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699章 好白菜都被猪拱了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李南方的报复行为,不但让克劳馥震惊不已,就连经纪人都觉得,他这次更过分了。

    比刚才当着那么多人的面,打克劳馥的(屁pi)股,都要过分。

    维多利亚等超模,也是满脸不忿的惊讶。

    她们暗中却在窃喜不已:“该,活该!大家都是一等一的超级美女,凭什么你是世界三大超模之一,我们的演出费,只有你的五分之一还不到啊?

    李南方,你简直是太好了。

    不但惩罚了这女人的(身shen)体,还把她的颜面,狠狠的践踏。

    我们发誓,等我们回去后,就会大肆宣传,让全世界的人,都知道你的英雄事迹。”

    有人的地方,就有江湖。

    有江湖的地方,就有阶级。

    阶级矛盾,与同行是冤家这个道理一样,永远都不会消失的。

    李南方的小心眼行为,近乎于卑劣,让克劳馥都忘记该怎么说话了。

    关键时刻,又是经纪人(挺ting)(身shen)而出,措辞小心的说:“李先生,我个人觉得,您这样做不妥。当然了,克劳馥刚才冒犯过您,是她的不对。但,您已经明确不再追究此事了——要不,她自己出钱,按照贵公司给产品的定价,购买两百双,好吧?”

    “迪亚,我、我不买!”

    克劳馥用力咬着嘴唇,泪水又噼里啪啦的滚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此时感觉所受到的羞辱,比刚才更甚。

    她当然知道,经纪人提出拿钱来购买两百双黑丝,就是在尽可能维护她的颜面了。

    这样,她在与其他超模回国后,也能拿出李南方的“土特产”,到处送人了。

    虽说维多利亚等人,会在暗中把这些散播出去,可先顾那时候不丢人就好了。

    自己花钱买,谎称是南方集团送的,来维护自己颜面,这是个办法。

    也是唯一的办法。

    克劳馥却不想用。

    她宁可回国后被人耻笑,也不想现在就被李南方耻笑。

    “迪亚,我们走。”

    抬手狠狠擦了把泪水后,克劳馥刚要站起来,李南方说话了:“等等。我还有第三点,没说呢。”

    “谁稀罕听你说。”

    克劳馥站起来,梗着脖子说出这句话后,李南方的脸,一下子变了。

    好像(阴yin)天了那样。

    尤其看着她的眼神,(阴yin)森的让她心儿打颤。

    冷冷地说:“我说,等等。”

    克劳馥很想用转(身shen)走人的实际行动,来回答李南方霸气的命令。

    这是把我当你手下来使唤了呢

    你让我等,我就等啊?

    我们是合作伙伴关系,还是仅此一次的好不好?

    你有什么资格,来命令我呢?

    大不了,我立即打包回国,按合同赔偿你损失罢了。

    “你又有什么了不起的?”

    心中愤怒的克劳馥,(情qing)不自(禁jin)说出了这句话:“有本事,你把我、把我杀了啊。”

    她嘴上这样说,一副凛然不惧的样子,可双脚却像被人拿绳子拴住那样,无法动弹分毫。

    要不是看她梨花带雨的样子,李南方说不定就抓起茶杯,砸过去了。

    “坐下。”

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“我再说最后一次,坐下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!”

    克劳馥坚强不屈的反抗着,坐在了沙发上。

    看着这个嘴硬,却没原则的女人,李南方忽然觉得她很可(爱ai),忍不住的笑了。

    “你笑什么呀?”

    李南方的笑容,让克劳馥更加愤怒,觉得尊严再次被他踏在脚下,毫不客气的猛踩了。

    刚止住的泪水,再次噼里啪啦的落下来。

    李南方没有再理她,屈起最后一根手指:“第三点,我会把南方集团5%的股份,送给克劳馥小姐。”

    “瓦特!?”

    正要抬手擦眼泪的克劳馥,再次懵圈。

    不但是她,就连经纪人迪亚,维多利亚等超模,也是张大嘴巴,满脸不信的样子,看着李南方,怀疑自己听错了。

    相比起那些只为看大长腿,就能为之疯狂的市民来说,克劳馥等人(身shen)为时装节的专业人士,在见识过南方黑丝后,当然能联想到,只要营销得当,很快就能风靡世界。

    要比世界上任何一家袜业挣钱。

    现在南方集团,只是市值不超过一千万美金的小作坊。

    但最多两年,它就会滚雪球那样,成为市值上亿,甚至十数亿的跨国集团。

    十个亿分成一百股,每股就是一千万美金。

    5%的股份,就是五千万美金啊。

    而且,这个5%的股份,以后随着南方集团规模的扩大,会再次倍增。

    可以说,只要南方集团不倒,这5%就是个聚宝盆。

    模特这个职业,也是个青(春chun)饭。

    别看现在克劳馥风光无限,但最多再过三五年,她就会走下坡路。

    当然了,她在退隐之前,肯定会攒够十辈子都花不完的钱。

    关键问题是,这是一份事业,可以传给子孙后代的。

    还有就是,谁会嫌钱多啊?

    “我说,我会把5%的股份,送给你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在重复这句话时,心疼的在滴血。

    别人都能知道5%的股份,代表着多大一笔财富了,他又何尝不知道?

