀扶下,老爷子缓缓坐在了椅子上。

    秘书连忙奉上一杯香茗。

    喝了两口水后,老爷子明显平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但一屋子跪着的人,却没谁敢站起来,甚至连头都没抬起。

    老爷子再说话时,已经是正常语气了:“无论在任何时候,你们都需要牢记住。林家在百年来,都能拥有这种超然地位,不是天上掉下来的。而是,林家数代英才,用包括生命在内的代价换取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淮河,你给我说说,上个世纪,林家总共有多少英才,在国难当头时,付出了宝贵的生命。”

    林淮河,是老爷子的长子。

    上个世纪,林家有多少英才在国难当头时,走上各条战场,有多少人牺牲等数据,早就被林淮河牢牢记在了心里,至死不敢忘却。

    林淮河抬头,脸色凝重,语气低沉的报出了一个数字。

    任何一个家族,包括号称华夏第一英烈的大理段家,在听到这个数字后,心灵也会巨震。

    这些英才所组成的数字,不仅仅是数字那样简单,更代表他们是当时林家最最出色的人才。

    这就好比两帮人打架,冲在最前面,打架最狠的人,往往是本方的中流砥柱。

    但,同时也是最被敌方重点“照顾”的人。

    这组数字,在场的每一个人早就知道。

    林淮河在说出来后,他们还是有了种说不出的悲苍,与浓浓的愧疚。

    老爷子说的不错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这些人,在国难当头时(挺ting)(身shen)而出,为国抛头颅,洒(热re)血,林家凭什么百年不倒?

    凭什么,能安心享受当前的高度优越生活?

    又是凭什么,能让百姓死心塌地的供奉他们!

    没有付出,就没有回报。

    付出了,但回报的索要太狠,那事(情qing)就变质了,会被百姓憎恨的。

    “把大权交给你之前,我一再强调,一定要注意人才的培养。要让后代子孙知道当前生活的来之不易,要经常的反思,我们为什么能站在金字塔的塔尖。必须明白唐太宗曾经说过的那句话,水能载舟,亦能覆舟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冷笑了声,语气再次放缓,问额头有冷汗滴落的长子:“淮河,你这个族长,是怎么当的?就因为林康白、林依婷兄妹俩,是你的亲孙辈,你就能任由他们胡作非为?”

    “父亲,我、我——”

    林淮河艰难的张嘴,想说什么,却说不出。

    至于挨着他跪在(身shen)边的儿子,也就是林康白兄妹俩的亲生父亲,这会儿早就汗湿重衣,大气都不敢喘一口。

    “那位老人家都曾经说过,他是人民的儿子,他深深(爱ai)着他的祖国和人民了。你们,呵呵,又是什么东西呢?”

    老爷子继续冷笑:“莫非是你觉得,林家的功劳,已经比他老人家还要大,还是腻歪了当前这种优越的(日ri)子。从而,肆意的滥用职权,作威作福?”

    “不,不敢!”

    跪着的所有林家子孙,齐声颤声说完,再次低头,以额触地。

    “林淮河,你该退下来了。这么多年了,是该让老二历练下了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这句淡淡的话,让林淮河与他的几个儿子,孙子们,悠地如坠冰窟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林淮河的秘书在门口轻声说:“老姑(奶nai)(奶nai)来了。”

    老姑(奶nai)(奶nai),自然是被誉为贵族圈泰山北斗的林老太了。

    不等林淮河说什么,老爷子说话了:“告诉她,以后,都不许再踏进这个家一步。”

    本以为林老太来了后,会为自己开脱几句的呢,听老爷子这样说后,唯有心中重重叹息,眼角余光看向了林康白他爸。

    这时候,他已经懒得再指责儿子什么了。

    甚至,他都不想再管,去了青山的林依婷了。

    他急需深刻反思下,他怎么被取消了族长之位。

    青山。

    某报亭的老板娘,正要小心查看某人有没有死呢。

    刚弯腰,陈大力就诈尸般的从地上翻(身shen)坐起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