    董世雄等人那么拼死累活的给他干,不是一点股份都没得到吗?

    现在他要拿出来白白送给克劳馥,也是不得已而为之的。

    是被京华林家((逼))的。

    能影响媒体的林家,用实际行动让李南方感觉到了危机。

    知道倾注了太多人心血的南方黑丝,后果只能是个夭折。

    要想避免这项伟大发明被埋没,甚至被人强行夺走的噩运,李南方唯有考虑,把厂子搬迁到欧美地区去。

    在艾微儿,苏雅琪儿,以及维森先生等人的扶持下,他不觉得,南方黑丝再遭遇这种不公待遇。

    把厂子外迁,真是迫不得已的。

    克劳馥等人没来之前,李南方就已经在想这个问题了。

    找个在国外有地位的合伙人,但不能太强势了。

    要不然,李南方到头来很可能会失去控股权,给别人做嫁衣了。

    所以,无论是艾微儿,还是苏雅琪儿,维森先生,都不行。

    克劳馥的忽然出现,让李南方眼前一亮:“这,不是老子苦苦寻找的合伙人吗?”

    她是世界三大顶尖超模之一,在时装界的影响力,那绝不是盖的。

    南方黑丝借助她的个人影响力,在最短时间内扩大知名度,相信应该不会太难。

    此其一。

    其二,根据男人定律,几乎所有(胸xiong)大、貌美,腿长的女人,脑汁不会太多,好控制。

    至于苏雅琪儿,龙城城,贺兰小新那样的妖孽,不在此列。

    第三——只要有了这两点,还需要其他理由吗?

    就是克劳馥了!

    但想到5%的股份,白白送给这个貌美大洋马,李南方心里在滴血的同时,还得表现出淡淡然的样子,解释道:“克劳馥小姐,我这5%的股份,也不是白白送给你的。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,我相信你应该很清楚这个道理的。”

    总算看出李南方不是在开玩笑了,克劳馥抬手擦了擦脸,吃吃地问:“你、您能不能仔细说说?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们公司的商业机密,咳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白白扔出这么一大笔银子后,当然得想方设法从克劳馥(身shen)上,尽可能的挽回损失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些话,却不能让迪亚等人知道了。

    迪亚等人,也是很知趣的,立即起(身shen)告辞,袅袅婷婷的去了。

    所有人在临走前,都用嫉恨的目光,从克劳馥(身shen)上扫过。

    她们的上帝,瞎了眼,才总是青睐这个女人。

    看到她们出来后,陈大力就迫不及待的要敲门进屋,却被目光毒辣的王德发,一把拉住。

    “老王,怎么个意思?”

    陈大力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老王抬头,对那群超模背影呶了呶嘴,才小声说:“克劳馥。”

    “克劳馥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她没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哦,她还真没出来。”

    陈大力仔细看了看,确实没发现克劳馥的影子,眨巴了下无知的眼睛,问:“她怎么没出来呢?”

    “唉,我又不是你叔叔,凭什么要告诉你太多?”

    老王叹了口气,与这会儿也醒悟过来的董世雄等人使了个眼色,快步下楼了。

    “卧槽,搞毛呢?这么神秘。”

    陈大力呆愣半天,喃喃骂了句时,小妹打电话来了。

    陈晓问他,有没有帮她拿到克劳馥的签名黑丝。

    为奖励昨晚陈晓立了大功,陈大力承诺会帮她和克劳馥要签名黑丝留念。

    那双黑丝,必须是克劳馥昨晚首次出场时,穿的那双。

    “还没有呢,着什么急啊?演出还没结束好吧?再说了,克劳馥是世界超模,不是公司职员,我——”

    说到这儿时,陈大力猛地醒悟,老王等人干嘛那样神秘了,失声骂道:“卧槽,不会吧!”

    陈晓连忙追问,什么不会。

    “去,去,你小孩子家的,干嘛总对大人事感兴趣?”

    不耐烦的训了陈晓一句,陈大力收线,走下楼梯:“唉,好白菜都被猪拱了。”

    克劳馥等人一起来总部的,但在她们在离开时,却独独缺少了她。

    孤男寡女独处一室,那就是**,一点就着的。

    大家刚才可是亲眼所见,老板可是当众就敢耍流氓的。

    这会儿,说不定已经在里面颠鸾倒凤了。

    “朗朗乾坤下,却在白(日ri)宣(淫yin),就不怕遭雷劈吗?”

    想到梦中(情qing)人那双大长腿,当前可能正被老板架在肩膀上,陈大力就心疼的——滴血。

    “大力,去哪儿?”

    也没理睬打招呼的王德发,陈大力出门左拐,信步前行。

    “低俗啊,低俗,卖低俗了。”

    卖报大妈,正在路边扯着嗓子叫卖。

    不用问,陈大力也知道所谓的低俗,与南方集团有关。

    陈大力有心给大妈一耳光,可又及时想到了老板的教导,拿出一个钢镚,像施舍那样,啪嗒扔在报亭案板上,冷冷地说:“给我一份低俗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要青山本市的,还是《华夏(日ri)报》之类的大报刊?”

    “来份大报刊吧,看看是怎么写低俗的。”

    陈大力扯过一份《华夏(日ri)报》,直接翻到娱乐版块,只看了几眼,心就砰地大跳了下。
小说推荐